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零章 二级羽士
    大约一个半时辰后,张信独自立于悬崖旁,眼神万分惊喜的,看着手中那件‘瞬雷幻衣’。

    这件法器对他而言,可谓天降之喜。哪怕是他将大都天雷诀,修到十二层圆满之后,此物也同样价值巨大。

    需知瞬影雷身这门术法,关键就在于一个‘瞬’字,施术的速度越快,间隔的时间越短,则在实战中的价值越大。

    可‘极招’级别的灵术,无论是灵能导引,还是之后的调息,都极其的复杂困难,更需损耗巨量的法力。毕竟‘瞬影雷身’的灵术等级,只是灵能属性值的综合,也只决定瞬间移动的距离。而前面那几项,则必须由灵师本身,在这门术法上的造诣来决定,其实包括对灵术本身的理解,各种技巧与窍门的掌握,以及施术娴熟程度,灵能导引的速度等等

    故而张信,哪怕是将‘瞬影雷身’修成,也需不断的钻研与练习,穷尽一切可能的去降低施术与调息时间,并且节省法力的损耗。

    可有了这件所谓的‘一级法器’,却可将施术的时间,固定在一个呼吸之内;而连续施术的调息时间,则是十个呼吸。

    再如日后张信在这门术法上的造诣,超出了瞬雷幻衣的水准。此器依旧可以为他节省十分之一的施术与调息时间,以及至少一成的法力,

    而顶级灵师的争斗,往往是决于一瞬,这丁点的细节,就足可决定一场战斗的成败。

    再换个角度来说,此物的市价,至少是五级斩风戒的三倍,这就相当于他前世所有身家的五分之一,这又岂能不令他欣喜。

    “看来师侄你很喜欢此物!”

    远处蓦然一声轻笑,唤醒了张信的心神。他循着这声音的来处遥目望去,就只见那雷照,正浮空立在五十丈外,神色笑盈盈的望着自己。

    “可知我与几位师弟妹,有多羡慕?当初我等入门的时候,师尊可绝没有这样的厚遇。尤其原师妹,听闻之后一直都在叫嚷,说师尊他对你太偏心。”

    “雷师叔说笑了!”

    张信的眼内既有荣幸,也有兴奋:“师尊能有如此厚赐,我也未曾意料。”

    “所以师侄也当知,师尊他对你的冀望,是何等之重!”

    雷照的神色语声,此刻蓦然转为凝肃:“我与神海峰众多人等,也莫不对师侄你期待备至。雷某万望师侄以后遇事之时,能够想想峰主他的期许,想想我等众人的厚望,做到三思而后行。”

    “师叔的意思,是说我以往行事,都不够谨慎吗?”

    张信却失笑着反问:“还是太自大轻狂了?可我觉得还好。”

    “这句话,你倒说得出口。”

    雷照有些无奈的微一摇头:“我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如今雷某也不求你未来能扛起神海门庭了,你这家伙,不为我神海峰招灾惹祸就是好的。”

    说完这句,他就屈指一弹,就将一枚玉瓶弹飞到张信身前:“这是白帝子遣人送来的碧天青露,你准备怎么用?”

    张信眉眼微扬着将那玉瓶接在手中,随后语气斩钉截铁道:“这还用说?自然是给自己,再寻一个靠谱些的打手兼保镖!”

    以他现在的处境,只有一个紫玉天,可还不够保险。

    雷照闻言,不禁满意的一笑:“可要我为你推荐一些合适人选?”

    “我倒是对雷师叔颇感兴趣的!”

    张信似笑非笑:“不知能否有此荣幸?”

    “你倒是真敢说!”雷照再次无语一叹:“我这里还是算了吧,不用浪费一滴碧天青露。即便没有此物,师侄遇险时,我难道还能坐视旁观?”

    张信也知这位身任天柱期间,多半已换到了足够的日月神露,以备日后晋升圣灵。再以雷照的身份地位,没可能会掉价到来当他的护卫保镖。

    所以方才之言,仅只是玩笑。

    而随后张信的神色,也转为肃然:“其实弟子,也正欲向雷师叔请教。不知这日月玄宗内外,有何人能为弟子所用?弟子也不求其实力高强,只求其足够可靠。”

    其实此事,他早有腹案。可他一个初入门的弟子,按理是没法知晓门中详情的。

    且张信料定雷照推荐之人中,必定也有他选定的一位

    ※※※※

    因次日清晨,张信就要再次到神海峰顶,听离恨天讲课。

    故而这招揽‘保镖’的事情,张信决定当夜就开始进行。雷照亦不辞辛劳,带着张信直往北面飞去。

    而司空皓,与芮晨茅刚这两位斗部斗战尊者,也早就料到了此事。都未有任何抱怨,依旧随同护卫。

    张信心绪毫不觉愧疚,他猜这三人,多半是对那护星使与护阵使的职位,极感兴趣。

    这三个临时职司,虽是因他这个摘星使而设,可地位却更高一些,等同一堂副座。能指挥的人手与权势,也与他们现在的地位相当,甚至超出一筹。

    关键是这几个职司,能有更大的机会,从门中兑换日月神露

    再如自己能够请来一位实力高强,并且足够可靠的保镖,那么这三位护卫他的任务,无疑会轻松许多

    而此时张信,已经将那瞬雷幻衣穿戴在身,并且变换成枢机堂银色服饰。

    他的‘摘星使’职,是临时设成的职位。平时是隶属于枢机堂,由宗主与十天柱共管。故而衣饰,也是枢机堂的样式。这也正在‘瞬雷幻衣’,预设的九种袍服样式之一。

    除此之外,张信左边的袖角纹有三条铜纹,这表示他现在,是三级灵师。

    而右边的袖角,则是二条月纹,这代表他现在,是二级羽士的身份。

    所谓的‘羽士’,是日月玄宗内部的职级之一。

    黄冠,羽士,高功其中每一阶,还有三个小级。

    初入门中的弟子,都是统一的头顶黄冠。然后当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并且立下一定功勋之后,就会授予羽披霞衣。而再之后,就是高功了,一般都是有一定资历的神师一级,并且对宗门有着极大贡献,才有资格获得。

    而二级的羽士,一般都可在各大上院,或者各部,担任副司主与坛主,镇主等类职司,并且可在年老之后,获得长老甚至太上长老的地位。

    也就是说,他现在只刚一入门,地位就已超越了绝大多数入门弟子,已经可与李光海与王纯比肩了。

    不过张信之所以现在就用上这身袍服,却是另有用意。

    而无聊已久的叶若,此时则在啧啧赞叹:“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感觉主人换上这身之后,好英俊好帅的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