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8 抵达
    比利和富江唇枪舌剑,我却一点打圆场的精力也没有。我听得明白,他们的冲突仅仅是第一观感的差异,人类就是这么奇怪,即便是初次见面,也有一见如故和本能厌恶之分,不过两人都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成年人,如今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伙伴,在同仇敌忾时自然能分清轻重缓急。在学生会里也有不少这样的争端,平时的口舌之争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磨合吧。

    比利的秘密,富江的秘密,我的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灵的壁障,我无意去打破它。我深深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要完美地处理这种差异,将之变成精密机器的螺丝钉,实在是令人费神的事情。这点我在学校时就有所体悟,此时更不想卷入漩涡中,能够使用简单地方式,还是简单一点比较好。说到底,我并非天生喜欢成为领导者,加入学生会,也并非为了展现自己在领导才能上的价值,只是因为学生会的资源和身份可以让自己获得一些普通学生得不到的东西。

    相互讥讽并没有继续升级,在恶化之前,两人就各自息声了,他们都是心理学大师,知道底线在什么地方,因之造成“默契”的假象。突然安静下来后,风声又变大了,沙沙的林涛声不断钻进耳中,这一次我再没有半点睡意了。

    “阿川,获得超能力是怎样的感觉?”富江突然问道。

    “嗯?哦,超能力啊……”我想她大概是想要从我这儿获得晋级c级的经验吧,可惜的是,我不觉得自己的体验可以帮上太大的忙,“得到第三颗魔纹后,就会自动开启,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就好像是身体中被塞入某些东西,那些东西又融入自己的灵魂,造成了某种变异。不过超能力并非要得到三颗魔纹才会获得,只要拥有魔纹,就可以开发超能力了。”

    “自己开发?”富江有些疑惑。

    “我得到的信息是这么说的,被三级魔纹强制开启的超能力是一种随机性获得,但是自己开发的话,却可以得到最合适自己,或者是自己想要的超能力,也就是说,硬性开启的超能力更接近残次品的感觉。”

    “残次品?”富江再度重复我的话,皱起眉头,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别担心,阿江,我并非完美主义者,我所获得的超能力不是很实用吗?这说明我的运气还不错。”我安慰她说。

    “不会在身体方面造成多余负担和后遗症吗?”

    “不太清楚,不过阿江这么厉害,一定可以在抵达第三等级之前开发出自己的超能力吧,到时比较一下就知道了。”我跟她解释关于“数据对冲空间”和“临界资讯操作”的概念,“按照我的理解,大致上就是用‘自己的现实’去干涉‘实际的现实’,所以要开发出超能力,首先要知道自己的现实或者自己想要的现实是什么。”

    富江听了之后陷入沉思,我并不清楚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因为本身就是“残次品”,但是富江并不是蠢笨的女人,她只是因为拥有强大的心理学才能,能够看穿他人的思想,所以才在更多的时候选择直来直往这种让自己轻松的方式。我对她充满信心,她一定可以迅速获得自己的超能力,因为她是天才。

    过了一阵子,富江开始喃喃自语,我出于好奇去聆听她说些什么,可是她用的语言很奇怪,声调怪异,说话速度也极快,就好像再说什么暗号化的密语,有时甚至让我觉得她说的并非是“人类的语言”。她进入这种状态之后,表情就变得呆滞下来,如石像般一动不动,就好像一台计算机将除了维持最低运作之外的资源都调用了,全力处理单一项目。

    实在是了不起的集中力。我以前曾经觉得自己的集中力很不错,可是和此时的富江比较起来,似乎又欠缺了本质上的某种东西。是什么呢?我默默地抽烟思考。

    时间在各自的沉思中迅速流逝,一阵离心力将我从自我的世界里拉回现实,发现比利将车转进路旁损坏的栅栏,朝坑坑洼洼的荒郊野外使去。这一路十分颠簸,车底不时传来碎石的撞击声,以及碾压野草灌木的声音,显得十分粗野。车窗外的景物不停摇摆,我被晃得有些恶心,可是却因为觉得目的地快到了,所以不想闭上眼睛,导致错过第一时间的场景。

    我们驶进山林中。山包的一侧出现了荒芜的梯田,道路也应该是被人整理出来的,虽然狭小,但车子的震动很规律,就像行驶在阶梯上。最后一个节点就在这样的地方吗?我原本以为节点只会出现在城市中,但仔细一想,如果要做一些隐秘的事情,果然还是人烟稀少的地方比较合适。而且,这个节点并非普通的节点,它将是降临回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在方位上有些特定的要求也说不定。

    “我们直接进入战地?”我将身体探前问道。

    “不,出拳前先要握紧拳头,前面有我们事先约定好的集合点。”比利解释道:“现在是……四点十八分。根据先知大人得到的消息,要完成降临回路的构建,配合之前的五个节点改造的时间,山羊工会必须在特定的时间才能举行仪式,也就是黎明时分。所以,我们会一直等待战力的聚集,直到……”说着,他微微抬了一下头,“直到最黑暗的时刻降临。”

    月光和星光如同雨丝一样从繁枝茂叶中洒下,和车灯交相辉映,如此静谧而明澈,的确不是进行杀戮的好时间。

    汽车开出树林,进入黄泥小道,绕过一个又一个的池塘,乡间小屋的轮廓出现在夜的阴影中,朦胧如梦幻,并不让人觉得恐怖,只是流露出些微的贫穷和荒凉。尽管没有一点动静和灯光,却也不能保证里面真的没人。,

    之后,车子开上一处向上的斜坡,在大约是半山腰的地方停下来。从窗外可以看到更多的车辆,显然这里就是安全局战士们的聚集地。

    “到了。”比利说着,头探出窗外扫了几眼周围的环境,然后将引擎关掉,“似乎人数比我想像中的还多。”

    我用力摇了一下富江的肩膀。

    “阿江,我们到了。”

    “哦,嗯,这么快。”富江如梦方醒般说。

    我们下了车,开启车后箱,拿出自己的武器,这才四顾打量四周。这条宽六米的道路上就只有我们的车辆停放,五辆车停在前方如同晒谷场般的平地上。继续向左走有被开凿出来的石阶,上方是一处平台,座落着农家的房舍,因为角度和灌木的缘故,一眼看不真切。右手边则是高达二十多米的悬崖,一眼可以眺望到我们之前行过的大部分区域,下方靠向右有一个巨大的池塘,对岸同样座落着房舍,同样看不真切,就像被一层薄纱遮挡,分不清那是雾气还是阴影。

    然而,我一眼就察觉出那就是我们的目标,因为那种朦胧并不拥有之前经过的那些房舍的宁和感,给人一种晦暗的,竭力隐藏着某些不好的物事的感觉。简单来说,更像是山中的鬼屋,气势森然。

    富江也注意到了,露出一种显得深沉的微笑。

    “走吧,阿川。”

    我们沿着石阶走上平台,立刻有五个人从两侧的阴影中走出来,他们一脸戒备,手中端着枪械,腰间挂着冷兵器,一眼就能看出训练有素,但是服饰各异,并非是规整的部队。在明亮的夜色中,可以看到他们之中有两个亚洲人,三个欧美人,其中四名男性,一名女性。

    “同伴。”比利说着,将手放进口袋时,他们并不轻信,威吓性抬了抬枪口。

    比利一手高举,示意没有敌意,一手缓缓将安全局的徽章掏出来,出示给他们看。一人上前接过看了看,对其他人点头示意,这些人的肩膀才松下来。他将徽章交还给比利,和其他三个男性退了回去,女性则走上来。她似乎是这个哨岗小队的头儿。

    “欢迎来到前线,战友。”女人一边说,一边和比利握手:“我是机动部门第四十五分队的队长,奉命前来支援,你可以叫我ai。”

    “比利。”牛仔按着帽子,显得十分热情。

    ai看向我和富江。

    “他们是你的队员?”

    “不,他们是搭档,但我不是队长。我们是执行断后任务后仅剩的成员。”

    比利的话让ai再次打量我和富江,脸上绽放出欣赏和认同的笑容。

    “辛苦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