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二九章 法宝定制
    第二天的一整个上午,张信都在忙碌着,在藏灵山下的灵市里,换取各种样的材料,甚至奇珍异宝。

    所谓的灵市,其实也是黑市,并不被日月玄宗官方认可。

    可日月玄宗的贡献值兑换体系,价格常有失衡,且极不合理,也就催生了各大上院分院的灵市产生。

    不过这种地方,也通常是鱼龙混杂。顾客不止是日月玄宗的弟子,便是外面的散修,也常光顾。每日人来人往,极其热闹。

    这使负责看护的雷照等人颇是紧张,可幸在因昨天夜晚‘流星火雨’的冲击,藏灵山处于封山状态。又因前山一片废墟,破败狼藉,绝大多数玄宗门人都在那边忙着清理,重建家园。所以今日这灵市之内,异常的清冷。

    张信也没在这里面呆多久,草草收购了一些材料后,就来到了一家名为‘古器阁’的三层石楼面前。

    在上官玄昊的记忆中,如只限定在藏灵山的范围,评论各家炼器师的高下,这座‘古器阁’的阁主及其诸多弟子,无疑是独占鳌头,

    而此时他也恰有一事,需得求一位可靠的高明器师。

    不过在登门前,张信却还是装模作样的,在这灵市内四处打听一番。

    入门之后,张信也没敢做出轻车熟路的模样,而是循规蹈矩的向一位前台的掌柜请教。由此人带领着,来到一间炼造房前。

    在这里,张信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那房门才打开。内中一位一身红袍,袖有九道铜纹的灵师,慢步行出。这人肌肤是如同其他专业器师一样的火红色,身形魁梧,气质刚毅。

    “是你要寻我订制法宝?”

    “正是张某!”

    张信的神态很不耐烦:“你这人架子倒是蛮大的,敢让本座等候将近半日,什么态度?”

    话说到一半,张信就大袖一甩,将一张图纸,丢到了那中年器师的面前:“我听别人说,你的炼器术很不错?这件法宝,你可能打造?”

    那人眉头微皱,却未置一语,随后将那图纸取在了手里。只看了一眼,此人就就已眼透异色。

    “八十一组三级太乙招雷术,以及同样八十一组三级小庚元术,你这件八级法宝,样式很是古怪!价钱也不低。光是材料,不惜工本的话,就需四千点八级贡献,加上失败的可能,至少得按七倍估价”

    张信不发一言,直接将自己的身份符牌取在了手中:“八千点九级贡献,不知可够了?”

    “可这都足够炼制一件普通九级法宝,或者寻我两位师叔出手,你确定?”

    “无妨!”

    张信大度的一拂袖:“既然已找了你,本座就懒得再寻别家,只求此宝能尽善尽美。”

    其实他是听那位精擅练器术的好友说起,三百年内,他眼前这位名唤臧戒的家伙,是唯一有极大希望,成为下一位炼器宗师之人。

    “可你现在才只是一介三级灵师,要控制此宝,只怕不易。估计至少也需第三战境”

    那臧戒摇着头,继续劝诫,可当说到不易二字,他就容颜微动:“你是张信?”

    “你认得我?”张信微一扬眉。

    “猜到的,我听说过你,为人很是狂妄无礼。如今能够避雷的金灵力士,独你一家,且在你这个修为,能拿出这么多贡献值的,除了那些世家子弟之外,极其少见。”

    臧戒一边说,一边也拿出一枚符牌,同时激起了一道灵光,往张信手中的那枚遥遥一照。

    “六千足矣,七日之后,我会让人将此宝,送去你的灵居。”

    ※※※※

    待张信从古器阁走出后,就不再闲逛,直接回到他那座八级灵居内。而一当雷照他们的神念感应被隔开,叶若就显影而出,一阵啧啧赞叹:“主人你设计的这件法宝,样式可真奇妙!居然将魔方这种东西,像那样利用,主人你真是太聪明了。不过那个人,他真能为主人你炼成么?看起来好难的样子。”

    正因为制作的难度奇高,她的主人才会求助他人。

    “既然那位已答应下来,想必是有把握的,我看他也很感兴趣的。再如他都无法完成,那我还真不知该求谁才好。”

    张信苦笑,随后一边往炼造房行去,一边又好奇的询问:“我其实一直想问,那日在鸦巢,若儿你说的反物质,到底是什么东西?与暗物质相同么?”

    “完全不同!”

    叶若摇着头:“暗物质是无法观测到的,反物质却可以。物理学上的反物质,是指由反原子核,反质子和反中子组成的带负电荷的物质,看起来与平常的物质没什么两样,可一旦与正物质接触,就会相互湮灭抵消。”

    “原来如此!”

    张信心想这反物质,确与他记忆中的幽影神箭,性质相同,

    “我们平常接触的东西,基本都是由重子数为正的质子和中子所组。于是有人以此为基础,制作反物质导弹与反物质炮,还有反物质引擎。主人离开联邦的时候,这些技术刚成熟不久,若儿这里,因主人家族掌握的能源公司,恰好有许多相关资料,甚至设计图。可主人你们这里的反物质武器很奇怪耶,居然可以直接包裹在箭支里面,而且那箭还可以化为暗物质,直接穿透物体。”

    张信则已兴趣全失,他听了一半,就知道这什么反物质,自己是暂时无法理解。

    他此时已在炼炉旁坐下,将自己收购的材料一一取出,准备在接下来的两日,按照叶若提供的整流罩图形,制作相应的阵盘。

    他先试了试这火炉,随后眼现满意之色,

    这灵居内的八级炼炉足够强力,炉内的温度,最高可达二千。不但火力绰绰有余,也是较易操控的。

    不过能否炼成这阵盘,张信也仍无把握。

    因不能理解大衍摘星阵内,那部分符文的具体作用,所以张信这次,其实照猫画虎,然后再添加一些,他自以为有用的符文进去。连他这个制作者,也搞不清楚这原理与作用。

    所以这次他设计的东西,没有在完成后因符文冲突崩溃,就算是很不错的结果了。

    也幸在此物,严格来说也不算阵盘,只能说是各种符的结合拼凑体。又因这座似阵非阵的东西,是内嵌在整流罩的后方,所以张信无需一整块的炼制,可以将之分开成很多片,再加以组合。

    这使他制作的难度,大大降低,可也令这阵盘的功用,更不靠谱。

    不过这次,反正也只是试试而已。叶若在这短短半月内制作的飞行器,亦没可能有上次那样的质量。

    “新造的这枚火箭,抗干扰能力大约是以前的三成左右。此外我还准备将一些小生物送到外太空!”

    炼造房内,叶若不厌其烦的向张信报告着:“我想试试看,若儿经历的强干扰,是否就是主人所说的天劫。”

    张信对此自是毫无意见:“你想试就试,不过有一点,必须以运送更多数量的采矿飞船与纳米机械,为第一优先。”

    “明白的,主人!”

    叶若语声欢喜的答应,可随即她又想到在此之前,他们还需办到一事。

    “主人,你想到办法了没有?我们该如何把这些东西,送回你的基地?”

    她跟随张信日久,现在也改变了不少。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对灵师的能力一无所知。

    现在这座灵居,时时刻刻都在几位顶级神师与一位天域圣灵的监控之下,若儿不以为自己那什么钻进式土潜机,仍可瞒过这几人的耳目。

    何况除此外,还有这里的十级防护法阵。此阵的术法,能够打出五十级的复合灵术。尽管呆板了些,可威力却在。

    叶若自觉她那座钻进式土潜机,只怕还未靠近,就会被这法阵轰碎。

    “怎么可能没办法?”

    张信继续专心致志,操控着炼炉下的火焰:“这藏灵山内,至少有七十五位专业器师,还有将近二百位掌握一定练器术的灵师。他们每年炼制的法器灵装,可达三千件,可最多只有两成成功,那么这剩下的,去哪里了?”

    然后未等叶若答话,张信就已解释道:“一部分回炉,被重新分解成了各种材料。还有一部分,则是低价售给宗门,然后丢在了附近不远的的黑铁渊里生锈发霉。因废器通常价值不高,那里的看管很松散的。你的那些纳米蜘蛛,应该很容易就能从地下潜入。”

    叶若的眼眸,顿时微亮,她明白张信的意思了。可随后叶若,又神色复杂的,看那火炉。

    心想在那些灵师眼中,主人炼出的这些东西,都是废品么?也不知这次,到底能不能成功?

    张信为炼制这阵盘,用了整整两日,之后就开始了吞食各种灵丹妙药的日子。

    到手的四颗神血石,他分成了四天吞食。这将使他的金灵属性,推升到了极限的六点,风灵属性,也可拔高至三点。除此外,还有一颗雷属性的神血石。

    ‘黯池雪莲’他却忍着没服用,此物能让他暴增三千点的灵能量上限。

    可张信却准备等前往日月本山后,换取淬玉决的进阶功法‘无极不灭身’之后,再使用此物。

    这枚千页峡内最最珍贵的奇宝,定可使他的中阶炼体术,一举提升至第三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