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 寻
    “你,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女店员有些畏怯地问。她如此说着,却没有上前,并非已经弄清情况,只是本能有些抗拒,下意识寻求其他同伴的帮助。只有三名女性店员。我重施故技,轻易就取走她们身上的通话设备,将她们逼进更衣室中,然后开始扫荡店里的衣物。为了吓唬店员,故意时不时弄出粗鲁的声响,更衣室里一片平静。估测富江的尺寸,拿了女装和男装各五件,又将柜台处的现金取走,全都塞进袋子里。按照计划前往僻静的角落,途经一家高档内衣店的时候,发现只有一名店员看顾,为了节省时间,直接从背后上去把他打晕了。取走最贵的内衣系列,这里竟然摆有合适富江的尺码,取下来时好奇心作祟,悄悄捏了一下,很奇怪的手感。有听说名贵内衣中的纤维和钢丝甚至能够当作武器使用,不过我完全没看出来。这里的款式有的轻飘透明感,有的厚实绵软,不过能够配合富江尺寸的并不多,每个罩杯都可以同时塞进两只拳头。标价是四位数,我每种款式拿了两件,同样取了现金后离开。来到墙壁的偏窗处,向下眺望可以看到警车停在正门处。因为楼层的隔音性很好的缘故,之前那种被追逐的紧迫感削减了许多,但此时的确还没脱离危险。我来到另一侧直通屋顶的安全门,外表看上去已经很久没用了,我用手拉了一下,没上锁,于是走进去并关上门。看着眼前狭窄的楼梯,我终于感到安心了许多。上到屋顶,繁星般的都市灯火涌入视野中,和天上的星光交相辉映。月明云稀,晚风袭来,苍穹格外的清爽开阔。我俯视这个城市的夜景,心跳悄悄地平静下来。是时候了。我这么想着,找到富江离去的方向,跳上只有一尺宽的檐台。我一直后退到这条笔直檐台的尽头,转身再次眺望了一下楼底。隔着几十米的距离,路人的脸变得还没有手掌大,有些人似乎注意到我了,不断和身边的人交头接耳,当我收回视线的时候,就连警察也看到了。他们大嚷着一些不着调的话,我权当耳边风。目标是前方稍微矮一些的大楼,间隔一条巷道的距离,大约有十米吧,如此猜测着。我按住右胳膊,这只手开始恢复知觉了,一按住就针扎般疼,现在使用的话有些勉强。不必在意。不必在意。我才不会摔死在这里。我活动手脚,宛如做着最神圣的仪式,展开起跑的姿势,心中倒数三声。耳边仿佛响起号令枪。起跑。脚下的石台高达几十米,却仅有一尺宽。身上没有任何辅助道具。掉下去就死定。一瞬间,有某个透明的形象在脑海中浮现。那似乎是一头恶犬。如此熟悉,却说不出何时见过。既视感。冰冷的东西从大脑中分泌出来。那是兴奋和恐惧,也并非完全是兴奋和恐惧。心脏剧烈鼓动,灼热的血液全都流向双脚。爆炸的力量似乎让大腿的肌肉膨胀起来。我知道自己跑得飞快。快得若是张开嘴,就会灌满一肚子的风。快得连自己的声音都会霎时间落得远远。平台眨眼消失,呈现在眼前的是隔着狭长空域的另一片楼顶。于是压缩弹簧般蹲身,起跳。右手在后方拖拉着,左手在前方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双脚如同能踩到实地般跨步。身体自然地动起来。数十米处的下方景致一晃而过,平地似缓实快地在眼中放大。我不由得放声欢呼,就像孩童时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而自鸣得意,心中的畅快无以言表。落在平台上,反震的力量沿着鞋底传来,我只是向前打了一个滚,就完全抵消了这股力道。太棒了,轻而易举。在心中冲动的驱使下,我又开始向前奔跑,跳跃,踩着逐渐低落的楼顶,冲进霓虹灯笼罩下的黑暗。现在再没有人可以抓住我了。我跳入无人的巷道,借助昏黄的路灯,脱掉身上残破的衬衣,换上顺手牵羊来的衣物,整理衣冠,用旧衣服擦去脸上和手上的血迹。出了巷子,将其扔进街边的垃圾桶中,然后在近侧的杂货店里买了新的香烟和火机。家被烧掉,相貌也被人察觉,过后势必会被警方通缉,此事一想起来就充满难以释怀的复杂心绪,该怎么办还没思考清楚。但是,富江是自己的同伴,咲夜也还需要自己去拯救,这些事情并没有改变。自己应该做什么,道路的方向在哪,这些事情都没有任何可以迷惘的地方。我向前走着,有一种幻觉,就像走在自我命运的长河中,溟溟中有一个主宰。可是可是前方是没有命运的痕迹的,于是我向后看,结果看到了自己的脚印,那是一条线,虽然会有曲折,但是的确只有一条。我忽然明白了,那正是命运的轨迹。即便我倒退回去,也并没有改变当时的也不过是走在平行的曲折中,来和去的本质还是一条线。所以,没必要后退,也没有任何退路。念及如此,我不再想任何关于“如果”的话题,我前进着,寻找富江的消息。从天桥横穿马路的时候,夜空中降下黑色的鸟影。是夸克,它被我赶走后一直没有出现,此时宛如一直盯着我般,顺利落在我的肩膀上。路人们投来新奇的目光。它毫不在意,啄了啄我的耳垂,再次扑腾翅膀飞起来,在空中盘旋了两圈,朝一个方向直飞而去,又停下来盘旋。我知道它的意思了,夸克似乎知道我的目标在哪儿。它是怎么知道的?无从得知,但是它一向很聪明,又善解人意,服用灰石后似乎变得更聪明了。夸克就这般飞一段盘旋一会,让我不至于跟丢。在它的带领下,我上了一栋居民楼的楼顶,在那里看到了战斗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