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 重现本质
    明天开始发vip了,本章是最后的公众章,上架后每日5000以上,可能一次更完,也可能分两次更。多谢大家的支持。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感到山中愈加浓重的寒意,于是回到房间,将门窗关起来。富江躺在床上一点动静也没有,姿势也不换,仿佛一具死尸般静静躺在那里。我在床边看着她的脸发了一会儿呆,在车上动摇西晃也抵挡不住瞌睡虫,而此时平静下来,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了。为了不让自己变得无聊,我决定将自己这段经历写下来。

    如同曾经在末日幻境中做的那样,不单单是记录自己的冒险,也是为了整理自己的思绪和见闻。对,就像复习课业一样,这是个保持优秀成绩的好习惯。

    我想到这里,就再也坐不住了,迫不及待要完成这个工作。

    这里没有桌子,但是柜子里却有煤油灯、作业本和圆珠笔。似乎很久没人用过了,原主人应该还是个孩子,用这支笔在作业本上涂鸦,每一张纸都用掉了一面,我只能在另一面上写自己的东西。

    我一边点燃煤油灯,一边猜想这间农舍的原主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如今身在何处。煤油灯亮起来,我将它放在床角,因为担心打扰熟睡的富江,于是用身体遮去黯淡的光线。我坐在床头,将作业本搁在大腿上,拿起圆珠笔,嗅着灯火中飘来的煤油味,觉得自己好似游荡在时光的长河里,和过去某个时间的背影重合了。

    我知道这是幻觉,可是残留在柜子里的这些物件,也许在不久前,还被某个孩子这么使用吧。在这夜晚,就着淡淡的煤油灯光,在作业本上画下自己童稚的幻想。

    这么想着,心中泛起一种平和安宁的情绪,仿佛一直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黑暗和邪恶都被这光驱散了。

    我提起笔,该从哪儿开始写呢?我想把自己所有的经历写成完整的故事,可是现下是不可能的,在末日幻境中也有类似的想法,可最终只是列目录一样记下概要。所剩的时间不多,也只能那么做了。

    于是我从自己在那间公共厕所醒来开始,罗列着自己遭遇的事情。因为我不是个特别关注时间的人,所以当时的日期都有些模糊了,于是想要按照时间格式来记录的想法破灭。不过在我开始撰写这本新日记的时候,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以及我当时的想法都历历在目,仿佛一条清澈的时光小溪在面前流淌,让自己都很惊讶当时的感情之丰富,思考之复杂,其实当时有很多猜测之后并没有发生,有些甚至大相径庭,现在回过头去看,感到好笑的同时,又产生了更多新的想法。

    于是我在第一行记下行动记录,第二行用小括号标明当时的想法,第三行用中括号标明自己如今的想法,第四行则用大括号,标明自己在这个冒险中的收获。

    咲夜、左江、富江、森野、峦重、八景、白井、耳语者、山羊工会、安全局……一种充实的感觉在我的心灵中荡漾,那些波澜丝毫没有停歇的时间,它的节奏如此之快,也许是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拥有的精彩。我埋首其中,反刍着自己的得意和失意,快乐和恐惧,疲惫和坚定。

    我细细数着被自己杀死的人,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可是那个数目仍旧令人感到发指。尤其是被杀人鬼高川杀死的无辜人,那些酒吧的服务生,我心生愧疚,感受到一种生命熄灭的沉重,我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可是那只是妄想。如今,我只能背负着这种沉重一路前行了。

    快乐的时光化作涓涓的笔墨,而痛苦的时光则让手臂变得酸涩,可是我拿着笔,就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我将它记录下来,在字里行间聆听着最真实的自己所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好似让我的身体和灵魂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隐约中,来自左手碗的魔纹中,有一团炼狱的黑火在炙烤着所有构成我的一切,那些细胞、人格、思想、精神和灵魂中,一粒粒的杂质被排出来,混在泪水中,沿着脸庞滑下来。

    于是,我的心就变得澄澈。

    当我回过神来,自己的冒险已经填满了作业本的空白。我停下笔,盯着自己潦草的笔记,心中的铅块便深深地落进一个深渊,再也看不到踪影。

    “在写什么?”富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过头,忽然醒悟自己脸上还残留着泪痕,连忙用袖子擦了擦。

    “你哭了?为什么?”富江问,明明是疑问句,但她仿佛知道答案般,用的是肯定句的语气。

    我原以为这个问题会惊起自己的脆弱,可是意外的,看着富江的脸,内心就平静下来。

    “不知道。”我说,“也许是感到悲伤吧。”

    这么说也是对的,那些复杂的情绪被煅烧着,只留下一股淡淡的悲伤。

    富江没问为什么悲伤,为谁悲伤,就算问了,我也回答不出来。她凑上来,借着煤油灯的光线看我手中的日记。我大方地将本子递给她,这些字句里记载着最真实的自我,我希望她能看到。

    富江没有说话,轻轻将发丝撩起,静静地翻着纸张,脸色平淡而专注。她给人的感觉和之前截然不同,几乎让人觉得在这里的并非富江,而是另一个人。

    是不是另一个人格呢?但是也不像是左江。

    “……富江?”

    她抬起头,用那种平淡而专注的眼神盯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的灵魂似乎被那双忽然变得深邃的眸子吸进去,看到藏在深处的某种令人恐惧的东西。

    漠然而冰冷,就像是未出鞘的匕首,却极为坚硬和森寒。

    不像是人,而是拥有人形的其它东西。

    “我是真江,阿川。”她的脸上有微小的笑容一闪而过,仔细去看时,却什么表情都没发现,而那种笑容也没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和左江、富江毫无一点相似之处,充满了无机感,如同……面具。

    是的,我想起来了,和她身上的战斗服配套的面具头罩,几乎一模一样。

    平静的,冷漠的,黑色而冰冷的火焰,象征着强大和邪恶。

    我下意识对她使用了情报鉴定。

    姓名:真江

    年龄:二十三岁

    职业:重度精神病患者。

    武器:一类临界对冲兵器

    评价: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