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5 妙法莲华
    195妙法莲华

    虽然可唐拼命说好话,可是我总觉得这把枪和之前的组装直升机一样,只是他一时心血来潮买下来的,其中也不乏好奇的缘故,虽然表面上买来的东西谁都能用,不过就实际情况而言,和用公费填补自己私囊没什么不同。不过这把狙击步枪的外表和数据的确惊人。

    s2机关质量有问题的话,只要使用时注意一点就可以了——之前使用它的主人一定是这么想的吧。不过考虑到s2机关还兼备减压冷却的作用,也就是说,每一发子弹都会给它带来一定的负荷,加上能够连发,所以在“注意”的程度上很难把握。在战况激烈的时候,就更加危险了。

    “你们在说什么?”洛克走过来问道,他刚才正忙着将枪械和弹药扮出去。这一次他们要直接上公路,为了预备可能受到的拦截,打算将越野车临时改造成战车。安全局配备的越野车也是特制的,虽然外表和市面上的汽车没什么不同,不过内部留下了许多接口。

    洛克一行从别墅出发时只有四人,不过很可能在半途收容其它六名普通的网络球成员,所以现在必须改装两辆越野车。实际上,大家对那六名普通成员的安全并没有太大的信心。敌人有备而来,封锁交通要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信息控制和路面封锁显然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敌人明知这一点还这么大张旗鼓,显然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他们的行动已经到了关键之处。就撤离人员的安全性来说,远离干道是个可取的方法。不过就算有人为了安全,离开正路该走山岭小道,也不可能给他们造成太大的麻烦,当他们翻山越岭抵达城市的时候,说不定小镇早已被攻陷了。

    不过洛克他们不可能抛下那六名普通成员的性命不管,在确定他们的生死之前,四人一致决定要在公路一带碰碰运气。除此之外,他们的行动未免没有替我、可唐和八景三人打掩护的意思。他们先一步离开,就可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

    无论如何,强大的火力是必须的,四个集装箱的重武器和弹药被搬到仓库外,虽然洛克的身体十分强壮,但还是被弄得大汗淋漓。其他人则在外边帮忙将这些武器安置在越野车上,此外,越野车的构架也要进一步加固。

    大家都在抢时间,不过行动有条不紊,似乎已经很有经验了。

    死去的安全局成员比利曾经告诉过我,安全局的战斗有八成是在劣势下进行的反击,但是胜率却能够维持在五成左右。虽然伤亡很大,但不乏新血加入,认同网络球的人不在少数,在国家机关和国际性商业组织的支持下,足以和末日真理分庭抗礼。比起两者的正面交锋,黑巢一向保持着游离边缘的中立态度,和双方都有接触,但无论哪一方都不敢太过逼迫。

    这一次,黑巢插手天门计划事件,为这次行动打上了一个特殊的标签。加入网络球有一段时日的荣格和洛克,对三大势力未来的走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上一次安全局成功阻止了降临回路的构建,让天平不至于倾斜,但是这一次的天门计划,似乎又有改变势力格局的征兆。而且,这个征兆因为中立势力黑巢的加入,比以往都要扑朔迷离。

    这种接二连三的变动异兆,似乎都在暗示着更激烈的动荡将无可避免。

    不过在动荡到来之前,就先喘口气吧。洛克的心情还是很好,他已经将改装越野车的物件都搬了出去,这次回到仓库是想给自己找点趁手的武器。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这把造型冰冷狰狞,充满科幻味的大型对战车狙击枪。

    “巴雷特?不,不太像,哪个公司生产的?”他用一种熟悉的目光打量我手中的狙击枪,我听说过“巴雷特”这个牌子,似乎全世界有名,不过我并非军事和枪械方面的爱好者。

    “特制巴雷特加农,有巴雷特公司的人产于研发,使用了统治局的技术。”可唐再次解释到:“不过,这把枪可能除了乌鸦,没其他人敢用。”,

    “容易出故障?”洛克一语中的。

    “仿制技术不过关。”可唐咕哝着,“花费了那么多的资金,结果只造了六把,计划就中止了。”

    洛克对这把一看就知道威力强大的狙击枪颇有兴趣,示意我给他耍耍。

    “你对网络球的军火研发很熟悉?”洛克一边说着,一边从我手中接过枪,刚拿到手中,肩膀就是一沉,“噢,天哪,真是个硬杠杠的大家伙。”他一副诧异的表情看向我,“你不觉得沉吗?”

    “还行。”我甩了甩胳膊。

    “真是看不出来,你挺有力的,乌鸦。”

    “我可是魔纹使者。”我晃了晃左手的魔纹。在仓库转悠的这段时间,我也注意到了,虽然我的气力比不上富江,但比起其他体格壮硕的大汉还要强一些。

    “魔纹使者都是怪物。”洛克的语气里带着酸味儿,垂下的目光落在枪后柄上,发现阴刻在那里的古怪的印章。他不熟悉中央公国的语言,更不了解印章上古色古香的字体。

    “这写的是什么?看起来挺神秘,像是中央公国的东西,那边的人也有产于研发吗?”洛克问道。

    “妙法莲华。”可唐字正腔圆地说,然后又用英语和德语说了一遍,不过翻译成其它语言后,我几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洛克也似懂非懂,“据我所知,不止中央公国的人,还有德意英法美和日本人,总之,大家都凑了一脚,算是杂牌货。”

    “真是复杂……”洛克感叹了一下,“我说,这把枪的名字真古怪,有什么意义吗?”

    “出自佛教的妙法莲华经,也称法华经,以莲华的明净来形容**的微妙。”可唐的翻译还是让人如堕云雾,于是他又加了一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洛克哈哈一笑,一脸缅怀的表情,“在我小时候住的地方有一些喇嘛在布道,可惜他们很快就呆不下去了。”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了一句。

    “因为那里是贫民区。”洛克将枪扔回我的怀里,似乎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出身,“他们都太善良了,放下了爪牙和屠刀。”

    “屠刀”这两个字倒是用变味的中央公国的语言说出来的,充满了嘲讽。

    “噢,真是太可怜了。”虽然可唐这么说,但是完全没有怜悯的味道,反而有些戏谑,“俄罗斯的光头佬可比他们给力多了。”然后又对我们说:“其实我自己给这把枪起了个名字——华尔兹爪牙,我觉得可比妙法莲华好听多了。”

    “不,不,不。”洛克摇着手指,一脸不赞同,“妙法莲华——”这四个字是用变调的中央公国语说的,“这个名字比较有味儿。”

    两人的争执让我一点都没有插口的**,窥斑见豹,我们的生活环境和境遇截然不同。我不知道俄罗斯的光头佬指的是什么,但却知道喇嘛与和尚的差别,也无法像两人一样用一副自嘲戏谑的目光注视他人的横祸。只有一点是我认同的,“妙法莲华”要比“华尔兹爪牙”更好。

    我喜欢这把叫做“妙法莲华”的大枪。

    洛克和可唐交谈甚欢,我将“妙法莲华”放回枪盒里背起来,主动退出交谈,扛起一个放置直升机组件的箱子进了升降梯。这个升降梯同样很简陋,像个囚笼,透过金属丝网眼,运转标志的红灯不断转动,我来到门前时,荣格正从里面跨出来。

    他的视线率先投在我身后高出一截的枪盒上,如同大理石雕刻的脸仍旧没有什么表情,朝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我和他擦身而过后,就听到背后传来荣格那音量不大却显得冷硬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有些不满。

    “没什么。”可唐连忙说。

    随后,我的视线被墙壁遮挡,只剩下不断上升时伴随的轰隆声。

    从升降梯走出来,空气即刻变得清爽许多。我深呼吸了几下,注意到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影在地面上的光亮更加倾斜了。从别墅外传来金属碰撞声和交谈声,外面正干得热火朝天。,

    我将箱子搬出去,和外头的人打了声招呼。除了还呆在地下室的三人,留在别墅里的成员都在这里了。巴赫、牧羊犬和魔术师负责改装一辆车,露西、潘和达达负责另一辆,不时要钻进车底,跳上跳下,弄得一身油污,幸好。身边的集装箱都撬开了,八景和咲夜也在打下手。他们的进度挺快,改装差不多要完成了。

    按照这个速度,他们在半个小时内就可以出发。

    虽然工作期间不免说笑,但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外头还有六名普通的工作人员需要他们接应。

    不一会,荣格、可唐和洛克三人也扛着余下的集装箱出来了。组装这台小型直升机是可唐最重要的工作,我们都得给他打下手。可唐检查了一下集装箱的编号,撬开其中一个,取出一张大大的结构图纸铺在地面上,指着几个非关键部位跟我、荣格和洛克讲解了一下,八景和咲夜也好奇地围过来。

    组装工作就这么开始了,我们负责外壳部分,可唐负责重要的核心部分。这台小型直升机在设计上采取了一种模块化的方式,安装者只需要一点点机械维修知识,就能够将整个机器如同搭积木一样拼起来。

    虽然这么说,但是要核心驱动部件的构架,仍旧不是外行人能摆弄的。不过可唐在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和经验都十分丰富,他没读过大学,却因为爱好,精通工程机械方面的技术。

    我们在他的指点下,逐渐看懂了图纸,然后扛组件,将初步固定的锁扣压紧,再拧上螺丝。这台直升机的设计理念和使用的材料都是最先端的,外壳看似金属,实际上是一种坚韧轻型的高分子复合材料,上了金属镀膜,有一定的防弹能力,而且耐腐蚀耐高温。在网络球研发机构的初步测试用,样机能够承载三个成年人、一挺重机枪和一定弹药的重量。

    在两辆越野车的改装完成时,直升机的大体构架也已经完成了。外型和常见的直升机有很大区别,有点像是概念产品,水滴形状的机身,没有定风翼和尾翼,只有一个螺旋浆,和常规一样位于顶上,但是外壁上却有数个喷口。驾驶仓就像是内胆,通过外壳的三百六十度转动,可以由外壳上的**口提供不同方向的推力。

    另外,外壳正下方的重机枪也是特制的,一共有七个枪口嵌套在一个圆盘上,每个枪口都能在一定角度转动,但是外露的部分很短,射击精度应该不高。通过轮转式射击,火力相当强大,便于从高空进行大范围的压制性射击。但是相对的,对正前方的攻击力十分薄弱。

    不过我手中的“妙法莲华”的威力,足以弥补这一劣势。似乎这台概念式直升机就是特意这么设计的,三个乘客,两个分别处理控制和底腹火力,最后一个进行自由射击。

    “这个家伙能跑多快?”洛克扔下扳手,敲了敲镀膜外壳问到。

    “理论上,可以上到300公里的时速。”可唐手脚并用,从机身下方钻出来,用卷起的袖子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不过我建议维持在200公里的正常时速。”

    “驾驶员可是你,而不是我。”洛克拍了拍他的肩膀。

    巴赫从对面跑过来,啧啧称奇地打量着直升机。

    “感觉挺温柔的。”他这么形容到。

    “你试试被射一脸就知道它是不是真的温柔了。”潘走过来,语带双关地打趣道。和她一起的达达和露西都听懂了,露西抿嘴直笑,达达捉黠地捶了一下潘的肩膀。

    巴赫盯着三人,一脸茫然的表情。

    “天哪,老兄,你可真是个书呆子。”洛克走到巴赫身后,怀心眼地用满是污渍的手按了按他的脑袋。

    我插着腰,将目光从他们身上收回来,看了一下阴晴不定的天色。大片的薄云如同河流中的棉絮一样朝同一个方向涌去,不时遮住阳光。开始起风了,地上的草叶悬浮在脚边旋转。

    “跟我来一下。”熟悉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去,看到八景正朝我示意。,

    我跟在她身后走了十多米,在一株大树下站定。自从八景在学校时组织的秘密社团“耳语者”遭受末日真理的攻击,导致有成员死亡后,再一次见到她时,她已经成为先知了。可是这个时候的八景,和我记忆中的那个飒爽认真的形象有了许多不同的地方。她变得有些沉默,说没有干劲也许不妥当,只是她不再重视团体中的主导权了。

    就拿这次行动来说,八景的存在基本上就像个透明人一样,虽然大家一直没有忽略她,深明先知的重要性,并且,她也及时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情报。不过,我总觉得这不是她的性格。是步是耳语者的伤亡给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呢?可也不像那么回事。

    总之,有时候,我都快把她现在的形象和咲夜重合了,可是我十分肯定,八景绝对不是咲夜,她们根本是相反的类型。

    “喂,班长,你到底有什么打算?”我打破沉默问道,然后不太自然地推了推眼镜,“有一句话一直都没能说出口……八景,你还在意耳语者那时候的事情吗?”

    八景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即摇摇头,说:“我从来都没有后悔。高川,你应该知道,我成立耳语者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然后,没待我思考这句话的意义,她先向我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高川,你要小心咲夜。”

    “什么?”我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成为先知后,她说起话来也没以前那么直爽了,虽然以前也总有试探,但是现在更加遮遮掩掩,令人十分不习惯。

    “咲夜会成为叛徒。”八景说完,静静盯着我的眼睛。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女孩在痴人说梦话吗?

    “我,我没有听错吧?你是说……”

    “没有。”八景打断了我的话,“就是你听到的,咲夜会成为叛徒。”

    “这怎么可能……”我还想反驳,不过八景没有给我机会。

    “高川,就像你知道的,站在你面前的是个先知。”八景露出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

    “你是什么意思?你告诉我这个又有什么用?”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她的表情和说话。

    “没什么,只是告诉你一声而已,因为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八景说着,慢慢向后退去,“另外,你问我有什么打算。如果你在这次行动中活下来了,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