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一六章 饥渴难耐(第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宫静为反击张信,筹备已久。可张信这四人的实力,也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二道种二天柱,昨日消息传开后,藏灵山上下无不震惊哗然。”

    王纯扫视了一眼周围,发现人确实挺多的,且无不都是七级以上的高级灵师。

    “刚好宫静,也是准备今日动手,许多人都闻讯前来观战。”

    “是想看看张信他们四人的成色究竟吧?看看你们两人,是否走眼了。”

    原空碧咯咯一笑,然后又眼神玩味的看往另一处,口里啧啧有声:“看看,简倾雪居然也来了。那个家伙,不是跟光海你说近日没空么?而今倒是能抽出时间了。我现在可真迫不及待,想看她接下来的表情。”

    王纯顺着原空碧的视线看过去,随后就一阵头皮发麻。只见简倾雪正神色清冷的往这边看过来,目中满含着不悦与警惕。

    且不止是简倾雪,那位前任的擢贤司司主司马信德也到了。这位却不看原空碧,而是视线阴冷的在他与李光海二人间梭巡。

    王纯怀疑。若非是他们身边恰有原空碧在,自己与李光海,估计会被司马信德给撕碎。

    就只因将消息晚报了两日,这位司马法座,就毫无预兆的丢失了擢贤司司主的职位。

    尽管那戒律司,也同样是位高权重,这位前任司主,也仍是接任藏灵山知事的最热人选。甚至因这场突如其来的职位调动,司信信德承受了不小委屈之故,接掌藏灵山知事的几率,反而更增数层。

    可王纯却能猜到这位现在的心情,只怕也是恶劣已极。

    “张信的赔率是一比四是么?看来我家的狂刀,还是没人看好。”

    原空碧此时正毫不相让的,与那简倾雪对视:“王纯你帮我再去押点注。一万五千点七级贡献值,赌张信全胜。我估计多了的话,他们只怕也接不下盘。”

    王纯不由再一次,偷看那简倾雪的表情,发现这位的眸色,似又阴沉了数分。

    双方距离不远,而神师五感之敏锐,更是非同寻常。这边说的话,那位简神师应该能听得见。

    而此时原空碧的话,几乎就等于是当面挑衅,毫不掩饰她对张信的看好。还有对简倾雪的奚落讥嘲。

    那简倾雪那边,也明显察觉到了,阴冷的气压,正在此间蔓延,

    王纯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遵从原空碧的吩咐,代她去投注。这一是为避开这里的暴风眼,二则是他已经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现在除了继续站在原空碧这边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

    张信独自往前没走多久,就见到了宫静的身影。这位独自一人,矗立在了四百丈外,当发觉张信到来后,第一时间就以刀芒般的视线注目过来。一身衣物,赫然无风自舞。浩瀚的灵压散开,压迫着这数里方圆,

    这使张信的眼,微微一凝。毫无疑问,他面前的这位鹤玉公子,已经突破了第二灵窍‘洞真’,灵能强度达到了二十点以上。且其周身,至少有着两件灵装。

    好在他这边的灵能强度,也已提升到十一点多。否则今日搞不好,他会见面就跪,直接就被对方的灵能压跨。

    “主人,这个家伙,现在变得好强了喵!”

    此时叶若,也正将一行字迹显现在了张信的视野内:“我刚才算了算,他现在已经是第三战境发在意先了,第二级的灵能强度,功法也是第五重,完成了一次兽属性的性质变化,本身四级的兽属性,还有一级灵装,疑似兽灵体,有着伪战境,这样算起来,这宫静战力总值最高也可达到七十。主人你如果不用天元灵体的话,实力最多也就只与他相当,甚至还要弱一点。”

    张信微微凝目,随后就恢复了平静,这鹤玉公子的实力暴增,早在他预料之内了。

    此时他已可确定,那宫家送入千页峡内的,绝不仅仅只是一只虚弱垂死的三阶雷鹤王,

    “若儿你算错了,他后面的那座太乙雷霄阵,还可为他提供至少九点的战力增幅。”

    此句使叶若颇为吃惊,可张信却是一笑:“只以战力而论,我只怕必输无疑,可若儿你难道信不过,你自己亲手设计出来的雷电一型?”

    就在他与叶若以心念交流之时,张信脚下的那尊金灵力士,已经到了宫静身前百丈。

    此时蓦然有一道电光噼下,可在此之后,张信就已身影侧移,从力士傀儡的头顶上了飘落下来,同时笑道:“宫静,今日是要把你的脑袋,再送给我狂刀砍吗?“

    “放肆!”

    宫静的神色,毫不为所动,始终都是定定的注目张信,

    “你若是要以这猖獗狂妄之言来掩饰自己的心虚,那也由得你!”

    “我号狂刀,自然猖狂肆意。”

    张信似笑非笑:“看来你宫静倒是信心十足,多半真是修为大进了。不过,今日之狂刀,可亦非是二十日前可比呢,定要小心。”

    “实力大进?就是你身后这个?”

    宫静目光稍稍左移,望向张信身后的那尊金灵力士:“七级的金灵力士,倒还算不错,”

    只是这模样有些古怪,与寻常的力士不同,让他稍觉疑惑.

    可仅仅一眼之后,宫静就未在意,他随即抬手一招,使一尊石力士在身侧拔空而起。竟赫然是十级之上,完成了质变,浑身闪动玉石般的光泽。

    “三次断头之辱!我宫静铭心刻骨。”

    随着这话音,宫静看向张信的目光,顿时爆发出无尽的杀机与战意。而在其身后,更有一双一丈多宽的雷翼蓦然张开。

    “试问今日,我宫静又怎敢不全力以赴?”

    张信闻言,不禁微一摇头,信手一拍刀鞘,使那长刀秋澜,出鞘飞空:“既是如此,那就废话少说!吾之秋澜,早已饥渴难耐!”

    就在这刻,那宫静的身影,骤然化为一道赤目的电光,闪奔过百丈之巨,赫然只一个眨眼,就到了张信身前。然后一枚巨大的雷球,在宫静的右手前聚集。

    张信毫不觉意外,他眼里非但没有惊意,反而是神色期待不已。下一须臾,他就一个闪身,避到了那金灵力士身后。而这尊丈余高的傀儡力士,也勐然挥拳,向宫静勐砸过去。

    这一拳,不但力达万余斤,那力士身影之敏捷,也远远超出了宫静的想象!可后者面临这拳锋,却不退反进,使那雷球膨胀近倍,同时冷笑不已。

    “无知!”

    雷系灵术,克制天下术法!尤其金系这些力士傀儡,他的雷系灵术,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内中所有灵师印记,强行压制,甚至打散!

    可下一须臾,宫静却觉一股巨力,‘篷’的一声撞击在了他的一双肉掌之前,那磅礴不可匹敌的力量,顿时使他身影,抛飞数十余丈,沿途撞断压垮了无数的草木,

    而宫静招出的那团浩瀚雷球,则是全数隐没入那尊金灵力士的体内,可竟似泥牛入海,全不见响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