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6 解惑
    我决定加入网络球安全局,并不单单是为了让咲夜醒来,富江的话让我的每一个dna分子都在共鸣。无论是生活还是战斗,我都不想再浑浑噩噩地下去。梅恩女士的真诚打动了我,我就是想如英雄一般奔驰,即便那不过是一个夏末的幻觉,也想让自己的生命在这一刻,在梦幻中燃烧。

    我承认,这也许并不是最理性的选择,然而非理性的选择反而让我感到自己的真实。这也许可能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正如富江所说,我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告诉自己,就算前方是墙壁,就算会撞得头破血流,就算会遍体鳞伤失去生命,也绝对不要为了此时此刻的选择后悔。

    因为,此时此刻做出这个选择的,是最真实的自己。

    “对于你们的决定,我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感激。”梅恩女士向我们深深垂下头。

    “先知大人!”牛仔试图去扶起她,却被她挥手阻止了。

    “每一个新同伴的加入都代表我们向前迈进了一步。我没有力量像你们一样战斗在最前线,至少让我对浴血奋战的战士们报以最诚挚的谢意。我们做得到的事情和做不到的事情一样多,但我相信我们的努力并非毫无意义,一切的结果,也并非胜利才有意义,终将有一天,我们会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感到自豪。”

    “是的,梅恩女士。”富江说:“人生并非结果的总和,而是选择和坚持的积累。决定去做什么,以及为这个决定做了些什么,所有这些都会成为我们的荣耀。”

    “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孩子。”梅恩女士露出宽慰的笑容,随后又有些歉意地说:“其实,本市的事情是应该早一些处理的,但由于种种因素,我们的反应一向并不是很敏锐,以至于事态扩大至此。对你们受到的伤害,我有理由道歉,接下来的行动还需要你们两人进行协力。”

    “行动?”我反问。

    “是的,山羊工会于本地的分部正在积极行动。我们从已经收集到的情报中已经可以判断出他们的计划,一旦这项计划完成,将会给全球局势带来相当恶劣的影响,而本地也将会出现无法用现有力量处理的灾祸。”

    我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事态的严重。

    我和富江一直在和山羊工会本地分部的人周旋,本以为已经够让他们焦头烂额,欲除之而后快,没想到他们竟然还同时进行着我们所不知道的计划。

    如此看来,正是因为他们将大部分力量用于实施重要计划之上,所以才让我们屡屡得逞,实际上,我和富江一直觉得他们的反应相当迟钝,而且表现出的高端战斗力太过弱小,似乎和他们的规模有些出入。

    因由原来在此。

    “实际上,为了阻止他们的计划,我们已经来本地的人手已经损失了四分之三。其中有三个魔纹使者。”牛仔的脸色也变得凝重。

    “帮忙自然是义不容辞,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些问题。”我对梅恩女士说。

    梅恩女士点点头,示意我发问。

    “请问,席森神父也是网络球的人吗?”

    “席森?”梅恩女士听到这个人名,脸上出现一丝微妙的恍然,“原来你们见过他了,是他给了你们联系方式吗?不用担心,他是我的老朋友。”

    “是吗?不过……他的说法有些奇怪。”

    他让我非到必要的时候,不要使用这个联系方式。

    “当然会奇怪,因为席森并不是网络球的人。我们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搭档,不过后来因为理念的分歧分开了。他加入了黑巢,如今在为管理局工作。”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

    “果然是只老狐狸。”富江哼了一声,“他早就看出阿川的性格了,知道在安全局和管理局之间,阿川一定会选择前者,所以才会用那样的说法吧。不单单是因为人情和工作有冲突的缘故,他是习惯于保持中立的态度,不给予太多,也不获取太多,这种生存方式,真是太狡猾了。”

    “是的,黑巢的人大部分都如此,他们只关心自己,或者说,习惯于研究外界会对自己造成的影响,由此做出行动,让这种影响降到最低。”梅恩女士点头说。

    “梅恩女士,你说过灵媒可以制造通向末日幻境的入口。而八景你是灵媒吧?”我将目光投向八景。

    “是的,我之前虽然也有过猜测,但也是不久前遇到梅恩大人后,才确认这一点。因为灵媒很难再获得末日幻境的力量,鉴于学校已经被山羊工会侵入,家人也需要时间进行转移,所以才一直没有回去。”八景解释道。

    “竟然做得那么彻底,害得阿川有些担心呢。”富江突然插口。

    八景的视线显然有些惊愕,我也不禁感到有些尴尬。

    “其实,大家都很担心你……”我连忙说:“班主任还亲自去家访了呢。”

    八景的嘴角渐渐露出温暖的笑容。

    “谢谢,害大家担心了,对不起。”

    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对她,于是将这个话题就此拦下。

    “总之,我想知道,学校的幻境入口是谁设下的?是你吗?八景。”

    八景不动声色地反问:“你猜呢?”

    “不是,但我想知道,究竟是谁。”

    “的确不是八景做的。”梅恩女士将茶杯放下,对我说:“是黑巢的灵媒,但到底是怎样的人,为了什么目的,仍旧不太清楚。无论我们还是末日真理,每一次设置入口都是有针对性的,不会随便选一个地方。但是黑巢的人不同,如果对方是观测者,那么很有可能只是为了观测这种单纯的目的而做出这种事情。”

    “只是……为了观测?”

    “是的。”

    梅恩女士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下去,似乎连她自己也对黑巢的观测者们的行为大伤脑筋。

    话说到这里,我对自己的判断已经拥有足够的信心,看来那位神秘的转学女生就是黑巢的灵媒。一想到她曾经对我告白,就不由得有些介意,对方是不是从什么途径了解我,知道了我曾经的梦想呢?因为喜欢我,所以,她才会在学校的旧厕所打开幻境入口。

    她所做的一切都好为了我。这种想法果然有些自以为是,不过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