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47 结束就是开始3
    247结束就是开始3

    当初我和真江离开的时候,那些从冷柜中爬出的尸体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令人不由得联想到青虫的蛹化。现在回想起来,那些丝茧的颜色和肿瘤区构造体的颜色十分相符,这让我产生不好的预感,当这些尸体再次从茧中孵化出来的时候,是否会变成那种外壳之坚硬和死体兵不相上下的怪物?

    三具特殊尸体的死亡证明所暗示的实验,是否就是对死体兵制造技术的研究?

    若放在以前,或许还可以掐灭这样的念头,然而在那个巨大的肿瘤区中,我已经见到了太多对统治局科技破解和应用后所诞生的产物。我并非科研人员,因此无法断定,在这个地方所出现的超现实科技和统治局科技的差距还有多远——这个差距的快速缩近让我越发感到末日幻境的景象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和现实重合。

    距离世界末日预言的一九九九年还剩下一年的时间,对于没有接触过末日幻境的普通人来说,现实还在以过往的姿态平滑而有序地运转。我在来到这个小镇以前,虽然也经历过许多匪夷所思的冒险,也为事态的迷离感到忧心忡忡,但是总觉得人们还有时间。三大组织的僵持会让人们度过一个不太安稳一九九九年,但至少看不出世界会在一年之中灭亡的迹象,然而现在我开始不确定起来。

    这个世界从正常到崩溃,只需要一年的时间?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在这个小镇所曝露出来的东西隐隐让人感到不安,我寄望这只是自己杞人忧天的错觉。

    停尸间的状况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糟糕,甚至可以说,平静得令人大吃了一惊。灰白色的茧纷纷破开一个大口子,曾经是尸体,现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从里面钻出来,如今却不知去向。空洞的茧壳和将彼此连成一片的丝线如同蜘蛛网,或者堆叠厚实的棉絮一样,从地板两侧的冷柜蔓延到天花板上,形同一个昆虫产卵后的巢穴。

    整个房间的空气冷凝而饱含水分,在不少地方结起白霜。一眼望去,冷柜的所有格子都被打开了,除了依旧躺在病床上的三具尸体,什么都没剩下。我们从冷柜暗门中走出来的时候,可以清晰看到自己嘴边呼出一团团的白气。

    气温大概接近零度了吧,我的肌肤升起一阵鸡皮疙瘩,失去防护服后,只剩下一身清凉内衣打扮的玛索更是簌簌颤抖,只有披着外套的真江看上去一点异常的感觉都没有。

    停尸间的诡异变化让人感到疑惑,不过在这种时候,任谁都会巴不得所有的危险都远离自己。我让玛索将封印安全代理素体的茧以及席森神父搬出来,自己拔出匕首来到门边,削断上边的粘丝,想要将这扇通往走廊的门关上。虽然我们迟早要出去寻找回归的道路,虽然这个房间冰冷潮湿,令人片刻都不想多呆一会,但是刚刚脱离魔域,前途多舛,或许只有这个房间能够暂时提供安全。

    虽然我安慰玛索时说过一些“车到山前必有路”之类的话,但其实自己的心中也是忐忑不安,只是在脸上挂出一副心有成足的表情,因为在这个房间中只有我一个能跑能跳的男人。玛索虽然仍旧挂着微笑,但那种笑容充满了放弃的解脱感,她抱着肩膀坐在地上,盯着在身边小声嘀咕的真江。

    下一刻,她的笑容僵硬起来,脸色也刷地发白。

    “玛索?”

    然而不用玛索开口,我也感觉到了,地面正在产生一种不自然的震动,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要从下面钻出来。紧接着,充当暗门的冷柜一侧开始开始跳动,发出一阵阵哐当哐当的声响。我和玛索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拉起真江、茧和被封印的席森神父,远离那片地方。我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想要从暗门中出来,明明在肿瘤区毁灭后,什么都没有剩下,也许是那些马赛克开始侵蚀这个空间吧。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觉得会有什么好事。,

    “不对劲,快把门打开”玛索叫起来。

    不用她提,我已经这么做了。然而这扇门却意外的,好似从外边反锁了一般纹丝不动。我用力摇晃门把手,甚至用匕首去切割,却都徒劳无功。这扇门变得意外的坚硬,甚至不能用坚硬来形容,那种独特的,无法开启和破坏的感觉,就像这座精神病院的教堂式大厅中那些通往外面的大门和窗户一般,只是一个被固定死的背景。

    没选择了。我跨前一步,将玛索挡在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暗门。那快可以上下活动的地板好似打上了马赛克,变得不甚清晰起来,这种奇妙的现象很快就吞噬了地板上的士兵尸体,连同整个门内的空气也开始变得模糊浑浊,不再像之前那般透明。

    我的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这种伴随肿瘤区毁灭所产生的异变扩散现象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抗拒的。

    出乎意料的是,这些马赛克异变并没有蔓延到暗门外,就像是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挡住了一般,只能不断地在原地积累,变得更加混沌和浓郁。突然间,那片打满了马赛克的空间开始扭曲起来,好似有正反两股力量在对峙,扭曲,正常,再扭曲,再恢复正常,如此反复。过了大概数个呼吸的时间,维持正常状态的力量陷入溃败,暗门后的马赛克空间一鼓作气变成了一团漩涡。

    半透明的漩涡徐徐转动,一个矮小的身影朦朦胧胧浮现,根本就没有抬脚走出暗门的过程。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就发觉他已经站在室内。

    一个身穿白色病人外套的男孩。

    玛索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因为这个孩子正是我们曾经见过许多次的索伦,不是肿瘤区的怪异人体“索伦”,也不是最终安全警卫“索伦”,而是最初见到的那个鬼魂一样的男孩“索伦”。

    “噢,天哪,你没有死”玛索低声叫起来,脸上浮现惊喜之色。她似乎想冲上去,虽然我同样有一大堆话想要询问面前的这个男孩,然而一种谨慎的心态却让自己下意识将玛索拦了下来。

    玛索向我投来意外又疑惑的目光。

    “他是索伦,他没有死”

    “我知道。”我说:“我一直就不觉得他会死去,他是先知,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先知?你在说什么?”玛索难以理解,这是因为她不明白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基础构架。

    在我们获得的资料中,构成一个完整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所需的四要素,同时也是四个最重要的祭品:基石、主宰、守卫和先知。在至今为止的推论中,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艾琳的丈夫蒙克是基石,艾琳是主宰,守卫者尚不明朗,或许是曾经在连接山顶区和墓地区的“门”中出现的巨手,而索伦则是先知。

    虽然这十年来,索伦一直扮演着和艾琳作对的角色,但是他身为先知,既然存在于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并且开发出肿瘤区、素体以及安全警卫等等超凡科技,本身就可以视为已经落入艾琳的毂中。

    然而这些事情暂时没时间对玛索进行解释了。

    肿瘤区已经灭亡,分别代表索伦和艾琳的最终安全警卫和构造体巨人同归于尽。如今思念体状态的索伦再一次穿越死亡境界线一样的黑暗深渊,重新回归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失去了最后存身之所的他就像一只赤luo的羔羊,持续十年的对抗已经走到了尽头。

    思念体索伦不会死亡,因为他是先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需要他。而我也需要他的力量,在他出现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出现。然而他如今就站在我的身前,这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和运气。

    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浮将出来,虽然艾琳没有出现在眼前,但我仍旧感受到一种穿越空间的压力。紧闭的大门和高耸的墙壁完全无法带来丝毫安全感。

    “让我们出去”我朝思念体索伦大叫起来,“如果你还可以办到的话。”,

    以男孩形象存在的思念体索伦没有回答,他就像是第一次碰到时那样,目光平静如水,仿佛要说什么般轻轻掀了掀嘴唇,然而在发出声音之前,那种平静的表情突然变得痛苦。他的身体漂浮起来,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因为我亲眼看到了他努力将身体压下的动作,就算脚后跟抬了起来,脚尖也努力粘住地面,然而,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绳索将他的双手绑住,向上拉扯,将他的身体悬挂在半空中,就像即将接受处刑的犯人。

    一条条的黑色回路从脚底浮现,迅速沿着他的身体向上蔓延,好像有无数的铁丝从他的皮肤底下向上钻,脸皮也开始浮肿起来,骨头也发软,不成*人形的狰狞骇人听闻。玛索简直被吓坏了,脚一软就跌倒在地上。男孩张开嘴巴,似乎要吐出什么东西,寂然的停尸间中,我似乎听到了惨烈而痛苦的哀嚎。

    空气是如此森寒,却给人一种沸腾起来的感觉,光线在扭曲,周围的景致就像是海市蜃楼一样虚虚实实。

    我抓住玛索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停尸间中开始产生巨大的气流,不一会就变成一条条可以目视的手臂粗细的龙卷,钻进旋转的暗门空间。病床和尸体在眨眼间就被这股吸力拉近暗门的漩涡中,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我们三人手牵着手,用力抓住侧旁的冷柜才堪堪稳住身体。安全代理素体之茧和席森神父的身体已经完全悬浮起来,而且从它们身上传来的拉扯力量正越来越沉,似乎随时会脱手而去。

    “索伦救我们”我压榨着最后的肺活量,大声嘶喊着。

    玛索也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但很快被风吹散了,她的嘴巴被风灌满了,脸颊鼓了起来,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内衣已经断了一条肩带,顿时脱离了她的身体,被暗门后的漩涡一口吞没。

    我们的身体也开始飘离地面,双脚不由自主地朝漩涡的方向抬起。

    “该死的,索伦,你已经失败了……”我的喊声在自己听来,似乎在耳边不到十厘米的地方就吹散殆尽,除了风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可我仍旧不甘心地叫喊着,“你必须送我们出去……混蛋……我们还有机会……”

    仿佛被无形的绞索勒住了脖子,被迫扬起头来的男孩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将头压了下来。那张皮肤下仿佛有无数蚯蚓在扭动的脸蛋正散发出一丝丝的黑气,几乎将他的五官都掩盖了起来,显得无比骇人。

    他勉力朝我们抬起右手,病人长袍在狂风的撕扯下紧紧裹住他的身躯,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我已经十分努力地去倾听了,可钻入耳中的仍旧只有狂躁的风声。

    下一刻,视野似乎产生了某种变化,好似电视台频道切换般一闪而过,虽然是同样的景色,但的确存在不同的地方。

    紧接着,视野又闪了一下。这一次,变化更加明显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和索伦之间的距离似乎变远了。

    男孩的脸再一次仰起来,从嘴巴和双眼中冒出强烈的白光,就好似他的体内燃着一团火,蓄积的热力无可抑制地喷涌出来。光的微粒不断向四周扩散。很快,眼前的一切陷入一片白茫,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视野第三次闪烁,就像是巨大的电流击穿了电容,屏幕的光刹那间消退,缩小成一个点,最终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中。

    恐怖的吸力消失了,手里抓着的一切也消失了。

    我感觉不到任何触感,能够感觉到自我的存在,却没有身体,只觉得自己正不断地下坠。

    然而这熟悉的下坠感却让我的心脏猛然落回胸腔中。

    醒来,我要醒过来我在心中对自己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