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1 牢笼
    211牢笼

    你们马上就要死了——小斯恩特如此说到,虽然语气轻佻,犹如玩笑一般,却有一种不详的气息令整个大堂在一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中。燃烧的蜡烛蹦出几颗火星,光与影在摇曳生姿,就像是无数的妖魔鬼怪攀附在墙壁上。时间似乎停顿了两三秒,台底下骤然打破寂静地骚动起来。每个人都在交头接耳,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如今镇上发生的事情就算足不出户的公寓住客也有所耳闻,也许他们本来就认为举办这次宴会是为了安定人心,没想到主人却突然说出这么不得体的话来。

    “这个家伙的脑筋有毛病吗?”身旁有人皱着眉头说。

    “太没有修养了,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有人应和。

    不过,我可不觉得他在开玩笑。

    我仔细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发现除了不悦之外,还有许多复杂的表情:不屑的、嘲笑的、无动于衷的,按客人的比例来说,居然占据了百分之五十之多。这可不是普通人在听到恶劣的玩笑后都会产生的心态。将这些人筛选出来后,再去观察他们的言行举止,就会发现从这些人的精神面貌、衣服装饰和动作细节中有不少易于常人的地方——这些人只是尽量把自己掩饰成普通的客人,也许混在热闹喧嚣的环境中不宜察觉,但在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时,仍旧难以继续伪装下去。

    “真是好极了。”桃乐丝在耳边说:“我们的同行真不少。”

    我甚至看到有人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腰间,似乎有什么硬物插在那里。

    在这里的近百人中,很可能混入了近半数的末日真理,黑巢,甚至是玛尔琼斯家的人,加上我们网络球,几乎所有藏在镇上的末日力量拥有者都聚集到这里来了。不用说都知道,所有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就是此时站在台上,肆无忌惮的小斯恩特。

    小斯恩特显然知道自己身处怎样的环境中,这个宴会明摆着就是为了营造出这样的环境。再愚蠢的人都应该知道了,这是个陷阱,问题只在于,谁能翻出更多的底牌。

    我曾经思考过,如果小斯恩特试图一举击溃所有的来袭者,究竟会用怎样的手段?

    他为什么要选这个公寓作为聚集所有敌人的场所?

    如果在墓地,利用诡异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他可以将所有人都放逐到噩梦世界中,即便是魔纹使者也要失去力量。

    “玛尔琼斯家也许曾经和末日真理合作过。”荣格突然说。

    “是在十年前,还是这十年中?”桃乐丝也顺着他的猜测开动脑筋:“也许是开辟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时有过合作,这意味着在墓地区动手的话,末日真理的人有办法使用力量。可是山顶区和墓地区的机制不同,在这里动手反而是最保险的。”

    “在山顶区仅仅是意识被拉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在那里能够最大程度上抑制被末日力量引发的能力。”不得不说,那个世界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可是,迄今为止并没有出现大规模进入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情况发生。”

    “如果没有意外,我们马上就会看到了。”荣格说。

    “最好马上离开,进入那个世界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谨慎地说:“我的力量中,只有使魔能够使用。”

    “就这样离开?”恩格斯的脸上浮现犹豫:“我不觉得小斯恩特会任由我们大摇大摆地离开。”

    “在小斯恩特进来的时候,这个公寓被人包围了,不清楚是哪方的人。”虽然这么说,不过在我的心中没有丝毫动摇,“不过,现在走的话,谁拦不住我们。”

    荣格的目光在恩格斯和咲夜的脸上扫过。

    “你们两个先走。”

    “好的。”恩格斯终于点头道。

    “就我们两个人离开吗?”咲夜皱起眉头,朝我看过来,“你们呢?”

    “我和桃乐丝留下来。”我说,“如果小斯恩特真的打算献祭这里的人,这意味着我们有机会找到祭坛。”

    “失败的几率同样很大。”荣格沉吟了片刻,率先朝门口走去,“总之,我们先离开这里,没必要掺和敌人的战斗。”,

    我和桃乐丝对视一眼,实际上,我的计划并没有讲出来的那么简单。如果这里的人被拉入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不仅会对玛索造成极大的威胁,还可能在混乱中将被封印的怪物释放出来,导致艾琳和索伦的对抗的失衡。对小斯恩特来说,真算是一箭双雕的事情。

    恩格斯说过,如果索伦需要祭品,祭品人选的确定和祭坛的入口都会由艾琳的十字架项链决定。虽然十字架目前落入黑巢和玛尔琼斯家的手中,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将这里的人全部作为祭品应该不是索伦的决定。这意味着,无论是怎么办到的,小斯恩特已经和艾琳成功取得了联系。

    这种联系让我不得不警惕起来。根据桃乐丝从黑巢魔纹使者的记忆,三个大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将在某个时候连成一体。从黑巢带走马赛的行为来看,这种连接很可能是通过亲属或血脉关系完成的——山顶区的是艾琳和蒙克夫妇,墓地区是关系和夫妇俩十分密切的斯恩特和小斯恩特父子,其中小斯恩特的母亲不明,码头区的是艾琳和蒙克的儿子马赛。

    三个大区的建设原本以码头区的准备最为齐全,墓地区的情况尚不明朗,而山顶区更是陷入僵持中。在我离开之前,玛索已经协助索伦开始封印被我无意中释放出来的怪物,如果没有外界的干扰,这种僵持很可能持续很长的时间。

    在这五天里,艾琳只是将我一个人带入了她的噩梦世界,将我当作棋子摆布,这是否意味着,艾琳将人拉入噩梦世界的方法存在极大的限制?在这十年中,恩格斯已经为索伦输送了许多祭品,让处于客场作战的索伦能够压制住身为噩梦世界创造者的艾琳,这是否又在表明,拥有外力协助的话,能够大大降低进入这个规则严格的噩梦世界的限制?

    如果现在小斯恩特能够通过协助的方式,将这里将近百人一股脑拉进艾琳的噩梦世界,就意味着以索伦为代表的抵抗方的彻底溃败。

    这种溃败很可能十分迅速,甚至不超过今晚。也就是说,三个大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建设,山顶区最先完成的几率变成最大。

    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山顶区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不涉及人类的**,这也许不是设计者故意如此,而是当年的技术又缺陷,导致完成度不高,但也正因为如此,反而很难应付。

    为了延迟山顶区的建设进度,同时保证玛索的安全,我必须再一次进入其中。只是,我不能肯定艾琳是否还会让我进入,所以必须通过外部渠道强行骇入。另外,如果小斯恩特选择全力协助山顶区的建设工作,那么墓地区就会暂时进入空虚状态。

    如今,夸克在身边,“妙法莲华”拥有神秘的s2机关,桃乐丝更是拥有能够维持魔纹力量的奇怪手套,加上刀状临界兵器,这股力量足以让我们在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搅个天翻地覆。

    现在,要强行骇入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方法有三个:第一,追踪黑巢和玛尔琼斯家的人,找到祭坛所在,解析献祭原理后从祭坛处进入;第二,在这里作为祭品的一员被小斯恩特献祭,虽然拥有使魔的我应该具备一些特殊性,但这个做法仍旧十分危险;第三,入侵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如同上次那般,通过那扇奇怪的门进入精神病院。

    无论哪种方法,今晚都是最好的机会。

    这些盘算在一瞬间就在脑海中构成轮廓。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除了我和桃乐丝之外的所有人离开,这样一来,无论是进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还是在现实对黑巢和玛尔琼斯家的行动进行监控,都能做好两手准备。

    我们没再理会小斯恩特在台上说些什么,径直朝大门快步走去,然而空气中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好似绳索一样将我们的身体紧紧捆住。然后,门面上出现一连串蜿蜒的回路,它就在我们的眼前一寸寸地变成了厚重的石头,和墙壁融为一体。,

    “为什么那么快就走呢?我可不想被人批评招待不周。”小斯恩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的身体骤然一松,又恢复了活动能力。我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想要顺利离开是不可能了。和我想到的一样,当我们转过身去,就看到身材高大健壮的神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小斯恩特身边。

    从空气中产生的禁锢力量,正是席森神父的超能力——大气控制。

    神父虽然在几个小时前被我用临界兵器击伤,但现在看起来,伤势似乎已经完全愈合了。他并没有因此对我产生明确的敌意,目光中仍旧带着那种温和慈爱的笑容,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然后抓起挂在胸前的十字架轻轻吻了一下。

    我看得再清楚不过了,那已经不是之前那种原汁原味的十字架,而是和小斯恩特所戴的类似——玛尔琼斯家的标记,可是,这是普通的标记,还是艾琳的项链?

    虽然黑巢已经和玛尔琼斯家合作,但并不需要戴上同样的十字架,如果席森神父没有背叛黑巢加入玛尔琼斯家,那么,那个很可能就是从布尔玛手中夺走的艾琳的十字架。

    小斯恩特的声音和席森神父的行动顿时让我们成为了焦点人物,其中并非是普通客人的家伙们投来虎视眈眈的目光,让我一时产生了被凶残的群狼包围的错觉。这种感受并非只有被盯住的人才有,明显是普通人的客人们似乎也察觉出弥散在空气中的不详气味,一个个变得焦躁紧张起来。

    “怎么办?”咲夜低声问到,她的脸不自然地紧绷着,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因为被围观而变得紧张。

    “看看再说。”我和台上的两人对视着,用同样的低声回答她,“不要担心,无论多糟糕的情况,我都可以把你们安全地送出去。”然后又对其他人说:“不要离开我太远。”

    恩格斯连忙靠上来一步,荣格和桃乐丝也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

    就在这时,两侧的窗户突然被人踢碎了,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落在地上。普通的客人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脸色发白,甚至有小女孩发出尖叫声,她似乎太靠近窗户,差点就被破碎的玻璃割伤了。大人赶紧冲上去,将她拉到怀里,半拖半拉得退入人群中。又一阵脚步声从大堂第二层的环廊处传来,在众目睽睽中,更多的士兵隔着栏杆架起枪阵,当众人回过神来时,士兵已经将这里包围起来了。

    黑洞洞的枪口集中在小斯恩特和席森神父的身上,不过两人仍旧保持着自在的神态,就像是那些士兵不过是些无害的稻草人一般。

    说的也是,这些随时能构成金属风暴的枪械,对于掌握了大气控制这种超能力的席森神父来说,和塑料玩具没什么区别。

    因此,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此时站出来的,似乎是士兵头子的男人身上。这个男人是混在客人中的一员,双手都戴着洁白的手套,若忽略突然流露出来的军人风貌,完全和游走于交际场的贵公子没什么区别——年轻,英俊,饮食和穿着都充满讲究,浑身散发着浪漫多金的荷尔蒙。他的女伴,千金小姐打扮,就算在这种针锋相对的时候仍旧挽着他的手,不像是士兵,不过镇定自如的神情表明她也并非常人。

    “魔纹使者。”桃乐丝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我认识那个男的,代号洛,编号027,是末日真理干部中的精英份子,番犬部队的大头目之一,两个人一起上的话,席森也会头疼的。”

    “他们的手套……”我的话还没说完,桃乐丝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点点头,说:“是特制的魔纹权限固化手套。”

    “小斯恩特,虽然你和这位黑巢的神父站在一起,但我还是想要确定一下,你们玛尔琼斯家真的打算脱离末日真理吗?”男人开口问到。

    小斯恩特露出一个失笑的表情,伸出手指朝男人点了点,叹息般摇摇头。

    “你觉得这是我私人的决定?认为我不能代表玛尔琼斯家?”,

    “因为我实在想不出玛尔琼斯家脱离末日真理的理由。”代号洛的男人摊开双手,“你看,这些士兵本来都是为你们服务的。你们玛尔琼斯家身为组织的三巨头之一,任何需求都能得到满足。而且,我们彼此需要,就像这个天门计划,没有我们的资金和人手方面的全力资源,你们的研究就不会取得如此顺利。我们的合作并没有任何不愉快的地方,身为玛尔琼斯家对外发言人,为什么你会在即将完成的时候突然宣布脱离末日真理?我听说你打算带领整个玛尔琼斯家加入黑巢,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很遗憾,你的消息又迅速又准确。末日真理会为有你这么出色的干部而感到自豪的。”小斯恩特无动于衷地耸耸肩。

    “我想知道理由。给我理由小斯恩特”男人大声咆哮起来。

    “好吧,理由,让我想想。嗯……”小斯恩特故作思考地按着额头,过了半晌,抬起头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也许是因为,我不再是以前的小斯恩特了。”

    “别用这种轻佻的口吻跟我说话,你不是小斯恩特。”男人盯着小斯恩特,一字一句地说:“你是谁?”

    “不不不,我就是小斯恩特。”小斯恩特轻快地摇着手指,嘘声道:“我和以前有差别吗?当然有,这个地方……”他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可是变得很快的。现在我想到合适的理由了。”

    “什么?”

    “网络球代表过去,过去必将消逝。末日真理代表未来,不可触及的真理。只有黑巢才是我们需要的,因为它意味着现在。玛尔琼斯家所关注的,永远只有现在。”

    小斯恩特说完,整了整衣冠,表情突然变得正经和严肃,这个时候的他,终于和我在墓地时的记忆重合起来了。

    “现在,就是玛尔琼斯家重新荣光的神圣时刻。见证者们,在献出你们的生命之前,请允许我再一次感谢你们。欢迎来到这里,我们的圣地——它叫浣熊镇?不,自古以来,它就只有一个名字,origin(起源)。”小斯恩特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就看到整个大堂中突然笼罩在紫红色的光芒中,散落一地的玻璃窗碎片纷纷跳起来,如同倒带般拼成原来的形状,然后,曲折繁复的回路就在上边如同龟裂般蔓延开来。

    所有的窗户和大门一样,正在快速石化,和墙壁融为一体。

    普通的客人们目睹了这令人脊背发凉的诡异现象,不知所措地紧护着自己的亲人。他们的脸上充满了迷惘,根本弄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一场愉快的宴会突然变成了即将爆发的战场。

    在他们有所反应前,士兵头子已经挥下右手。

    “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