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9 集合
    ai一身山地士兵打扮,扎着马尾辫,显得英姿飒爽,动作也十分干练,也不知道是曾经接受过军事训练,还是直接在任务中锻炼出来的。她是二级魔纹使者,却已经觉醒了超能力,抵达c级评价。她能够出现在这里,的确是意外之喜。在此之前比利还对战况报以悲观的态度,认为总部不会再派遣增援。

    另外,ai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不是真名,而且听起来像是欧美人,实际上却是地地道道的亚洲人,无论肤色、身材和脸部的轮廓都充满亚裔风情。她用流利的本国语和我们交谈,发音上找不出半点乡音,几疑是本国人,但细节上令人觉得有些僵硬,所以我也无法确定她的国籍。

    我无意就这个问题去询问对方,比利一贯的态度让我感觉到,在安全局里,或者说是在天选者之间,追究对方的详细个人情报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甚至可以说是带有敌意的行为。也许是伴随着神秘力量而袭来的恐惧感在作祟,他们正如《真名实姓》这本书所说:

    魔法时代的巫师都把自己的真名实姓看作最值得珍视的密藏,同时也是对自己生命的最大威胁。因为一旦巫师的对头掌握他的真名实姓,哪怕这位巫师的魔力多么高强,随便用哪种人人皆知的普通魔法都能杀死他。世易时移,工业革命之后魔法时代的陈腐观念被抛弃了。可是现在,时代的轮子好像转了一整圈,我们的观念又转回魔法时代。

    我一边在心中感叹,一边上前和ai握手。

    “我是……”

    比利打断我的话。

    “我们一般不使用真名。”他说,然后向ai解释道:“他们是新人,已经和先知大人见过面了。他们很有能力,这个男孩是三级魔纹使者,c级。”

    ai没有放开我的手,脸上浮现诧异的表情,不过很快就转变为友善的微笑。

    “真令人惊讶,我唯独看不到你的情报。”

    “我也是刚刚晋升,您战斗的经验比我更加丰富,相信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很快就会抵达第三等级。”我也露出在学生会中锻炼出来的公式化笑容,迅速想好了自己的代号:“我叫乌鸦,请多多指教。”

    “一起加油吧,相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ai放开我的手,目光转到我的身边,似乎手持巨大电锯的富江同样让她感到惊讶。

    “c级?”

    “也是刚刚达到。”富江对待ai的态度比较谦和,她说:“我只是一级魔纹使者,请叫我bt。”

    “很高兴见到你。”ai和富江握手,之后朝比利说:“还没到换岗时间,你们自己进去吧。”

    “除了你们,还有多少人?”

    “在你们到来之前已经有三十七人。”

    比利再一次表现出惊讶。

    “有两个是公国的分队。”ai解释道。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心中对这两支来自本国的队伍充满好奇。这个城市起先并没有设立安全局的分部,也就是说,他们是从其它城市来的。虽然可以想像,应该不会是十分重要的一线城市的队伍,但也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和自己来自相同国家的安全局成员。

    我们目送ai返回哨岗,直到她的背影逐渐深入林木的阴影中,再也看不到了,这才朝农舍门口行去。

    这家位于半山腰的农舍很大,土墙一直延伸到三十米外,墙内是四层的建筑,人字屋檐贴着鳞片般的青灰色瓦片,虽然已经显得陈旧,但仍旧散发出一种稳重的气势。正门两扇对开,每扇门都有近两米宽,木质镶铁皮,漆成大红色,有鸡蛋般鼓起的钉帽,以及铜狮含环,一股浓浓的旧时代土豪味道向我袭来。

    此外,在正门左侧是只容一人通过的小门,门底距离地面有半米高,需要踏上一个狭窄的三级台阶。

    我是土生土长的城市人,这种房舍只在电影和图片中见过。所以比利和富江跨入正门,我却新奇地从小门进去。

    实际上,门后的玄关是一样的,只不过在路上有一条排水沟,划分出从小门进入的道路和从正门进入的道路。靠小门这边的道路同样只能行一个人,十步的前方,左手侧是柴房,门口没有关上,里面堆积着杂物,早已蒙尘,散发出腐朽的味道,格外黑暗,换做普通人根本就无法看清里面的东西。

    我好奇地打量这个人家,不知不觉就落在了后方。玄关进去之后就是呈凹地的庭院,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有厨房、杂物房、篱笆围起的早已干涸的花圃,和其它一些说不出用途的房舍。不过这些一眼就能看出并非住房,只有正前方的四层红砖楼才是住宅。

    住宅楼左右对称,两端都有楼梯。不过我们并没有上楼。在第一层的中间,一座看似大厅的房间里弥散着昏黄的灯光,人影幢幢,厅门前的走廊上五个人坐在竹椅上,正在保养自己的武器。他们对我们的出现没有半点兴趣,只是专心处理手中的物事,这时从厅中走出一个穿背心和迷彩裤的魁梧男人,像是俄罗斯人。

    “看看是谁来了,不死的男人,比利。”他哈哈笑起来:“这次也没死掉吗?”

    “在你死前我是不会死的,哈里路亚。”

    两人拥抱在一起,相互拍着对方的脊背,发出嘭嘭的声音。

    分开后,魁梧男人问道:“比预计的时间要晚到,碰到什么麻烦了吗?”

    “那些鬣狗的鼻子太灵了,来了一个高级的,我差点就死掉,幸亏有人帮忙。”比利将身体转向我和富江,“来,我来给你介绍,安全局的新成员,被先知大人托以厚望的搭档。乌鸦和bt。”

    “欢迎你们加入这个大家庭。”

    魁梧男人热情地张开双臂,朝富江抱去,却被富江毫不客气地朝下体踢了一脚。他似乎早有预备,用和体格相反的敏捷闪开了。

    “真够辣的。拥抱一下没关系吧?在我们国家可是十分普遍的打招呼的方式。”

    “但我不是你们国家的人。”富江耸耸肩说,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而且我的男友会吃醋。”

    “男友?”魁梧男人一脸惊讶地看向我:“是这样吗?男孩。”

    我点点头。虽然国外的确有拥抱和贴面的礼节,不过面前这个魁梧男人似乎并非是单纯报以礼仪性态度而做,所以富江才会拒绝吧。

    这个男人面相忠厚,看上去大大咧咧,但说不定和比利一样,是个表里不一的骗子。面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我的判断力要比富江弱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