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57 沙耶降临
    声音像是从前方传来,但随着这种声音的渐强,似乎又是从更偏远的地方传来。(请记住我们的小说手打)声音变得愈来愈大,如同潮汐一样,一波紧接一波地升起,后一波推动前一波,一波叠在一波上。又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爬动,不一会就传来重物被推倒和玻璃碎裂的声音,敲击钢铁的声音,宛如从地狱深处响起的魔鬼的嘶吼声,又有一颗心脏跳动的声音,渐渐地,更多的心脏跳动起来。我感到这些鼓动的声音不断追逐着自己的心跳,紧接着开始牵扯我的心脏急剧跳动。

    我已经无暇去理会码头区的撤退了,在我的视线里,有一些民兵开始露出痛苦的神色,从他们的鼻子处开始流出鲜血。

    “它,它们来了”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凄厉而充满恐惧,和这个叫声一起膨胀的是一团血肉般的东西。

    那是堆积在镇中的尸体。

    街道上,房间里,车旁,信号等下,斜挂在橱窗上的,被劈成两半的,所有成形和不成形的尸体都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融化。

    我呼吸,空气中弥散着刺鼻的腥味,让人想到血肉在闷热封闭的下水道里快速腐烂。

    很快,尸体已经不再是人形,而是被重锤砸扁,被搅拌机搅碎,冻结又融化的肉块。

    是的,肉块,那种血肉模糊的,连一点皮肤都没有的肉块,开始就近朝建筑和器械等等物体蔓延。就好似某种藤蔓,在无机物上扎根,殖生,繁衍,将其变成某种有机和无机结合的丑陋形态。

    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让我想起进入肿瘤区的时候,那个黑暗、软绵、腥臭、到处滴水的电梯。当时因为光线的缘故,无法看清那个世界的真面目,然而此时我毫不意外,啊,这里正变得和那里一样。

    完全无法解释其原理,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变异正以一种极高的速度蔓延,似乎整个城镇正在变成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如此庞大的变化,让人打心底生出无力感,让我生出一个荒谬的想法——就算从天空扔下一颗核弹,也不足以将面前这个正在活化的城镇怪物给消灭掉

    狂乱的声响中,开始残渣绝望的哀嚎。

    “上帝啊”

    “稳住全体稳住”大概是临时指挥官的人在大叫,声音明显发颤。没有攻击指示,因为没有人能够找到攻击的目标,不,应该说,攻击的目标太过庞大而无从下手。几百发拇指大小的子弹能够给一个城镇造成怎样的伤害?

    “这就是沙耶?”耳中传来桃乐丝的声音,听得出她有些动摇。

    即便拥有强大的临界兵器,也难以令人得到安全感。

    我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因为我的身上能够充当兵器的只有一把匕首和一支左轮,大概是手握得太紧的缘故,指关节隐隐作痛。

    即便如此,留在这里的人仍要继续执行“拖延时间”的任务。

    到底该怎么做?从这里开始将所有变异的建筑,直至整个城镇全都摧毁?就靠手中这些玩意?才能也好,超能力也好,使魔也好,快想想,高川,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给予对抗这个可怕敌人的力量

    完全没有……

    四周的人影开始动摇,有人扔下枪械朝码头跑去,哪怕是背后的督战员大声威胁他,做出准备开枪的样子,他一边跑一边歇斯底里地叫喊,其他仍有几分清醒的民兵也在大叫“疯了,他疯了”。“开枪开枪打死他”督战员喊起来,第一个开枪,然而也许是心中的恐惧拽住了他的手,好几发子弹打在离逃兵几米远的地方,大概过了三秒,才有其他人朝那个逃兵开枪。

    逃兵终于被射中脚踝,扑倒在地上,可是他完全感觉不到痛苦般,一边向前爬一边还试图站起来,那疯狂的模样让人打心底生寒,直到一发子弹击中他的脑袋,紧接着又有几发子弹在尸体上打出血花。

    逃兵一动不动了。

    “谁敢临阵退缩,他就是榜样”督战员大声喊道。

    一度混乱的防线总算安定下来,可是死寂的氛围更浓了,许多人在胸口划着十字,一脸惨然的死相,谁也不相信自己能够活下来。他们并不是真正的士兵,也许事先做好了战死的心理准备,但是未免抱着一线希望。,

    现在这一线希望却正在稀释。我不知道他们还能撑多久,这本来应该是天选者的战场,而不是这些普通人的。

    正在登船的人们被这边的情况惊动了,秩序一时间发生混乱,我觉得他们中眼尖的人应该能看到城镇正在发生的变异。因为血肉的繁殖已经弥漫到几座高楼上,并且正在朝防线蔓延,几十米外的地面、墙壁、信号灯和车辆,水泥和钢铁都开始长出血肉。

    我们开始试探性射击,子弹打在物体变异的地方,发出入肉的噗噗声,打在仍旧是无机物的部分则是另一种声响。然而攻击没有生效,变异的血肉就好似一张巨大的地毯,肌肉纤维缠上弹头,很快就将它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它仍旧不紧不慢地扩张着,虽然我们暂时没有后退,但是这样下去,这个防线显然正失去存在的意义。

    我也开始紧张起来,夸克虽然吃了灰石,但它在之前的战斗中受创太深,仍旧只能化身匕首的形态。如此一来,无论是想要进行阴影跳跃还是飞翔都无法做到。逃跑的话也许依靠超能力“速掠”就足够了,可是要和这个变异城镇战斗,脚踏实地或许是十分危险的行为。我有理由相信,这些半血肉半无机的东西,会将踩在它身上的家伙一口气吞掉。

    我想不出任何抵抗的办法,也没有人能够给予指示,我们能做的似乎就只有观察和等待,一边祈求码头区的民众加快登船速度。桃乐丝频频朝那边张望,虽然手握刀状临界兵器,但她似乎也放弃战斗的想法了。

    “操操”左边最靠前的哨塔上有民兵叫起来:“它爬上来了”紧接着就是不断的枪声,血肉已经殖生到废弃车辆、木箱和水泥临时对叠的高塔根部,攻击并不能延缓分毫。“撤退撤退”声音一边高叫,一条绳索朝后方抛了出去,紧紧缠住一个矮房的天线上,很快,六七人沿着绳索滑下去。这次督战员也无法斥责什么了,那些民兵已经尽了努力,他们也并非完全撤离,而是进入防线的第二层。

    当撤离的民兵们消失在天台入口时,哨塔的一半都生出血肉来。这些血肉的模样看得更清楚了,就像是去了皮的肌肉,纹理紧密,显得强壮有力,什么形状都有,并非完全覆盖建筑的表面,而是这一块那一块,十分凌乱,有的铺展,有的好似脓包一样鼓起,有的许多个脓包挨在一块,显得臃肿丑陋,脓包如同心脏那样鼓动,每次弹起来都会溅出一小掇恶心的绿色液体。

    路边的树木和花圃被这些肉块殖生后,几乎变成由肉块组成的树木和花草,那些脓包宛如树疤,又像是果实,似乎还要开出花来。

    我已经收起匕首和左轮,两只手分别牵起桃乐丝和真江。也许只有真江才是这里最镇定的人吧,她完全没将这些肉块放在眼中,她那茫然的眼神中,只有属于她自己的世界。眼前这些血肉显然具备超乎寻常的侵蚀性,让我想起以血液形态存在的“江”。如果两者相遇,究竟谁会更胜一筹?真江不停地喃喃自语,但却完全没有转换人格的迹象。

    “桃乐丝,来一发。”我对桃乐丝说,下巴朝快要变异完成的哨塔抬了抬。

    桃乐丝转过脸,一言不发,将刀状临界兵器举起来,一股明显的振荡波在空气中扩散,以我们为中心,外面的景致开始扭曲起来,我甚至听到了脚下钢铁吊臂发出颤抖的声音。风开始变得剧烈起来,宛如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的迹象都在证明,桃乐丝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正在蓄积前所未有的力量。这股力量从未在我手中诞生过,甚至已经超过了在真江手中的时候。

    “所有人立刻退到第二防线掩护掩护”荣格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因为空气的扭曲而变得怪异。还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似乎是惊叹和叫骂。依稀的人影在掩体的空隙中穿梭,全都退到了我们三人所在的水平线之后。,

    桃乐丝的脸色苍白,精致的五官开始变得狰狞起来,宛如手中的刀状临界兵器正变得极重,而当她开始哨塔方向挥下的时候,速度同样变得极慢,就像是在挤压一根无形的弹簧。

    随着刀状临界兵器的挥动,指向哨塔的一条直线上,所有的物体都在解体,被碾成粉末,漂浮在空中,随着无序的飓风四处卷动,不一会就形成了一片血红色的沙暴。这般景象明显蔓延成一个扇区,越往前受到力量波及的地方就越宽阔,在刀状临界兵器彻底挥落之前,地面已经下陷了大约一米。

    桃乐丝大叫一声,将左手从我的手里抽出来,双手紧握住刀柄猛然斩下。

    “给我吃屎去吧ex咖哩棒”

    振荡波一股紧接着一股朝前方奔驰,前方所有的景物完全扭曲,声音消失了,光也消失了,空气挤压在一起,根本无法呼吸。我只感到大地在颤抖,我们脚下的吊车也如同软泥一样凹陷,我抓住桃乐丝,发动速掠向后奔驰,几乎是紧追着我的脚步,变成橡皮泥一样的金属正变得更加松散,不一会就感到像是踩在沙地里。

    我一口气带着两人退出一百米,已经越过了防线,落在一座铲车的顶上。当我回过头时,遭受攻击的区域仍旧因为空气的扭曲显得光怪陆离,好似有一团深色的雾气弥漫在那一带。不断有人从防线的后端跑出来,一个个灰头土脸,边跑边回头,满脸惊恐和惊喜交织的复杂神色,有几个人差一点就被拌倒,被同伴连拉带扯地退走。

    更后方的码头区这才传来好一阵喧嚣的惊呼声,这么大规模的范围打击,就算是瞎子也能感受得到那股充满死亡气息的振荡。这次刀状临界兵器的威力太过巨大,原本不会波及的后方也不得不承受动荡,湖水剧烈荡漾,无数的涟漪向着深处扩散,波涛对撞在一起,将船身拍得不住摇晃。船上的难民们紧抓住扶手,有几个差点被掀进湖里。

    大多数难民已经登上船,只剩下几个负责维持秩序,最后登船的倒霉蛋在目瞪口呆中,脚下的木桥猛然裂开,当他们意识到处境,连忙跳起的时候,只来得及将半个身体挂在船边,恼愤地大声骂着脏话。

    “上帝这是什么攻击?”恩格斯警长被洛克和魔术师搀着朝我大叫,脸上复杂而扭曲的表情几乎凝固下来,“你杀了我,混蛋你差点就把这里所有人都干掉了”

    桃乐丝没有辩解,全身发软,若非我搂住她的腰部,几乎要摔倒在地上。看上去不是不屑辩解,而是没了气力。说实话,她竟然能将刀状临界兵器的威力发挥到这个地步,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不得不怀疑这把刀状临界兵器还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隐性权限,毕竟,在魔纹等级和拥有使魔上,我和她没有任何区别。

    不,应该说,刀状临界兵器只在桃乐丝和真江手中发挥过超凡的力量,也许是因为这两人自身的特质——她们并非普通的天选者,而是冠以“最终兵器”和“最终兵器改良”这类称号的无法捉摸的存在。甚至就连她们是否是人类都不能确定,毕竟她们都以非人的形态存在过。

    “江”是我的左眼。

    “丝”是我的右眼。

    “江”和“丝”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随着对她们了解的深入,就愈发困扰着我。在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的“核心资料区”应该有相关文献,但是我不确定,自己究竟到何时才拥有权限。退一步思考,寻找真江曾经呆过的精神病院已经势在必行。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而“江”也逐步展现出异类的力量,我就越发感到时间的紧迫,那些曾经拥有“江”的人,不会放任她的消失。

    有时,在街道上,在旅馆里,在散步的时候,在醒来的时刻,我总会产生一种不安定的情绪,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时刻注视着我们的行动。

    “嘿乌鸦先生你没有听到我在说话吗?”恩格斯警长的声音将我从开小差中唤醒。,

    “情况怎样了?”我掩饰地问到。

    虽然敌人“沙耶”的正体不明,病毒的变化和变异的存在方式虽然规模宏大,但是速度和规模相比起来并不算太过快速,难民们已经尽数登船,这也代表我们的拖延时间行动已经完成。除了一个逃兵死亡,几乎没有损失,真是可喜可贺,活下来的民兵们几乎喜极而泣,看他们的表情,显然一分一秒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所有人都对长官发布“登船撤退”的命令翘首以待。

    恩格斯警长发出一声长叹,用复杂的眼神眺望了一眼被尘埃弥漫的城镇,那片沙雾正迅速散去,而那些血肉扩张的声响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虽然不知道刀状临界兵器的攻击究竟摧毁了多少座建筑,但显然不可能一口气毁灭整个镇子,“沙耶”的脚步不会就此停住,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所有人登船”他对民兵们厉声吩咐。

    “是,长官”民兵们脸上乐开了花,不用人带头,纷纷朝船舶的方向跑。木桥塌陷了一半,连通登船板一起,碎木板在波涛上起伏,尽管如此,并不能减缓民兵们的速度。有人甚至不顾带着枪械,直接跳进湖中朝船舶游去。

    “好了,我们也走吧。”恩格斯警长对我们说。

    就在这个时候,城镇方向突然传来一种剧烈的异常——声音和形状都在变化,地面的震动差点让恩格斯打了个踉跄,紧接着是一连串碰撞的声音。

    曾经是建筑、车辆、石头和金属的东西在碰撞。就像是某种相互间的吸引力在起作用,这些半无机半有机的物质正迅速堆砌起来。出现在尘埃中的身影很快就超过了一座三层的楼房,不应该说,那座三层的楼房成为了那个身影的一部分。

    “它”不断地增殖,变得高大,身体变得苗条,长出双臂,然后用双脚站起来,血肉在“它”的体表蔓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被剥皮的人形——看体态,像个女孩,一个高达五十多米,完全由血肉和脓包足够成的。

    “我的天哪”恩格斯警长张大了嘴巴,最终只发出这句呻吟。

    更大的惊呼声从船舶的方向传来。

    “快回来船马上要开了”有人在船上朝我们叫喊,“别理那个东西了它追不上我们”

    然而就在说话的时候,丑陋的血肉开始从背后长出四团肉瘤。

    “它在做什么……”

    话还没说完,肉瘤被从里面撑破,两对昆虫般半透明的薄翼延展开来。

    “噢不”恩格斯警长发出痛苦和恐惧的尖叫,“它会飞?它会追上我们的”

    我完全无法想像,如此大的躯体,究竟是如何依靠那两对轻薄的翼翅飞起来,尽管那对翼翅同样巨大,拥有那个血肉和脓包组成躯体所不具备的美感——那半透明的质感,繁复而神秘的纹理,呈现出一种真正的令人惊叹的美。

    可它真的飞了起来,就在我们的眼前,一点点脱离地面,悬浮在五米高的半空,快速扇动的翼翅产生强烈的风浪,眨眼就清除了弥漫在毁灭点的尘埃。它的脚下,以及更后方的一带,如同被施工过一般平整,和周围的建筑相比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啃掉了一块。

    那是被刀状临界兵器摧毁的地带。

    “它”——姑且算是被称为“沙耶”的病毒的正体——就这么悬浮在盆地上,发出刺耳的叫声。

    “沙耶——”。.。

    限制级末日症候257沙耶降临(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