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42 安全代理素体
    242安全代理素体

    小斯恩特似乎早知道会变成这样,身形和席森神父交错,藏到了席森神父的身后。他的动作快得超过了普通人的极限。几乎是眨眼间,我的匕首和两根矛矢就失去了目标。

    大气变得紧密起来,通过连接匕首的丝线可以清晰感受到阻力,匕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坠下去。但是矛矢却拥有更强大的动力,直接撕开那层突然变得厚实的空气。

    趁着大气力量的阻滞,席森神父已经抓住小斯恩特跳到半空,完全落空的三支钉在构造体垃圾堆中,猛然绽放出一地的蓝色电弧。

    我牵动丝线,匕首困难地在半空打着回旋,试图将身处半空的席森神父和小斯恩特拦截下来,然而席森神父在超能大气力量的作用下,好似游鱼一样滑了出去。

    我的身体失去束缚,从天顶落下,一道身影从后方急掠而过,眨眼间就来到席森神父的身旁。

    真江翻身侧踢,好似鞭子一样抽在席森神父抬起的手臂上。不知道是席森神父没有出尽全力,还是因为无法发挥最大的力量,空气的致密度根本无法削弱这一击的力量。

    只听一声骨折的声音,席森神父好似皮球一样砸进构造体垃圾堆中。

    然而,小斯恩特不见了。

    士兵们一拥而上,配合真江朝席森神父发起猛攻。席森神父躺在构造体垃圾堆中,虽然手臂折断,但是脸上仍旧是那副文质彬彬的笑容。空气再一次变得致密起来,一阵波动掀起狂风,这些士兵便如同挨了一记重锤,比去时更快地向后飞了起来。

    当真江抓住其中一个士兵的身体充当盾牌,再次冲向席森神父的时候,我和玛索正在寻找失踪了的小斯恩特。

    玛索显得十分紧张,一点说话的兴致都没有。她一边从后背抽出矛矢插进鱼枪的发射口中,不停瞄准每个可能的方向,一边朝索伦的方向退去。构造体垃圾很多,走起来磕磕绊绊,我的脑子里浮现至今收集到的小斯恩特的个人情报。

    小斯恩特的状况有些特殊,至今为止,并没有展现出任何直接杀伤性的力量。在资料中,小斯恩特是天门计划后期的执行者,墓地区和湖边码头区的两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建设都有参与。但是从他的表现来看,我甚至无法确定他是否是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构成四要素之一。因为他虽然可以将他人带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但是同样能满世界地乱跑,这一点和至今为止见过的构成四要素的情况截然不同。另一方面,他并没有戴上墓地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特产的面罩,因此也无法判断他是否是个巫师。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灰色的漩涡出现在索伦的躺椅旁。

    是传送法术。

    “攻击那个漩涡”我大叫起来。根据经验,只要能够破坏那个漩涡的稳定性,会给使用这个法术的巫师造成严重的威胁。

    玛索应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法术现象,所以她愣了一下,连忙将矛矢射了出去。这个时候,我和她距离躺椅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

    矛矢眨眼就到了漩涡之前,然而在距离不到一米的地方无法寸进,因为有数条毒蛇从漩涡中飞了出来,矛矢插在其中一只的身上,就被它用身体缠住,紧接着被更多的毒蛇缠住,飞行的动力急速降低,硬邦邦地掉落在地上。

    蓝色的电弧迸放出来,那些毒蛇立刻化为灰烬,漂浮在地面上,被吹来的风一卷,变得更加细碎,直至完全消失在视野中。

    与此同时,一个戴面具的男人从漩涡中跨出来。他的穿着打扮,身高体形和小斯恩特一模一样,然而脸上戴的并非常见的巫师面罩,仅仅是一张遮住上半边脸的黄金面具。这张面具的眼睛部位没有开口,仅仅勾勒出一个轮廓。

    尽管这个男人有血有肉,但是因为这张死板生硬的黄金面具,看上去就像一个冰冷的死物一样。

    身后再一次传来沉重的击打声,有男人发出惨叫,但是我没有回头,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小斯恩特身上,再一次掷出匕首。,

    小斯恩特没再闪躲,张手就抓住匕首的刃部,从丝线上传来的拉扯力惊人的强大。我从传来的感觉得到,他的手掌受伤了,却被他拉得向前踉跄了一下。玛索正在重新装载鱼枪矛矢,我觉得再这么对峙下去也没有好处,于是放弃抵抗,顺着拉扯的力量向前跳跃。

    小斯恩特空闲的左手从怀中掏出一个黑盒子,抓住匕首的右手突然膨胀,完全失去了手臂的形态,起先像是一团烟雾,或者一团烂肉,包裹住匕首,沿着丝线飞快蔓延上来,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只黑色巨蟒,张开腥盆血口朝我吞来。

    在我做出反应之前,矛矢从后方射来,狠狠扎在黑色巨蟒的身上。在绽放的电弧中,快速萎缩成一种干涸的物质。

    这种鱼枪也不清楚是什么武器,显然比现实的兵器有效得多。

    我将匕首从干涸物质中拉出来,这些物质立刻一寸寸地断裂在地上。小斯恩特失去了右手,可是左手已经将连接在索伦身上的导线拔了出来,麻利地和黑盒子接驳起来。

    一瞬间,从四面八方的构造体垃圾中传来巨大的声浪,就像是无数的音响发出反馈声,将其它的杂声全都排挤了出去。

    那种尖锐刺耳的声音让我的头脑都要晕眩起来,不由得掩住双耳,玛索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干扰,但也被这一变化惊呆了,瞠目结舌地环顾四周。

    后方真江、番犬部队和席森神父的战斗也暂时停止下来,警惕地关注着正在酝酿的易变。

    不到半会,警报声和机械人声取代了这阵几乎将所有人都变成聋子的反馈音。

    ——嘟

    ——发现有害程序,第一防火墙被攻击。

    ——第一防火墙被攻破,第二防火墙侵入率百分之二十。

    ——防火墙结构遭到恶意破解,距离失效还有三十秒,核心程式闭锁。

    ——警告,警告,入侵者列入最高等级非法名单。

    一种类似机械转动的声音不停响起,环绕在月牙型设备阵列四周的构造体垃圾中绽放出剧烈的蓝色电光。

    ——入侵者锁定,排除作业开始,试作型安全代理素体启动。

    小斯恩特似乎也对这一结果感到意外,动作显得有些不安。众人的目光落在直立着的六具圆筒型装置上,这些圆筒发出剧烈的泄气声,沿着看不清的排孔喷出一阵白色的气流。

    就在他们将注意力放在圆筒上时,我仔细观察他们的表情,发觉这一变化同样不在包括席森神父和玛索在内的所有人的预料中,只有自己和真江无动于衷。

    异常的变化和冰冷的警告声,让气氛不自然地紧绷起来。除了我和真江之外,似乎连玛索也不知道那些圆筒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被称为“安全代理素体”的东西,应该就是小斯恩特和席森神父对话中的“微机胞构造素体”,同时也是索伦最终的保险吧。

    圆筒最终敞开,无数的淡黄色液体涌出来,两米多高的身形从里面走出来。

    它的模样足以令人倒抽一口冷气,虽然外表是人形,但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根本不是人类。六只类人生物呈现出男性和女性的外观,但是身体似乎纯粹由一种灰白色物质构成,这种物质和四周的构造体垃圾的材质十分相似,无法用肉眼分辨是无机物还是有机物,但是明显更加坚硬。指尖锋利尖锐,关节上有参差不齐的刺状结构,似乎并非是刻意形成的武器,只是在体型塑造过程中,因为造模不规范所形成的副产物。

    更令人在意的是,它们的脸部就是一张面具,五官生硬,面具脸的后方就是一团类似大脑的物质,并没有脑壳的存在。如果是女性的话,脑后还有一蓬头发般的导线。

    在我的脑海中,这些“安全代理素体”逐渐和曾经碰到过的死体兵重合起来。两者无论在外观风格还是构成材质,都拥有许多共同点。

    虽然有些吃惊,但是也并非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

    玛尔琼斯家曾经是末日真理的一部分,而末日真理继承了统治局的大量遗产,由玛尔琼斯家负责的天门计划,本身就是以统治局科技为基础。那么索伦在和玛尔琼斯家的对抗中得到部分关于“上帝微粒”的应用技术,发展出类似的产物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唯一令我心中一沉的是,其中一个女性形态的安全代理素体,外表看起来和玛索有几分相似。

    最初来到这个肿瘤区时,因为种种人和事的异状所产生的某种朦胧猜测,在此刻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这个地方就是十年前遗留下来的,在这十年中,为索伦提供献祭的祭坛。

    这个祭坛的坐标不在现实中,而是山顶区数据对冲空间的一部分,就像它的外观一样,是一个寄生在这个空间中的肿瘤。此处的特性就像是将山顶区和墓地区的两个临时对冲空间杂交在一起,在允许思念体存在的同时,也允许**出入。席森神父和小斯恩特应该不是思念体的存在。

    通过这些古怪的设备仪器,恩格斯警长奉献的祭品,例如玛索,**和人格被分割开来,人格数据转换成思念体降临到正常的山顶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则在这里被改造成所谓的“安全代理素体”。

    我一直在寻找的玛索的身体就在眼前,然而,它显然已经获得了独立性,思念体玛索是否还能够重新转换为人格状态回到变成安全代理素体的躯壳中尚未可知。

    这些安全代理素体,无论外表还是动作都充满了攻击性。一种针对性的危险直觉从它们出来之后就没有消停过,这些家伙似乎不太聪明,更谈不上人性化,一眼就能看出只是个冰冷的战斗工具而已。

    “素体?死体兵?”我自言自语着。

    “真是麻烦。高川先生,能否先解决面前的这些家伙再讨论我们的事情呢?”席森神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身体嵌在构造体垃圾中,看上去有些狼狈。似乎在真江的攻击下,他就算能够使用超能力也没能讨到好处。

    “似乎你们才是入侵者吧?”我说。

    “我不觉得这些试作型的素体能够分辨出来。”席森神父抹去嘴角的血迹,从垃圾堆中撑起身体,“这些造物虽然看起来和死体兵十分相似,但是并非纯粹的兵器,在技术上以智慧生命为标准。末日真理一直希望自己能够获得超脱人类的身份,成为在末日环境中拥有更强生存能力的新物种,他们在统治局的遗产中发现了一种名为‘混沌’的存在,面前的这些家伙,应该就是以‘混沌’为蓝本制造出的前期产物。”

    我不由得揉了揉太阳穴,席森神父透露出来的信息拥有太多一时间难以消化的专有名词。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未完成品,所以没有智慧分辨谁是敌人,谁是友军,是吗?”

    “在脱离末日真理之前,玛尔琼斯家一直负责大量的研究工作,这些素体作为新物种的躯壳已经进入正规,但是一直缺乏人格技术上的支持,所以一直无法制造出真正的生命。在对人格技术的研究上,网络球一直位于前沿,末日真理也好,玛尔琼斯家也好,我们黑巢也好,都没少打你们的主意。”席森神父用令人意外的坦白态度说到。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事情,但是看小斯恩特的反应,似乎对席森神父的坦白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我不由得想起那枚神秘芯片以及停尸房的三具尸体,那些尸体是否就是席森神父提到的“混沌”的实验体,而死亡证明上的备注,以及三方围着这枚神秘芯片的间谍战,是否表示神秘芯片中所保存的资料,就是末日真理和玛尔琼斯家梦寐以求的“人格技术”呢?

    “我想,也许我们可以私下做些交易。”席森神父在我沉思的时候如此说到。

    我并没有立刻回答,但是沉默的态度似乎已经足以让他感到满意。玛索走到我身边,她似乎也察觉了那个可怕的事实,面前出现的怪物就是自己的身体。明明自己还“活着”,却亲眼见到自己的身体被改造成怪物,这到底是怎样的感觉,我完全无法想象。玛索的手微微颤抖,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说不出是恐惧还是悲伤。

    安全代理素体们走出圆筒装置后,埋葬在构造体垃圾堆中的显示屏上尽皆出现统一的字符,虽然认不出来,但是红色的字体足以给人带来强大的不安。,

    小斯恩特最先发动攻击,剩下的左手再一次变成黑色巨蟒,要将离得最近的安全代理素体吞进肚子里。那个男性安全代理素体完全没有闪躲的意思,任凭尖锐的牙齿咬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双手抓住它的上下颚,毫不费力地就撕成两半。裂缝从头部一直蔓延到小斯恩特的肩膀,这只手臂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团废肉。

    机械人声再一次响起来。

    ——安全评估,威胁等级3,最低限度装备配给。

    构造体垃圾中有几个箱盒的盖子自行打开,弹出一个手持的握柄。虽然仍旧有许多令人无法理解的地方,但是直觉感到的危险让番犬部队的士兵们第一时间发动攻击,三支鱼枪矛矢击中试图取武器的安全代理素体。绚烂的电光缠绕在它们身上,好一会才消失,这些安全代理素体似乎要跌倒的样子,白色硬质外壳也出现焦灼的伤痕,但是它们很快就站稳了脚步,没有理会攻击自己的士兵,直接走到箱盒前,抓住握柄将武器拔了出来。

    似乎是一种冷兵器,外表上看起来像是一把柴刀,刃部的长度只有一米左右,抓在高大的安全代理素体手中,就像是玩具一般。虽然说凡是涉及统治局科技的武器,都不能掉以轻心,但应该不会是临界兵器那种等级吧?

    我看了一眼玛索手中的电击鱼枪,以这种鱼枪的威力为准线,如果不具备远程攻击方式,那么在直接攻击力上或许会更强。

    这些安全代理素体的特性和死体兵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坚硬的外壳,冷酷机械的战斗思维,如果没有趁手的武器,就连魔纹使者也要陷入苦战。我的手心渗出冷汗,就像席森神父说的那样,这六个安全代理素体拥有杀死这里所有人的力量。

    如果说在最初还抱着这些安全代理素体拥有分辨敌我能力的奢望,那么在它们切实展开行动后,就完全破灭了。

    几乎是眨眼间,失去了双臂,正准备施展传送法术的小斯恩特就被打着旋飞来大刀斩成了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