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三章 赌战之议
    “半年左右吧?”

    张信看向了白帝子:“弟子修为增长后,说不定还可缩短时间。”

    可此间众人,却都知张信没说实话。许多人也都眉头大皱,感觉宗主之举不妥,怎能在外人在场的时候说到这些?可一想到如今日月玄宗,如筛子似的四面漏风,又都感觉无奈。

    感觉这话无论在哪个场合问,都无区别。

    “半年?那也很不错了。”

    归真子再次颔首。然后目视众人:“第一天柱不久前向我提议,为方便日后我宗战事,并为防万一。欲在门中暂设摘星使一职,授予张信,地位等同诸院首席,再由斗部八殿划出一镇部属,由其统辖。并另行选拔二位护阵使,随行护卫祖师阵盘;一位护星使,护卫张信安全。三人每年,都可有一万点十四级贡献,作为供奉。五年之后,如张信能平安无事,则另可得日神露或者月神露一枚。”

    归真子此言道出,整个观景台上,都为之哗然。

    不但所有在场的神师,都群情汹涌,便是一些圣灵,都为之心动。

    一万点十四级贡献,至少需斩杀十头十四级的魔灵妖邪,才可取得。可能修至这个境界的,无一弱者。

    上官玄昊号称杀神,可任天柱之后,也只斩过十五头十四级的妖魔。

    就更不用说那日月神露了,这是冲击圣灵必须之物。宗门内每年产量稀少,只有十大天柱才能稳定获得。

    张信亦身躯微振,看了宗法相一眼,心想这位,手笔倒真是不俗。

    又暗暗懊悔,心想自己前生,怎么就瞎了眼,认为此人与邪魔有涉?

    “此事我已与门内几位天域上师议过,都以为张信今日成功招下流星之后,就可实施。”

    不过随后,归真子却又一笑:“设摘星与护阵,护星三职,虽在本座职权之内。可他们每年的供奉,却事涉宗门财权,需由十天柱议定。”

    宗法相不说话,只默默朝归真子一礼,这剩下的事情,自然由他来负责。

    此时周围的骚动,已渐渐平复。许多人都已意识到,无论是这护阵使,还是护星使,估计都只有宗门内,最顶尖的神师才有希望。

    随后又有许多人,眼神异样的把目光看向张信。

    这位才是一步登天,不但现在的地位,就可等同于二十五院的首席弟子,就连权势也不遑多让。

    斗部八殿的一镇部属,可是至少三位低阶神师,十位擅长斗战的九级灵师!

    不过倒也没多少人,有艳羡之意。知晓此时张信,身置风口浪尖,一个不慎,就会跌到粉身碎骨。

    将一镇之人划归这位辖下,多半是为其安全着想。且以张信的修为,也很难让斗部的人心悦诚服。

    所谓的‘摘星使’,也就只是空有名号而已。

    “摘星使?这个名字,倒是蛮好听的。”

    这张狂的语声,在观景台上诸人的耳中,显得无比刺耳。

    而随后所有人,就又听这声音冷哂道:“本人王恨!欲挑战贵宗摘星使,了断杀弟之仇!”

    所有人都纷纷往声音来处注目,而人群中亦有一位身穿着蓝色袍服的弟子,漫步行出。二十多一点的年纪,面貌阴柔,鼻梁高耸,那碧蓝色的双眸,直视张信:“观星使,不知可敢与王某一战?”

    归真子神色阴冷,目视魏淮山。这个王恨,正是从魏淮山带来的诸多弟子中行出。身上穿戴的,也是日月玄宗巡山堂弟子的服饰。

    可今日这个场合,这王恨本不该出现在这里。

    可魏淮山本人,似也觉意外,眼神阴戾如刀的直视白帝子。

    然而白帝子却对他满含指责的视线,视如不见,面上则是现出莫名笑意。

    “给我住口!”

    第四天柱高元德一声冷喝,灵压蔓延,语声不悦:“我日月玄宗的入门试,自有规矩。张信已受惩戒,扣去三百点的贡献值,且王绝行止,也有不当之处。这件事,已经就此了结!”

    可王恨完全不理会,依旧注目张信:“我只问!观星使,你可敢与王某一战?”

    张信面容微动,转头看着王恨:“有何不可?不过本座还是那句,你得拿出能让我满意的筹码。总不能任意一个阿猫阿狗跑过来挑战,我就必须接下不可!”

    他声音落时,在场无数日月玄宗的门人,都是面色微变。

    而王恨则哈哈大笑,随后袍袖一拂,立时有一口兵刃滴溜溜的飞转而起,落到了张信的面前。

    再当众人望见那东西是何物时,都不禁心神微震。

    那赫然是一口已经成型了的长刀刀坯,品阶则赫然高达十二!

    王恨也眼神傲然的询问:“一口你现在就可祭炼的本命灵兵。不知可够?”

    张信淡淡看了眼,随后却不屑的一拂袖:“不感兴趣!本座的本命灵兵,需由自己打造。不过看得出来,你也颇有诚意。这样吧!同等价值之物,你拿出三十件出来,我就应下这场赌战!”

    “强人所难!”

    在这观景台的一角,有人一声寒笑:“简直荒唐,什么三十件同等价值之物?不敢应战,那就直说,又何必信口开河?我看都是避战的借口。”

    张信不用看,就知那是谁白帝子一同到来的十位圣灵之一。不顾颜面,亲自下场说这有**份的嘲讽之言,也真难为这位了。他却不在意的哈哈大笑,语声豪迈:“无论你们怎么说都好,这个条件不会改。谁让我狂刀的命金贵呢?如今本座一身,牵涉黑杀谷存亡。你们想要本座的性命,又怎能舍不得一点代价?”

    远处雷照闻言,不禁显出会心笑意。他这师侄,果然不是莽撞无脑之辈。

    而在场的日月玄宗之人,神色虽多不赞同,却都缓和了几分。

    至少这位,还能够看明白王恨等人的真正目的,并未冲动到立时答应赌战。

    言语也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此时张信的目光,又转向白帝子:“我看他是拿不出来,这赌注不如就由你们北地仙盟为他代出如何?只需有三十倍于此刀之物。我狂刀可以接下这场约战,且生死勿论!”

    白帝子的眼眸之内,明显微现惊意。可仅仅须臾,他就笑了起来:“可以!”

    说话之时,他蓦然微一抬手,瞬时就有一件血红色的奇物,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此物的价格,大约是这口灵兵的二十五倍,可素来有价无市!拿来作为赌注,不知能否请张信道友下场与王恨一战?”

    当众人目光齐齐望去之时,都不禁神色微凛。

    张信亦是剑眉微挑,现出了几分异色。

    “赤血灵葵么?”

    一声呢喃之后,张信却有些纠结,

    赤血灵葵,能够使灵师获得二点的先天火属性,并且觉醒‘灵能瞬爆’的灵能天赋。

    此物极其珍贵,确如白帝子所言,价格超出那把刀二十五倍以上,且有价无市。

    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如能换成一件能获得土属性的灵珍就好了。火系灵术威力巨大,可他光是现在身拥的四大灵能属性,已经足够他用几百年的时间钻研修习。

    眼下唯一能帮得上忙的,也就只有土属性,可以让他转修前景更广阔的金石傀儡。

    且这赤血灵葵极难保存,也就是说,他可能没法用此物换取其他价值相等之物。

    想了又想,张信决定还是不要勉强自己。

    “能不能换?赤血灵葵是不错,可本座并不需要。什么有价无市,本座只要三十倍等价之物。”

    此言引发周围一片哄笑,白帝子的眸色,也微微沉冷。

    “道友果如传言,是个极有意思之人。”

    一声轻笑,白帝子随即袍袖一拂,将那赤血灵葵收起,转而将另一物抛出到了身前:“那么这件怎样?市价是那刀的三十五倍!诸位圣灵,可为见证。”

    张信还没看清楚,就听周围一片吸气之声。而待他凝神看清之后,更是眼现错愕惊奇之意:“碧天青露,你们北地仙盟可真是舍得啊!”

    日月玄宗有日月神露,可以使门内的神师,冲击圣灵。

    可世间助人晋升圣灵之物,并不只有日月神露这二种。这碧天青露,也是其一。

    前二者是出产自日月双潭而得名,而这碧天青露,则是因其无与伦比的青翠剔透。

    据说这二者,其实都是同一种事物,功效也差不多。只是形成的方式不同,导致色泽有异。

    白帝子闻言失笑:“你也可看成是本座,对王恨信心十足。不过如这东西还不够,那本座真就无可奈何”

    “就是此物了!”

    张信微一拂袖,神色慨然:“那么赌战的时间,你们准备选在何日?”

    这次白帝子的眼神,是有些惊疑不定,可他的言语,却并未有任何犹豫:“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定在今日怎样?”

    远处宗法相眉头大皱,有意插言,可张信那边,却已嘿然笑道:“看来是迫不及待?可以!本座就如你等之愿。”

    ps:推荐朋友的新书《西游之都市天蓬》,作者:小李杜

    天蓬下界,斩妖除孽,摸爬群芳,滚打不服!

    悟空的勇武,悟净的忠诚,白龙的颜值,三藏的缜密!

    来看二师兄怒爆小宇宙,重上天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