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5 目视限界
    145目视限界

    ai和锉刀在武器被子弹击中的时候,以为有敌人偷袭,反射性进行规避。就算她们巡视偷袭者的时候不忘关注近在咫尺的敌人,也许只是看到那一瞬间子弹跳跃产生的网影。当她们意识到敌人已经死亡的时候,也察觉到开枪射击人的是我。

    她们看向我时明显露出惊愕未定的复杂情绪。她们和我相处的时间不多,根本就没见过我这自傲的一手。我能说什么呢?只有抱之一笑,将左轮在食指上转了一圈,将转轮中的空弹壳倒出来。

    在我看来,无论是使用火焰还是冰霜的两名女士官,在能力、意识和准备上,都远远不如被富江侵蚀了,能够操纵土石的女士官。

    锉刀最先回过神来,她伸出手要凝结灰石,可是尸体化作灰烬后,没有变成灰雾凝结起来,反而就这么被其它战场处扑来的劲风一吹,片片散落在空中。

    尸体原来所在的地方,一个由光组成的人形慢慢浮现,五官的轮廓虽然不太清晰,但仍旧能够看出生前的模样。

    原来在这里是无法将死者制成灰石的。我虽然有些讶然,但随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光人给人的感觉,和由三极魔纹使者制成的灰石的感觉很相似,都是一种生机勃勃的灵魂感,如果这种灵魂感就是祭品重要组成一部分,那么祭坛阻止它变成灰石也是理所当然。

    “搞,搞什么鬼?”锉刀的脸色阴沉下来,只要有制造灰石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根本不正常。

    ai朝光人射了一梭子弹,结果子弹全在地面溅开,光人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锉刀张开手掌,也许在使用超能力吧,然而光人径自化作流星投向远处。

    第四个棺柩被激活了。ai和锉刀亲眼目睹这情状,惊疑不定,说不出话来。

    “最初的分析可能出错了。”我速掠到她们跟前说。

    “发生了什么事?”ai和锉刀面面相觑。

    于是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两位女士。

    “这……这怎么可能?”虽然这么说,但是她们的脸色十分沉重,明显都接受了这个推断。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还剩两个人,仪式就要完成了。”锉刀困扰地说,“总不可能让战斗停止吧,就算那样,敌人说不定会自杀。”

    “也许自杀无法达到祭品的要求呢。说笑罢了,你们看上去已经有了新的计划。”ai看向对面,桃乐丝正不紧不慢地带着芭蕾熊朝这边走来,敏感地察觉到一些事情,所以脸上的沉重反而消退下去,她看起来已经想通了,反正已经走到这一步,事态已经恶劣到不能更恶劣了。

    “是这样吗?”锉刀怀疑地顺着ai的目光看过去。

    两人知道详情后,也不再迫切地要去支援走火和斑鸠,将现在僵持的局面维持多一会,腾出更多的时间商量对策也是不错的选择,况且现在对方只剩下四个人,战斗力已经处于绝对的下风。相信走火和斑鸠看到这一幕也能心领神会。

    “桃乐丝有计划,不过详细内容我也不太清楚,她似乎挺有把握。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会有自己人死在这里,现在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太多了。”我实话实说。

    “说的也是,我刚下车的时候就想,这里就是自己的尽头了。毕竟,我们有很多人在抵达这里之前就牺牲了。”ai有点黯然,但很快就振作起精神来,失去战友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她感慨地说:“我听说过比利的事迹,像他那样的人都死了,我有时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别这么说,在这里的人,除了乌鸦,谁的经历都不比别人少。”桃乐丝走到我们面前,转头对ai说:“就像你说的,现在你是比他更幸运的人了,ai。”

    “我宁愿他比我更加幸运下去。”ai露出苦涩的笑容。

    芭蕾熊走上来,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他的体格高大魁梧,抱着我就像是用全身的力气去勒断小树苗一样。他实在太激动了,我似乎听到自己的骨头在发出咯吱咯吱的控诉声,但一方面我又理解这种劫后余生的情绪,因此又不想推开他,让他难堪。,

    “谢谢,谢谢你,乌鸦,你救了我。我不惧怕死亡,但能活下去,亲眼目睹那个刽子手的结局也不错。”

    我知道他说的是峦重。尽管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那个男生似乎在很小的时候就给芭蕾熊一家,以及他所认识的人带来了难以弥合的灾难。

    我只是无言地拍了拍这个壮汉的背脊。我不太适应这沉淀着的悲伤和沉重的气氛,故意调侃道:

    “我还救了两位美丽的女士,结果就你一个人拥抱我,真是令人伤心。”

    芭蕾熊立刻大笑起来,用力推了我一把。我还没站稳脚步,背后就撞上一个柔软的躯体。双臂从背后环勾住我的颈脖,充满弹性的胸部紧压上来。

    “是这样做吗?乌鸦。”ai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的呼吸让耳廓发痒。

    我不禁有些尴尬,这么亲密的举动让人有些不习惯。就算是江和咲夜,当初也是令人脸红耳赤。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现在当然不会有太过激的生理反应了,但身体仍旧有些僵硬。

    “别戏弄他了,还是个孩子。”锉刀对ai说,然后朝我颔首致谢,“你的表现很好,乌鸦,感谢的事在这次行动结束后再说吧。如果能活下来的话。现在,桃乐丝,说说你的计划。”

    在这种时候更能看得出锉刀的雷厉风行。她的力量或许不算最强,但却具备领导者的气魄。现在暂时群龙无首,由她进行主导,谁也没有怨言。

    ai放开我,所有人都收回庆幸之心,气氛重新变得严肃下来。

    “这一次仪式的规模和方法和之前有很大区别,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桃乐丝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眼帘垂下去,语气又再一次恢复了之前怯懦的样子,“不,不过,按照祭坛的模式,和以往的经验……六个祭品都奉上后,并不会立刻结束。我……我觉得,要完成仪式,积蓄的力量会汇聚到纺锤体上。”

    “所以?”

    “到,到了这一步,杀死末日真理的人不一定能让仪式停止……大家也看到了,敌人的准备很充费,说不定以我们的力量,现在根本破坏不了祭坛。所以……我想,我们可以在最后一刻引爆那个力量。那种程度的力量……应该可以彻底将祭坛毁掉。”

    “你也说过,以我们的力量无法破坏祭坛,这样的话怎么引爆那股力量?”锉刀没有立刻欣然接受桃乐丝的说法,但也没表现出坚决的质疑,只是用慎重的语气提出疑问。

    “当力量最终聚合的时候,因为内部压力太大,反而是祭坛最脆弱的时候。”桃乐丝的语气又变得阴森流畅起来,直视锉刀说出这番话。

    桃乐丝虽然没有人格分裂,但情绪和语气的转变十分频繁,有时显得暴躁,尽管不会产生“两个人在同一个身体里”的感觉,但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浑浊感,这种大起大落的个性一定不太容易和别人相处吧。江虽然有许多人格,但是每个人格的精神和个性都很稳定,且泾渭分明。相比起来,桃乐丝的人格统一就像是将不同颜色的橡皮泥揉成一团。

    “就算那样,我也同样不觉得我们一起攻击就能打破平衡。”锉刀说。

    “当然不是一起进攻。”桃乐丝将目光转向我,说:“只需要乌鸦就够了。”

    “哦?”锉刀发出意外的声音,ai和芭蕾熊也用惊讶和疑惑的目光看向我。

    “具体的计划……”

    “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候。”桃乐丝勾起唇角,那种稚嫩的孩子外表,加上阴寒恶毒的感觉,令人不寒而栗,“必须保密,因为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锉刀双手交叉在胸前,闭起眼睛,不一会睁开来,脸上已经再没半分犹豫。

    “就这样吧,走火和斑鸠也能了解。”她将目光投向还在对战中的六人:“现在可以解决他们了吧?”

    “最好是全部杀掉,否则会有妨碍。”桃乐丝斩钉截铁地说。

    “那就还等什么”芭蕾熊气势高昂地大步走向战场,“走火,斑鸠,将他们打过来”

    走火和斑鸠的身形一错,斑鸠独自面对三名敌人,却指挥七色虹光紧紧逼迫另一个,走火箭步而上,将穷于应付七色虹光的家伙像苍蝇一般扇了出去。那人好不容易恢复平衡,总算没有倒地,芭蕾熊正好赶上,变成一颗巨大的肉弹砸上他的后背。,

    仿佛气胎在铁桶中爆炸一般的闷响,敌人顿时飞出去,狠狠撞在立柱上,吐出一口血沫。

    我一直关注走火和斑鸠的情况,被三人联手攻击的斑鸠险象环生,要不是ai的子弹及时牵制了一下敌人的攻势,呼吸间就会步上那名敌人的后尘。走火一改之前防守反击的策略,剑走偏锋,也是出于对我们的信任。

    锉刀和芭蕾熊围上落单的那名末日真理教的魔纹使者。走火立刻回到斑鸠身边,将试图偷袭斑鸠背后的敌人拦下来。斑鸠的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但是ai的子弹牵制也因为敌人在机动上的强化而失效。

    “ai,去帮锉刀和芭蕾熊。”走火喊道。

    ai立刻转移方位。联手攻击斑鸠的两名敌人试图分出一人拦截她,我立刻扣动班级,用一颗子弹准确地挡下来。不过那个家伙没有受伤,只是用两根手指夹住子弹,身体轻不受力般,仿佛被子弹推着向后飘去。

    退了三米,双指一松,子弹立刻擦着他的脸侧射向后方,如同动量并没有被消耗掉似的。这个敌人是亚洲人种,他的动作十分潇洒,却不像是现实中的武术,反而让人想起小说中侠客,那些经过夸张修饰的轻身术和指法,给人强烈的本国人士的感觉。

    速掠

    我拔出匕首,进入高速通道,那个似乎拥有轻身术一样的侠客还在惯性倒退。在他的头顶上方,有三条虹光如流星般落下。所有这些,他似乎一无所觉,目光落在空处,也没有任何闪躲的动作,只是缓缓将手抬起来。

    可是,那种侠客的感觉太过强烈,甚至让我觉得真如小说中形容的那样,有一种冥冥的气机在锁定自己。

    越是靠近他,就越是感觉到他那双眼睛中的混沌。我猛然惊觉那眼睛是没有瞳孔的,那濛濛的光泽不正表明了这个人是个瞎子吗?

    匕首在即将和他身形交错时挥出,可是手腕传来的触感十分奇特,没有来自前方的阻力,就算是以往那种切豆腐般的感觉也没有,反而是从刀刃的上下两处传来巨大的压力,似乎一双铁钳将匕首夹住。

    我的左眼倏然转向那一侧,悚然看到三个手指如拈花一样夹住了刀刃。

    刀刃和他之间的距离在这里就静止了。

    这个人就这么轻飘飘地搭在匕首上,毫不着力地被推着倒退。眨眼间,虹光擦着他的额前钻进地底。

    在脱离高速通道的一刻,我终于看到侠客转过头来,用那双没有瞳孔,濛濛的,如同死人般的眼睛盯着我。

    匕首上的压力一松,我毫不迟疑地将匕首继续向前挥去,虽然身体的反应正常,但我知道自己承受着一种精神上的强大压力。这种压力只有切实将对方的胸膛剖开……不,只能割伤也没关系,飞溅出的血液才能消弥这种压迫感。

    也许是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缘故,意识中的世界一瞬间变得安静而缓慢,匕首一寸寸地前进,我终于感受到割开肌肤时的阻力。骤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炸响,击碎了这个缓慢的世界。

    “快躲开”

    匕首已经在侠客的胸膛上划出一道血线,虽然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我仍旧在遵循那声音停住脚步就要后撤。可就在这个时候,侠客那宽敞的衣袖中乍起一线寒光。

    一种死亡的感觉无比强烈地袭来。

    速掠

    我第一时间发动最高速度。

    一种来自体内深处,不知道是江还是自己的本能让我不再后退。

    我朝右前方窜去,那一线寒光却如毒蛇一样扭转身躯,紧咬着我的轨迹。在高速的世界中,我转身回头,前倾的身体变成后仰,终于看清了那迅捷无比,几乎贴在我脸前的寒光是什么。

    那是一把狭窄细长的剑,充满古韵,却仍旧闪亮锐利。

    柔软的剑身紧凑地震动,剑尖的空气被剖开,剑体就如游鱼一般在逆流中快速前进。

    只是刺击,纯粹的刺击。

    只有短短一臂的距离,在高速移动中甚至只不到毫秒的时间,可这把剑差一点就追上来,将我的头部洞穿。,

    好快的剑怎么可能那么快

    眨眼间,我脱离速掠时,已经和盲眼侠客拉开二十米的距离,可那种锐利的感觉仍旧让我全身泛起鸡皮疙瘩。

    温热的感觉和微微的刺痛在鼻梁旁产生。

    我下意识用手指抹了一下,一看,原来是血。可是,那把剑不是根本就没碰到我吗?

    盲眼侠客的头微微低垂,转向一侧,似乎在聆听什么,他的剑就如惊鸿一瞥,已经消失在手中。我想,仍旧藏在他那宽大的袖子里。

    一声惨叫从不远处传来,我的右眼转向声音来处,可左眼却不听指挥,仍旧凝视前方的盲眼侠客。

    被ai、锉刀和芭蕾熊围攻的敌人变成了筛子般的肉泥,随即化作灰烬,“灵魂”光人浮现,眨眼间飞向空中。

    三人目送灵魂的远去,祭坛中心,第五个棺柩被激活。神圣的祈祷声再一次发生强烈的变化,音调的音符和绵延,给人庄严圣歌的感觉。那片六芒星的区域,洒满了点点的金光,甚至有一些光点在空气乱流中向四周弥散。即便刀状临界兵器和恶魔造成的紊乱空间经过,也无法湮灭那些光点。

    那是何等壮丽的景象,仿佛在迎接什么神圣正义的事物。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它最终打开的并非天国之门,末日幻境中的无数怪物以及复数的恶魔会从那里一涌而出,将人间化作地狱。

    左眼的视野中,盲眼侠客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似乎在聆听,似乎在感受。

    右眼的视线也转回他的身上时,左眼猛然睁得大大的,就像是体内的江在瞪着对方一般,这一半的视野一片血红,一股灼热的液体从眼眶中涌出来。

    液体沿着我的脸颊滑到下巴,滴在横置胸前的匕首上。

    眨眼间,血液吞噬了匕首上残留的血迹,迅速向四面扩散,将整个匕刃包裹起来。

    一把血色的匕首出现在我的手中。

    我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鸣响,眼前的景物变得摇摇晃晃,脚底也失去了踩在地面的触感。我感觉自己悬浮在一个混乱的异次元中,无数的线条在视野中交织。每条线都在运动着,也牵扯着其它线条运动,如同一个张巨网,牵起一个节点,所有的节点都会动摇。

    前进,前进,高川

    前进,前进,高川

    似乎属于自己,又似乎不属于自己的意志在细胞中咆哮。

    “这就是最后了。”我对自己说,抛起匕首反握住,“在快一点在快一点比任何东西都要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