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2 深化
    212深化

    射击

    对准小斯恩特的数十枪口喷出激跃的火花,沉重的枪声在密闭的墙壁上疯狂反射,整个大堂似乎都震锝一跳。不仅如此,手雷如雨抛向天际,数枚火箭弹携带白蛇般的尾气飞驰。普通的女客人发出疯狂的尖叫声,到处都是乱糟糟的,除了有备而来的人,每个人都试图逃出重围,仓惶而逃的人即刻被飞舞的子弹波及,一些有先见之明的男人将身边的女人和孩子扑倒在地上,他们惊惶的眼中倒映着喷着血花到底的尸体。在他们面前死去的人,在前一刻还和自己交谈甚欢。

    我抓住咲夜和桃乐丝,荣格抓住恩格斯,在交火的一瞬间扒到地上,几个翻滚就躲进一旁的餐桌下方。不时有跳弹在打在桌面上和前方的地上,食物和餐具被打了个稀巴烂,和木屑一起飞溅起来。虽然战斗一开始就是最激烈的**,但除了恩格斯和咲夜的脸色有些发白,剩下的人倒是早就习惯了这种程度的战况。

    来不及思考,经验化做本能,让我和荣格齐心协力将餐桌推倒,在眼角瞥向对面的瞬间,有不少知机的客人也正在做同样的事情。桌子刚倒在地上,剧烈的爆炸声让地面猛烈一跳,墙上的火烛被一股狂风吹熄,头顶上方的灯盏也飘向一侧,然而光并没有熄灭,反而更加明亮了,火红得刺眼,炽热的火浪朝四周席卷,从我们的头顶上喷过,耳边的声音好似都被这一声爆炸给挤了出去,头顶上方的玻璃灯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拍碎,闪亮的碎片被火焰和狂风席卷而去。

    桌子也被这股剧烈的冲击波撞中,若非我们五人用力顶着,早就被掀飞起来了。空气中散发出烧焦的味道,却根本说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在燃烧。当携带火焰的气浪渐渐弱去时,沉闷的声音仍在大堂中嗡嗡而鸣,我探出头去,只看到满地的狼藉,火焰无情地吞噬窗帘和一切可燃烧的装饰,没有及时躲进障碍物后的人不是变成了燃烧的尸体,就是发出弥留的痛苦哀嚎。

    转眼间,这个被石头密封的大堂就彻底变成了一个人间炼狱。

    不仅是普通人,无论是从窗户闯进来的士兵,还是伪装成客人混在人群中的家伙,都在这股突然而猛烈的爆炸中受到轻重不同的伤害。还能喘息地人刚昏头昏脑地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就受到一波新的攻击。

    枪声被削弱并不是错觉,只是之前的爆炸太过猛烈,导致让人误判此时战况的激烈。不断有士兵发出惨叫从第二层的栏杆上掉下来,将他们推倒的是一只藏在空气中的无形巨手,这只手甚至扭转了枪口,让子弹尽数洒向偏离讲台的地方。毫无准备的人立刻被胡乱飞舞的子弹打得缩回障碍物之后。

    台上的小斯恩特和席森神父正是一手造就这惨烈局面的黑手。他们身边的一切在经受爆炸的洗礼后变得千疮百孔,然而他们做站立的地方却依旧完好无损,如同宴会刚开始般华丽光洁,无比醒目。

    显然,席森神父用自己的超能力阻挡了所有侵犯自己的力量。就算我没有亲眼目睹到当时的场景,也能想像出来。那些马蜂群一般的子弹,手雷和火箭弹在靠近两人身边时就被大气扭转了方向,爆炸被提前引爆,冲击波和火焰在人群中宣泄开来,冲到那两人身边时就如同被礁石劈开的海浪。

    席森神父的力量就是这么强大,我根本想不出除了临界兵器之外还有什么力量能够伤害他。那种大范围的空气操纵就连富江那么强大的**力量都能限制住,何况这些仅仅是用**药强行提升体质的士兵。攻击者的人数并不足以带来力量的质变。被掀翻的士兵刚想爬起来,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中,整个人如馅饼一样砸在墙壁上。

    我清楚看到,有不少人的脸色发青,又不正常地涨红,他们就拼命抓着喉咙,就像要把喉管给拉出来一样,弄得颈脖血淋淋的,眼球也凸了起来,十分骇人。,

    他们窒息了。

    普通人还有一些存活下来,脸色苍白,惊恐万分地抱在一起,颤巍巍地藏在障碍物后,就好似要将头埋进沙地里的鸵鸟一样,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士兵头子,名叫“洛”的男人,以及他的女伴,两个三极魔纹使者也暂时无法动弹身体。就像我、富江和荣格在布尔玛快餐店附近和席森神父发生遭遇战时一样,大气化作枷锁和巨石压在他们的身上。不过他们的超能力十分奇特,令一时间取得巨大战果的小斯恩特和席森神父也有些脸色不好。

    讲台上的两人突然弯下腰来,好似站着也有些吃力,在这股无形的力量下,木质的台箱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丝丝爆裂开来。眨眼的功夫,两人的身体向下一挫,将脚下的木板踏穿了。这显然不是他们故意的,看上去就像他们变成了万吨巨石,连一只脚都无法抬起来。

    乱射的子弹在波及士兵头子“洛”的时候,弹道明显发生弯曲,好似雨落一样在男人和女伴身边坠下,根本无法伤及两人分毫。

    “那个洛能够让自己,或者某个物体,甚至是某个范围内的重力发生变化。”桃乐丝向我们解释道:“我在过去的行动中,曾经和他交过一次手,很烦人的能力。他的能力还不能直接压死人,一般会配合其他攻击方式。”

    战斗的双方势均力敌,士兵们也自顾不暇,我们躲在这里,一时间倒是挺悠哉。

    “要出手吗?全部干掉算了,反正都是敌人。”桃乐丝说,“趁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

    目睹到超现实的战斗,恩格斯的眼睛都瞪圆了,好似看到世界末日一般,嘴巴根本合不拢。

    “这,这是什么?这些人都是超人吗?上帝,噢,上帝啊”

    当然,没人理会他。

    “再看看,那个女人还没出手。”荣格说。

    “我有不好的感觉,小斯恩特的计划……”我的目光落在四周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上。随着灯火的熄灭,浓密的大气似乎也在遏制燃烧,变成密封石室的大堂尽管没有完全陷入黑暗中,但是存在阴影的地方,黑暗更加深浓了。

    在墙角处,宛如植物生长一般,一丝丝由紫红色的光芒构成的线路正沿着石面蔓延,当抵达原本是窗户的地方,立刻和如同烙印在石面上的回路结合起来,更加快速地,如繁花盛开般四处蔓延。

    这个地方靠近墙壁,我的“圆”释放出来,立刻感知到墙外站着许多人。大概是外部和内部的隔绝太好的缘故,感知不太清晰。先前我以为他们是末日真理的人,因为番犬部队的士兵正是从窗外闯进来的,可是现在我完全能肯定,这些人绝对不隶属末日真理。

    他们正做着古怪的手势,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奇怪的容器,不断侵蚀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的奇怪回路,似乎就是他们制造出来的。这种施法般的行为立刻唤醒我在墓地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的记忆。

    是那些黑袍法师。

    这个房间在他们的改造下,正在成为一个巨大的祭坛。

    我压制住蠢蠢欲动的攻击心态,悄悄召唤出夸克,让它化作一团灰雾钻进阴影中。不完整的祭坛回路果然无法阻挡它进行阴影跳跃,公寓外的景物沿着如同细线一样的同感能力反馈到我的脑海中。就像当初我从席森神父的眼皮子底下带富江和荣格进行阴影跳跃一样,完整的祭坛构成之后不清楚,但在完成之前,我依旧能够带走身边的人。

    也许我的战斗力不是这里所有人中最强的,可是我的机动性没有人能够企及。

    夸克变成的灰雾从脚边的阴影处钻出来,再次变化成乌鸦站在我的肩膀上。我紧盯着交战双方,再一次在脑子里确认自己的行动计划。

    夸克在感应到我的思想的一瞬间就投入阴影中,在惶惶不安的普通人身边冲出,在他们惊叫和反抗之前,变成灰色的斗蓬将他们包裹起来,通过阴影跳跃带到公寓外。

    五次往返之后,从夸克身上传来一种感同身受的疲惫感,就好似细胞里的养料和水分全都榨干了一样。这种感觉在过度使用才能和超能力时经常产生,是一种类似脱力的症状,必须立刻补充灰石力量。普通人服用灰石会有很大几率导致身体崩溃,但天选者却不会,正是因为所有进入末日幻境的人都在某种看不见的力量下改变了体质,令灰石力量和体力、精神一样成为了**力量的一部分。,

    我从口袋中掏出一把灰石,通过魔纹吸收进身体里。巨大的流量再一次让我感觉到灰石力量通过魔纹转换和分流的现象。获得使魔之后,能量的支流变成三条,一条进入自己的身体,一条存储在魔纹中,宛如湖泊,最后一条则进入使魔的身体。我不止一次想到,如果能够控制这种转换、存储和分流,那么对力量的分配一定可以更为合理,然而至今从未听说有人能够做到。

    或许席森神父做到了,所以才能将自己的超能力发挥到这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吧?要用压缩空气的方式禁锢魔纹使者,将空气变成盾牌和飓风,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说不定这个深藏不露的家伙甚至可以借助空气的力量让自己飞起来。我不只他是否拥有使魔和临界兵器,但是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足以抗衡使魔和临界兵器了。

    思绪一闪而过,我再次取出一把灰石。

    曾经只使用一颗灰石就能治愈伤口,恢复气力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随着力量的强大,消耗也在迅速增加,手中的六七颗灰石几乎是瞬息间救被消化。

    虽然安全局会根据成员评价提供灰石,但是与此同时,每一个魔纹使者都会周期性承担末日幻境猎取灰石的工作,因为只有魔纹使者能够凝聚灰石,这也是魔纹使者很少在现实世界出现的缘故。

    说起来,刚加入安全局就是接连两次会导致世界格局改变的行动,一次都没再进过末日幻境,该说是英雄的命运,还是最近衰神附体呢?

    “啊,那个……”咲夜突然轻声叫起来,大家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身上,她有些不自在地吞了一下唾沫,“我觉得有点奇怪,战斗那么激烈,可是……除了普通人之外,好像没一个士兵死亡呢。”

    她的话让我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扫视着四周。正如咲夜说的那样,虽然有不少士兵失去了战斗能力,但是大多是窒息导致的昏迷,躺在地上如同死尸一样,可是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并没有真的死亡。就算是重伤,估计只要在二十分钟之内进行急救,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虽然席森被纠缠住了,不过他的放水也太过度了吧。”桃乐丝冷哼一声,目光再一次落在咲夜身上,“没想到你这个大胸女倒是挺有眼力的。”

    “多谢恭维,平胸女。”咲夜说。

    在两人卷入口舌之争前,荣格把话岔开了。

    “准备攻击,目标是那些士兵。”

    所有人都没有异议。虽然不知道席森神父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不过既然是敌人想要的,就偏不能给他们。无论黑巢也好,玛尔琼斯家也好,末日真理也好,全都是敌人。既然为了计划,不可能在这里把他们全都解决掉,那就先把对方故意埋下的棋子扫出棋盘,给他们添点堵。

    我将枪盒打开,取出“妙法莲华”,将弹盒取出来,将第一发子弹换成劣化破片弹头的特殊子弹。这种子弹在说明书中是一种“试验性对人兵器”,使用一种专门针对人体进行破坏的劣化物质,通过辐射和病毒从细胞乃至基因层面进行人体破坏,这些辐射和病毒通过侵蚀人类细胞和基因得到养分,具备强大的繁殖力,能够通过肌肤接触进行感染,不过寿命被限制为十分钟,对非人生物的破坏性不是很强,最远射程只有一百米,最大规模的杀伤面积为半径十米。

    这种子弹的设计构想,以及所使用的劣化物质的研究早在二战时期就已经开始,是德军在战线扩大后,为了减缓兵力不足的压力,以及应付苏联人海战术而启动的计划,在苏联大反攻的时期获得突破性进展。战争结束后,通过苏联政府辗转落入网络球的研究机构手中。

    在早期属于“妙法莲华”这类特制巴雷特加农狙击枪的常规子弹,然而在效果和制作方式被控诉有违人道主义,并被判定涉及人类安全,因此进一步的研究计划被彻底废弃,制作工厂也被销毁。安全局在历次行动中使用了多少次这种子弹已经没有记载,因为s2机关的安全性问题得不到解决,从而导致巴雷特加农狙击枪研发计划的封存,这种装载劣化破片弹头的子弹似乎也只剩下伴随着最后一把巴特雷加农“妙法莲华”的最后二十发。,

    这些事情以注绎的方式记载在说明书中,似乎是“妙法莲华”前任使用者的留言,不仅留下了子弹的来历,还有子弹的伤害原理,这种描述令人脊背生寒,让我一度对是否使用这种子弹感到犹豫。

    不过,在安全局的历次使用中都没有出现生化危机的情况,曾经的使用者也强调它“十分安全”,因此我还是希望能够亲眼见识一下,这种超级针对性杀人兵器的强大。

    就在这时,正如桃乐丝说的那样,所谓和“洛”的重力操控配合的“其他攻击方式”出现了。被洛改变的重力似乎对大气本身也产生了干扰,洛身边的女伴也在窒息中缓过气来,手指就好似扯着橡皮筋一样缓缓移动,将手掌中的小型手枪的击锤向后扣下。虽然没有瞄准,或者说无力瞄准,但却在枪口前出现一个黑点。

    起初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可就在呼吸间,黑点就变成了拇指大小,并没有继续扩大下去,悬浮在枪口前,就像透明空气中的暗斑瑕疵。

    女人吃力扣下板机的一瞬间,她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子弹出膛的声音在散乱的枪声中十分独特。子弹刚离开枪口就进入黑斑中,诡异地消失了。

    一连过了两三秒,都没再出现异常的动静。就这样结束了?在我愕然的时候,洛突然大喝一声,木质的台面垮下来,小斯恩特彻底被压倒在地上,席森神父也差点失去平衡,凝聚的大气托了他一下,便在重力下崩溃。

    虽然席森神父显得十分狼狈,被形成空气的微粒被加重后,似乎变得很难控制,但是一种更加强烈的预感袭上我的心头,让我的精神无比专注。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