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61 脱离
    脱离

    玛索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放开我的脸。

    “我说过,我是心理诊疗师,不在***工作。”她变魔术般,从ing罩里取出一张名片塞进我的口袋里,“我想报答你,钱和性都没有问题,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上面的电话,我随时恭候,希望你不要推辞,你会得到大多数男人无法获得的美妙体验。接下来,有几个问题,如果你知道的话,请告诉我。”

    “什么问题?”我有点被她接二连三的攻势弄懵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你是这里的人吗?”她如同变脸般,严肃地盯着我。

    我不感到惊讶,任何有点思考能力的人都会询问这三个问题,不过只有最后一个是我能够回答出来的。

    “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坦白告诉她,“至于前两个问题我也没弄清楚,不过有一些猜测,你愿意听听吗?”

    她没有立刻回答,仍旧盯着我的眼睛,从她的脸上和眼睛里,我完全看不出任何想法。虽然玛索在之前绝境中的表现和大多数人没什么区别,可是她迅速摆脱了那种负面状态,并且展现出非同寻常的心理素质。我觉得她和富江、荣格一样,是个聪明优秀的人,我从他们身上清晰感觉到,这种聪明优秀和巴赫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若要我用自己十七年的学生经验来形容,那么玛索、富江和荣格是“优等生”,而巴赫是“好学生”。

    “我很乐意。”玛索的嘴角展现微笑,给我一种毫不拖泥带水的信任感。

    “首先,我可以告诉你,我是第二次进入这个地方,第一次是在今早。”我说:“而且每一次进来的地方都是在前厅里。”

    接下来,我没有任何隐瞒,将自己的遭遇和推测大致说了一遍。玛索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不过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她没有打断我的阐述,只是在说明完毕后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像是身临其境一般,让我的心中充满成就感。我知道这是她的职业手腕,并非是我讲述得多好。

    我对她的了解越多,就越觉得她对自己职业的形容太过自嘲。按照她的描述来推断,虽然说是高级ji女也不为过,但实际上更倾向于一个倾听者和心理医生,而性不过是两者的辅助技巧而已。

    她的顾客不多,但每一个都是身居高位,这些人想满足性需求其实很简单。美貌、身材和性技巧对她这种职业而言也许不可或缺,但是对方会在她身上花大价钱,并非是看重这种事情。

    玛索毫无忌讳地说过,雇佣她的时薪是一万美元,另外雇主还会为她支付全额的保险、旅游费用、购买时装首饰以及房产等等非现金财富,此外还能获得各种优惠、人脉和情报。林林总总加起来,她比大多数企业家还要富裕。

    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真令人惊叹,你实在是个优秀的孩子。”玛索感叹道。

    “我是个男人。”我强调道。

    “好吧,可爱又值得尊敬的小男子汉。”玛索笑起来,顿了顿,说:“真是个该死的鬼地方,我们该怎么出去?一定要被死一次吗?”

    “不不要主动选择死亡”我坚决否定了她的想法,“这个精神病院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它已经在十年前的大火中焚毁了。虽然感觉和真实,但我估计只是精神上来到了这个地方。玛索,你应该知道精神心理层面上的死亡会对**产生多么严重的影响。”

    虽然第一次看似是死后才回到现实,但事后推敲起来却有相当多的疑点,当时我被虫子淹没后,真的死了吗?我并没有死亡的感觉,或者说,我在潜意识中并不认为自己死去。我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体内有江和丝的存在,对死亡的抗压性比多数的魔纹使者都强,若是普通人在当时的情况下,很可能就会真正死去。

    “你有宗教信仰吗?小克劳。”玛索问。

    “你是指是否相信神的存在吗?”我说:“以前我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因为我所经历的一切虽然大量存在超现实科技的痕迹,但是更有一种超越科技的神秘力量在作祟。,

    “也就是说,你觉得我们现在的处境,是那种超自然的力量?”

    “不……这一点倒是还不能确定。不过,现在我们遭遇的事态,也许并非是那种妖魔鬼怪的力量。”我一边说,一边在心中搜索合适的词汇,英语不是我的母语,要阐述这种复杂的思想,让我深感自己所掌握的词汇的贫瘠。

    “其实,我在近些时候的旅游时,遭遇过一些事情……”我想起统治局的末日科技,以及降临回路战役中那个奇异的祭坛。它们虽然表现出超自然的力量,但是同样可以看成是超现实科技的效果。至少,虽然感觉到有某种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但是,无论自己的推测,还是切身的感受,都没有一点“神迹”的感觉。

    这里也一样,看似超自然的展开,但是我总觉得科技发达到一定地步也能做到。至少,并没有超出统治局末日科技的范畴。

    “什么事情?”玛索露出感兴趣的神情。

    “这个说来话长。”我笑了笑,没有解释,那的确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虽然安全局并不禁止让普通人知道和末日幻境有关事情,但同样并不鼓励,生怕造成社会动荡。

    “至于为什么只有我们在这个地方,也许是因为我们的脑波契合吧。”我半开玩笑地说。

    虽然目前只有我们两人,但是我想,以安全局本地分部的成立为信号,这个事件将会以更迅猛的姿态展开。也许再过不久,将会有更多的人出现在这个地方,而现实也会发生超乎想象的异变。这看似偶然,实际上是必然,导火索早在十年前已经埋下。

    “你又让我吃惊了,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顺利。”玛索没有继续追问,她说:“因为我也不认为这是神或恶魔的力量。我觉得出去的关键在于你最后看到的那个男孩。现在,我们必须弄清楚女孩和男孩的身份和关系。来吧,让我们看看,那些虫子跑掉后,我所进来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正如我所料,玛索在心理和行动层面十分优秀,她迅速抛开劫后余生的余悸,第一时间就把握问题的中心,确定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且不知不觉就占据了领导权。我也是在她说出这番话后才感觉出来,她的警惕心以及驾驭手法同样区别于富江和荣格,这或许是因为这三人的性格和职业所造成的,但在不让人产生反感,反而让人感到认同和信任这一点上却十分相似。

    我并不在意谁当头儿。多看,多想,多听,你会发现对方举动之下隐藏的信息,就像破译一层又一层的密码锁,于我而言就是莫大的乐趣。

    玛索刚进入时就出现在之前着火的房间里,房间的空间和摆设,给人的感觉像是病理室和手术室的结合。

    站在门外就能看到那张巨大的手术台,四周和上方环绕着各种手术器械,金属支架上残留着红褐色的暗斑,看上去就像是被太多的鲜血浸泡后生锈了。还没进入房间,就能嗅到血腥和锈味混杂起来的恶臭。

    只有手术台正上方的无影灯还亮着,但是其中几个灯泡坏了,所以手术台和相关器械的影子十分清晰。不需要太仔细的观察,也能看到台面上那些残旧的皮带扣锁,病人挣扎的痕迹十分清晰。手术器械的型号也很老旧了,在森森的灯光下散发出阴寒的气息,令人腋下不禁渗出冷汗。

    我似乎能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个病人在清醒的状态下被送上手术台,他不断挣扎,发出绝望凄厉的叫喊,然而向上眺望,只看到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们安静地站在四周,他们戴着口罩,所以只能看到那一双双平静冷漠的眼睛。

    其中一人走出来,旁人给他戴上手套。他开始动用器械直接这具躯壳。头壳、胸膛、四肢……伙同其他人一起细细探察和思索其中的每一处结构和纹理。病人的声音因为痛苦变得嘶哑,最后奄奄一息,他的眼中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那是头顶的灯光。血流得到处都是,沿着台面和支架一直流淌到地面上,白袍人毫无知觉地踩上去,留下一个又一个狰狞的脚印。,

    一切都是苍白而死寂的,只有声音仍缭绕在那些生锈的刀刃和钻头上。

    是的,我似乎听到了,那些声音仍旧在这个房间中飘来荡去,述说噩梦的往事。

    玛索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房间的景象了,可她却如同木偶一样钉在原地。我推了她一下,还没出声,她已经如同受惊的兔子跳开,差点双脚绊在一起。她看清是我,没有叫出声来,可是脸色惨白,仿佛大病一场。

    “怎么了?”我上前抓住她的手,她紧紧握着,仿佛要将我的手骨捏碎一样,好一会才松开来。

    玛索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血色,深深吐了一口气,好似要将胸腔中的某些东西呕吐出来般。

    “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刚来的时候,这里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喃喃地说。

    我盯着她。

    “我形容不出来,总之,这里面的东西一点没变,不过给人的感觉很普通。”她顿了顿,说。

    “那些血迹原本就是在那里的?”

    “是的,而且看上去一点都不恐怖。”玛索说:“我在一个顾客那里见过类似的东西,尸体、鲜血、内脏,那些看上去十分残忍的犯罪记录,和现在这里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摆设一点没变本来就是异常。我亲眼看到里面燃起熊熊大火,看来大火也是一种心理倒影吗?

    玛索休息了一会,很快又振作起来。我们巡视其它地方,右手边的墙上有一块黑板一样的玻璃,从内部透出朦胧的紫光,几张透视照贴在上面。我揭下来仔细看了一下,拍摄的日期是在十年前,病人叫做卡斯蒂纳,似乎是女性,不知道长的什么样。我的医学知识寥寥无几,只知道她的脑部似乎产生了某种病变。

    “快看那里”玛索突然叫起来。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墙上有一个113的刻痕,以及另一幅涂鸦。一个身穿长袍的光头女人被绑在十字架上,惊恐地盯着一个巨大的怪物脑袋。这个怪物和107室涂鸦里的怪物长得一模一样。不过这个涂鸦中的人的受害者身份更加明显。

    “风格一样,是同一个人画的。”我说。

    “是孩子的画。也许是女孩或男孩的其中一个。”

    “这个推断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似乎被荣格传染了,不自觉带上他的口吻。

    “我是直觉派的。”玛索不以为意地说,她很确信自己的判断。其实我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你觉得受害者是这个卡斯蒂纳吗?”我问。

    “这就难说了。”

    好吧,无论如何,现在我们找到了第二个涂鸦,并且两个地方都出现了怪事,至少证明我之前的推断还是正确的。不过我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某个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我一时间想不出来,抬起头时发现玛索走到了另一个角落,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一个像是保温箱的设备。

    “怎么了?”我急忙走上去。

    “里面有东西。”玛索说完,箱子被里面的东西撞了一下,发出沉闷的响声。

    玛索突然着了魔一般,突然伸手去揭开盖子。

    “不要碰它”我大叫起来。

    我终于想起不妥的地方了。当初我第一次进入107室的时候释放了虫子状的怪物。如此说来,这间113室也应该有类似的怪物。玛索被困在这里时,看到的不是火焰而是虫子,这样一来就有个问题,那些虫子是这个房间产生的怪物,还是从107室过来的呢?如果是后者,那么玛索如今的举动无疑是不智的。

    不,在异常的地方被好奇心驱使本来就是愚蠢的行为。

    可是我已经无法阻止她了,因为我从未想过她会做出这样无谋的选择。她不是傻蛋,也不像是个会因为好奇心自陷危险的人呀。

    “住手”我大叫着,可她充耳不闻,猛然将盖子打开。

    一团黑烟从保温箱中腾起来,迅速变成一张女人的脸。不过那张脸是如此狰狞,眉宇之间充满了惨厉。玛索似乎吓呆了,愣愣地仰视那张鬼脸。

    她看上去就像个牵线木偶。

    鬼脸突然张开嘴巴,在千钧一发之际,我将玛索扑倒在地,拼命向一旁滚去。,

    空气振动起来,无比熟悉的感觉,地面发出龟裂的声音。我立刻反应过来,是震荡波,但是和刀状临界兵器产生的震荡波不一样。女鬼的叫喊是无声的,但我却感到大脑和五脏六腑好似被针刺一般。

    玛索似乎昏厥过去,我抱着她连滚带爬逃向门口。刚站起来,就看到男孩站在门外走廊上。他和在107室时看到的一样,身穿白袍,平静地凝视着我。

    那里在眨眼前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再一次被这个眼神凝固了,他无声地掀动嘴唇。他想告诉我什么?在我反应过来前,他如同快进一般朝走廊左侧消失了。

    “等等”我终于叫出声来,然而从背后冲出的强烈震荡波将这个声音淹没了。

    我紧紧抱着玛索,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仍进了分离机中,从背脊传来被撕裂的痛楚。然后,我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手脚、身躯和肩膀如灰尘般消散的样子。

    我陷入黑暗,又重新感觉到身体。我用力睁开眼睛,天花板似乎在旋转,一片灰蒙蒙的花纹,不过我很快知道那只是错觉。熟悉的感觉让我知道,自己真的醒过来了,那种濒临死亡的黑暗和恐惧仍旧盘旋在我的心灵中,让我无法呼吸。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感受温暖和气力重新在身体里流淌,聆听自己的心跳,才能确认自己还活着。

    昏暗是因为天还没亮,墙壁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地走,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只有三个呼吸,其中一个是自己。我扭动脖子向左看,是富江;向右看,是咲夜。她们不知道是何时上了这张床,如同八爪鱼一样攀在我的身体上,让我感到身体无比沉重和僵硬。

    两人身上一丝不挂,肢体接触的地方传来温暖丰满的触感,可是却无法激起我一分半点的性趣。我的脑子好似涨得满满的,因为发胀而一片空白。

    真是个噩梦。

    过了一阵,就像是终于旋开淤泥的螺旋桨,我的脑袋这才逐渐变得清醒起来。

    我为玛索挡住了震荡波,直到我的身体变成粉末,她的身体仍旧完好无损。如今我已经脱离梦境,她会变得怎样呢?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