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6 合体
    “超能力?”富江刚发出声音,我已经站在她身边。富江微微张开嘴巴,脸上的表情变得丰富起来,片刻后上前一步把我拥在怀里,用力拍着我的肩膀。“成功了,阿川,你终于是c级了!”

    其实获得超能力这件事始终无法驱散白井之死在我心中留下的阴霾,然而富江的声音和笑容就像清澈的湖水,充满包容力。似乎所有的不愉快都不会长驻在她的心中,她痛快地厌恶,痛快地欢喜,这份单纯深深感染了我,喜悦伴随温暖而丰满的怀抱渗进我的内心深处。

    我将头埋进她的胸口,深深地汲取她的身上味道。

    “阿江。”

    “嗯?”

    “我讨厌末日真理。”

    “那就用苍蝇拍把它们通通打下来。”

    她的怀抱如此让人沉迷,让人眷恋,但是现在并非温存的时候,比利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于是我推开富江,施展速掠拾回她的电锯,交到她的手中。富江再次拉响电锯,这把武器虽然被狠狠摔在地上,但状态仍旧完好。

    “比利!还活着就吭一声。”富江朝凹地喊道。

    “臭女人!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比利的声音响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接二连三的枪声。比利似乎因为暴露了位置,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那个家伙的位置发现了吗?”富江转头问我。

    “没问题,已经锁定了。”我回答道。虽然无法直接目视到那名番狗部队的士官,但是利用判定连锁才能,通过对细节的观测进行反向追踪,这种事情对我而言已经驾轻就熟。前一阵在安全局秘密基地里同时锁定数十上百人,就像是突破了某种极限一般。

    “是你上,还是我上?”

    “你用超能力把我带到他身边。”富江提议,脸上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味道,“这种事情应该办得到吧?”

    超能力“速掠”的最高时速可以达到多少,我并没有太确切的概念,但是之前来到富江身边大概是时速290公里。这种力量是对现实资讯的干涉和扭曲所形成,根本不在常识之中,自己的身体不会因此承受高速移动产生的负荷,却必须承担现实进行修正时产生的影响。如果能够承受现实修正时产生的负荷,那么带人移动应该没多大问题。

    于是我点点头,牵起富江的手,不过立刻被她甩开了。

    “从后面抱着我。”她说。

    我疑惑地看着她,她万分确定地要求这么做。并非是情人间的热乎,而是充满了某种令人感到不自然的兴奋,让人觉得这份执着源自某种恶作剧般的奇思妙想。

    “来嘛,一定很有趣。”

    我虽然不太明白,不过还是依她所言,来到她身后单手环抱她的腰部。

    “哎,不是这样。你的这个箱子太麻烦了,扔在这里吧。”富江说着,夺过我的行李箱如垃圾般扔到一边。

    “那是武器……”我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武器哪有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趣!”

    她的蛮横理直气壮,让我顿时熄灭了将行李箱捡想法。

    “把手放这里。”她抓住我手移到胸部,要求我的双手交叉抓住那对硕大,这般环抱着她,“贴近点,这样可以吧?”

    我吞了吞口水,这种姿势让我感到万分别扭,说是**,可是富江的表情和语气却十分认真,而且狂热,没有半点暧昧。虽然这样紧贴在一起就寸步难迈,不过速掠这个能力严格来说并非奔跑,更像是磁悬浮列车那般滑行。

    “对了,阿川,你的超能力起名字了吗?”

    “嗯,叫速掠。”

    “速掠……嘿,速掠,我喜欢这名字。”

    “法克!你们再搞什么鬼?快来帮我!”比利在远处气急败坏地叫起来。

    “就来就来!”被我环抱着,仿佛连体人一般的富江双手抓起电锯。“准备好了吗?阿川。”

    “是没问题啦……”

    之前比利的声音再次引起士官的猛攻,让我再一次确认了他们的位置。

    “那就上吧!”富江激情地叫到:“一直冲上去,不要停下来!”

    “速掠!”“速掠!”

    宛如心有灵犀般,我们同时喊道。我发动超能力,带着富江向目标物疾射出去。虽然不是第一次使用能力了,不过那种身边的景物都扭曲起来,如同形成一条直通目的地的隧道般的感觉仍旧觉得十分奇异。在这个奇特的特殊世界中,我们所感觉到的速度其实要比外界看到的慢得多,并不会造成速度过快而导致反应不过来的情况。

    目标物迅速放大,士官似乎察觉到我们的接近,如同一帧帧慢放的视频般,脖子缓缓转动,眼球也慢慢压向眼角,表情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慢动作放大了,构成一种不可思议的画面。

    “超神合体!”富江高举起电锯,狂放地呐喊起来。

    “看吧,我这只手炙热如鲜红烈火!它高声叫我抓紧胜利!”

    我差一点就松开抱住她身体的双手。

    “太乱来啦,阿江!”

    “喂!阿川,和我一起喊!”

    “好丢脸啊!”

    “少废话,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合体技啊!”富江狂热地说:“你不觉得很有趣,很威风吗?”

    虽然觉得丢脸,也不知道外界的比利和士官听到我们的说话会是怎样的表情,但士官的反应已经来不及看到了,因为就在说话的这段时间,我们已经来到他的身前二十米处。

    只有我和富江才能看到的高速隧道穿过他的身体,向后方无限延伸。

    “跟我一起喊,阿川!”富江执拗地喊道。

    没有办法,不,应该说,尽管感觉害臊是不争的事实,但与此同时也如她所说,的确是令人觉得万分爽快的行为。就像孩子会学武侠片中的招式一样,拥有一种令人着迷的魔力。,

    不管了!我彻底抛开一切,大声和富江一起喊道:

    “超神合体!

    看吧,我这只手炙热如鲜红烈火!

    它高声叫我抓紧胜利!

    石破天惊究极武神霸斩!”

    士官的脸还没完全转向我们,我们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富江在眨眼间挥动电锯,仿佛同时有无数道残影出现在士官的身上,之后我们从他的身边冲了过去。

    当我停下脚步时,士官那狰狞惊愕的表情似乎仍残留在眼前。

    世界变得寂静。

    当我放开富江,和她一起转回身时,士官的身体渗出大量的鲜血,如同积木般四分五裂。

    在侧前方的一处草垛边,比利缓缓站了起来,一身的牛仔装沾满了草屑,他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直勾勾盯着我和富江。

    “那,那到底是什么?”他如同才刚刚回神般喃喃自语,随即大叫起来,“你们刚刚做了什么?”

    “做什么?我们杀了他。”富江得意洋洋地将电锯熄火,搭在肩上,“你太没有效率了,比利。”

    “我不是说这个!”比利冲上来,因为太过匆忙的缘故,半路差点跌了一跤,踉踉跄跄地才站稳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突然出现,太快了!我都没有看清。”

    他狼狈的模样令富江哈哈大笑起来。

    “阿川已经是c级了。”她勾着我的脖子说。

    比利投来求证的目光,我只好耸耸肩。

    “刚刚杀死了一个魔纹使者,获得了第三等级权限。”

    比利倒抽一口凉气,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噢,天啊,我的天。”他一边呢喃,随即露出狂喜的神色,“太棒了,高川,你实在太棒了!这样一来,你就是安全局里最年轻的c级强者了!”

    “最年轻的?”

    “没错,我亲眼看到的,唯一一个二十岁以下的c级。”比利热切地拍着我的臂膀,“真是前途不可限量,我想你只要不死在这里,很快就能组建自己的战斗分队。”

    “可惜梅恩女士不在这里,否则我们可以立刻剥离那个女孩身上的恶魔,将它制成阿川的使魔。”富江有些惋惜地说:“那样的话,对付对方的恶魔胜算更大。”

    “的确,不过就算事不尽人意也得做下去。”比利的激动逐渐收敛起来。

    富江掏出香烟,分发给比利和我,我们各自打火点燃了,以此庆祝暂时的胜利。

    “好了,我们也该上路了,总攻将在计划时间内发动,我们可不能落在其他人的后面。”比利叼着烟说着,带头走向没有掉进凹地的那辆汽车。

    那是山羊工会那伙人的车子,副驾驶位的门被比利和富江打坏了。我拾回行李箱,和富江的电锯一起塞入车后箱,之后和富江坐进了车后位。比利看了一眼后视镜,扭动一直插在车上的钥匙,开动引擎,掉转车头,朝笔直的公路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