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之四 厄夜怪客 170 幻影
    170幻影

    我们询问斯恩特死亡时的样子,从托马斯那里得到了明确的回答,斯恩特当时并非是糟老头子的模样,仍旧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排除非正常的衰老,那么就是有人篡改了斯恩特的资料。这么一来,几乎可以确定,在蒙克和斯恩特在精神病院继续天门计划的时候,得到了某个外力的支持,这个外力对国家机构的干涉力极强。当初政府封印天门计划的决定,以及精神病院的毁灭,就更显得耐人寻味了。

    “就像是壁虎断掉尾巴逃跑一样。”富江如此形容到。

    如果这十年来,天门计划并没有中断,最可能接手这个计划的人选就是小斯恩特。我们当初的推断是正确的,这个镇上的罪案的背后有一个熟识本地情况的组织。问题在于,和恩格斯进行犯罪交易的是不是他们。

    我们想让托马斯继续讲述当年的故事,可是托马斯却停下来,表示要休息一会。我们这才发现这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不止托马斯,我们也感到饥肠辘辘。托马斯的饭才煮到一半就被我们的到来打断了,现在他已经没有刚到访时的不耐和烦躁,回忆重新让他陷入一种深沉颓废的精神状态。他低眉邀请我们留下来吃饭,然后再继续后面的故事,我们答应了,于是他从冰箱里取了更多的食物,连同半熟的饭菜一起加热。

    说是厨房,其实就是在一个房间中用杂物间隔出来的空间,烹饪台上餐具齐全,使用小型的煤气炉和电磁炉,洗池里碗瓢堆叠,不知道放了多少天,稍微靠近就能嗅到飘出的异味。尽管觉得胃口大减,但我们最终没有推辞。

    “真是见笑了,我这里一直都没什么客人来。幸好我对烹饪还有一手,相信你们不会失望的。”托马斯咕哝着,干瘦的手臂粗暴捞起蔬菜,“对了,谁去外面启动另一台发电机?就在车头那里。”

    “我去吧。”荣格说着,起身出门,不一会就传来发电机的轰鸣声。

    秋天的夜晚比夏天来得更快,在这个时刻,每一眨眼,就会感到光线黯淡一分。电视机的信号突然好转,那些杂讯带来的噪声和雪花消失了。房间是阴沉的,只有电视机屏幕的光在闪耀,四顾而看,影子也是分层的,充斥房间大部分墙壁的阴影很淡,人影在这块影子上晃动,更深邃的是杂物间隙中的黑暗。

    电视里放的是本地台的一个音乐节目,女声委婉低沉的声线在房间中飘动,似乎会把旮旯里的某些东西揪出来。

    这里愈加让人觉得压抑,沉闷和拥塞,不过就像孩童时喜欢呆在狭窄的纸箱中,有一种完全属于自己的安心。

    “这里没灯吗?”我问。

    “有啊,不过我不喜欢开灯。”托马斯一边用锅铲搅拌,一边说:“我知道许多人喜欢亮一点的地方。不过,你看,外面是如此的黑,而我这儿太亮的话,不是太显眼了吗?”

    “正常人家不就是这样吗?”

    “噢,不,我这算是正常人家吗?”托马斯自嘲道。

    突然大门打开了,荣格将头伸进来,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可仍旧让人觉得有些不对劲。

    “出来一下。”他平静地说。

    我和富江不明所以,彼此看了一眼,起身出了房间。打开门,没有走下铁梯,荣格就站在铁梯下眺望镇子的方向。

    “怎么了?”富江握着扶手问道。

    “山顶。”荣格扼要地说,一边轻轻皱起眉头。

    我和富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山顶公寓的方尖型塔顶上正亮起十二朵鬼火般的光芒,组成十二个时刻,大约是距离太远和夜雾的缘故,那些光团让人产生在风中摇曳的错觉。这是小镇的一大奇景,我们已经见识过多次了,可是这一次和以往有些不同。

    那十二团亮光向来是橙红色的,可是这个晚上,却有两团变成了蓝色,越加贴近坟墓中徘徊的磷光。分别是一点和七点的时刻。

    “怎么回事?”我不由得喃喃自语,不过这个问题这里三人都回答不出来。,

    “嘿,出去的话把门关上”托马斯在房间中暴躁地喊起来,不过我们都在凝视着山顶塔尖的光芒,没有理会他。

    “没听到我说什么吗?你们这群不尊重主人的混蛋”

    托马斯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便恼怒德走到门边似乎要将门关起来,可是当他的骂声才发泄了一半就顿住了。他伸长了脖子,和我们一起眺望山顶的情况,就像是被捏住脖子的鸭子。我瞥了他一眼,就看到那张憋红的脸极度扭曲起来。

    我必须承认,自己从未见过一个人的五官真可以因为惊惧而扭曲成那种模样,就像是表现主义画家蒙克笔下的《尖叫》。

    一种无声的,发自灵魂的尖叫。

    好半晌,托马斯终于醒过来,仿佛完全没注意到我们的存在,猛然缩回房间里就要关门。我和富江同时伸手按在门上,托马斯已经跌跌撞撞地摔进沙发里,用毯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我和富江面面相觑,招呼荣格回到房里,用力将门关上。沙发上的人体在晃动的光和影子里簌簌发抖,我真生怕他再这么下去会精神崩溃。

    “托马斯。”我试图伸手去摇他,结果他立刻发出一声尖叫。

    “她还活着,她还活……她来了,她就要来了”托马斯不住地用颤抖的声音重复这句话,“恩格斯说得对,我不该心存侥幸,我不该回来的。”

    “托马斯?”我说。

    富江上前,用力将毯子从他的身上拽起来,那个干瘦的身子蜷缩得像只鹌鹑。

    “你要干什么?将毯子还给我”托马斯冲着富江大叫。

    “不行”富江斩钉截铁地说。托马斯怒气冲冲地和富江对视,结果像是被富江平淡的目光刺了一下,将头用力扭开,又叫道:“电视机,快把电视机关起来,我们会被发现的”

    托马斯神经质地跳起来要去关电视机,结果被地上的杂物绊了一下,差点跌倒。最后是荣格随手关了电视,这下子,整个房间都陷入一种流淌着歇斯底里情绪的黑暗中。托马斯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一些,可是他的眼神仍旧充满惊惧,不住扭头看向四周,似乎朦胧的物体轮廓后会突然跳出一个怪物似的。

    “没有雷声,没有下雨。”托马斯不管我们异样的目光,走到窗边轻轻聆听了一会,松了口气,喃喃自语,“还好,还好。”

    “怎么了?托马斯。”荣格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平静,如同一个铅块,让急剧跳动的心逐渐平复下来。

    “啊……真是抱歉,我又事态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无法忘记那时的情景。”托马斯徐徐走回沙发边坐下,抱着头,显得憔悴。

    “那两团蓝色的光是怎么回事?我们从来没看到过,它本来不是那个样子的,不是吗?”我问道。

    托马斯没有理会我的问话,只是一个劲地自言自语:“天啊,天啊,恩格斯,你为什么要同意起那个钟塔。”

    “那是小斯恩特砌的,一个公寓,是这十年来,镇子最出名的人造景观之一。”我说。

    “哦……小斯恩特,他果然是斯恩特的孩子。是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块地是蒙克和斯恩特家的,他们想砌什么就砌什么。”托马斯放开手臂,抬头用一种悲哀的眼神看着我们:“恩格斯真的没说什么吗?他没制止小斯恩特吗?”不过,这个问题同样不需要我们回答,他自言自语地说:“他怎么制止得了呢?小斯恩特才不会听他的,谁叫我们……”说到这里,他警觉住口。

    “好一点了吗?”富江将一杯水递到托马斯面前。

    “谢谢。”托马斯嚅嚅地说。

    “能告诉我们是怎么一回事吗?”荣格再度问道。

    “……你们不会相信的,谁都不会相信,只认为我们在说疯话。”托马斯沉默了半晌,自嘲地说:“有时我也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是个被幻觉迷惑的神经病,可是那些事情这么多年来从没在我的脑海里变淡,我总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窥视着,每当打雷下雨的时候,我仿佛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一天。”,

    “这只是心理障碍。”富江沉声说:“你没去看过心理医生?”

    “没有用。我知道,那是一个召唤,一个诅咒。我必须回来才能解脱,现在我终于回来了。”托马斯眼神空洞地说,“来,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了。也许你们不相信,不过,我想我逃不掉了,也许告诉你们是正确的。”

    富江掏出烟,每个人分了一支,我们彻底忘却了饥饿的感觉,在四个小小的火光中吞云吐雾,不一会,我们之间的烟雾让黑暗中的轮廓变得更加模糊了。我们似乎变成了幽灵,看不清身影,只在朦胧中有一个声音传来。

    “这得从我的姑妈说起。虽然背后腹诽不好,但我的姑**确不是什么好女人,她吸毒,**,个性尖酸刻薄,上学的时候就和飞车党混在一起,长大后也没有正经工作,当***女郎还偷客人的钱,因为过失杀人被关进监狱。出了监狱以后,她的精神已经很不正常了,我们只能将她送进山顶精神病院,因为蒙克和斯恩特应承负担大部分的诊金。”

    托马斯家的人都不待见这个亲族的女人,但是也不能不管不问,免得遭人诟病,因此,托马斯每个月都要到精神病院探望她一次。刚开始,托马斯的姑妈还是那样歇斯底里,一点都没有好转,不过第二个月去探望她的时候,托马斯觉得她好多了,至少,让他轻松许多,不用受到对方的尖酸刻薄的辱骂和奚落。因为托马斯的姑妈变得有些迟钝,似乎心事重重,神情也有些呆滞,看上去就像是换上了老年痴呆症一般。

    “斯恩特说,他们给她用了一些药,能让她的情绪平稳下来,不过也有一些副作用,如果我不愿意的话,可以立刻停止。不过我却觉得很好,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所以拜托他继续用药,还假惺惺地安慰姑妈,但是也不知道那时的她听进去没有。”托马斯用力吸了两口烟,烟嘴的火光微微照亮那个失落的表情。

    可是才过了不久,托马斯的姑妈突然从精神病院里跑了出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出来的,托马斯半夜三更起来上厕所,结果发现她光着头,身穿病人服,蹲在冰箱那里生吞乱咽里面的食物,生的,熟的,什么都望嘴里塞,就好像几辈子没有吃过一样。

    冰箱的光衬着她啃生牛肉时弄得血水淋漓的脸,吓得托马斯心脏差点停止跳动。事后托马斯自然勃然大怒,往时姑妈不管有理没理都会跟他大吵一番,可是那时的她,只是不断哀求着托马斯,让她离开精神病院。

    “她说,那个精神病院一点都不正常。我觉得很可笑,精神病院里本来就没有正常的家伙。我故意问她哪里古怪,她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就说有鬼怪住在里面,他们胡乱给她下药,虐待**她,还想解剖她,有好多病人莫名失踪了,都被屠宰了。”托马斯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顿了顿,说:“我当然不相信她的话,换了你们也不会相信,是吗?她的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虽然我不相信她的鬼话,但是她并不显得呆滞,便猜想她偷偷停止服用药物了,生怕她逃走,于是故意做出信任她的样子,第二天,就将她绑起来送回了精神病院。结果一周后,传来了她跳楼自杀的消息。”

    托马斯的亲人,包括他自己,都不喜欢这个姑妈,所以当她的死讯传来后,也不觉得特别悲伤,就像是早就知道她会落得这个下场一样。精神病院全额负责托马斯姑**葬礼,还赔了一大笔钱,亲人们还觉得有些高兴。

    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只是托马斯有时会梦见姑妈半夜逃进家里啃生牛肉的模样,她曾说过的话,以及自己的决定,心中总是无法释怀。分到托马斯手中的那笔款项最终也没动,后来让他度过了逃离镇子后最艰难的日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托马斯以为可以将姑**事情淡忘时,当时还是警员的恩格斯找上门来,他的母亲也是在精神病院中疗养,并且在不久前去逝了。托马斯对他的到来十分疑惑,结果对方一开口就将他吓了一跳。,

    “恩格斯说,精神病院可能在进行人体实验。我起初觉得是个愚人节的玩笑,可是恩格斯虽然是那副样子,但认真的时候不会说假话。我半信半疑,恩格斯走了以后好几天都没再出现,我回想起姑妈当年的情形,不由得辗转反复,就像有什么东西梗在胸口。当恩格斯再一次过来,告诉我,可能掌握了一些线索,请求我进行协助时,我只是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既然有了线索,为什么不找其他警察?”富江问道。

    “恩格斯说,警局不知道是否还可以信任,而且还不能确定线索是否真实,精神病院又是小镇里重要的政府合作机构,冒失调查会给警局带来不利的影响。”

    不仅是托马斯,恩格斯还找上了其他几位经过事先调查,怀疑其亲属在精神病院中失踪和死亡的人。

    “都是哪些人?”荣格问。

    “我可不能告诉你名字。”

    “那么,都是镇里人吗?”

    “不,有一些外乡人。恩格斯只是怀疑他们的亲人失踪和死亡而已,实际上,当时根据签署的协议,精神病院有权利拒绝亲人的探望,对病人进行深度治疗和观察。恩格斯并没有确定这些病人是否真的全部失踪和死亡,当我们询问他的线索是怎么得来的,结果答案还真是出乎意料。”

    恩格斯的线人是精神病院中年纪最小的病人,一个不足十五岁的孩子,他被认定有妄想症。

    “名字是?”

    “索伦。”

    我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熄了,心想,戏肉总算来了,毫无疑问,这个索伦就是那篇精神病院日记的作者。

    “你们相信他?”富江问。

    “怎么可能?他的病大家都知道。不过单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来看,根本不会意识到他是个小疯子,只是精神抑郁了一些。除此之外,只是个善良的孩子,可以说是精神病院中最接近正常人的人了。”

    被恩格斯找来的人当时又意外又气愤,觉得自己被这两个家伙戏弄了,然而恩格斯最终还是将他们说服,对精神病院可能藏有的秘密进行试探。之后,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开始做噩梦,自己在一个不一样的精神病院中被可怕的怪物追赶,你们绝对无法相信,那种感觉是何等真实。这个噩梦没日没夜都纠缠着我们,让我们分不清到底哪里是梦,哪里是现实。”托马斯的眼中流露出痛苦,“明明是没有一个人的手术室,转过身时却听到那些人在惨叫。就和姑妈说的一样,他们将药注射进人体里,将他们残忍地肢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