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2 开天门
    192开天门

    和荣格一样,洛克、潘和牧羊犬在成为天选者之前都是国家安全机构的成员,他们经过严格的训练,包括分析、侦察、意志力、搏斗和射击在内等科目都拥有丰富的经验。即便在末日力量失效的情况下,仍旧可以发挥出强大的作战能力。一旦进入才能和超能力失效的噩梦世界,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除此之外,虽然没有经过验证,但我觉得在噩梦世界中遭到限制的只是被末日力量催化的能力,在成为天选者之前所具备的才能并不会遭到抑制。因此我同样希望,在可能获得增援的情况下,能够从安全局中调来一些有才华的人选,哪怕他在身体素质上只是普通人也没关系。

    “对,像洛克那样的人。”我说:“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小队的其他人最好都撤离。”

    “你知道这不可能。我们的人手本来就不充足,如果他们离开了,又没有接替他们的人,我们会很被动。”荣格平静地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说句不客气的话,既然是小队的一员,就必须随时做好殉职的心理准备。我想,他们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他们是专业的。”

    我闭上眼睛,没有再和荣格争论下去。他所说的事情我都清楚,只是,如果没有从他口中得到肯定的答复就不甘心。

    “那么,咲夜和八景,她们必须离开,在今晚之前。”我说:“还有其他工作人员,他们不是负责战斗的人。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八景再呆在这里了,十分危险。如果我的推测属实,敌人很可能会对她不利。”

    “为什么这么说?”荣格问道。

    “虽然没有证据,噩梦中那本索伦日记中也没有提到,不过我怀疑天门计划要求有先知作为祭品。”

    荣格似乎皱了一下眉头,这个表情一闪而过,十分轻微,但我还是注意到了。我知道他在意什么,在过去,各方组织针对先知进行猎杀行动,主要因为他们拥有获取末日相关情报的能力。而以先知作为祭品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如果我的推测正确,那么这种异常的情况很可能表明这个天门计划所造成的影响要远超降临回路。

    “我会吩咐下去。”荣格说。

    抵达别墅总部已经是正午过后,天空十分晴朗,这个地区的温度起伏不大,漫山遍野的绿色中,尚未看到一丝属于秋季的萧瑟。阳光有些过于浓烈,马路上泛着白光,就连树绿色也显得刺眼。这种感觉直到进入别墅后,仍旧能从窗边的光影出泄露得淋漓尽致,从窗帘缝隙处投在地上的丝丝光线,就好似激光一样要将地板灼烙。

    在这栋别墅中工作的不仅有安全局的作战成员,还有一些负责日常事物,保证后勤运转的普通人。负责支援我们这支小队的普通成员一共有八人,平时在一楼办公。本镇的这个分部成立不过短短的四天,除了安全局的同僚外,我对一楼的同事还不算熟悉,平日打招呼的时候,甚至叫不出他们的名字。这其中也有我时常出勤在外的缘故。

    虽然到昨天为止,还觉得这种见面不识人的情况会随着时间有所改观,但是,现在却是连分部也必须匆匆解体,必须将他们安全送出镇外不可。接下来的战斗是安全局成员的事儿,而且战斗结束后,这个镇子是否还存在仍旧是一个疑问。

    走廊上十分安静,偶有一楼的同事路过打招呼,我和荣格也只是匆匆点头示意。我不想摆出个臭脸,不过的确没有寒暄的心情,而且让这些人知道时局不妙也不是什么坏事,保持紧张的气氛或许能让他们在事发突然时有保命的机会。

    除了我、荣格和富江之外,安全局其余八名成员已经齐聚在办公室里。在二楼拥有独立办公室的就只有队长荣格,身为副队长的我和富江共用一个办公室,以及负责电子情报的巴赫拥有一间独立的电脑房,其他人都必须使用同一个相当宽敞的办公室——当初对别墅内部布局进行修改时,装修公司打通了三个房间的墙壁,里面的布置和本镇警局的警员办公室没有太大的区别。,

    当我们推门进去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气氛十分热烈,如果我记得没错,这还是众人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段聚集在一起,负责电脑房工作的巴赫也在列。荣格扫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没有错,现在是午休时间,不过休息必须临时终止了。

    我们没有进入办公室,在里面的成员们发现我们时,荣格简洁响亮地敲了敲房门,把他们的视线吸引过来。

    笑闹声不到三秒中就完全凝固了。我站在荣格背后,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想来也仍旧是那个死人脸。荣格就是这样,几乎不表露出自己的心情,无论说话、行动还是打扮都是一副冷酷精英的范儿,吝啬于哪怕是一个微笑。

    我真不记得他有笑过。

    “全员到会议室来。”荣格扔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其他人纷纷将问询的目光投向尚站在门口的我,露出整齐划一的疑惑表情。我挤出一个职业性的笑容,没有说话,跟在荣格身后离开了。

    身后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过了几秒,一行人追随在我身后走进会议室。

    所有人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富江空出的那个座位就显得突兀了。

    “发生了什么事?”一向表现活跃的洛克第一个开口了。其他人的眉宇间也隐隐流露出不安的神情,他们从凝重的气氛中察觉出异常。

    实际上,荣格临时将所有在外出勤的人全部召回,本来就是一件反常的举动。

    “小斯恩特向我们发起攻击了。”荣格用平板的声调说:“情况很不好,bt她……”

    说到这里,荣格停下来,将目光投在我的身上。在众目睽睽中,我不得不重复了那时的说法:“她待机了。”

    “待机?什么意思?”洛克和其他人面面相觑。

    “就是不能再列为战斗力的意思。”我说。

    “她……受伤了?”达达有些迟疑地说,我知道她想问的是富江是不是死了,只是开不了这个口。达达在这个小队中的位置是“沟通和医疗支援”,对于察言观色很有一手,性情温和的她也总是避免触动对方的伤疤。

    “这么想也没有错。”我避实就虚地说。

    尽管脸上明显残留着介意的神情,他们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当他们把注意力从同事的安危情况扯出来时,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富江可是这支队伍中仅有的三极魔纹使者之一。

    “抱歉,打扰一下,我刚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八景突然插口,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她闭着眼睛,似乎在聆听什么,“末日真理开始行动了。”

    这个消息就像一个重磅炸弹,一下子撕裂了沉重的气氛。可是消息的突然性却也遭致其他人的怀疑,尽管大家都知道,先知的情报从来没有出错过。

    “具体的情况知道吗?”荣格沉着的声音压下了诸人的骚动。

    “不,不太清楚……那个声音似乎在说些什么,听得不太清楚。”八景皱起眉头,按住太阳穴,脸上露出一种迷惑和痛苦的表情。

    在这里的人除了我之外,都和安全局内部的其他先知打过许多次交道。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得出来,这种情况似乎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

    “有很多杂讯。”八景用一种形象的方式解释,她似乎越来越辛苦了,“太奇怪了,怎么会这样,被*扰了……”

    紧接着,她的身体一松,表情凝滞下来,看上去就像断了线的木偶。过了大约三秒中,终于将眼睛睁开,带着一丝不安跟众人对视。

    “声音消失了。”八景有些紧张地说。

    “没问题吧?我记得先知听到的声音总是有点神经质。”巴赫试图说得俏皮一些,不过话到嘴边有些干涩。

    “不是自己停下来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切断了。”八景看了他一眼,强调道。

    这下子,众人更是一脸茫然。身为先知的八景都说不清楚情况,其他人就更加不明白了。不过有一点十分明确,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到底出了什么事?”洛克重重将笔扔在桌子上,“**,我们刚来四天啊”,

    没错,事情的变化太过仓促了。虽然在这四天里不断获得的情报,但并不是我们效率高的缘故,这些情报就像是吸满水的海绵,稍微挤压,信息就会像水渍一样满溢出来。

    “冷静一下,洛克。”就算是这个时候,荣格脸上也没有半分动容,他在桌面敲了敲。

    “末日真理的人是今天才抵达的吗?”他转问八景。

    “这点不会错。”八景想了想,说:“不过,切断那个声音的似乎不是他们。”

    “直觉?”

    “不,虽然听得不太清楚,不过那个声音似乎是这么表示的。”

    “似乎?”荣格对这种模糊的说法不太满意。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是一行字里至少有一半是乱码。”八景已经镇定下来,解释道:“因为是根据已经明确的内容来推测完整的内容,所以才关键字的处理上也许会有偏差,不过我觉得这次处理得很好。”

    “我明白了。”荣格淡淡说到:“那么,乌鸦,向大家说一说现在的情况。”

    我点点头,站到台前环顾众人一眼。

    “今天早上,我、bt和荣格前往托马斯的住处,却发现他失踪了。警方当时已经就此事展开调查,不过没有太大的进展,事后证明,托马斯的失踪是小斯恩特所为。我们碰到了恩格斯,并同他达成合作协议……”

    我开始为诸人讲述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们接到小斯恩特的宴会邀请,前往山顶公寓,之后我和富江随同马赛进入墓地,却在那里意外碰到了小斯恩特。我们对他发动试探性攻击,结果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拉进噩梦世界。

    这些事情我已经和玛索说过一次,此时不过是复述一遍,因为没有掺杂个人感情,所以更为客观和简练。

    “注意一点,这个噩梦世界和之前我所进入的噩梦世界有所区别。”我描述了一下公路上的断层和精神病院的情况,作为自己的证词,“有理由相信,小斯恩特在这十年间所做的并非是延续十年前他父亲的研究,而是在当时研究资料的基础上,重新创造了一个噩梦世界。”

    台下诸人交头接耳,分析我的报告中是否有偏颇之处。

    “一个问题。”牧羊犬举起手来,“为什么不延续当年的研究计划?当年的计划虽然出了意外,但机制上似乎没有差错。就效率和性价比来说,重新进行计划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有几个理由。首先,十年前的天门计划……嗯,为了便于区分,姑且称之为‘艾琳噩梦世界’。艾琳噩梦世界遭到索伦的入侵,事后,祭祀地点又被恩格斯转移,就目前知道的情况看来,恩格斯他们当年的行动的确取得了效果,也迫使小斯恩特不得不借用其转移视线,以掩护新的研究计划。”我想了想,决定将自己最深重的顾虑告诉诸人,“其次,还有这么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恩格斯和索伦等人的反抗在对饭的预料之中,反而被对方利用。也就是说,索伦的入侵其实是第二次天门计划想要得到的结果。”

    “这怎么可能?”洛克发出不可置信的嗤笑。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玛尔琼斯家族在这个镇子的影响力,以及艾琳本人的能力要比我们预想的强大得多。”

    “玛尔琼斯家?”潘用迟疑的口吻道。

    “是的,我相信那个赞助天门计划的神秘组织来自玛尔琼斯家。”

    “那个家族不是在艾琳那一代就灭亡了吗?”咲夜茫然地说。

    “不,我认为,那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为了证明这一点,我开始向他们讲述艾琳的照片所导致的一系列事件,使用灰雾戏法的黑袍人的出现,以及玛索在艾琳噩梦世界中找到的索伦日记,上面记载着玛尔琼斯家的一些情报。

    “这个家族的血脉遍布世界各地。”我着重申明着来自玛索的血脉论,一边将悬挂着本镇地图的架子推过来,用麦克笔在上面圈出三个地方:山顶、墓地和码头。

    “听着,我的推测也许并没有太多证据,但我相信是最坏的情况。”我指着那三个地点,开始阐述自己的推测:玛尔琼斯家在很久以前就开始研究天门计划,并为之分裂出一个秘密组织,经过百年的积累,终于在现代获得跨时代的进展。当年参与天门计划的艾琳、蒙克和斯恩特三人,看似无辜的艾琳,才是这次事件的主导者,同时,身为玛尔琼斯家的唯一继承人,也是那个秘密组织的负责人。,

    艾琳以超凡的大局观,或许还有那么一点超自然力量,甚至不排除她是先知的可能,监控着三次天门计划的实施。

    第一次天门计划并没有失败,主要负责人撤回镇上,进行了第二次天门计划,而就在那时,他们有意无意中发现了索伦是一个先知。

    “索伦的存在,很可能才是第二次天门计划的转折点。他们找到了祭礼的方法,通过祭礼制造噩梦世界,必须使用先知作为祭品。”

    大家被这个大胆的推测吓了一跳,看向八景的目光有些古怪。八景摆出和荣格一样严肃刻板的表情,不过我觉得她的心中可没这么安稳。

    “没错,索伦和恩格斯阻止祭礼的行动看似成功了,但是不能忘记,他们使用的是和祭礼类似的手段。这意味着,从本质上来说,索伦的确成为了祭品。”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索伦当时的选择不是进入噩梦世界中继续抵抗,而是早一步离开精神病院,也许一切都将大为改观,第二次天门计划的成功也要拖延很长时间。”

    虽然玛尔琼斯家在第二次天门计划形成的噩梦世界中的控制力下降,直接的证据就是在那个世界里,同时存在艾琳和索伦两个不同立场的思念体,但是噩梦世界的形成本身就意味着第二次天门计划的成功,而且是接近完美的成功。

    “不过,第二次天门计划只不过是玛尔琼斯家百年阴谋的一环。他们曾经是这个镇子的主宰者,第二次天门计划的成果并不足以满足他们。所以……”我在地图上的坟墓和码头的位置重重画了好几个圈。

    “由小斯恩特主导的第三次天门计划,就是在这两个地方建造新的噩梦世界,但是,并非是上一次计划成果的重复,而是一种改进,第三次天门计划所制造的噩梦世界,能够确实地对现实人体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