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一百四五章 先砍了他
    “不是说了么?我狂猎天团的宗旨,就是有仇必报,以血还血!天竹宗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本狂刀怎么能忍?”

    张信依旧手按长刀,目光凛冽:“至于这些石头,只是顺便而已。”

    “张大哥你又骗人了!我们又不是傻子。”

    周小雪自然不肯信张信的话,心想这个张大哥,分明就是早有预谋。已料定了天竹村的人会拒绝的。

    而即便最胆大的谢灵儿,此时也觉心虚:“信哥哥,这样不太好吧?我们直接就将灵居的布阵材料给抢了,那些监考灵师不会说什么?”

    “他们能说什么?我们又没违规。”

    张信大袖一摆,满不在乎:“要真是坏了规矩,那些监考官,早就该现身了。”

    谢灵儿不禁哑然.心想也对哦。入门试的规矩,是千页峡的一切材料都可任由取用,那么这些紫雷石,自然也该包括在内。

    如真是违规,那些监考官确实该第一时间现身阻止,

    可周小雪闻言后,则是面色古怪,她的灵能感应,这几天又有突破。不但感应的范围更远,也能感知到一些更精细的东西。

    就比如此时他们身后,那几道略显异常的气机

    墨婷则不知是已经想开了还是别有缘故,她脸上的异色逐渐退去,转而浮现出丝丝笑容。

    而此时就在数里之后,王纯正跃跃欲试的问李光海,

    “这次不会真打起来吧?”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这处树林内的气氛,已是剑拔弩张。几十位等级不一的灵师,正分列于两旁,彼此对峙。

    那边天竹宗的监考官,是一位面貌五旬左右的红脸男子,头顶明明已光洁如境,却仍旧挽了一个发髻。而此时这位,正是义愤填膺,双目似如车轮般的怒瞪过来,

    至于日月玄宗这边,原空碧因有事不在,只能由李光海来领衔诸多监考官。至于监察灵师那边,则是一位风姓的授印弟子坐镇。

    “打不起来的,他们没这胆量。”

    李光海清冷的言语中,夹含着明显的不屑。可话音过后,他又似觉不妥,不能太小瞧这天竹宗的骨气,于是又追加了一句。

    “真要打起来,我们先选左边第三个下手。这家伙实力不弱,又掌雷系灵术,先联手把他砍死再说。”

    王纯闻言,不禁失笑,他身边这个,果然也是个不嫌事大的.

    便是远处那位戒律司院的风姓灵师,也同样神色傲慢,语含讥诮:“你们天竹宗的人,难道就穷到了这个地步?连区区一些紫雷石也出不起?”

    “紫雷石无妨,我宗还不在乎这些,可这毕竟是违了规矩!”

    对面那红脸灵师,此时也近乎咆哮的回应着:“数这万载以来,还从来没有弟子强攻村庄,毁损灵居这样的事情发生。此事定需惩戒,绝不可放纵!”

    “我们日月玄宗,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李光海语气冰冷的回应:“既然张信自始至终都没动用外力,那就在规则许可之内,你们要是不满,以后日月玄宗的入门试,大可不用来参加,”

    那风姓灵师也一声冷笑:“要动手的话,也请便,用不着装腔作势。无论你们天竹宗什么手段,我风某都奉陪。”

    那天竹宗的红脸灵师顿时气机微窒,而后不怒反笑:“好!好!好!真不愧是日月玄宗,当真是霸气得很!我天竹宗算是领教了。”

    说完这句,他就大袖一甩,带着一众神色愤愤的天竹宗灵师,离开了这处树林。

    待得这些人远离,李光海便又与那风姓灵师对视了一眼,随即后者就一声冷哼,也带着那一众监察灵师,扬长远去,

    李光海毫不觉意外,日月玄宗的弟子,在对外之时,虽都能保持一致。可戒律堂与擢贤殿,却一向都有矛盾,互相看不顺眼。即便他李光海,也是戒律堂出身,这些监察灵师的态度,也不会有太多改变。

    王纯也没打算理会那些监察灵师,直接就问李光海:“其实我也感觉有些不妥,那毕竟是近八十多块紫雷石。”

    “不妥什么?”李光海并不以为然:“反正那是天竹宗的东西。”

    千页峡内各个村庄的灵居,都由各个宗派自己布置。日月玄宗财大气粗,直接就拿出数以千计的紫雷石,作为阵法核心。

    当时天竹宗亦不肯输了脸面,也以同样的材料布阵,用于护持灵居。

    所以李光海看得极开,既然张信强夺的,不是自家的紫雷石,那也就用不着心疼。

    其实这东西,在他们这些高级灵师看来,也不算太珍贵。天竹宗的人之所以反应激烈,更多是因颜面受损。

    “可以你我近日见闻,张信在炼器术上,只怕颇有天赋。一旦他用这紫雷石炼出什么东西,那么这入门试,对他还有何意义?”

    可话音落时,就连王纯本人都能察觉到,自己语中的羡慕嫉妒恨。心想这样的方法,自己当初怎就没想到了?哪怕只到手一块紫雷石,自己的灵师生涯,就会顺畅许多。

    不过再仔细想,这可能性其实几等于无。这代以来,也不是没有天柱一级,甚至更凌驾其上的强者。可要毁损那些灵居,却基本无人能办到。再如是几十几百人合力,也不是不行。可那最高达二十级的雷法轰击,却至少要死伤三五条人命!

    这几万年来,可没人似张信那样,能够招出那种几乎完克雷系术法的金灵力士。

    当初日月玄宗为图省事,所有灵居全都是以雷法布阵,绝没人会想到,这在万余年后,会给某位弟子以发财之机。

    “此事确实纵容不得,一旦那张信尝到了甜头,把这千页峡里的灵居全数打坏了怎办?即便张信有分寸,待日后他成就一代宗师,将他那门改良灵术传播,日后恐也有胆大包天的弟子,布其后尘。”

    李光海皱了皱眉,其实这些话王纯不说,他也感觉有些不妥,不过当他凝思片刻之后,还是微一摇头:“只要在规则允许之内,那就没什么不对。至于后续如何,非你我能够决断。”

    话至此处,他便一个弹指。顿时数枚符剑飞空而去,直奔藏灵山方向。

    ※※※※

    仅仅一个时辰后,皇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大火熊熊的天竹村外。她行事干练凌厉,只须臾后就寻到了几个天竹宗的弟子问话。

    “毁掉这里的果是张信?他是怎么办到的?”

    皇泉的眼眸里,满含好奇之色:“真的只是四个人而已?”

    “他自称张信,又说是什么狂猎天团。难道还有错?”

    那答话之人,可能是心绪激荡之故,对皇泉的言语,极其不逊:“看你的服饰,也是日月玄宗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