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二二章 神天峰上(第三更)
    日月玄宗本山,神天峰顶一间大殿之内,一位紫衣青年负手肃立于境前,面上正满蕴冷笑。

    “原来如此,你认为那个张信,再怎么天资出众,日后的成就也是有限。所以师兄你觉得,即便将张信的选拔之权交给李光海也是无妨?”

    “正是!”

    那银镜之内,司马信德满面的惭愧:“为兄绝不曾想到,那张信除了身具灵体之外,在灵术天赋上也是如此出众,竟有开一派先河之气象,更没能想到,张信身边的三女,都是道种资质,这实是超乎寻常。”

    “一个想不到,就能推诿你的过错?”

    紫衣青年依旧面色清冷:“我日月玄宗将擢贤司司主授予你,是期待你司马性德能为宗门选拔贤才,而不是给你谋取私利。这次如因你之过失,使我神天峰错过未来两大天柱,后果如何,你自己清楚。”

    “宗师弟言重,我司马信德行事或有私意,却绝不敢因私废公。这次实因那藏灵山知事之位,对我神天峰至关重要,为兄行事,才略有操切。”

    司马信德面色微沉,继续辩解:“且一次灵测过后,各家瓜分弟子,乃是往年的惯例。而今年情形又格外不同。这一届藏灵山二十三院弟子中英才众多,反倒是有意愿收徒的神师法座的数量有限。为兄提前定下亲传名单,自问是尽职尽责。”

    “借口倒是挺多的。”

    紫衣青年唇角旁的哂意更浓:“你这些话,拿去煳弄简倾雪也就罢了,怎的还敢对我说?你做的那些事情,真当我不知?师兄若还是这些言辞,那就恕师弟我对不住了。藏灵山知事之位,这次我神天峰确实志在必得,可却未必是非你不可。现在捧你这蠢货上去,岂非是让我峰贻笑大方?”

    司马信德的面色,更显难看:“为兄以为,这次我神天峰仍有机会。李光海为人刚正不阿,固守成规。而这次据我所知,正是因原空碧出手,将其冰封了两日,才为神海峰赢得一线先机。”

    “这也叫机会?无非是让那神海峰,为那张信付出更多代价而已。”

    紫衣青年明显已是不耐,他直接微一拂袖:“罢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也无妨。接下来四个月内,就以不违门规,不伤张信的性命前程为底线,我神天峰在藏灵山上院的所有资源,都任你动用。本座只期待两个结果,一是张信拜入神天峰,二是神海峰给出足够补偿。如连这二者都办不到,那师兄就休怪我不留情面。”

    说完这句,他却是再不给司马信德说话的机会,强行将那银镜中司马信德的影像散去。

    而随后这紫衣青年,又若有所思:“超乎寻常么?”

    “什么超乎寻常?不知法相师兄,是在为何事疑惑?”

    一道清朗的笑声,骤然在宗法相的身后响起。使后者眉梢微扬,回望身后。随后他就见一位同样身着紫衣,眉心中镶嵌宝石,气质倜傥不群的青年,正从殿门外行入进来。

    见得此人,宗法相的眼眸中,顿时浮现喜色:“元德师弟,你是何时回来的?”

    他眼前这位,正是与他同为日月天柱之一的高元德,也是他的挚友。

    “就在今日上午。”

    那高元德也微微笑着:“师兄说的超乎寻常,可是指藏灵山之事?”

    “元德也听说了?”

    宗法相毫不意外,眼透哂意:“怪不得一回来就寻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宗师兄明见!藏灵山张信以金灵力士,大破宫静的雷鹤神通,此事不到一日,就已轰动诸山。小小年纪,就已显宗师气象,我高某想不听闻都不成,今日此来,正是为厚颜索要那张信前后一个月内,所有的斗战影像。”

    高元德神色凝然:“不过听法相师兄说到超乎寻常四字,其实我也觉奇怪,那四人皆为道种,实是太过巧合。”

    “确实巧合,让人有些疑惑。”

    宗法相微微颔首:“四人中,张信与谢灵儿二人同是出身广林山,而前者曾昏迷三载,又同样的擅长风系灵术,本身亦惊才绝艳,让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下落不明的上官玄昊,怀疑此子的身份。”

    “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师弟亦有此念。”

    高元德不由再次一笑:“不过听宗师兄的语气,似已释疑?”

    宗法相不置可否,只径自将一枚玉石,丢给了高元德:“言语难以尽叙,师弟你看看就知道了。”

    高元德也不再说话,默默存神,观感玉石之内的影像。片刻之后,这位才又皱眉。口中淡淡吐出十数字:“言语荒诞,行事轻狂,看来与上官玄昊迥异!”

    “此为其一!”

    宗法相点着头:“观上官玄昊往日行事,一直都是沉稳谨慎,老辣练达。只观其二十年间从一位被人笑为灵痴的内门弟子,最终步步为营,崛起为第四天柱的过程,就可知此人之心智如何。而广林山背门之举,更可见其为人之阴沉隐忍。我实是难以想象张信此子,会与上官玄昊这扯上关系。再以上官玄昊的智慧,会不知这四大道种凑在一堆,引人疑窦?会不知张信那风系灵术,易使人联想?哪怕张信想不到,那位也会提醒的。”

    “可未必就不是那位反其道而行之。”

    高元德若有所思的说着:“师兄之言,仍未能为这张信,洗脱棋子嫌疑。我如是上官玄昊,也未必就会选择心性与自身相近之人为棋子。”

    “可也不会锋芒毕露到这个地步!”

    宗法相哑然失笑:“反其道而行之,也不是不可能。可问题是谢灵儿与周小雪,墨婷三女的身份,绝无任何可疑之处。后二者,都是我日月玄宗门人后代,出生成长皆在群山之内;而那谢灵儿,也经过几次三番的验证,确是广林山遗孤不错。至于张信,师兄我也仔细想过了。”

    说至此初,他的语声就又蓦然一沉,眼透肃杀之意:“如他只是普通的道种弟子,那么本座无需任何证据,都会让他无缘道种候选!再如是天柱一级,我会给他一些机会,却会时时关注,警惕防范。可我却绝不信那上官玄昊,有能力教导出一位灵术宗师!会以这开一派先河之法,来回馈我日月玄宗!”

    “听师兄这么说来,倒是颇有道理。”

    高元德的目中,闪过了几分异色,可随即就又道:“开一派先河?看来师兄对那张信的灵术,也极为看好?”

    “自然看好!有些人不懂,只道那是一些小花招而已,前景有限,可你我二人难道还能不知?他那可不仅仅只是发前人之所未发,这条路如能走通,就是一场灵术革命!”

    宗法相语含期待之意:“天柱山四大道种聚首,确使人惊奇。可为兄细思之后,以为这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气运,是群山之灵的庇护。广林山坍塌之后,此山所有气运,全寄托于张信与谢灵儿二人,也是天佑我日月玄宗。这在过往十万年中,亦非没有先例,每当我日月玄宗面临危机之时,总有英才出世,为宗门化解劫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