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四六章 狂甲星君
    此时神玄峰观景台上汇聚的诸多圣灵,也是神色诧异。这些人大多都料定张信,应不会有性命之险,

    可当这刻战局落定之刻,在场四十余位圣灵,都是一阵发愣。

    而台上这一刹那,也是落针可闻。

    二十丈外,雷照也同样一阵错愕,片刻之后才回过了神:“这个王恨,真是输得憋屈!”

    这位空剑宗的后起之秀,还是有真才实学的,也确实不愧为妖孽之称.

    不但以二十四岁的年纪,修成第四战境,更有二种灵能属性,达到了五点。同时还身具一门先天灵体,三种灵能天赋。

    这样的实力,按理是足可与一些战境不低的九级灵师抗衡的。可就因用错了灵术,在张信的面前,都没撑过三个回合.

    他也是在事前,就断定这王恨,定会败在张信之手。可却万没料到,此人会输得如此之惨。

    可这其实不算是战术有误,王恨更未轻敌,只是信息的不对等而已。在今日之前,谁都不会想到张信,已经将他的雷系功法,推升到了如此境界!

    尤其最后的那一刀,更使人惊艳,让王恨连丁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原来是已修成了雷之战境,怪不得他如此自信。”

    就在雷照身边,宗法相的目内,也是闪动着异泽:“张信的雷法既已修至如此境界,那么王恨落败,只是早与晚的区别,胜负已在战前决定。”

    雷照失笑:“我只是感慨而已,这王恨的一身实力,连两成都没用出来。”

    而此时宗法相,又凝声询问:“那白振侠,就是因此败于张信之手?他是何时开始修持的雷法?我记得他初试之时,并未兑换过雷系法门,这可又是你们神海峰的手笔?”

    这神海峰一脉一直对外宣称,那白振侠是由窦灵国擒杀。可他不但亲自搜检过白振侠的元神,更知考功堂的奖励,是发到了张信的手中。

    雷照闻言,不禁神色复杂,张信那时可没有什么雷之战境,而是凭借他的第四战境‘极发藏意’,将白振侠斩杀!

    “我不知师弟为何会有此疑?据我所知,这次张师侄的手中,可是有着至少五种雷系奇珍。而据我所知,张信除了他自己从千页峡中带出的两件,更有至少三瓶‘雷龙髓’两枚八级的太乙青空,还有一枚十级的雷天丹。这些东西,足可使天柱级弟子,修成三门秘传级功法而绰绰有余。”

    “是么?”

    宗法相讥诮的笑着:“这些灵药,按理是足够了。可真传与秘传之功,又岂能以药力堆砌?而你我皆知,要修成足以压制同级灵师的雷之战境,必有一门真传级功法,臻至圆满。可我观张信应敌施术,战境稳固,只怕还不止如此吧?这真是短短二十日之间,能够成就?”

    雷照心想这家伙的雷法,还真是在这短短二十天内修成

    而今日面对这王恨,张信更是连一成的实力都未施展,压制了自身一整层的战境!

    摇了摇头,雷照正欲出言解开这误会,可随后就想到张信这么做,必定有其用意。只稍稍权衡,他就决定还是在这事上继续讳莫如深。

    “师弟你太小看原师妹了,她这人看似胆大包天,肆无忌惮,可自入门以来,何曾做过授人以柄之事?师弟你其实应该最清楚,十大天柱哪一个是简单之人?张信能胜白振侠,是另有缘故,实情如何,恕不能相告。”

    雷照话至此处,却见宗法相的眼内,依旧是饱含质疑。

    可他已懒得再继续解释,心想这家伙一定要这么想的话,那就让他继续误会好了。

    “我现在倒是担心,张信他兼修多门,之前的风金二系与观星术,如今又加上雷法。他这般分心多用,日后可别一事无成。”

    宗法相只当雷照是在转移话题。他先微微凝眉,可随后还是决定先放过此事。

    自己的猜测无凭无据,几句试探不痛不痒,无济于事。

    “他这种天才,道路自然也与普通人截然迥异。且此子心性桀骜,不经挫折,只怕很难听得进旁人谏言。”

    说到此处,宗法相就又若有所思的问:“师兄你说这白帝子的表情,有几分是真?”

    就在他目望之处,那白帝子正眼神阴翳无比的与张信对视着,脸色则是铁青一片,难看到了极点。

    雷照闻言,向那白帝子的方向看去,随即轻声哂笑:“只怕是一分都没有!估计只有意外是真的。”

    即便是宗法相,又何曾想到今日的赌战,会是这样的结果?

    堂堂的空剑之妖,只是数合而败

    雷照忽然又神色微动:“你怀疑白帝子,可能别有用心?”

    “不错,这人的举止很奇怪!”

    宗法相的眼神凝然:“我甚至怀疑这位,根本就没准备阻拦我日月玄宗对黑杀谷开战。如今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表面功夫。”

    雷照心中微惊,知晓此事,宗法相是最有发言权的。

    为推动与黑杀谷的战事,这位第一天柱必定有过诸多准备

    “是你许多手段,最终没能用上?白帝子的发力,远低预期?他到底想做什么?”

    “还能为什么?”宗法相讥诮的笑着:“以北地仙盟统合数十宗派,这个机会,他与他身后之人,只怕是梦寐以求。”

    ※※※※

    此时在某座高台之上,四处也同样是议论之声不绝。

    “还真赢了啊?就该想到的,能够继承祖师传承之人,岂同寻常?”

    “近日门中已经有人,预言这张信未来,必将是如祖师,雷神,以及赤月剑仙那般的人物,可盖压当代,所向无敌!”

    “他自己号称狂刀,可现今已有人,将他称为‘狂甲星君’,单独列于四天骄,六圣胎之外,凌驾于这十人之上。我以前听说,只觉可笑。可如今却觉这张信,说不定真有这资格,”

    “君?这未免也太放肆了?在传说中,过往以来所有神域圣灵,都有如神明般伟力。所以那些神域圣灵,都常被称为神君。”

    “你这也太敏感了吧?这所谓的星君,只是说这位有着摘星之力而已。这君字,也不是只有那些神域圣灵能用。”

    “我倒是颇为期待,这位真有身登神君,盖压天穹之日。只可惜,以你我等人的资质,能证得神师就已是万幸了,只怕是活不到那时候。”

    “说来这些年,也不知是怎么了,天柱道种级的弟子,不断的冒出来。四阀七姓这些世家,有三仙四骄九玉,而十三峰系也有六圣十七龙等一大批数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如今又出了一位狂甲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