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59 接续
    接续

    富江就像是被扇了一下耳光,愣愣和咲夜对视了半晌。

    她突然撩起紧身背心,紫色轻薄镂空的情趣内衣下,健康的肤色上浮现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咲夜回过神来,如同疲于奔命的兔子一样向楼上跑去。富江慢条斯理地将衣服拉好,猛然大叫一声,朝偷袭者追去。

    追逐声和叫嚷声在头顶上方缭绕,许久都不见停息的迹象。不一会,两人在阁楼那边大呼小叫,天花板砰咚一阵乱响。我既听不清楚,也出于鸵鸟的心态不想去理会。富江的体质比咲夜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若是动真格的早就已经结束了,所以应该没事吧。

    我和富江买下的这栋房子经过屡次翻新和转手,最初的主人是谁已经不清楚了,不过上一任主人说大概已经有五十多个年头了,也许这句话也是一代代房主传下来的罢。房子的造型仍残留着旧时光的痕迹,内部的装饰和家具当然和最初已经截然不同,不过历代主人搬走时没有带走的东西都没有丢掉,全堆积在阁楼上。

    因为物件太多,大人们几乎没有整理过,若自己有不需要的东西也会放到里面,久而久之,那里就被当成杂货房,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从没有人想要清理那个房间,一开门就会有一股腐朽的尘埃味铺面而来。

    阳光狭小的窗格处漏下,一股浓郁的时光的味道浸满了阁楼,巡视每一个落满灰尘的物品,偶尔会在旮旯中看到一抹令人惊奇的物事。你翻出来,是个娃娃,是本相册,甚或是不知道是什么的怪异玩意。当你端详它们,似乎能听到它们在述说老黄历的故事,随着泛黄的照片一一翻过,过去主人的喜悦、悲伤和痛苦便如流水一样在心田流淌。

    你猛然醒来,恍惚若梦,只觉得心灵一片沉静,诸多的感慨都化作清风逝去。于是,你也想为后人留下一些自己的痕迹。

    也许正是因为这栋房子的主人都是这般多愁善感,或者说,他们选择了和自己相似的人,所以这个阁楼才会一直保留至今吧。

    对于孩子们来说,这里无疑是传说中巫师的藏宝阁,就像我一样,总会抽时间去翻上一阵,找出那些不知是何用途,外表稀奇古怪的东西。又或者翻出那个时代的杂志和日记,在富江看电视的时候,躺在她的怀里细细翻看,想象自己附身于这些书籍的老主人的身上,用他们的眼睛看透了属于他们的时光。

    我起身去帮咲夜整理卧室,做好晚餐后上楼叫两人下来,结果在阁楼门前看到她们正从里边出来。咲夜衣衫凌乱,双颊通红,喘息不定,一看到我就受惊般紧紧压着短裙和衬衫,空气中散发出一股熟悉的yin靡的味道,大腿丝袜内侧上隐约有些湿迹。

    富江得意洋洋地赶上来,左手食指勾着一个黑色蕾丝边的ing罩打着旋,看型号大小显然不是她自己的。路过咲夜身边时,右手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咲夜的脸顿时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埋着头火烧屁股一般从我身边冲下楼了。

    “现在的小女孩真大胆呀,不过感觉真不错。”富江**般,故意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了舔。将手中的ing罩和捏成一团的绑带内裤塞到我的手里,揽住我的肩膀朝楼梯走去。啊,我猛然意识过来这两人究竟做了些什么,咲夜刚才里面什么都没穿呀。脑子里回放当时的景象,我不由得口干舌燥。

    一下楼,就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作响。

    晚餐的时候,富江一边吃一边对咲夜发出几声若有深意的嘿笑,一如既往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还故意用明显的姿势撩拨,无论我拍了几次都不放开。咲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耳根上仍旧烧红,若说生气也不尽然,她羞恼得死命用刀叉戳盘子里的牛肉,根本不敢抬头看我和富江一眼。我想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跟荣格一模一样吧,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更不知道应该摆出怎样的脸色。,

    还算丰盛的接风宴就在这种怪异沉默的气氛中结束了。我带咲夜去看她的卧室,富江一直靠在门边,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怪笑,就算背对着她,也能感受到她那种充满侵略感的目光。

    “还合适吗?如果有需要的话,请尽管说。”我对咲夜说。

    “没,没什么了……一切都好。”咲夜蠕声说。

    虽然觉得咲夜是言不由衷,不过我实在呆不下去了,一鼓作气将她的ing罩和内裤塞到她的手中。在空气因尴尬而凝结之前,匆匆出了这间卧室。这个晚上,咲夜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

    虽然咲夜就在隔壁,不,应该说,正因为咲夜就在隔壁,所以富江格外有一种报复示威的快感。她将卧室门打开,要求性生活的态度比以往更加强硬,我的顽抗一击即溃。她故意戴着刚买回来的眼镜,发出比往日还要响亮**的声音。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间零时了,万籁俱寂,时钟嘀嗒嘀嗒的声音在空寂中环绕,窗外平静的湖面如同一块光滑的青黑色石磨,和夜空连成茫茫的一片。我躺在床上,双手搁在脑后,在紫色的情调灯光中盯着富江起伏有致的身段,她精神奕奕地坐在床边,用卫生纸擦去眼镜上白色的污渍,拾起地上的内衣裤,起身欲出门。

    走廊上只有门前一段洒落淡淡的光亮,两侧都是朦胧的黑暗,富江狭长的影子拖在墙壁上,宁静中透露着诡异。

    “阿江,去哪?”我喊住她。

    “去洗个澡。”富江顿了顿,发出恶意地笑声:“然后去看望咲夜,免得她睡不着。”

    “……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喜欢……蕾丝边?”我终于把这个问题说出来。

    “喜欢?”富江单手叉腰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回忆式的微笑,“不,只是不讨厌而已,让我想起和真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

    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怪不得总觉得富江的动作太过老练,肆无忌惮的热情和奔放,一点都不像是初学者。我不由得浮想联翩,同一个身体的不同人格,该说是蕾丝边还是自渎呢?

    “别欺负咲夜,她是个好女孩。”我说。不知道为何,心中没有半点阻止她的想法。

    “这我可不能保证。因为是可口的小苹果嘛。”富江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只留下她的声音,“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弄坏她的啦。”

    富江出去的时候将情调灯和房门关上了。黑暗突然而至,夜光变得更加清晰,如清澈的井水般,从落地窗外静静流淌进来,隐约形成一道透明的光柱落在床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特静雅的景象,于是披上毯子,起身走到窗边眺望这光的来处,只看到苍穹上有一块呈现微红色,光色一直延伸到靠近湖面的地方,渐渐稀释到几乎看不见了,似乎是从房子后方弥漫而来的,就像是有一座照明的灯塔。

    在这栋房子的后方,这里的地势最高的地方,那座公寓的中部钟塔,不正像是个灯塔吗?远处湖面的黑暗中似乎有一些影子在蠕动,它们似乎在慢慢逼近,可是过了许久,距离之远似乎没有变化。是幻觉吗?我不禁在心中想,平日的确有镇民和游客在那个平湖中打鱼观景,可是又有谁会在夜晚出航呢?

    我稍稍打开窗,夜风从罅隙中袭来,吊在窗边的风铃叮咚作响。我突然觉得有些冷,刚关上窗户,立刻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个困倦来得太过突然,我的眼皮愈发沉重,天地如喝醉一样旋转,最后只感觉到自己倒在床上,意识便朝黑暗的深渊中落去。

    “七六五四三二一,看我如何捉到你;

    找到东来望到西,藏猫藏到那里去;

    木头人呀木头人,快快来到正中心;

    犯规的人要消失,动的出局被舍弃。”

    熟悉的童谣和女孩银铃般的笑声不断在背后响起,每当我转过身去,它仍是在我的背后响起。我好不容易看到那个身影,想要抓住她,伸出手时,眼前黑暗却突然裂开,平实的天花板映入眼帘,窗外雷雨大作,窗子在狂风中发出颤抖的声音。,

    我发现自己并非站着,也不是躺着,而是坐在地面上,一个瓷砖花格图案的中心,也正伸出右手。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真是场噩梦。就梦的内容来说并没有什么令人害怕的地方,可是那种压抑诡异的感觉却一直残留在心底。

    不对,我突然警醒过来。当前围绕自己的景色,不正是梦中那个教堂式的大厅吗?也就是说,自己没有醒来,或者说,才正式进入梦境里。可是,一点都没有做梦的朦胧感,所有的感官都在起作用,能够嗅到雨水的味道,闪耀的雷光也无比真实。我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痛楚是如此清晰。

    这究竟是一场无比逼真的梦幻,还是自己的灵魂回到了十年前的精神病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为什么是我?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无数的疑惑盘亘在心头。我爬起来,四处搜索寻望,想要找出一些和上次来时不同的地方。在这个厅堂中仍旧只有自己和圣母玛丽亚的雕像。死寂和空旷让我升起一种错觉,自己的灵魂似乎飘起来,在空中俯瞰着整个教堂大厅,以及如同蚂蚁一般渺小的自己。

    宽厚的正门仍旧被拴住,无法打开,不过很快我就注意到一个角落有些眼熟。我一边走过去,一边细想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

    我的手插入口袋中。啊我这才发觉自己并非光着身子,白天的那套衣服完整地穿在身上,鼻梁上也还架着刚买来的眼镜。口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我掏出一看,是张皱巴巴的照片。

    气质严厉高雅的女人端坐在一张黑色的高脚椅上,显得刻板有礼,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冷漠高傲的目光似乎化做实质扎在我的脸上。

    我记起来了,她叫艾琳,是这个精神病院的人,只是不知道是工作人员还是病人。下午的时候,她的儿子在眼镜店里留下这张照片,眼镜店老板说,她已经在十年前死了。

    仔细看一下,泛黄的照片的确烙印着时光的痕迹……

    不对

    照片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已经被眼镜店老板拿回去了。而且,当时的照片明明是新的,艾琳的身边应该还有其他人,是张合照。

    可是此时在我手中的,却是一张老旧的单人照。

    我将照片翻过去,照片背后有一行花体字:

    谁能看到真正的自我?那是一个可憎的恶魔。——艾琳玛尔琼斯,1983年。

    这个女人所在的地方是屋子的角落,身后是一扇窗户,正是我现在站着的地方。

    照片里的窗外依稀可以看到树枝和围墙。我抬起头朝窗外望去,一张脸颊消瘦苍白,轮廓深深的脸在雷光中映在玻璃窗上,无比清晰。

    我惊骇地倒退两步,眨了一眼,却又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剩下和照片中相仿的风景,只是枝叶被暴风骤雨打得歪斜。

    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凝视玻璃窗,是自己的脸没错。刚才出现的是错觉吗?

    “有人吗?”虽然觉得不会有人回答,但我还是大叫起来。

    的确没人回应。

    我试着打开窗户,可是窗户就像被彻底粘起来一样,纹丝不动。

    果然还是只能进入里面了,我将目光投向圣母玛利亚雕像两侧的入口,这一次,那个女孩再没有出现在门后。明明所有的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可是圣母像脚下的烛火却像是被风吹过一般摇摆,干脆利落地熄灭了。

    和那个时候一样,无言的黑暗再一次笼罩在大厅中,似乎冥冥中有一个意志催促我前行。

    我进入左侧的入口,登上台阶,再一次进入病院中。洁白的墙壁和地面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我没有移动,因为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再过数秒,这些白炽灯就会损坏。

    果然,白炽灯处电流的滋滋声越来越大,随即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断,入眼所及之处一片昏暗,只剩下不到一半的白炽灯亮着,也不如原来那般明亮,如同垂暮的老人。

    当我想要右转,去看看上一次没有去过的地方时,正前方传来轻微的咿呀声。我警惕地循声望去,只见上次进去的那扇107房间的大门自行打开了。可那条走廊上的确是没有人的,也许在房间里?,

    “谁在那里?”我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敞开的房门似乎在邀请我入内。我心中惊疑,也有些犹豫,我没有忘记上一次进入房间后的遭遇,那种被虫子淹没,啃噬,似乎被焚烧一样的痛楚和惊悚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头。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将之塞回口袋,将夸克召唤出来。

    夸克落在我的肩膀上。我尝试使用“圆”,可是那种方圆之内闭眼可见的感觉无影无踪。

    我终于承认了,在这个地方,自己没有兵器,无法使用才能和超能力,除了使魔夸克之外,自己和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平时,我总是告诫自己不能忘记普通人的想法,如果不设身处地去思考,那么就会真正变成一个怪物。然而,此时此刻,失去力量却让我深刻觉悟到,自己已经和普通人截然不同了。虽然还是会痛,会害怕,会悲伤,可是深藏在这之下的镇定和冷酷,就真的像是一个怪物一样。

    我的情绪线仿佛被一分为二,一条激荡起伏,一条永远都是直线。

    我没有收敛脚步声,走到房门前朝里边望去,一个女孩正趴在地上用红色的蜡笔画画。

    我脚下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她的身体上,掩住画,盖过她的脸。当女孩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来时,我甚至看不清那张藏在阴影中的面孔到底是什么样子。

    “晚上好。”她首先开口道,一点都不畏生,奶气的嗓音如同沾在糯米上一样。大概还不到十岁吧?

    “晚上好。”我没有走进房间,隔着光影的交界,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精神病院。”她说着,低下头继续画画。

    “你是这里的病人?”

    “不是。”她说:“这里是我的家。”

    “家?”她的意思是,她是住在这个精神病院里的普通人?“你的家人是病人?”

    “不是。”她说:“我没有亲人。”

    我还是不明白她的身份,不过,虽然出现的方式有些诡异,但应该是人非鬼,她是有影子的。

    “这里的其他人呢?”我问出心中最大的困惑。

    “都躲起来了,关起来了,要不就被吃掉了。”女孩回答道。

    “吃掉?”我有些惊异,无论是躲起来还是关起来,听上去都还正常,毕竟是精神病院嘛,可是被吃掉……而且,她似乎指的是,包括病人和工作人员身上都正在发生这种事情。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