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五六章 启动部属
    略一思忖,林厉海就已有所得:“有一家名为明法会的,极有诚意。此会建于二千七百年前,最早是由二十几位底层门人,建立起的组织,以研讨灵术为主。之后逐渐壮大,开始有了互助的性质。可因其会中之人,大多天资不高,既没资源,又无上层的支持,绝大多数成员都修为不高,混迹于宗门底层,在玄宗内影响微弱。不过这一代的会主,颇具雄心,不但提高了入会的门槛,更与各方合纵连横。如今其会中有三百余人,分布于三个大型猎团,还有一些戒律与刑法堂的弟子,其中颇有些天资不俗。更有三五位,混到了一级羽士的地位,算是进入宗门的中层。”

    他说到此处,语声一顿:“主上要查司空皓的过往,这明法会也正可为助力。那明法会主也有言,若主上有意,他可将会主之职相让。不过我事后也曾特意打听过这明法会详细,据说这组织的部分成员,与玄昊党有涉,甚至干脆就是玄昊党人。”

    “明法会么?”

    张信在脑海内,寻觅着关于这明法会的详细。

    他记得这明法会的会主,是一个名叫源域的家伙。此人的天资,当是道种一级,可惜入门试之时表现不佳。之后虽是跻身入道种候选,可一直无法提升排位。

    不过现今此人,只怕也是一位神师法座了

    以其神师之身,居然舍得将会主相让,这人倒还真有几分气魄。

    “就是这家了!司空皓之事有了成果之后,可带他来见我!”

    “遵主上之命!”

    林厉海自无不可,他现在对张信的信心,依然是在谷底。行事只是尽心尽力,只求问心无愧。

    而在打发走了林厉海之后,张信又再次摇响了金铃,随后进入他室内的,却是紫玉天。

    面对这位,张信也是直入正题。

    “你的灵契,是存于祖师堂内!”

    “我不知!”

    紫玉天的面色冷漠,似如冰山:“不过受印之时,确有人带我去过你们的祖师堂。”

    张信了然,随后就从袖中取出一物:“如我能激活你的极限血脉,你该给本座何等回报?”

    紫玉天初时不在意,可当感应到一股寒洌的气息,从张信的手中散发时,却又吃了一惊,注目细望。

    而随后她的瞳孔,就骤然一缩:“北海鲲玉?”

    她随后又蓦然抬目,看向张信:“你到底是谁?”

    “本座自然就是本座,什么到底是谁?”

    张信摇头:“你还没答我,准备怎样回报?”

    “你如真是张信,就不可能有北海鲲玉这种神物!”

    紫玉天不为所动的继续质问:“上官玄昊与你,到底有何关联?又或者”

    语声微顿,紫玉天的目中,似透着冰蓝火焰:“你就是上官玄昊!”

    张信失笑道:“难道不能是奇遇?之前本座机缘巧合得了此物,这与上官玄昊,又有何关联?”

    “九年前,有一枚北海鲲玉,被上官玄昊夺取。我紫玉天,也正因试图从你手中夺取此物,被你暗算!”

    紫玉天似已认定了张信的身份,语声刚硬沉冷:“你别忘了,我紫玉天也是圣魔之身!你的元神特征,瞒得过你们灵师,却瞒不过我!即便是你化成了灰,我也认得。”

    张信有些无奈,他也知自己拿出北海鲲玉的这一刻起,就会引发紫玉天的怀疑。

    不过他对此,倒也不是很在乎就是了。

    “可照你这么说,之前你紫玉天,就该对我的身份起疑才是。且也别忘了,当年上官玄昊死后,他所有身家,都已落于他人之手,哪来的什么北海鲲玉?”

    张信摇着头:“废话少说,这北海鲲玉,本座可以给你,不过却需主动助我更换灵契。”

    这是因听了司空皓与那人对话,才促使他痛下决心。那存于祖师堂的魔奴之契,的确有些不保险。

    且紫玉天作为他身边最强的战力,最亲近的几人之一,只一个魔奴之契,张信还是有些不放心。

    可紫玉天闻言,却又反过来质问:“你对你们祖师堂不放心?”

    见张信毫无反应,不动声色,她又用清冷的语声,平铺直述:“此身已为他人之物,生与死都不由自己,北海鲲玉对我而言,已无意义。”

    “可以昔日北海天翼的骄傲,只怕是宁愿死去,也不会成为他人魔奴!”

    张信唇透哂意:“你甘愿为奴,只有一个可能,是因还未放弃希望,是因你心,还有不甘。”

    他这一句,似如刀锋,使紫玉天的面色微白。张信随后,又冷笑着一拂袖:“你没得选择!既然你认定了我是上官玄昊,那就该知上官玄昊的手段性情,绝不会在身边留下隐患。在你的灵契出事之前,本座定会先将你处置!”

    紫玉天依旧是默默无言,可却以贝齿死死的咬着下唇,唇角溢血都不自

    知。

    直到张信,又语声一转,渐显柔和:“不过你紫玉天办事如能让本座满意,在百年之后,可放你自由,也不会阻你晋升魔神。此约可定于新契之内”

    紫玉天的眸光这才一亮,可随后却又眼神复杂的看着张信:“他日我紫玉天如得自由,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上官玄昊!”

    “上官玄昊?你可随意。”

    张信哈哈大笑,一副很不在乎的神色:“在更换灵契之前,你可先跟我说说看,北海皇朝到底出了什么变故,让你失了太子身份,且自甘堕落,沦为魔奴。”

    可紫玉天在答话前,却显出了迟疑之色。心想眼前这位,难道真非是上官玄昊?

    此人的一切反应,都与她预想中的完全不同。

    ※※※※

    半日之后,位于日月山东面三万四千里外的一座风景秀丽的海岛内,一位白衣青年,有些哑然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枚紫金剑符。

    而此时在他周围,还有数人,同样以惊喜与忐忑的眼神,在注目望着。

    白衣青年先是试探着碰触,动作谨小慎微,似生怕眼前这剑符是一个泡沫,可能触之即碎,

    可当须臾之后,他的手指与符交汇,那剑符的表面,顿时现出了清晰的青鸾纹路,更有一股股狂风向四周席卷,

    白衣青年见状,顿时喜不自胜:“真是上官法座的法印!大人他,果然还活着!”

    这一句,顿使整个峡谷沸腾,近百个人影,纷纷从林地之内行出,也都紧紧注目着那青年的手中,只是目光各异,或敬畏,或崇拜,或惊喜,可也不乏有忧心忡忡之人。

    那白衣青年,此时将那紫金剑符高高举起:“法座符印在此!你等诸人如有存疑,可亲自印证!”

    可却无一人出列,当那团狂风,凝成了青鸾之形,并且射出了丝丝雷光。此地的百余人,都纷纷面色冷肃,往地面跪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