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49 前情后继
    限制级末日症候

    八月三十七日。

    父亲将我送进这个地方,说我在这儿可以接受更好的照顾和治疗。

    其实我知道自己没有生病,但是没人相信。我有些后悔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们。

    近来我总能听到那些声音,看到那些画面,这一切似乎只有我能听到和看到。我坚信自己是正常的,是与众不同的,但我的确被它们搞得头晕脑胀。

    进入这里的第一天,我决定把那些东西写下来,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另外,这个地方很奇怪。啊,怪诞本就是这里的本质,因为它是个精神病院。不过我所说的奇怪和那种正常的疯癫和怪诞有些区别。

    我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将会有很多时间弄懂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截取自病人日记《我在说话》

    我将这本不知出自某位不知名的精神病人之手的日记放下,掀开被单下了床,走到窗边将窗帘掀开。天空微明,如同阶梯般层层而下的房顶被一团稀薄的晨雾笼罩着,一眼就可以眺望远处的湖泊。湖水平静,沉沉如一块淡蓝色的翡翠。

    这是欧洲的一处郊外小镇,宁静平和,三面环山,一侧临湖,是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我叫高川,十七岁,高中没有读完就肄业了。回想起来,那不过是一个月内发生的事情,然而其怪诞、刺激和恐怖,却是寻常人一辈子也体验不到的。那些事情接踵而来,又是如此突然,让人措手不及,等回过神来,自己的生活已经完全变了样。

    若说生活总是充满了惊奇和意外,那么我所遭遇的分量也太过沉重,足以压垮一个正常人。我不想承认自己已经不正常了,但事实就是如此,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我已经不算是一个正常人了吧。

    明知如此,但是我不愿老将目光集中在这之上。

    事情是从一个厕所怪谈开始的。

    那一天,我从学校的旧厕所进入了一个名为末日幻境的世界。啊,先不提那是否真是个幻境,我在那儿得知的事情实在是晴天霹雳。我从未想过,自己生活的那个平淡得令人昏昏欲睡的世界,竟然潜伏着种种不自然的危机。

    世间流传一个关于1999年将迎来世界末日的预言,而这个预言正在逐渐成为现实。

    在那个幻境中,一个红衣怪人告诉我,我是被选中的人,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人,被称为天选者,因末日的来临而存在,掌握着这个世界的命运。

    我不是个英雄,十七年来,也从未发觉自己身上有半点英雄的特质,但是我的确有过成为英雄的梦想。

    是啊,哪个孩子不想成为英雄呢?

    如果某一天,一个陌生而奇怪的家伙告诉你,你能拯救这个世界,而拯救世界是你的使命,你会怎么想呢?

    也许有点常识和判断力的人都说把它当成疯人疯语吧。

    可是,那个幻境,以及我在里面的遭遇,本身就已经足够疯狂了。所以,看似疯人疯语的东西反而显得正常。

    或许是这个缘故,或许也是自身不甘寂寞的思想在作祟,总而言之,我接受了那个红衣怪人的说法。

    从末日幻境中回到现实之后,我开始调查末日预言,似乎弄懂了一些事情,但似乎有更多的事情隐藏在黑暗中。不过有一点是勿容质疑的,我身边的现实世界,已经和我原来认识的截然不同了。

    就像认识到人类社会邪恶的一面,并希望能够对抗这种邪恶的人,会选择当警察和调查员一样。我加入了一个名为“网络球”,缩写为nog的世界性安全机构,在其第一线的作战部门“安全局”任职。

    这个机构的主要工作是打击名为“末日真理”的邪教组织,并对另一个名为“黑巢”的中立组织进行监视。

    这是一项看似繁琐,但实际做起来并不是十分忙碌的工作。在没有案件的时候就是假期,但实际上,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有案件,问题只在于你想不想去做。当然,有一些你可以推脱,一些可以选择,但总有一些是你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加入安全局的当晚,我就接受了第一个任务。

    末日真理教在我原来居住的城市发动一个将摧毁整个城市,并会对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计划。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们,我别无选择。

    幸好,我并非是第一次和末日真理教做对,在加入网络球组织前,我就和他们打过交道,并给了他们一记重勾拳。也因为如此,给家人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我的第一次任务是如此严酷,刚结识的同伴们死伤惨重,我也身心俱疲。

    任务完成后,组织为我办理了退学手续,将我的家人安置在安全的城市中,重新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我不喜欢自己的麻烦波及他们,那太过危险,他们也不像我,能够直视并喜欢上这种刺激的生活。

    只是自那以后,每天起床时,无论是否做梦,总有一种梦魇的感觉缠绕着我,让我分不清哪些才是真实,哪些才是虚幻。

    不过,若说我此时的生活有多么糟糕也不尽然,虽然也有不好的事情,令人困扰,到处奔波,时不时还得遭受皮肉之苦,面临生死抉择。但如果能够享受它的刺激,尽力去挖掘它的过程,就会发现身边并非全然是坏事。

    因为我并非一个人,在我身边,有许多志同道合的同伴,甚至有一个坚韧强大的女性,始终不离不弃地帮助我,安慰我,让我不再孤独。

    她叫富江,身世成迷,是一个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重病号,比我大上五岁。不过,无论她的来历多么不堪,我也已经决定要和她携手共度今后越来越艰难的人生旅途。

    现在,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决定等我满十八岁就去注册结婚。

    是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此时的生活,和平常人的生活比较起来,并非是难以接受的。

    在网络球的安排下,我和未婚妻富江在三天前来到这个小镇,在这里我们将加入一个新组建的队伍。

    我们来得早了一些,大多数队员还没抵达,因此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在镇中游玩,算是度过了一个惬意的假日。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这个小镇傍山而建,一侧临湖,平静安宁,风景迷人,充满温暖的乡土人情和新奇的异域风情,秋日下散发着清新的泥土和草叶的气息。这是我第一次出国,却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三天的时间,我和富江结识了一些热情好客的友邻,在他们的协助下,我们采购了在这里定居的必需品。

    安全局于此地的基地设立不久,看上去就是一栋再平凡不过的别墅。我和富江当然可以住在里面,不过再三商榷,最后还是在临近的地方买了一栋房子,充当我们爱和秘密的小屋。

    我们的到来意味着这个小镇将面临一些怪异危险的事态,这本似乎是精神病人撰写的日记《我在说话》,就是收集到的资料之一。虽然现在我们还没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有决心要将这些危险尽可能扼杀在襁褓中。

    虽然是假期,但我却无法完全抛开心中关于事态发展的忧虑,所以一直反复读着这本日记,试图尽快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而,除了一些猜测,实际并没有更多的收获。

    这座爱的小屋座落在山腰上,在整个小镇的地势中算是相当高的地方,能够一眼尽览平湖一侧的风景。眺望这份安宁的晨间小镇风情,我那充满忧虑和愁思的心情也不由得开朗起来。

    “你起得太早了,也许昨晚还不够尽兴?”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将窗帘束好,转身走回床边。富江侧卧着看着我,神情慵懒,但明亮的左眼表明她并非刚刚才醒来。

    这个身体并不是她本来的身体,但同样充满女性的魅力。

    之前说过,我的未婚妻是个重度精神病患者,严格来说,患上的是人格分裂症。而富江不过是她众多人格中的一个而已,但这个人格的特殊之处在于,她完全占据了另外一个女性的身体。或许可以说,她已经是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人类了。,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末日真理教的一个女干部,从外表就能看出她身经百战。和男人一样的短发,一道伤疤经过右眼,那只右眼已经瞎了,虽然装有假眼球,但大概是工艺的缘故,看上去有些吓人,所以总是闭着。

    轻薄的毯子勾勒着富江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当她稍微支起身体,被毯便滑下来,丰满的胸部曝露出大部分在空气中。她的肌肤呈现健康的巧克力色,因为锻炼和战斗的缘故,四肢和腹部的肌肉紧致有力,除了女性体态特有的诱惑力之外,也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感。

    富江十分热衷于**,尤其自傲于自己丰硕的胸部,让我不禁猜测,这是她在潜意识中一种母性的表达方式。

    我们荒唐了一个晚上,半夜四点才互拥着睡下,尽管如此,我和她的体力都不同常人,所以始终精力充沛。我们从没有做过避孕措施,因为富江这个身体在战斗中受到过严重创伤,已经无法怀孕了。

    “今天得去报道了,总得表现得精神一点。”我说。

    越是临近集合的时间,我的心中就越是患得患失。除了对小镇未来的忧虑,也有着对即将和未来的队友的猜测。他们是怎样的人?自己见到他们该说些什么?得表现出自己的友善,但太过热情的话,似乎又太做作了。虽然曾经在高中当过学生会干部,但是学生会和工作始终还是有不少区别。

    不过富江根本就没理会这些,虽然同样是安全局的成员,不过她对这份工作的热情不大,只是单纯地追求刺激的生活而已。她将我推倒在床上,将我的裤子退下。我知道她想做什么,这阵子她愈发游刃有余了。

    她在**方面很主动,也很强硬,根本就不容我的反抗。她背对着我,坐在我的胸膛上,伏下身体细细品味,很快就让我爆发出来。她就像是一个贪婪的女孩,咽下零食后还反复啜了几下手指。

    “感觉如何?”她反转过身子,得意洋洋地俯瞰着我。

    这种时候我能说什么呢?她总算让我起身了,我将丢得一地的内衣和外套一一拾起来,扔到床上。

    “帮我扣一下。”富江转过身让我帮忙系上x罩后面的扣子。

    “好像……小了点?”我用力扯了扯,这可是刚买不久的,当初量过尺寸。

    “我还在发育中嘛。”富江推了一下胸部,“的确小了点,不过亲爱的,你应该表现得高兴一些。”

    “我可高兴不起来。”我故意夸张地说:“这个尺寸的品牌内衣太贵了。”

    “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不穿。”富江一副满不在乎的口气说。

    “是吗?那就别老跟我抱怨行动不便。”

    在她去洗漱的时候,我进厨房做了简单的早餐,分别是煎蛋,自烤的三明治和麦片粥。虽然富江也会做饭,但是我总觉得她做的不够我做的好吃,于是一力承担了煮食的任务,不过这么一来,我所厌恶的洗涤工作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今天的好像不是番茄酱和奶酪。”富江一口咬掉三明治的一大半,鼓着腮帮,一边咀嚼一边说。

    “你觉得是什么?”

    “这个口感很奇怪……”富江有些犹豫,但很快就抛开心思,将剩下的三明治全都塞进嘴巴里,舔了舔手指,“总之,我挺喜欢。”

    “是我的蛋白质。”我说:“配上黄油和鱼子酱。”

    富江闻言顿时一阵呛咳,差点将面包屑从鼻孔里喷出来,连忙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麦片粥才回过气来。

    “你在开玩笑?”她哭笑不得地瞪着我,“这么重的口味可不是你的风格。”

    “啊,是的,开玩笑。我当然不会加那种东西进去,鱼子酱太贵了,所以也没有。”我平静地说:“总好过昨天中午喝啤酒时,有人说里面是自己的那玩意。”

    “你也太记仇了,亲爱的。”

    “我可不觉得,到现在为止,我喝啤酒时心里都会有阴影。”

    “那么你应该学会宽容和遗忘。”富江用吃麦片粥的羹匙指着我,带着戏谑的笑意说。,

    “就像你的胸围一样?”我一边平淡地反击,一边用纸巾擦嘴,“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想早点到办公室去。”

    “现在?”富江看了一眼挂钟,“才七点。上班时间是八点,还有一个小时呢。”

    “我有点想法要验证一下。”我说。

    “不等其他人来,就自己先开工吗?我记得你可不是头儿。”

    “但我是副队长。”我耸耸肩说,“我有这个权利。”

    按照安全局总部的计划,这个小镇刚刚开张的分部将由一个新的小队负责,除了我和富江之外还有六名成员,我和富江虽然都是三极魔纹使者,不过因为缺乏资历和经验的缘故,最多只能担任副队长的职务。队长将由组织调派,到底意属何人尚不明确,不过听说最有可能的人选年纪不算很大,为人严谨正派,心思细腻,在加入网络球之前已经有过相当丰富的探案经历。

    国际名牌大学毕业,二十七岁拿到人体工程学博士学位,之后加入拉斯维加斯的csi犯罪现场鉴证科,五年后转任fbi,只用两年就成为担任犯罪行为心理分析部的负责人。

    虽然还没见到真人,但是这些旁敲侧击所得来的资料已经足以让人惊叹有加。

    富江自称二十三岁,有心理学硕士学位,她的心理学才能当然不容质疑,不过鉴于她的主人格是个精神病患者,学历有多少真实性还有待商榷,而且在经历上的确不如那位可能的队长来得惊艳。

    虽然富江满口不在乎,但是我却感觉得到,她对那位优秀先生有些抵触,大致是出于自傲之心,对同样优秀或者更加优秀者的本能排斥,毕竟妒嫉之情人皆有之。同样的,我虽然也自认优秀,但因为感觉和对方的差距较大,所以反而不会兴起反感。

    我没有将这种想法告诉任何人,不过对即将到来的生活更加期待了。

    吃过早餐后,我和富江出门,开车前往充当本地安全局总部的别墅。车子是安全局配给的越野车,同时准备有警用和军用的车牌号,以及协助调查的各种证件。这些证件都是挂名的,虽然同样有效,但是仔细追究的话,也会有些小麻烦。

    不够透明的组织就是这点不好,虽然不是什么非法机构,而且是世界性的联合机构,有充足的资金,但做起外勤来总让人觉得不够光明正大。

    别墅距离住宅只有五分钟的车程,座落于镇上的商业圈外围,周围的民房很少。最初是某位富翁为了便于疗养兴建的,所以安静又隐蔽,通勤也很方便,不远处的岔道分别通向镇中心和镇外高速公路。在那条高速公路上驾车跑一个小时就能抵达最近的中型城市。

    [bookom]限制级末日症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