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60 孢子
    正如他所说,那里正有什么东西低压压地悬浮在半空,像是棉絮或尘埃,铺天盖地,浩浩荡荡地朝这边飘过来。请记住我们的网址)(**手打)那些东西应该是按照风向移动的吧,总之从扩散的动态来看,并没有自主性的感觉。

    那些东西落在湖面上,立刻形成类似荷叶和浮萍的玩意,只是质感上有一些怪异,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看得不太清楚。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那些漂浮物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那是——

    “孢子那是孢子吗?”魔术师再次大叫起来。

    我们都看得目瞪口呆,那些轻飘飘荡来的漂浮物的确是孢子,或者说,是一粒粒的孢子状的肉块。它们落在湖面上,所形成的荷叶和浮萍,同样也是由一片片的血肉构成。

    问题在于,这些血肉组成的孢子、荷叶和浮萍充满了一种令人惊艳的肉色。它们漂浮,落下,根生,一步步占领湖面,缓慢而稳定,却充满了生机和美感,和我们之前所见识过的丑陋难闻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

    “这是沙耶死后的产物吗?”我按照直觉喃喃自语。

    “不,这也是沙耶。变异的城镇也好,那个巨大怪物也好,现在这些孢子也好,都是沙耶。”荣格平板的脸上似乎有那么一瞬间浮现苦笑,“我们从来都没有战胜。”

    “我想,我们得快点跑路了。它们这边飘过来了”魔术师的声音开始发颤,“我们没必要跟这玩意打下去了,根本没有胜算”

    说的也是,如果被这些孢子落在身上十有**会出事吧。不过变异城镇也好,巨大怪物也好,还有这些孢子也好,不是体积庞大就是数量众多,杀死一两百个个体都没有效果,真是没完没了,感觉上比墓地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那些面具巫师还要棘手。

    也不知道那些人在投放这种病毒时是否已经完全把握了病毒的特征,能够预见当前的情况。虽说他们起初投放病毒的原因,大概是打着“实验一下”的暧昧态度,不过再这么下去,整个城镇的范围都会被这些异常繁殖的肉块侵占,就算躲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可以避开,反过来想,不也代表了他们也无法从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出来吗?还是说,他们有什么其它方法可以抑制甚至是消灭病毒?或者已经找到了从数据对冲空间连接现实其它地方的方法——就和末日幻境中的节点一样。

    这么判断的话,整个镇子都被沙耶病毒侵占对他们来说似乎并非是非常不利的事情。如果不能一次性销毁全部的病毒的话,这个变异城镇本身同样是一道绝佳的防线,要想从外部贡献这里的三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将会变得很困难。

    这么一想就更能确定了,黑巢的席森神父也好,“街道”的巫师们也好,艾琳.玛尔琼斯也好,是打算将这三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当作自己的根据地来建设的吧。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随同其他人朝湖心深处游去。.点从那些漂浮在半空的孢子的速度来看,追上我们至少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如果码头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入口的确在我们前方的话,那么危险性实际上并没有目睹遮天蔽日的孢子时,所带来的震撼感和危机感大。

    游了没多久,前方传来一阵汽笛声,有船正从那边驶来。

    “是黑巢的人他们竟然真的来了”牧羊犬用意外的语气说。

    魔术师掏出一副扑克牌,一口气扔到半空,这些扑克牌连成一片,形如魔毯,漂浮在湖面上。

    “大家快上去,这个距离的话,我应该有余力支撑到船那边。乌鸦,你带潘和bt先走。”

    这么说着,一道光束破开迷雾,笔直朝这边射来。

    船的轮廓正迅速清晰起来,我已经听到呼喊的人声了,我们连忙做出回应。我抱起潘和真江,一口气朝那边速掠而去。前来接应我们的船是一艘十多米长的游艇,速度挺快,四盏探照灯全都打开了,不过因为雾气开始变得又灰又浓的缘故,凝聚的光柱没能射出太远就开始涣散,让游艇看上去就像是包裹在一个巨大的光茧里。,

    在仿佛无穷无尽的迷雾中,仿佛除了这团光茧之外别无它物,声音也只有阵阵的浪声,给人一种这是世界最中心的感觉,却也显得格外孤寂。

    我们刚落在甲板上立刻被人注意到了。一个身穿水手服的高大男人打开舱门走出来。这个人无论打扮也好,身材也好,气势也好,几乎就是小说中描述的“征服大海的男儿”的典型——当然,小说中的描述总是有些夸大,所以,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时,就觉得他的这副模样有些夸张,或者说装腔作势?

    “唔……这位就是乌鸦先生吧,我们的神父的救命恩人?”他盯着我说,那种粗放的语气和大大咧咧的态度同样让人感到做作,就像是在玩家家酒或蹩脚的角色扮演游戏。

    不过,来者看上去是来接应我们的,而且他也用了“救命恩人”这样的词汇,态度并不恶劣,所以,虽然我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但也不能直白地数落他“很恶心”吧。

    作为回应,我只能发出没有笑声的干笑。

    “你们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不过据说是很给力的怪物呢,却毫不畏惧地选择断后了,怎么说呢……虽然说你们安全局的行动方针和我们不一样,给人的感觉挺傻的,但是,果然还是很热血,而且也更加男人啊。和我不一样,我只是个胆小鬼而已,在那种情况下绝对会选择将自己放在更安全的位置,绝对不会去送死哦。”

    “哈,哈哈……”我继续干笑着辩解道:“并不是送死,我们也有自己的考量,并非是鲁莽的行动,热血什么的,当时感觉不错……”我一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情绪就低落下来,“终究还是有同伴牺牲了。”

    “哦,死人了吗?死了几个?”

    “两个,还有一个重伤。”话谈到这个地步,我也不知不觉放松下来,本来觉得事后跟外人谈这种事有些不对劲,但说实在的,已经有些不在乎了。反正这种事情大家都明白,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

    “是吧,果然逃跑的话……”水手的话只说了一半就转开了,“嗯,听说你是最近才加入网络球安全局的,不过现在看来倒有点老兵的风范了,遭遇过很多事情了吧?”

    “给你这样的感觉吗?嗯,是啊,最近总觉得时间过的很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头。”

    “还早着呢,末日还没开始,末日之后更无法轻松下来。唉,生在这种时代真是不幸啊,如果是不了解内情的话,说不定能轻松点吧。不过很多事情一旦知道,就无法停下来了……这样的感觉?”水手笑起来。

    “没错。”

    “加油吧,虽然这个词语由我来说或许不太合适。”水手一直凝视着远方,“不过,其实我很尊敬你们这种人,毕竟男人总会憧憬热血和英雄吧。”

    接下来好半晌,我们都没开口。平静的湖水,迷离的浓雾,静谧的空气中环绕着一种奇妙的氛围,让人不想打破这一刻的宁静。虽然紧张的局势并未就此终结,但是像这种能够喘一口气的日子真的让人打心底想要珍惜。

    “最后能问一下吗?你真正的名字。”水手这么说了之后,又慌忙解释道:“那个……如果不想说的话也没关系,毕竟大家都是用代号的,我的代号就是水手。不过我还是觉得,人和人相处的时候,果然还是要真诚一点。我的叫巴菲.刚果,国籍的话,大概是西班牙人吧,嗯,这年头,干我们这行的,总是有好几个国籍,搞得像是多面间谍一样,西班牙是我的出生地。”

    对于“人和人相处时要真诚”这一点,我倒是很赞同他的说法。

    “我是中央公国的,叫高川。”我爽快地回答了。

    “中央公国?我出差时有去过哦,感觉你们那里的政体和人情关系很复杂呢。”

    对于他这句评断,我只能打着哈哈蒙混过去。

    “啊,看见他们了。果然这种时候,我的能力最有用了。”水手突然说。,

    顺着他的目光方向,我也看到了那团渐渐清晰的影子。魔术师用扑克魔毯载着其他人,笔直朝这边飞来。

    “用飞的啊,真是便利。”水手咕哝着,一直看着那边的视线渐渐锐利起来,似乎真的能够穿透迷雾似的。他转身朝船舱打了个手势,游船立刻开始转向。紧接着他对我说:“看来你们招惹的敌人果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不赶快逃跑可不行。”

    “你看到了?”

    “嗯,那些漂浮在空中的,是孢子吧?数量好多,而且正在污染湖水,真是可怕。”水手捧着心脏,做了一个夸张的受不了的姿势。

    当油轮打横的时候,荣格他们已经安全落在甲板上,和我打了个招呼。水手走上前,充满亲和力和自来熟地和众人一一打招呼,然后从船舱中出来几个人,还带着担架和紧急治疗用的器械和药箱。黑巢的人动作很麻利,并没有怎么寒暄,就将潘带下去了。

    “那些孢子怎么处理?如果它一直这么飘过来,你们也会很困扰吧。”荣格一本正经地问到。我觉得他是在试探。

    “没关系。”水手并不是很紧张,“它们进不了数据对冲空间。哦,你的意思是,它们堵住了出口吧?放心吧,我们早就预料到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有准备后备的通路。”

    “早就预料到?”

    “是啊,我们这支队伍的先知很厉害哦。”水手自豪地笑着,“是名符其实的先知。”

    我记得他们的先知是曾经向我告白的系色同学吧,虽然觉得她应该很厉害,在他们这些人中的地位很高,但没想到评价那么高。名符其实的先知吗?也就是说,真的能够窥视到未来的人?其实成为先知之后,八景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不,应该是整个人神神秘秘的,所以给人捉摸不透的感觉,而且,她那句“咲夜会背叛”的预言,如果真要硬套的话,现在的情况也勉强能谈得上吧。不过老资格的先知梅恩女士说过,先知并没有预测未来的超能力,所以,究竟该相信谁呢?

    “系色同学,没有在这里吗?”我问到。

    “系色同学?哦,你是指我们的先知吗?原来她叫系色啊。”水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边招呼我们进入船舱。

    原来他原本不知道自己的先知叫什么吗?我有些尴尬。如果系色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的名字透露给这些人知道的话,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情?

    不过水手随即又说了:“其实称呼什么的无所谓了,先知就是先知,我们也只有她一个先知,而且,她的自称很多,所以有时会令人混乱。喂,高川,系色真的是她的名字吗?”

    “也许吧。”我含混了过去。

    水手“啧”了一声,为我们介绍了游船结构后,又交代了各人的房间。大概有听说过我和真江的关系吧,在分配房间的时候,将她和我分在一块。他注视真江的眼神有些不自然,一副“这个女人很难对付吧”的模样,暗地里也和我表示过,对我会有这么一个精神病的女友感到不可思议,会为我祈祷。

    其实不祈祷也没关系啦,或者说,这么做反而令人感到不舒服。不过他本人可没这种意识,说不定他的大大咧咧是真实的个性?

    真江很安静,她一直垂着头,任我牵着走。因为头发从额前垂下来,遮挡住脸部的关系,会让人觉得她很阴沉,有点可怕,幸亏我早就习惯她这副模样了。我和她进了房间之后,就让她先在床上睡一觉。虽然她并没有参与之前的战斗,但是我觉得她当下的状态,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比较好。说不定醒来之后就会切换人格,重新精神焕发起来,这并不是说我讨厌阴沉而又神经兮兮的她,只是精神状态好一些的话,多少也能感染身边的人。现在她这种状态,只能说明尚处于病发期,我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之后我没有立刻歇息,虽然**也好,精神也好,已经十分疲倦了,但我仍旧去了医疗室看望潘。在我抵达那边的时候,荣格已经在那里了。,

    “你不去休息?早点休息比较好,你应该比那两个人更累吧?一口气打了接二连三的硬仗。”荣格平静地对我说,所谓那两个人,自然是指牧羊犬和魔术师,他们和荣格分在一间房内,因为桃乐丝强烈要求单独一间,本来水手打算将她和我与真江分在一块的,但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荣格说,牧羊犬和魔术师刚躺上床铺就睡着了,怎样都叫不醒,只好一个人过来探望潘。

    关照下属自然是队长的职责,不过他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取回潘一直带在身上的,属于巴赫的安全局徽章。之前也有提到过,这种做法,类似于把战死士兵的铭牌带回去安葬。巴赫也好,洛克也好,根本就没能留下尸体。

    谈起牺牲者,气氛不知不觉又变得沉重起来,潘的伤已经稳定了,但是精神不是很好,并没有说太多话,很快就睡着了。荣格一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向墙壁的眼神没有焦点,就连我告辞离开也似乎没有听到一样。

    果然,无论对队员,还是对队长来说,任务执行到这种程度,已经足以称得上狼狈了吧,或许对于事后的评价也是个打击,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我们曾经试图做些什么,似乎真的做到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没能做到。这种暧昧的结局,实在令人心中不甘。

    我回到房间时,看到真江如同睡美人一样平静安详的睡像,可是明明已经疲倦万分了,却怎么都睡不着。若有若无,又繁杂得理不清,也说不出来的思绪缠绕在脑海里,让我感到万分痛苦。

    我从真江身边爬起来,注视了她的睡脸好一会,如同自言自语一样,又生怕惊醒了她,这般轻声讲述着在这个镇子里所发生的故事。就像第一次进入末日幻境一样,和富江在一起编织着自己的冒险故事,但又有所不同,也许是因为这个故事,既没有完结也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除了灰色就是遗憾吧。这样的故事,是不可能受到读者欢迎的,就连是否有存在的价值,我也不能确定。

    可是,这是真实的故事,它就这么发生在我的身边。

    曾经的那些人。

    曾经的那些战斗。

    曾经的那些梦想和诺言。

    以及最后剩下的一个残破的结局。。.。

    限制级末日症候260孢子(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