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三六章 以剑击月
    在夜幕降临之时,宫静在藏灵村的村口,正微凝着眼,看着对面一位一身男装打扮,英姿飒爽的少女。他的眼瞳之内显着锐光,可须臾之后,就又恢复了平静:“想要与我联手的话,那就直说,我宫静还从没见过人,用这种姿态求人的。”

    “求?”

    那少女一声失笑,她的下巴微扬,以轻蔑的视线,看着宫静:“你可以看成是施舍!入门试这五个月内听我号令,那么我可以开恩,给你一个洗雪前耻的机会。”

    “没兴趣!”

    宫静袖中那握着长剑的手,已是青筋扭曲。可此时这位的面上,却是平静淡然,气度雍容。

    “即便是身为通灵天骄的你,也没有让我宫静效力的资格。你皇泉,也未免太高看了自己。”

    那皇泉的眼里,终是微显意外之色,可她亦在瞬间将这些情绪收敛无形,转而一声冷哂:“看来你这鹤玉公子,比我想象的还要不堪。”

    “不堪?只是不愿被人利用,当马前卒。”

    宫静同样唇噙冷笑:“看来本公子四次被那张信斩首之后,真是让很多人将我宫静小视!可我宫静哪怕再怎么落魄,也没有给人当狗的兴趣。你更无需激将,我与他的恩怨,自由我自己解决,无需求助他人!”

    皇泉再不说话,定定的看了宫静一眼,随后就再无留恋的兴趣,当即转身就走,脑后的马尾,划出了一条靓丽的轨迹。

    “你既有这样的志气,那就别再靠举债度日。我会传话各家猎团的,从今之后,你宫静自立更生。还有,日后再敢这么对我说话,那么即便你是宫家的嫡子,我也一样要废了你,从此永不得翻身!”

    当她话音落时,已经走出了三十余丈。而之前立在远处的那位长发少年,立时跟随了上来。

    “看小姐的神色,似未能让那宫静屈服?”

    “不错!说是我皇泉,还没有让他甘心俯首效力的资格。”

    皇泉虽是这般说着,可神色却并不似很在意:“之前有些小看他了,看来还未蠢到家。”

    那位长发少年闻言,则不仅微微蹙眉:“没有宫静的助力,只怕难以将那张信完全压制。请小姐给属下三天时间,属下必能让这鹤玉公子回心转意,”

    “三天?这你可就小看他了。”

    那皇泉摇着头,不以为然:“人家是早就看穿了,我与张信必有一战,你准备用什么言辞来说服他?如欲以势相迫,只怕适得其反。我方才也说,让他自力更生,可也没见这家伙回心转意。”

    长发少年不禁皱眉,而此时皇泉,又似笑非笑的问着:“我发现皇图你似很不看好?莫非是以为没了宫静,我皇泉就不是那个狂刀的对手?”

    “怎么可能?”

    那名叫皇图的少年忙出言辩解:“属下一应谋划,都只是为小姐拾遗补缺。十成的把握,又何妨增到十二成?”

    “是么?”

    皇泉不置可否,她眼望着前方,神色却是期待不已。在宫静那里受挫,她反而更斗志昂扬。

    “可既然借不到力,那就只能亲力亲为了。总而言之,我先得与那个家伙,打个招唿。希望这个所谓的狂刀,不会让我失望。”

    而此时仍旧定立原地的宫静,却是以阴翳的眼神,继续看着那皇泉的背影。

    而那宫沛,也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宫静的身侧,

    “我还以为,公子会答应她的。”

    “我可没这么蠢,为她火中取栗,”

    宫静一声轻哂:“为雪前耻,为杀张信,本公子确可不惜一切,可却绝不意味,他皇权可将我宫静视为棋子。”

    “公子明见!无论是为争夺榜首,还是为那墨婷,这位通灵天骄都需与张信斗上一场,公子实无需对她委曲求全。”

    宫沛先是赞同,可随后却又无奈道:“只是如属下所料不差,这皇泉最后,必定会以势相迫,在我们的借贷上做文章。”

    宫静闻言却暂只默默看着远方,眼神挣扎不定。他知道宫沛想要对他说什么,要么与皇泉联手,要么向张信低头。

    除此之外,他已别无选择。

    ※※※※

    回归山灵居之后,张信就将那头小魔犀,安置在他们的前厅内。

    谢灵儿与周小雪二女,对它都很好奇,不过却都知这小家伙现在状况不佳,都不去打扰。

    而张信则是瞒着三女,偷偷给小魔犀注射了三支能量补充针剂,使得后者总算是精神略振,恢复了些许元气。

    不得不说,叶若提供的各种针剂,的确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奇效,比之许多高阶灵丹的效果,还要更强力。

    这头小魔犀先是经了血脉变异,损耗了不少元气,之后又经大量失血。常理而言,小魔犀没有八天到十天的修养,是很难恢复的。

    可叶若的三支能量补充针剂,却能提供全方位的补充,注射之后不久,张信就已感觉到小魔犀的状态在改善,伤口恢复的速度,也由此大增,

    当夜张信,也是眼看着小魔犀沉沉睡去之后,才返回自己的居室,开始了日常的功课。

    此时张信修行的重点,还是自己的灵能强度与灵能量。

    不过其余如大风诀之类,却还是暂停了下来,他现在绝大部分精力,都用于祭炼月沉刀及星殇剑。

    他们灵师之所以要冒着元气大损的风险,祭炼本命灵兵,自然是因这种事物,有着足以使人心动,且不惜为之承担风险的好处。

    这类以心血元神寄托蕴养的灵兵,不但可通过温养内锻之法提升灵兵的品阶,威力也远比其他未经魂炼的普通灵兵强大的多。除此之外,还可在一定程度上,抗拒雷法轰击。

    不过本命灵兵,也分有许多个层次等级,而每一个魂炼层次的提升,都可增加一级威能。

    第六战境的人器合一,是灵师通过改变自己部分灵能的波动特征,向器物的灵能波动也就是若儿所说的磁场频率靠拢,以达到人器浑融一体的效果,使战力倍增。

    可这魂炼,则是反过来,去改变与纠正本命灵兵的磁场特征,达到人器合一,甚至更凌驾于其上的加持效果。

    据张信所知,十万年来共有十七人,将本命灵兵魂炼到了第十层。那都是一些圣灵级的人物,用长达数千载的数月,一步步的将本命灵兵,提升到了那个远超凡尘的境界。而这还远远非是灵兵魂炼的极致上限,只是到了十层这个地步,再无人能往上走而已,

    又据说他们日月玄宗的掌教,已无限接近这一层次。而那位御剑术的总等级,很可能接近,甚至超越了八十级,是整个天穹大陆,最顶级的存在之一。

    八十级的御剑术如何,张信没见过,可他却见过九十级的御剑术,是何等样的神威。

    那是一万七千年前,一位在御剑术上登峰造极的存在,在生命终结之前以剑击月,最后在那三月中的赤月之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剑痕,至今仍清晰可见。

    上官玄昊的五十七级风灵斩,独步天下,可在那位掌教的剑器的面前,却等如渣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