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6 解锁
    我们在走廊上站了一阵,直到喝光咖啡才朝前台走去。我隔着玻璃窗朝办公室中的恩格斯望去,他在打电话,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淡漠地转过身去。他虽然迫于我们的身份,不得不在表面上配合,但骨子里的敌意相信荣格他们也感觉得到。

    途径警员办公室的一路上,到处都是那种充满探究和惊疑的目光,虽然谈不上敌视,但也不能说是都友善。这些本地警员拧成一条绳,将我们排斥在外。我们被他们当作入侵自己桃花源的外乡人了,这有我们使用的身份是情报局成员的缘故,但并不仅仅如此。

    警察局内部自成系统,不喜欢其他部门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指手画脚,就算他们自己犯错了,也有自己的一套处罚方法,和军队一样,为了同僚之情钻法律漏洞是十分常见的事情。而情报部门很可能揪出许多他们意图隐瞒的东西,一旦公开这些错误就会引起内部动荡,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荣格虽然已经说明我们一行意不在此,但他们会相信多少还是个问题,不少人会往阴暗面揣测,认为我们在使用声东击西之类的伎俩,而这也的确是情报局常用的手段。

    而且,这种小镇本身的习俗也是自成体系。他们的确很好客,但有自己一套默认的规则,即便看似无理取闹,弊病多多,但却一代代传承下来,变成如同仪式一样的的东西,一旦触犯规则他们就会变得十分不好说话。

    本地的警员大多都是本地人,他们在小镇和警局独有的封闭系统中出生和成长,在长年的潜移默化中,已经习惯了用自己的规则去看待和处理事物,对于试图插手本镇事务的外来者,自然不会有太多的好感。

    似乎无论文明多么进步,无论国家多么富饶,这些东西都不会改变。无论在我的家乡,还是在这个国家,要在一个陌生小镇中行事,都必须采取谨慎的态度。

    我们在前台和潘汇合,来的时候两手空空,走的时候多了一箱子罪案报告。谈起对那些警察们的印象时,同样出身乡镇的潘深有体会。

    “乡下就是这样子。你认识所有的人,所有的人也都认识你,你的事情就是大家的事情,你的利益也是大家的利益。如果你犯事了,他们会教育你,维护你,因为你是这个集体的孩子,是他们的手足。所以,当你长大了……”潘摇头笑了笑,“在乡下,你没有**权,因为你永远不是独立的。这也是我为什么离开故乡的原因,我想成为我自己。”

    “这些档案怎样?”荣格问道。

    “我觉得没什么用,很多案件的结案过程都写得十分草率,甚至没有足够的证据。”潘撇了撇嘴。

    “将不够细致的找出来,让巴赫找出涉案人的背景。”荣格不假思索地说。

    “我明白了。”潘立刻意会过来。恩格斯要隐瞒某些事情,自然不会将它们的档案记录得清清楚楚。这些不够细致的档案很可能就是线索。

    “恩格斯不会不了解这一点,他应该会鱼目混珠,我们不可能全部都去验证,我们要选出最有可能的作为突破口。正常的档案也不能忽略,对照一下断案过程和证物有什么出入。”荣格说。

    “这可是个烦人的活儿。”潘抱怨地说:“为什么不直接跟那个老家伙说明我们的身份呢?”

    “他不信任我们。”富江说。

    “所以我们必须给他更多信心。”荣格说着,转过头对我说:“为什么你会知道当年大火发生的时候在下雨?”

    “我做了一个梦。”我回答到。

    荣格刻板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地点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他也许早就见怪不怪了吧。不过就目前的梦境来说,的确没有什么可谈的。实际上,我们都已经确信了,无论当年的精神病男孩是不是先知,这个小镇肯定发生了一些怪事。只是它仍旧潜伏着,问题在于它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必须做好一切准备,以防措手不及。,

    “今天就到这里。”他说:“我需要你们在明天会议之前,就目前了解的情况和自己的判断做一份报告。”

    “也就是说,现在下班了?”富江说。

    荣格看了富江一眼,说:“在这个任务完车前没有休假。”

    富江耸耸肩。

    “那你呢?”潘问荣格。

    “我在这里监视恩格斯。虽然目前没有发现恩格斯身边有什么不妥,但我相信八景的判断。”荣格说。

    “就你一个人行吗?”潘怀疑地说,她知道盯梢可是一件体力活。

    “今晚我会叫其他人轮班。”荣格说着,掏出手机给总部打去电话,“巴赫,我在恩格斯的办公室安置了监视器,你可以监听他的电话,入侵他的电脑吗?”

    “小意思。”巴赫爽快地说。

    “那就开始吧。”荣格说,“尤其要注意私人电话,我需要从现在开始和他进行私事沟通的人的资料。”

    就这样,我们开始分头行动。荣格一个人留下来,我和富江先送潘回到总部,再返回自己的住处。

    富江开车的时候,我和潘在车后研究那一箱子档案。按照荣格的吩咐,先处理大火后这十年中发生的案件,将所有记录草率的档案找出来,将人名、罪行、可能存在的细节和证据全都写进一个黑皮本子里。随着本子里的名字增加,我和潘逐渐看出一些端倪,虽然刑事犯罪多种多样,不过记入本子中的,都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这些在这些案件中都有人失踪和死亡,无一例外。

    “十年里一共二十七人失踪和死亡,平均每年接近三人,都是发生在小镇上,这样也算是犯罪率最低的地方?”我到抽口凉气。

    “这个小镇的人口在两千左右,每年来旅游的外来者也有几千人次。”潘解释道:“一年失踪死亡三个人的确不是什么大事,为了保护本镇的利益,一般会秘而不宣。而且你看,这些案件没有一个是在公开场合发生的,作案者似乎也不希望惹人注意。”

    “这倒是很有趣。”富江突然问道:“犯罪时间和模式有什么规律吗?”

    “我看看,犯罪时间很平均……”潘重新审视黑皮本子,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每年都不超过三起,而且集中在秋季。”

    “现在就是秋季,看来我们来得很巧,巧合本来就是神秘力量的体现。我们也许应该感到高兴。”富江揶揄道。

    “罪犯手法没有太详细的记录,失踪者大都是在夜里,于自己家中,有的甚至和家人朋友住在一块,结果一早醒来就发现人不见了。死亡的一般是被利器刺伤、中毒和烧伤。三分之一是本地人,三分之二是外乡人。”潘不可置信地说:“这里真的没有连环杀人犯吗?”

    “不对,这不对啊”富江喃喃自语。

    “怎么了?”潘疑惑地问。

    “你说过罪犯不希望引人注意,作案地点和受害人背景都证明了这一点。可是你看看那些人死亡的方式,刺伤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不是意外的话,下毒和纵火……一般来说,只有具备强烈冲动的犯人才会采取这种方式,他们想要展现自己的力量,并且希望他人认可这种力量,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满足支配感,这种恐惧越多,他们就越兴奋,他们会回到现场或者带走现场的一些东西,在日后反刍品味。这些犯人不是内敛型的,他们想引人注目。”

    “也就是说,作案手段展现的是截然不同的特征?”我想了想,也觉得这不太可能,无论作案者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都展现出慎密的特征,他们的目的应该是十分明确的。

    “刺伤有什么特征吗?”富江问。

    “没有记录。”潘摇摇头说。

    “我想,应该可以排除中毒和烧伤的人,他们不是目标。”我有了新的想法。荣格说过,恩格斯会在这些档案中做些鱼目混珠的手脚。不过,如果不止恩格斯在这么做,罪犯本人也在这么做又怎样呢?他们是不是试图通过这种手法来掩饰自己真正的目标呢?,

    “我觉得,中毒和烧伤的人是为了混淆我们的思路,他们也许只是殃及池鱼。”我仔细看着黑皮本子上的记录,试图找出证据,不过细节实在是太少了。不过富江却同意我的说法。她同样认为失踪者才是重点,但是对于中毒和烧伤事件却有不同的看法。

    “虽然中毒和烧伤的死者不太可能是目标,但有可能是一种刻意留下的犯罪签名,甚至刺伤也是,只不过我们并不了解刺伤的细节,所以无法判断。”富江说:“我觉得罪犯和恩格斯产生了某种默契,恩格斯抓不到对方,但却能通过这种犯罪签名认出对方。”

    “你的意思是,恩格斯和凶手认识?”潘说。

    “就算不认识,至少也知道是同一个人或组织在犯事。恩格斯也许并非没有向外界求救,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这种自救失败了。警长知道自己犯了个错误,他意识到,就算自己不是同犯,为了小镇的安宁,他也不得不为凶手的行为进行掩饰,以免人心惶惶,这也正和凶手的心意,所以对方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只对外乡人下手。”富江断言道:“这是个彼此心知肚明的交易。”

    “我曾经听说过,有一个连环杀人犯在做案后,屡次逃脱缉捕,警探没有办法之下,私下接受了对方的约定:只要自己放弃追捕对方,对方就会停止杀人,直到警探死亡为止。”潘说。

    我听到这个故事,不由得为那位警探叹息。杀人犯食髓知味,他绝对不会罢手的,他的冲动会在自我抑制中一次次增强,这个交易会变成他最好的护身符,只要警察默认了,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杀下去。这不是什么划算的交易,就算他一时停止杀人了,但是被害者的增加只是早晚的问题。

    既然无法逮捕凶手,那么在他死亡前,被害者将会不断增加。

    “真是饮鸠止渴。”我说:“恩格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想他知道,但他认为这样才是正确的。”富江说。

    我和潘都沉默下来。无言的沉重在车厢中如油腻扩散,车窗外阳光明媚,却不能驱散这种压抑的阴霾。

    回到住宅后,我将窗帘都拉开了。在满室的光明中,迫不及待和富江纠缠在一起。我们疯狂地做*,通过**的结合感受对方的灵魂。

    我抱着富江一丝不挂地坐在落地窗前,揉握她硕大的胸部,感受她强烈的心跳。富江把玩我的**,为自己和我点燃香烟。我们眺望在日光下如同宝石一般的湖泊,凝结在我内心深处的某一块黑涩的物体似乎在那湖水中悄然瓦解了。

    我将夸克放出来,它立刻张开翅膀飞向远方。

    我从魔纹处获得了控制使魔的方法,可是一直到此时才能闲下心来捉摸。经过认证后的使魔,能够通过魔纹和宿主进行心灵沟通。夸克原本就聪慧,在成为使魔前就似乎能够感应我的想法,这一点在变成使魔后更加清晰。

    它并非死物,而是有自己灵智的生命。对我来说,夸克不是可有可无的宠物,而是陪伴我度过无数时光的朋友。我觉得不应该用强硬的态度去控制它,当我用心去传达自己的想法,夸克就会在空中做出相应的举动。

    它在空中飞翔,它所感受到的一切,都会在我的心灵中呈现。我静下心来去感受,天空无比辽阔,大地向四面八方扩展,地上的风景历历在目,当风拂过羽毛,似乎每一个微粒都在阳光中雀跃,而我只是沧海一粟,也仿佛融入这片蓝色天海的水珠。

    每一个因素都会牵引另一个因素,我放开胸怀,可是却比从前更清晰地感觉到它们相互间的连锁。从一粒微尘到另一粒微尘,它们相互碰撞,碰到更巨大的物体上又弹开,每一次的碰撞都在勾勒一个点,无数的点组成线,无数的线组成面,面又组成轮廓。规则的,不规则的,无数的轮廓纤毫分明。

    我感受到自己被一个透明的圆球包围着,而夸克也被另一个透明的圆球包围着,圆球中的一切即便闭上眼睛也能在脑中浮现。两个圆球被一条看不见的线连在一起,我静静地坐在窗边,夸克在空中盘旋,就像是月亮绕着地球在旋转。,

    这种奇异的景象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大的演算量也是曾经无法做到的,可是此时却自然而然感觉到了。

    我的情绪十分平静,可是两只眼球却剧烈地跳动,似乎被牵扯般,心脏也随之剧烈跳动起来。鲜血在循环,发出洪亮的潮水声,每一个细胞都突然焕发出无比的生机,紧凑而密集地颤动,肌肉就在这震动中偏移,一些被压缩,一些被拉长,一些彼此间贴得更紧,一些彼此间拉开更大的距离。它们损伤,然后修补,变得更加坚韧有力。

    我听到骨头发出响声,似乎全身的骨头都在错动。

    有一种刺痛,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舒畅,似乎曾经挤塞在关节里的东西被敲碎了,身体变得如同没有了重量般轻盈。

    时隔多日,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体内不属于自己的意志,它控制我的身体,同时构成它的物质也是这个身体的一部分,它在成长,于是我也开始成长。

    一个藏在血中,一个藏在肉里。一道闪电在我的脑海中炸裂,变成两条根系向下扎根繁殖。

    斯蒂芬金说过,灵魂是存在的,恶魔也是存在的,它们就在我们的身体里,它们不时也会获得胜利。那是一种无言的惊悚,而我无比真实地感受到这种惊悚,那来自这个身体的深处,就好像被两个恶客入侵的房东。

    可我始终没有抗拒的情绪,因为我知道这两个恶魔的身份。

    丝和江,失去了自己的身体,将这个身体当成自己最终的归宿。我的身体因为生命的本能顽强抗拒,但我的情感和理智却在瓦解这种抗拒。截然相反的行为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灵魂,它在这一刻和身体脱离。

    我听到它们的呼唤。

    阿川……阿川……阿川

    我的身体无比痛苦,而我的灵魂无比的欢愉,每一刻的分割和吞噬,都是我和她们的缠绵。

    我听到她们的声音,我们再也不分开。

    我在自我生命的海洋中细细品味这种恐惧、颤栗和愉悦,我和她们分享光明和黑影。

    啊她们在苏醒

    魔纹变得灼热,我感受到这只因为惊惧、痛苦和愉悦而攥紧的拳头在燃烧,它似乎在高呼着抓住所有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