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1 鬣狗们
    鬣狗是一种群居的肉食性动物,外形似狗,但个性狡诈且富有耐性。它们能够以时速六十公里的速度追逐猎物,并且在这种速度下具备相当的耐性。然而这种生物的单体猎杀能力并不强大,和狼以及狮子不同,当它们在单独行动时遇到比自己更声势凶猛的猎物时会显得格外怯懦。因此,它们很少单独行动。

    鬣狗在单独猎食时,如发现食物,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狞笑式嚎叫,以召唤群体前来。当族群达到一定数量,狩猎能力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便对手是狮群和狼群也毫无畏惧,甚至能在虎口夺食的同时,将它们驱走。

    比利牛仔用“鬣狗”来形容面前这支番狗部队实在十分形象,他们和我之前遇到时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数量。以这种规模的人数行动时,这些利用“乐园”强化身体的家伙才是真正的士兵。

    无视于身处下风的困境。

    不会因为同伴的死亡而崩溃。

    永远充满冰冷的战斗意志。

    只要还能移动一根手指,就要继续纠缠敌人,直到更多的支援抵达。

    不会对自己作为诱饵和弃子感到不满,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完全不在乎进行自杀式进攻。

    他们接到指示后,在头领的呼喝下开始一边射击一边前进,无论我和比利牛仔射死多少个头领,都会继续有人接替头领的位置。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不会停止,这种交替会持续到全员战死,再无后援的兵力。

    我和富江开始后退,前方踏着同伴尸体前进的士兵散发出太过强大的压力,似乎使得通道本身也变得狭窄起来。

    在我和比利牛仔的掩护下,富江发动几次突袭,结果都被大厅中源源不断的士兵给击退。战线一会前进一会后退地拉扯着。

    “这样下去不行!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富江喊道,她将面前的士兵砍倒,然后将半截残躯踢向前方的敌人。飞散的血水和内脏在半空就被再一次密集起来的子弹打得粉碎。

    “至少也有一百多人吧。”比利说着,又射死三名士兵。

    “混蛋!我都杀了差不多五十个了!”

    “没办法了。”我说,“我来吧。”

    比利牛仔向我投来奇怪的眼神。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之前我一直都在用手枪攻击,不过他到底以为我手中的这个巨型行李箱是什么东西?

    虽然一开始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的弹药,但显然目前的攻击强度打不开局面,我决定使用刚到手的新武器。敌人尚未从富江的突袭中缓过气来,因为突然间被杀死大量的士兵,火力暂时被削弱,趁此时机,我不再将“行李箱”当作盾牌,而是冲上前将它甩到一名士兵的脸上。

    很清晰的面骨碎裂的感觉。

    这名士兵连声音都无法发出,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抛飞出去,身后被这具身体撞中的人手忙脚乱,攻击瞬间停止。

    “富江,后退!”

    富江立刻跳到我身后。

    “小便了吗?问候家人了吗?准备好回老家结婚了吗?”

    ky3000的侧面对准拥挤在通道前方的士兵们,连瞄准都不需要,我按下隐藏在行李箱把手中的机关,侧面的挡板发出“咔”的声音,露出密集如蜂窝的枪口。

    “那么,在这里说拜拜吧。”

    激烈的轰鸣声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抵达最大值,伴随着急剧跳跃的蓝色火舌,铺天盖地的子弹将前方上下左右的空间全部封锁。士兵们一个个在子弹风暴的洗礼下抽搐般后退,洞穿身体的子弹继续打在身后之人的身上。在彻底倒下之前,他们身躯就被撕裂,被打得破烂的肢体在空中飞舞。

    我就这么按住板机,一马当先向前走去。当身前的人都如以同样凄惨的姿态死去时,当他们的身体被蹂躏得再也看不出人形时,当包围自己的世界成为屠宰场时,反而没有了大量杀人的情绪,仿佛对方不再是人,只是某种人形的肉块。

    就这么冷静地,十分自然地,摇摆枪口,计算数量,直到前方的敌人全部倒下,一片狼藉的大厅映入眼帘。

    就在这时,两颗鸡蛋般的物体从出入口处被人抛进来,在空中划过弧线的时候,就被子弹击中,迅即发出强烈的闪光。

    我的视野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刺痛的眼球让脑袋变得晕眩。后领被人用力抓住,向后拖飞,子弹发出打在墙壁上的闷音,我连忙松开板机。

    “又来了!”富江的声音传进耳朵,我连忙将行李箱挡在身前。

    四个爆炸声接连响起,行李箱上传来被密集的细碎物体拍打的力道,鼻子也因为吸入刺激性的气体而难以呼吸。

    紧接着,又传来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喷气声。

    我还没恢复视力,就被富江拉进侧旁,应该是进入了墙壁后的房间。关门声,爆炸声,灼热的气浪一股脑儿冲进来,所有的声音都被这股冲击给压了下去。

    过了半晌,耳鸣的程度才稍有缓解。我睁开眼睛,模糊的世界终于渐渐清晰气来。我和富江的确是在房间中,看起来像是什么人的卧室,经受了爆炸的洗礼,摆设东歪西倒,包括门框在内,所有的木料和布匹都在燃烧。

    我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并没有发现比利,但他的声音隔着墙壁传来。

    “狗屎!竟然用火箭筒!喂,你们死了吗?”

    “还行!”富江大声回答。

    “男孩呢?”

    “没事。”

    “那就再来!”

    说话间,那边再度响起强声。敌人的身影也已经出现在门前,在我开枪的同时,富江已经贴着地面冲了出去。电锯的寒光在空中交错,我抵达门口的时候,又是一排敌人被富江斩杀。

    “趴下,富江!”

    听到我的声音,富江立刻匍匐在地上。

    我再次按下行李箱提手上的机关,这一次行李箱侧面最下方的挡板也弹开了,发射出来的不再是子弹,而是和番狗部队之前使用的火箭弹相同规模的特殊弹药。

    内藏式rgp,装弹数一发,种类为子母弹。

    喷射出白雾状尾气,母体弹穿过士兵的间隙,在他们的中心爆炸,内藏的六发子体弹也在爆炸力量的推动下射向前方,陆续炸开,一路上,人体如同开花般四散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