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73 兔子
    173兔子

    现在我有两条路,一条通往山下,一条返回精神病院。沿着坡道向前走,就会进入仿佛飘荡着无尽雾气的黑暗中,精神病院外的世界,大地和天空都诡异地静止着。想想钟塔上悬浮的两团蓝火吧,那是祭礼的征兆,在它尚未亮起之前,我根本无法走出精神病院。

    一个形象的猜想从我的脑海中浮现,这个梦境的世界正在扩大。祭礼正在为它提供力量,在祭礼完成后,说不定整个小镇都会栩栩如生地构建出来。

    按照这种想法,现在往山下走也是没用的。那仿佛被雾气掩盖的黑暗,或许就是未完成的证明。

    更何况如果玛索还活着,很可能还在精神病院中等我,我必须去救她。

    我下定决心要回去,于是用力去推庭院的大铁门,铁门上看不到门锁,却和之前在精神病院的门窗一样纹丝不动。不过这可难不倒我,甚至不需要借助夸克的力量,我虽然是优等生,不过翻墙头这事儿可没少做。我退后几步,助跑后攀上铁门,一个纵身就翻了过去。

    这个红砖楼前的庭院至少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开阔,一条水泥主干道直接通向红砖楼的入口,干道两侧是鹅卵石铺设的小路,分割出一片又一片的花圃和草坪,在几个草坪上有假山和凉亭。可以想象,在十年前的那些风和日丽的日子里,这里该是多么休闲优雅的疗养胜地。除了那个方方正正的令人倍感压抑的红砖楼,几乎看不出这里曾经关押着危险癫狂的精神病罪犯。

    如今,天空阴沉,烙印着雷光,大片的阴影好似不详的羽翼遮掩了视野,被狂风骤雨蹂躏的树木花草就那么静止着,维持它们被摧残的姿势,仿佛一个强大又冷酷的意志,让它们永远地承受痛苦和折磨。

    我不忍再多想,沿着主干道一直向前走,和前两次一样,没有看到其他人。在这个诡异而安静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还在活动,真是令人心底发毛。

    “玛索”我放开声音大叫,没有回应,声音很快就被死寂吞没了。

    当我推开红砖楼的拱形大门,果然发现里面就是之前来过的教堂式的大厅,圣母玛丽亚的雕像仍旧披着薄纱,红烛也一如既往地燃烧着,就好似第一次来到这里时那样。我走进去,大门突然像被什么人用力推了一下,碰的一声关闭了。

    就在这一瞬间,四周窗户外的景象鲜活起来,狂风暴雨拍打着玻璃窗,呼地一下将圣母像的薄纱掀开,又将蜡烛吹灭。随后,开启的那扇玻璃窗也自行关闭起来。现在,无论是门还是窗户,我都无法再将它们打开了。

    大厅陷入黑暗中,间或被闪耀的电光映得发白。

    我唤出夸克,将它变成匕首提在手中,轻车熟路地从圣母像左侧的入口走进精神病院的内部。

    和意料中的一样,头顶上的日光灯迸射出电火花,不一会就坏掉了,走廊的光线变得昏沉。

    按照前两次的路线,我途经释放出虫子怪物的107室,门上的刻痕和涂鸦没有变化,打开门向内看了一眼,地上也残留着那个神秘女孩留下的螺旋状蜡笔画。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从室内向外望去的时候,原本如静物画一样的风景,已经获得了生命。

    雨水在玻璃上流淌,树叶泥泞在树根下,枝叶随着狂风摇摆,仿佛随时都会折断。

    这些窗户也是无法打开的。

    这些变化愈发让我坚信自己的猜测,这个梦境的世界正变得栩栩如生。

    “嗨,我们又见面了。”熟悉的稚嫩童声从我的背后传来,在静谧的氛围中异常清晰。

    我悚然一惊,转过身去就看到那个神秘的女孩站在门口。和前几次看到她时有些不同,她穿上了大褂式的病人服,棕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遮去了大半面容,可是从她的体态和声音中仍旧可以辨认出,她就是那个女孩。

    她的手中提着一只巨大兔子布偶的耳朵,几乎和她一样大的兔子布偶就好似尸体一样拖在地上。兔子双唇的部位被密密麻麻的线头缝起来,勾勒出一个欢快的笑容,可是纽扣状的眼睛却有一颗松开了,被针线悬挂在半空,仿佛被人残忍地挖出来一样。它那肥胖身躯的绒布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就好似刚从下水道或垃圾堆里捞起来一样,湿漉漉的,到处是红色和黑色的斑驳,显得异常肮脏。,

    不过,女孩一点都不在意。

    我记得很清楚,自己进来之前,走廊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她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又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

    我一直觉得她的行动就像是在引导我去做些什么,每当我试图追寻她的时候,就会遭遇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找到藏着怪物的房间,亦或是遇到其他人。

    我有很多事情想问她。

    “你好,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我温声道,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善意。

    “捉迷藏。”她站在门外,看着我回答道。

    “捉迷藏?”我满腹疑惑,“和谁?”

    “一个大坏蛋,他老是和我捣乱,还把我的房间弄得一团糟。”女孩脆生生地说,似乎没有前几次碰面时那么怕生了。

    “你要捉住他?”我试探着问。

    “不,他要来捉我,可他绝对捉不住我。”女孩得意地说:“我要告诉其他人,狠狠教训他一顿”

    “其他人?这里还有人吗?”我终于抓到关键字眼了。

    “你没遇到吗?”她用怀疑的目光盯着我。

    我想说没有,可是却想起玛索,她指的是玛索吗?

    “你见到过这个女人吗?”我描述了一下玛索的外貌,“她叫玛索,是和我一样在这个精神病院里,不过她不是病人。”

    “我知道她。”女孩的狡黠就像是蜜糖一般:“可我不告诉你。”

    说罢,她立刻拖着兔子布偶跑开了。我一边叫唤着“等等”,一边追上去,可是刚踏出一步,大门猛然关上了。黑暗突然降临,我完全看不见前方的物事,不得不停下脚步。当一道雷光闪过,房间中的一切都亮堂起来,我看清门锁的位置,正要上去打开,却依稀觉得身后被什么人盯着。

    我反射性转过头去,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脸无比清晰地浮现在窗户玻璃上。那不是我的脸,那深刻的五官,消瘦的双颊,苍白的脸色,无不显露出一种饱受折磨的病态。

    “你是谁?”我大声问道。

    那个男人的脸没有回答,只是用茫然的目光盯着我,刚一眨眼就消失了,令我几疑是自己的幻觉。

    我快步上前想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是玻璃还是玻璃,窗外的景物也一成不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人来过。我回想那个男人的面容,倍加感到熟悉,我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开门出去。女孩果然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我只好往当初遇到玛索的那个手术室走。一路上,我观察途经房间的大门,试图找到和107室类似的端倪,有时也会尝试将门打开,因为那些刻痕和涂鸦不一定在门外,例如113室的就在墙壁上。

    我也考虑过自己这么做也许会将怪物放出来,不过前两次的遭遇证明,只要不进房间,看到不对劲的事情,及时将门关上,或许就可以避免那种情况。无论如何,这也是一种尝试。

    如果怪物的释放意味着当年祭礼的延续,那么我得弄清楚,这里到底有多少个怪物。

    我绝对不认为自己和玛索是祭品,但是女孩的引导,和我们两人的存在,一定和祭礼有所关联。

    快接近手术室的时候,我听到女人的啜泣声,是从手术室中传来的。

    “玛索?”我小心翼翼地喊道,“我是克劳。”

    女人的啜泣声顿时停止了,手术室陷入一片寂静中。我又喊了几声,没有回答。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轻手蹑足地靠近手术室关闭的大门,贴在玻璃上往里看。惨淡的无影灯打开着,血迹斑驳的手术台上似乎躺着一个人,背对着我,看不清面容,因为盖着白布,所以也看不清服饰,不过从朦胧的身段和长发来看,似乎是个女人。

    她的头发颜色和玛索一模一样,不过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没有发现女鬼的踪迹。我立刻推开门,结果刚走进去,侧旁立刻响起一道有劲的风声。我下意识向前打滚,长条的武器从我的头顶挥过,发出“呜”的一声。我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头顶上方立刻发出崩断的声音,我继续向前滚了两圈,两张沉重的柜子砸在地上。,

    真是够危险的了,换作普通人肯定反应不及。不过我反而有些开心,因为会用陷阱,代表这里的确有人来过,而且对环境的危险有着一定的认识。

    攻击似乎就此停止了,可我仍旧不敢放松警惕。我一边爬起来,一边看向门旁,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把扫帚掉在地上。这时我已经来到手术台边了,可是这么大的动静,那个像是玛索的女人却像是昏迷了一样,一动也不动。

    我一边观察四周,确认是否还有陷阱,一边迟疑着,伸手想去推醒她。然而手还没碰到对方,那个身体突然向上飞去,我着实吓了一跳,不自觉抬起头看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锐利的风声当胸刺来。

    我及时将匕首挡在胸前,虽然攻击很迅速,也很突然,但是并没有超出普通人的界限,于我而言算不上危险。

    果然,匕首上传来的碰撞力量并不算得强大,而我也看清了偷袭者和她的武器。

    一个衣襟大开,露出性感内衣和大片深色肌肤的白领女性,除了玛索还有谁。不过她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好,头发束成马尾,双眼通红,手持着一个用铁棍和手术刀制作的简易长矛,就像已经不认得我了一样,隔着手术台,不断向我攻击。

    从她狰狞而愤怒的眼神和脸色来看,她是认真的,她真的想要杀死我。

    “醒醒,玛索,是我啊我是克劳,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还记得吗?”我真不知道她到底在发什么疯,只得一边喊着,一边抵御她的攻击。

    想到发疯,我突然想起托马斯的话,当初他们中有不少人就是在噩梦中变成疯子,甚至自杀的。

    玛索没有死,这是值得庆幸的事,可是她到底遭遇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我不能再放任她攻击下去了,她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我后退几步,脱离长矛的攻击范围,玛索顿时停下来,也不离开手术台,只是深怀戒备地死盯着我,一旦我上前,就会被她攻击。

    她现在简直就像是保护自己领地的野兽。

    不过,既然暂时僵持,也就意味着拥有交谈的时间。

    “怎么了?玛索,干嘛什么话也不说?”我当着她的面,将匕首插回腰后,高举起双手,示意没有敌意,“你看,我们不是敌人,我是来找你的。你不知道,我是多么高兴你还活着。”

    “别想骗我”玛索终于开口了,语气冰冷,却让我愣了一下。她的脸色不怎么好,写满疲惫,可是声音听起来并没有失去神志。

    也就是说,她是在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情况下攻击我的,可这更令我迷糊了。

    “我骗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将自己疑惑百倍地表露出来,“你得跟我谈谈,在我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记得吗?我从那个女鬼手中把你救了出来,之后,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当然记得,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感激那个孩子。他救了我的命”玛索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可是,你不是他。你不是克劳,克劳已经死了,我亲眼见到的。”

    我记起来了,那个时候,我为了保护她,在女鬼的超震动尖叫攻击中变成尘埃。玛索认为那是真实的吗?可就算如此,也不能让她的抗拒如此激烈呀。

    “别傻了,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我们是在梦里,我不会死的。”我努力牵起笑容。

    “这已经是你第十次说这种话了,可怜的家伙,连编个新谎言都不会吗?真是太愚蠢了,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我不会受骗第二次。”玛索意志坚定地用长矛指着我:“就算你看上去总算比前面几次强了点,懂得躲开陷阱了,那也不代表你可以打赢我。我可是练过的”

    从她的回答中,我终于找到端倪了,似乎在我脱离梦境后,她就一直留在这里,而且有什么东西变成我的样子试图攻击她,结果被她识破并进行反击,双方就这么一直胶着到现在。这么一来,她的固执和憔悴也可以说得通了。,

    不过,变成我模样的家伙,是继虫子和女鬼之后,新品种的怪物吗?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次可是真人。”我摊开手,“你看,我是为你而来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冒充了我,你打开过其它有涂鸦和房号刻痕的房间吗?”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后,玛索的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狐疑,她的脸色似乎有些松动。

    “你看,如果我是假的,那么我不会跟你谈起我的推断。不是吗?就算那个假货知道我们的过去,知道你在想什么,然后根据这些事情来伪装自己,也不可能做出超出你思维的推断。”我一边思考着,一边说:“让我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在现实里找到了熟识这座精神病院当年大火的人,他告诉我,这个地方会模糊梦境与现实的界限,然后把人逼疯。现在钟塔的两个时刻变成了蓝色,这代表着某种祭礼开始了。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个梦境的确是一种超自然力量。”

    “我给你的名片呢?”她突然问道,“你答应我会带在身上的。”

    “你觉得当初给我的名片在我离开这里之后,还能保存下来吗?”我说。

    玛索盯着我半晌,终于将长矛收起来。我见状,毫不迟疑地走上去拥抱她,她的身体一紧,我只是抱着她,什么也没做,片刻后她便彻底松懈下来。

    “太好了,克劳,果然是你,你竟然还活着。”玛索激动地说到。

    “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我笑着说:“不过你差点就杀死我了,玛索。”

    玛索突然将我推开,然后揽住我的脖子,狠狠吻上我的嘴唇。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她的舌头撬开牙关,我清晰感觉到那根灵活的舌头在口腔中搅动。她太过激动热情了,我真怕推开她的时候,她和我纠缠在一起的舌头会断掉,所以只好任她为所欲为。当然,私心来说,这个重逢的热吻挺不错。

    好一阵,她终于将我放开,脸上漏*点的红润让她不再显得那么憔悴。我们对视着,她起伏的胸口慢慢平伏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