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9 结
    229结

    “阿江”我伸手按住真江的肩膀,总觉得再让她兴奋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怎么了?阿川,你决定亲自动手了吗?那可真是太好了。”真江的语气和斜瞥回来的眼神明白告诉我,这是一句调侃。

    “抱歉,虽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不过还是停手吧。”

    “……还没明白吗?眼前的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只是一只凭借本能进行杀戮的野兽哦,她可是真的想要杀死你。大概,是在和面罩争夺意志控制权的时候,人格过热被烧毁了吧?呵呵,能做到这个地步,勉强也有夸奖的余地了。”

    面对真江有意无意的讥讽,咲夜只是静默地站在那头。

    “我能做的,还没有做完。”我只是这么回答真江,“阿夜说过,我是她的英雄。所以,既然是英雄的话……至少还有一种方法要尝试,只属于英雄的方法。”我想着那样的方法,自嘲地笑起来,“也许,会有些痛吧。”

    真江没有回应。没错,身为她的未婚夫,我的要求真的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吧。我想,聪明如她,一定能想到我所谓的方法是什么吧?从她的角度来想,自己的未婚夫要为其他女人做到这一步,的确有些不合情理。

    不过,我还是决定这么做,因为——

    我是咲夜的英雄啊。

    就算,自己无法成为所有人的英雄,但至少……

    “傻蛋。”真江发出轻微的声音,不过,抱怨之中,似乎并没有责怪,只有着令人融化的温柔,“但是,我就是爱着这样的你,连这一点一起。”

    然后,真江向后退了一步。

    仿佛受到这个动作的牵引一般,咲夜的身体化成一个个的重影,重影彼此间的距离彻底拉开,分裂成数个身影,以半弧形的包围圈朝这边疾驰而来。

    我抓住真江的肩膀,迅速将她拉到我的身后。

    面对无法用肉眼分辨出真身的咲夜们,我没有再选择抵抗和躲闪。我张开双臂,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的过往的一幕幕,曾经和咲夜在一起的那些时光,仿佛一个个漂浮在空中的温暖色彩的气泡。

    有人曾经说过,人只有在死亡前才会回放自己的过去……

    我不想死在这里,死在变成这副模样的咲夜手上,因为,假使她能够醒来,知道了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实在难以想象。

    但是,愚蠢天真的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如果我的生命,能够唤醒她的记忆,那么,“拼死一搏吧,谁会死在这里啊”

    带着这样的思念,我想拥抱她,就算她伸出的手下一刻就会插进我的心脏。可是,如果她的内心中,仍旧残留着过去的痕迹,即便她看不见也听不到,那也一定会发生奇迹。当她撕裂我的身体,感受到血液的温度,也一定能够接受到依存我心中的思念和意志。

    真是毫无理性的做法,但是,总是用理性来衡量行为和人生的对错,不是很无趣吗?

    阿夜,我的存在,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呢?将答案放在天平的一端,将我的生命放在天平的另一端,不对,是连同我的生命,还有江的生命一起。抱歉,阿江,真的十分抱歉。可是,这就是我,高川,作为咲夜的英雄,最后的最后,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事情了。

    “赌上性命来唤醒你”这话并没能说出口。

    正面袭来的咲夜一个个消失,伸出来的手也一个个消失,唯一剩下的那只右手完全偏出视野之外,从左侧掐住了我的脖子,就这么停住了。我的眼球转向那个方向,戴着面罩的咲夜,从嘴巴出发一团团的呵气声,声音中充满了疲惫和挣扎。

    迟疑了吗?

    正这么想着,抓住脖子的手突然增强了力道,我感觉到颈椎发出扭曲的声音,肌肉好似橡皮泥一样松软。

    无法呼吸,也无法说话,勒紧的感觉,让我的大脑很快就陷入一种难受的空白中。

    有一道身影突然闪到咲夜的身后,好似幽灵一样,完全没有被她感应到。是真江,被她夹在手指间的一支支匕首好似扇子一样展开。从她的架势在看,似乎随时会出手杀死陷入混乱的咲夜。她的嘴形动了一下,似乎在说:阿川有阿川的做法,我不会阻止,不过我也有我的做法。,

    下一刻,毫无征兆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抓住我的颈脖的手掌中传来。就像是翘动杠杆一样,我的下半身飞起来,而上半身则沉沉落下,天和地开始倒转,伴随着令人昏厥的撞击声,我的头部好似变成了一团泥浆。眼前的景物就像是随时会失去信号的电视般,扭曲,闪烁,充满了黑白色的杂讯。

    无法思考。

    咲夜张大了嘴巴,好似在哭,好似在惨叫,可是捏紧的拳头高高蓄势后,毫不迟疑地落下来。

    落在了我耳边的地面上。地面发出“咔啦啦”的声音,龟裂的触感一直蔓延到我的脑后。

    我的身体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有某种沉重的东西从后背的肌肤渗透出去,心脏和大脑顿时变得轻松起来。结束了吗?这样的直觉袭上心头的时候,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腹部被一种柔软的触感挤压着,咲夜坐在我的身上,维持着最后一击的姿势,似乎失去了意识一般,一动不动地耷拉着脑袋。

    先是世界恢复了灰蒙蒙的颜色,紧接着,濛濛的雨,呼啸的电光,沉沉流动的灰雾再一次成为世界的主宰,没有比它们更活跃的事物了。也正因为如此,才令人感到格外的寂寥。

    有其它冰凉的东西落在脸上,不是雨水,因为当水滴流到我的嘴角时,我尝到了淡淡的咸味。

    咲夜的嘴唇蠕动着,在戴上面罩后,第一次发出这种令人怀念的糯糯的抽噎声。看不到她的眼睛,可是她的五官明显皱在一起,水液从湿透的面罩中溢出,不断滴落下来,分不清多少是雨水,多少是泪水。

    她的肩膀不断耸动着,突然伏下身体,将我的头抱在她的胸怀中。柔软的,好似整个头部都会陷进去一样,沉甸甸的,令人难以呼吸,但是,散发出淡淡的令人怀念的栀子香。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咲夜一边抽噎着,嚼着泪水,发出含糊的声音。

    我没有说话,心中的喜悦无法涌出喉咙,梗成一团。我抬起手,轻轻抱住她。

    “做得很好哦,阿夜,你成功了。”

    “哇啊——阿川,阿川,阿川,阿川……”咲夜大声哭泣起来,不停叫唤着我的名字。

    我的眼角余光从咲夜胸部的间隙望向站在一旁的真江,她静静盯着我俩,倏然侧了一下头,柔软的嘴唇勾勒出微微的弧度,露出一副“拿你没辙”的无奈表情。然后,走上来,将手伸向咲夜。

    在她快要触碰到咲夜的肩膀时,手腕猛然被咲夜反手抓住了。咲夜的举动突然又激烈,可是紧接着一顿,在她的脸上露出一副愕然的表情,就像是这个举动同样出乎自己预料一般。

    咲夜慌慌张张地放开真江的手腕,从我身上爬起来,用力揩了一下眼睛的部位,就像是擦去泪水一般。这个时候,虽然面罩上仍旧是那些图案,可是却如同褪色了一般,那种冰冷妖异的气息几乎完全消失了。

    “你还好吧?”真江突然开口道。

    “啊,没事,没事,完全没问题。”咲夜急忙说,可是声音越来越小,随即静默下来。她看了一眼真江,立刻将视线移向斜下方,不知不觉咬起嘴唇。一种尴尬的气氛充塞在两人之间,真江并没有任何不妥,可是咲夜却有些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摆的样子。

    也许,仅仅是一声问候,并不能驱散咲夜心中,对真江的误解吧?不过,两人之间的确存在许多问题,一半是误会,另一半,或许是真江故意造成的吧。之前就觉得,真江很享受这样的气氛。

    也不知道咲夜是否记得刚戴上面罩时发生的那些事情。不过,至少记得一部分吧,因为她的确哭了,拼命的,充满懊悔的,一边哭泣一边向我道歉。

    在最坏的,最不理智的情况下逞英雄,竟然成功了,这对于我来说,完全就像是奇迹一样令人感动。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三流狗血剧中的男主角,不过,似乎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或者说,作为当事人的自己,所产生的那份感动,的的确确铭刻在心中了。,

    “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呢?”我坐起来,仰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打破沉默道。

    “呀阿川,对不起,对不起……”咲夜又露出一脸快要哭出来的神情,然后,道歉声被我打断了。

    “不要再说了”

    “阿川……?”

    “都结束了,不是吗?这个结果并不坏,而且,我终于也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我站起来,抖了抖黑袍,摘下眼镜,直视着咲夜,展露自己最真诚的笑容,“你说过,我是你的英雄吧?所以,我也只是做了英雄该做的事情而已。啊……好险,好险,总算是捡回一条命。阿夜,你变身后真是可怕呀。”

    “啊,啊,啊”咲夜一脸窘迫和激愤,大叫起来:“别再说了,阿川,太丢脸了,我竟然,竟然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

    “说什么啊,我可早有心理准备了。”我将眼镜用袖子擦了一下,又戴回去,“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不过,既然结局是好的,也就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反过来说,我们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而且,发生在你身上的变化显然不同寻常,或许正因为是那样的过程,所以才能得到这样的结局。”

    “是……这样吗?可以这么想吗?”咲夜紧张地怯怯地抬起视线。

    “嗯,当然可以,不,是必须这么想。”

    正这么说着,肩膀上突然一沉,两只手臂从肩后耷拉下来,交叉抱在我的胸前,熟悉而轻柔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我不用看也知道,趴在我身后的是真江,她又恢复成那种一脸恍惚的表情,不时发出神经质的呢喃和莫名其妙的笑声。

    是累了吗?还是对这里的事情失去兴趣了?我闭了一下眼睛,感受着真江身体的曲线和温度,心中充满了安宁和温馨,身上的伤口,似乎也变得不那么疼了。

    这个时候,笑容是最好的吧。

    “阿夜,自己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你知道原因吗?”我睁开眼睛问道。

    “嗯……这个……有些感觉,但是说不清楚。”咲夜顺着我的问话陷入思索中,“我能感觉到自己和某种意志,也许是来自面罩的控制吧,那种感觉不好形容。不过,在我们发生争执的时候,的确在身体里出现了第三个意志……不,有些不对,不能说是意志,更像是记忆还是什么的……总之,很多东西进入我的脑海里,将本就一团乱的里面搅得天翻地覆。”咲夜轻轻敲了一下脑袋,虽然戴着面罩,可还是很可爱,“再后来,我看到了阿川,还有自己对阿川做的事情……全都清清楚楚。”

    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似乎想要说“抱歉”,但也许是想起我之前说的话,所以才硬生生将它吞回肚子里。

    “我不想就这么消失,想要再一次见到阿川,想要获得能够改变自己的力量,所以……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能再次控制身体,而那些胡搅蛮缠的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咲夜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掌,似乎在为自己之前的战斗感到惊讶,“真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你可是差点杀了我啊。”在咲夜露出焦急的脸色前,我轻松地笑起来,“恭喜你,阿夜,你终于得到力量了。”

    “啊……嗯,谢谢你,阿川。”咲夜愕然一下,随即露出腼腆的笑容。

    “有一个问题。”我顿了顿,在她不解的神情中,问道:“现在你还可以使出那样的力量吗?”

    “应,应该没问题。”咲夜盯着用力握住的拳头,“虽然脑子里模模糊糊的,但是身体却十分熟悉,我觉得,再来一次的话,也一定能够做到……”说到这里,她改换成俏皮的口吻说:“把阿川逼得手忙脚乱。”

    看到她似乎从抑郁懊悔的心情中恢复过来了,我终于可以松开最后一口气。

    “那是偶然了,偶然我不过才发挥了百分之一的实力,想要胜过我,修炼一百年再说吧。”

    咲夜静静和我对视着,半晌后,不约而同发出噗哧的笑声。,

    “回去吧。”我说。

    咲夜点点头,目光落在趴在我背后的真江身上,露出稍微复杂的神色。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时,她将目光移开了,就像是从未看到过真江般,径自朝屋子里走去。

    我将真江背起来,加快几步赶上去。

    当我们试图打开后门的时候,却发现门从里面上了锁。我们面面相觑,敲门后好半晌,门才打开来,从后边露出一副紧张兮兮的脸来。爱丽丝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欣喜轻松地吐了口气,看到真江时,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就像在说:她怎么会在院子里?可是转移到咲夜身上时,却一脸惊吓,仿佛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差一点就要把门给关上。

    我揽住她,将身体挤了进去。

    “爱丽丝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我稍微有些责备地问。

    “可,可是……”爱丽丝有些迟疑,有些尴尬,视线悄悄在咲夜的面罩上游弋,随后伏在我的耳边轻声问道:“真的没事了吗?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这位小小姐变得真可怕。好几次,我都以为你被杀掉了,然后会冲进来把我们都杀光呢。”

    我盯着她半晌,无奈的情绪袭上心头。说的也是,之前的那一幕对普通人的打击可不会多小。不过——

    “结束了,彻底结束了。她已经回来了。”

    “真的?不是她假装的?真的可以摆脱面罩的控制?”爱丽丝连珠炮般发问。

    “总之,先让大家进去再说吧,我们可是淋了半天的雨,又冷又累。”我勉强露出笑容道。

    “哦,哦”爱丽丝将门敞开,当所有人鱼贯而入时,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咲夜的身上,我听到她咕哝道:“真是奇怪,只有嘴巴的话,呼吸很麻烦吧。而且,也不像是完全看不到人,听不到声音的样子。这样的面罩有什么意义吗?”

    没错,她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

    满怀着诸多的猜测,唯一能够做出解答的女孩,戴着面罩走到壁炉边的更衣架后了。虽然想要叫醒真江,让她跟过去,不过一想到尽管两人都是女性,但是彼此之间不怎么对付,便迟疑下来。

    还是过后再帮她一起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