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5 加速度
    补充弹药大概用了十分钟,回到去时在大厅看到了富江。她将翻到的桌子重新摆正,这张桌子饱经枪火的洗礼,竟然还可以稳稳当当地立起来,真是叫人大跌眼镜。富江脱下面罩,解开手边的包裹,倒出一堆笑脸徽章,一眼望去有十数个之多,她似乎将所有死者都找到了。

    富江在这些徽章中挑挑拣拣,不知道到底在做什么,也许只是无聊打发时间吧。她看到我立刻爽朗地打了声招呼。

    “有什么收获吗?”

    “只是补充弹药而已,你在做什么?”

    “你拿了一个,所以我也要选一个中意的,这才叫情侣档嘛。”富江认真地说。

    牛仔比利皱起眉头,用很不愉快的语气说:

    “你是在拿死者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你不是说要拿去埋掉吗?不可能带走这里的全部,所以至少选择合自己意的,我可是很辛苦才把它们收集起来的哦。”富江仍旧对比利不假辞色:“你觉得我做得不对,那等我选好后就把这些全都带走好了。”

    比利只是哼了一声,没有接过话头。

    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上面竟然还没有动手的迹象,这让我感到一些不安,不由得转头去看出入口。那里完全没有变化,只有一片黑暗和死寂,似乎凝结成沉重的铅块,让人稍微有些透不过气来。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情报匮乏得近乎零的状况。

    富江这时已经选好了笑脸徽章,在鼻尖嗅了嗅,状似满意地点点头,塞进风衣的胸口内袋里。

    “这个基地不是你们在短时间内就能建成的吧?”她问比利。

    “这里本来就是废弃的防空洞,这一带变成商店街后,也有过一段时间作为地下仓库使用。我们得到政府的许可,临时拿来一用。”

    “这里打得那么激烈,附近的居民怎么办?”

    “放心吧,在我们申请调用之后,周遭的居民已经迁移走了,到今天之前全都是网络球的人。”

    比利说到这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怀表,打开看了一眼后,又啪的一声关上塞回口袋。

    因为之前一直没有任何行动,他此时的举动立刻吸引了我们的视线,就好像被宣告休息时间结束一般。我敏感地回过头,出口的黑暗产生了某种东西在蠢蠢欲动的感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看来我们的同伴干得不错,竟然能拖延这么长时间。不过也到这里为之了,山羊工会的家伙可都是些急性子,可不会就这么等下去。”比利竖起一根手指,一扫百无聊赖的表情,眼中闪烁跃跃欲试的神采,“一个基础的问答游戏:如果在打地鼠时,发现老鼠洞里有个怪物,如何才能不进入洞中把怪物解决掉呢?”

    我忽然嗅到了一种奇怪味道,不知道是从哪儿渗进来的,但是很快就变得清晰起来。刚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随着味道加重,立刻产生恶心的感觉,几乎在两三秒间,大脑开始轻微晕眩,眼睛和鼻子也变得搔痒起来。

    “阿川!”富江喊道,她已经将面罩戴了回去。

    “我知道。”我立刻戴上防毒面具。

    这是毒气,而且是神经性毒气。投掷毒气一向是邪教的拿手好戏,这玩意容易到手,威力强大,和是否能够解毒没有关系,一旦挥发,人们的恐惧心就会如气体一样迅速扩散。电视上不久前才播报过,末日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散布沙林毒气,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救援抵达前,已经有成百上千的无辜者死于非命,这起事件的后继影响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因“其恶劣程度前所未见,远超纳粹”而扩散到全世界,和作始庸者为世人所恐惧。

    末日真理并非是默默无闻的教派,在接触网络球之前我和其他人一样听过它的名头,它们最初以合法新宗教团体的形式出现,同样拍摄电影,出版报纸,有自己的网站,甚至有操纵战乱诸国政府,为党派进行政治参选提供献金的传闻。

    只是真正认知到它的嚣张可怖也是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案之后。这个分部遍布全世界的怪物,如今正以超弩级潜水艇上浮一般的声势正式向全世界宣战。他们无所畏惧,因为他们是倾向末日者,被神所庇佑。

    隶属全球联合的网络球也无法在这个时候阻止它。

    “是时候撤退了。我可不想变成炸老鼠。”同样戴上防毒面具的比利站起来朝壁炉走去,虽然时间紧迫,但动作仍旧从容不迫。

    他钻进早已熄灭的壁炉中捣鼓一阵,地面立刻传来轻微的震动。壁炉后的墙壁滑开了一个通道口,表面平滑,没有阶梯,最初的一段距离明显向下倾斜,显然是个隧道。

    比利将双脚塞进去,回头对我们说:“跟上来。”然后就像坐滑梯一样消失在隧道深处的幽暗中。

    我看向富江,她说:“你先上,坐滑梯的话,我喜欢在后面。”

    因为她的口气一点也不像开玩笑,于是我将夸克放在行李箱上,坐了进去。隧道的表面十分光滑,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是某种新型的金属材质,我坐进去时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看的英雄特摄片,那些英雄也是这般通过某个隧道或轨道,之后变身射向敌人。一想到自己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不由得心情稍微开朗起来。

    “人间大炮!一级准备!”我还没喊完,身后就被人推了一把。

    “哈哈,上啊!”

    富江从背后搂住我,如同在泳池玩滑水道一般兴奋不已地大喊。下滑的速度迅速增幅,我惯性后仰身体,头部陷入那对丰满硕大的胸部中,受到富江情绪感染,也大声欢呼起来。夸克也在耳边嘎嘎大叫。,

    左旋右转,倒立翻滚,螺旋降落,真不知道设计这条滑道的家伙是怎么想的,紧急逃生出口竟然也要玩出这么多花样。虽然这么想,可是这真的很有趣不是吗?在高速翻转的下滑中,距离感已经完全模糊,再也分辨不出到了什么地方,大概经过了一分钟的时间,眼前出现亮光,我们的身体眨眼间腾空而起。

    这里只是一处普通卧室大小的房间,冲刺的力量差点让我和富江撞在对面的墙上。富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换了姿势,踩在墙壁上缓冲,落在地上时我被她如公主般抱在怀里。早就等在一旁看笑话的比利立刻吹了一声口哨。

    “真令人羡慕啊,男孩。”

    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理会他,被女性用这样的姿势抱住还是第一次,不过反过来想,这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的体验呢。

    “放我下来,富江。”

    “是,是。”富江耸耸肩,把我放下地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给比利调侃的机会地问道。

    比利偏过头,发出嘿嘿的笑声,没有再说什么,将身旁的门打开,又是一个金属镶嵌的空间。

    我们走进去,发现似乎是一座电梯。

    “准备好看风景的心情了吗?”比利这么问道,没等我们回话,立刻按下门边的启动键。

    霎时间,身体好似挣脱了地心引力的枷锁,飞速向上攀升。也许这个形容还是太过温和了,过程比这剧烈得多,我们就像装在古代的抛石机里,被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朝上方扔去。

    向上,向上。

    越过阻拦视野的墙壁,越过高耸的楼顶。

    仿佛能够冲上云霄,仿佛能够飞向月球。

    在我的眼前展开一幅壮丽无比的夜景,藏青色的苍穹拥抱着我,头顶上传来富江和比利酣畅淋漓的大叫,两人比我飞得更高。

    我们悬浮在半空,俯瞰着大地,宛如自己就是世界之王。

    我从来都没跳得这么高,即便在高楼大厦的顶上奔驰,也没有这种轻飘飘,毫不着力的感觉。

    下一刻,我们的右侧传来沉闷的爆炸声。我朝那边望去,一排房舍如同积木般沉甸甸地垮掉了。

    在这绚丽的夜景一角,在那藏匿着诡秘的黑暗中,崩溃倒塌的房舍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拉开了一道波澜壮阔的帷幕。

    那正是安全局的秘密基地,山羊工会的家伙将它炸毁了。

    然后。

    地球的重力再次抓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