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5 燃烧的生命
    梅恩女士告诉我们,她并非第一个灵媒,也不是最后一个灵媒。她被称为“先知”,只是因为她得知这一切后,展开了大胆的行动,将能够动员的人结集起来,并继续扩大同伴的数量,以期能够为未来做一些什么。

    “末日无法阻止,那是神或恶魔的决定,但也许我们能做一些事情,让更多的人能够搭上末日方舟,能够让人类迄今为止所创造的历史、精华和奇迹延续下去。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能够延迟末日的降临,阻止这个世界过早地崩溃。”梅恩夫人对我们说出这番话,并非大义凛然,却充满了诚恳,那是只有真正言行合一,并用尽全力的人,才拥有的平淡,同时具备无比的感染力。

    只要真正符合她的理念之人,都会被那股磁性般的力量吸引到她身边,即便是敌人,也会为之表现出相符的尊重。

    “可是,灵媒拥有的想法不全是和您一样吧。”富江第一次用上敬称,并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

    我不由得看了她一眼,她的表情十分慎重,眼中闪烁着思考的火花。我不知道在末日幻境中,她是否也曾表现出这样的表情,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她是个“心理学硕士”,而不是一个喜欢打架的暴力女人。

    “没错,人类的思想一向千奇百怪,这也是心理学的致命弱点,你永远不可能百分之百猜中人们的心思,因此也无法百分之百断定人们的行为。”

    “正如您所说,心理学,只是个概率的学问。”富江认同地说,“所以,真正的心理学大师从不认同读心术,因为即便是读心术,鉴于思维和行动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无法断言对方的行动便如他心中所想。”

    既然读心术所能抵达的作用和心理学并没有什么不同,那么既然有了心理学,何必还需要“读心术”呢?心理学是科学的真实,而读心术不过是无用的妄想。

    “我在这里,又要强调一点。我对神充满敬意,对恶魔充满厌恶,这种由常年的信仰所产生的自然反应,但也导致了我对神和恶魔的真实关系的疑惑。然而这种疑惑并非亵渎,我信仰的也并非神和恶魔本身。”梅恩女士如此说到。

    我了解地点点头,这是十分容易理解的说法和态度。有些人的信仰是明确的概念,有些则是模糊的概念。

    所谓神和恶魔,同样有着定义和被定义的区别。例如:

    神无所不能。

    只有无所不能才是神。

    这体现的是两种不同的本质。

    前一种会被反问“当世界陷入饥荒和战争时,神在哪里?”。

    后一种会做出回答“神不在这里。”

    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梅恩女士的顾虑。决定清洗世界却留下一线生机的存在,究竟是令人爱戴的神,还是令人痛恨的恶魔呢?

    “实际上,也许更偏向恶魔。”梅恩女士说:“因为倾向于世界末日的灵媒,比像我们这样试图对抗末日的人更先得到召唤。”

    人类中理所当然地存在许多对现实不满,反社会反人类的存在,这些思维和行动的产生自有原因,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人之中最先出现灵媒,而且,作为立志于推动末日降临,贯彻神或恶魔意志的虔诚信徒,他们将在第一时间获得更丰富的情报。

    灵媒负责聆听和传达神或恶魔的意志,以它们赐予的知识和能力设置末日幻境之门,引导天选者们抗拒或推动末日的降临。

    “如今,涉及末日幻境的人,包括灵媒和天选者在内,十分明确地分成三种态度。而每一种态度,也会受到神或恶魔不同程度的眷顾。”

    按照情报获取的优先性来排列:

    第一种立志于推动世界末日。这类人通常为狂信徒、对社会极端失望人士、反社会反人类人士、恐怖主义者、反现有秩序者。他们依托各种地下结社、恐怖组织、雇佣兵组织和邪教组织进行活动,规模大小各异,已经被确认的最大的组织已经拥有和各国政府对抗的实力,它自称为“末日真理”。

    因为多年慎密的经营,以及情报上的不对等,以及非现实力量的存在,“末日真理”已经侵蚀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尤其在政治斗争、战争、饥饿和两极分化严重的地方,几乎占据了相当重要的地位。它的结构相当健全,因为受到那个声音的眷顾,拥有最多的末日幻境中神秘遗迹“统治局”的技术,将自己视为“统治局”的再生体。

    就已知情报来判断,它的组成结构分成三个部分,核心部分为新“统治局”,干部培养所“疯人院”,以及触手组织“山羊工会”。

    第二种则处于中立的态度。这类人无论末日是否降临,何时降临,只要不涉及自己的利益便无动于衷。这些人中的灵媒也被称为“观测者”,因为,他们的行动并非直接涉及自己的利益,行为也并非出于大义,只是出于观察和判断的需要。这些人组成了名为“黑巢”的松散联盟,作为维系组织的存在,对成员进行协调的核心部分被称为“管理局”。

    第三种就是梅恩女士所在的网络球。由更倾向于正面思维的人组成,但因为和神或恶魔的意志有相当严重的冲突,因此受到相当大的钳制。同时,作为以稳定社会结构和局面为首要目标的各地政府惯性独立出自己的区域性组织,彼此间也一直拥有矛盾,这使得他们无法统合现有的力量,因此在和前两种人的战斗中一直处于下风。

    为此,梅恩女士一直寻求合作的基础,经过三年的磋商和协调,终于而且得到各方谅解,以联合国的名义成立“安全局”,并以此为核心,拓展出以各国政府默认,得到诸多世界性财团支持的世界规模组织“网络球”。,

    统治局,管理局和安全局分庭抗礼,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末日相关核心作战部门”。

    “我知道你们陷入了麻烦。”梅恩女士如此对我们说到,“但我要说的是,孩子们!你们曾经有过梦想,愿意成为破坏、毁灭、挫折以及各种灾祸的救星吗?甚至仅仅是抱着让和平和平静维持下去,让自己身边的人延续幸福的想法,所以去试图击败那些异端信徒,打破那些魔鬼的计划?即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你有这样的觉悟吗?听到地狱进行曲的鼓点了吗?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如今,一个幻象般的意念将我们聚集在一起,将我们引领到那个耀眼的夏季,去加入那演奏着绝望的黑色游行队伍。你将会如同火一般燃烧,在死亡之前就将自己变成灰烬。

    如果是这样,你需要我们的帮助,而我们也需要你的力量。”

    沉默中,血液静静地燃烧。

    “哼。”

    富江的哼笑如同闪电一般撕破压抑的空气。

    “这不是很好吗?阿川。

    不是早就决定好,即便前方是条遍布尸体的道路,也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我们无所畏惧吗?

    燃烧,燃烧,燃烧!让我们在生命结束前就变成灰烬。让所有注视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没有半点的犹豫,无论是谁,都不能打败我们,即便死亡也无法夺走我们的信念,就算是绝望也无法夺走我们的心跳。

    让他们知道,我们就是这样的人,让他们明白,我们就是要扮演这样的角色。我们永远不会去解释和抱歉,我们就是要炫耀我们的伤疤,为所有的战斗欢呼喝彩。我们不会孤独,也不会忘记。

    我们不过是普通的人类,但是上天注定我们要高唱这歌曲,即便在最后的最后,我们也无法成为英雄,我们也会继续走下去,相信着我们的精神永远不死,我们的拳头可以击碎这个天际和宇宙!”

    “当然了,富江,这正如我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