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00 洗牌(四)
    我们进入办公大楼的时候,里面同样有许多毕业生来来往往,他们大多是为了就业咨询而来,但也有许多人已经确定了今后的工作,来此地进行档案手续的办理。档案室在这个时节也会变得异常忙碌,在过去的三年中,作为学生会成员的我不止一次来这里帮忙。和以往一样,在档案室里有不少学生会成员在负责老师指挥下进行调档、打印和盖章工作,也有学生在桌子和走廊上阅读文件和填写资料。要在这个时候进行就业处理之外的事情并不容易,幸好我和这儿的办事员都有些交情,因此当我提出要查询学生中是否有“系色”这名女生时,老师很爽快地就同意了,并允许我们使用她的办公室里的电脑。

    她的办公室在档案室的里间,在最繁忙的时候,那台电脑也不得空闲,不过今天我们的运气不错,刚进去时,使用那台电脑的学生正准备离开。

    我轻车熟路进入学生档案数据库,将“系色”的名字打入搜索栏后,很快就得到了结果。果然学校里有叫做“系色”的学生,并且没有同名同姓的人。我打开她的档案,看到她的照片不由得愣了一下。咲夜在一旁也是意外的表情。

    那是之前在招聘会布置现场遇到的那名女生,外语系小语种专业的毕业生,森野的朋友。

    我不由得觉得当时坚持问一下她的名字就好了,如今这个时节,毕业生早已不需要来学校上课,也很少会一整天都呆在宿舍,大部分都在外面跑就业的事情,就算她是系学生会的成员,也不能保证她会出现在学生会室里。现在要找她可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用笔记下她的宿舍地址和联系电话,思考该用怎样的借口去拜访。这时有其他学生来借用电脑,我们便告辞离开了。呆在外间忙碌的老师顺便问了一下我和咲夜的就业情况,我的情况自不用说,咲夜却根本就没有找工作的意思。老师抱怨了几句,但也没有再说更多,毕竟我和咲夜经常呆在一起,老师恐怕也认为我们是情侣,而且已经到了准备结婚的地步了吧。

    结婚后的女性不外出工作并不是罕见的事情,尤其在男方不愁工作和工资的情况下。

    “今后在工作上也要加油。”老师友善地对我说,便放我们离开了。

    我和咲夜都觉得拜访系色同学这件事不能太匆忙,就算我们见到她,又该怎么和她说,又要说些什么呢?她并不是耳语者的成员,没有见识过八景的本领,一开口就提起我的怪梦和八景的预言,不被当作精神病才怪。

    “让她参与一次活动如何?”咲夜提议道:“她是森野的朋友,那么恶魔召唤的时候邀请她观礼应该是可以的吧?”

    “可是,恶魔召唤成功的话……我觉得有点危险,真不想让森野成功啊。”我烦恼地说。

    “如果系色同学就是那个人的话,那她命中注定会碰上这种事情。”比起我的犹豫,咲夜反而更加坚定。她的说法并非没有道理,可是我仍旧觉得有些令人难以接受。将不知情的外人拖入意外中,就算以“预言”来说并不算是意外,但仅凭区区一个“预言”就能决定他人的未来的话,那么这个未来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呢?尽管我和咲夜几乎就是“跟着预言跑”的典范,但我仍旧不由得产生这样的想法。并非我后悔这样的行为,只是我觉得或许应该让对方有所选择。…,

    有选择,才是真正的自由。这些年来,即便是在八景试图为“耳语者”增加成员时,我也一直秉持这样的观点。无论咲夜也好,森野和白井也好,尽管八景坚持让他们加入耳语者,但他们最终是在我告知“耳语者”的情况后才自愿加入,并没有受到强迫。我觉得咲夜能够明白这样的想法,况且她之前也不太愿意让我找到系色,但是当我们找到时,反而很强硬的希望将她拖下水,为了达成这一点,就算不提供“选择”也没关系。

    “因为不这样的话,找到她不就没有意义了吗?”咲夜坚定地说,“当我们找到她,不,是开始找她的时候,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了。”

    咲夜说的并非没有道理。我在考虑了整整一个中午后,还是否决了她的提议。咲夜就和平时一样,在我做出决定后就再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她这种无条件顺从的态度有时会让我怀疑自己是个独断专行的人——名义上听取他人意见,结果还是照自己的想法来。

    “我就是喜欢阿川这一点,因为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坚持自己的观点,一旦别人提出不同意见就会动摇,所以反而很憧憬这样的阿川呢。”咲夜这么安慰我道。

    可我觉得咲夜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人,因为在多年的搭档中,我清楚知道她在某些时候会变得十分顽固。所以,我偶尔会想,咲夜真是个好女孩呀,不过,是不是太迁就我了呢?

    这样的思考对于咲夜本身来说毫无意义,她不会因为我的说教就会改变自己的做法,这一点本身就是顽固的一种吧。

    到头来,还是按照我的想法,以就业问题为借口将系色约出来后,清楚告诉她关于“耳语者”的性质,以及森野的“恶魔召唤”可能会导致的恶劣后果,之后再让她做出选择。八景得知我的选择后,给出“没有意义”的评价后,就放任我行动了。

    “如果她就是预言中的那个人,那么当你在早上见到她时,无论你说些什么,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八景说,“你要给对方选择,只有选择不遇到她,但是你怎么可能控制自己不遇到她呢?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吗?你想要找到她!所以,你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

    “我做错了吗?”我这么问道。

    “不,你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每个人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选择,都会影响其他人的未来。这是社会结构所注定的结果,无论是谁都会碰到的事情,除非你离群索居。”八景讥讽道:“我想这一点不应该由我告诉你才对。你一直都很明白,不是吗?你只是不想承担这样的结果而已,因为你知道不可能对所有被你影响的人都负责。”

    大概就像八景说的那样吧。一旦觉得自己的抉择可能会为某个陌生人带来不幸,就会觉得自己的肩膀十分沉重。

    “你想的太多了。”八景嗤笑道:“你又不是英雄,也没有人要求你去当英雄,或许是你自己想当英雄,却觉得自己没有当英雄的料?”

    不得不说,八景没有就读心理学真是太可惜,但未必不是好事。她的敏感总能命中准心,但是一针见血的刻薄言辞却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行为。

    再被八景嘲笑下去,我也受不了,连忙转开话题,“关于森野的恶魔召唤……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啊,她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觉得你们会遇到她,所以就没跟你们说,能省点话费。”八景毫无歉意地说。

    跟恶魔召唤这件事本身比起来,话费才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吧。

    “算了。”八景的回答并没有出乎预料,我没继续纠缠,“预言里没有更深入的内容吗?例如召唤出来的恶魔会是什么种类,会造成怎样的恶果,既然叫做恶魔,那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吧?就算森野的恶魔召唤一定会成功,但是在那之前,建议她永远都别进行恶魔召唤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你觉得她会听我的吗?不会口头答应,背后自己去做吗?”八景这么回答,“也许会发生什么事情,让她不得不进行恶魔召唤。我可控制不了她的行为和未来,与之相比,将这件事置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不是更保险一点吗?”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既然如此,你准备好了吗?”我说:“召唤出来后不受控制的话,光是想象一下都觉得头疼,那可是只出现在神话里的东西。”

    “正因为只在神话里得知有这种东西,谁也没亲眼见过,所以无法进行准备。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正式传闻的恶魔有多少种吗?至少几千种!通常来说,召唤出来的恶魔种类和召唤仪式有关,但是我们同样无法控制召唤仪式,因为森野之前的召唤从来没成功过,谁知道是什么因素导致这次召唤的成功。正是这个无法预知的因素决定了,这只恶魔肯定不是我们最初想召唤的那种。”

    八景才是神秘学专家,虽然我做过类似的判断,但在向她求证之后仍旧不免有丧气。既然八景也承认了,那么情况十有**就会这么发展了。

    “真的是毫无办法了吗?”我有些不甘心地说,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一开始就决定会完全脱离掌控,却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这种情况在过去四年的耳语者活动中出现的次数不多,但每次都让人身心疲惫。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当事情有向坏方向发展的可能,那它一定会那么发展,并且可能会比预想的更糟糕。

    “至少我没有办法。你有吗?阿川。”八景反问道。

    “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尽量武装自己,然后选一个人迹稀少的地方。”我叹了一口气说。

    “有可能对付恶魔的东西会尽量准备好。”八景说:“恶魔召唤仪式的地点也已经找好了。”

    “好吧,只要系色愿意,我会带她过去。”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看来已经决定了。”咲夜在一旁微笑道,“心脏紧张得扑通扑通地跳呢。”

    “这次活动比以前那些都危险。”我对她说。

    “我是一定会呆在阿川身边的。”咲夜没有丝毫畏惧的神色,“所以,阿川也别想把我撇到一边。”

    “是是,我们是最佳搭档嘛。”我也笑起来。说不担心当然是骗人的,但是,既然这是咲夜的选择,那么我愿意承担由此而来的任何危险。

    我找出记录系色电话的本子,照着号码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系色同学吗?”

    “啊,是的,请问你是?”

    “我叫高川,森野的朋友,早上在招聘会展棚见过面,还记得吗?”

    “呃,是吗?啊,我想起来了,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对面的女孩疑惑地问道。…,

    “虽然很冒昧,但是我想和你谈谈就业的事情,你是外语系的学生吧?”我故意提起她的专业。

    “是的……呃,和专业有什么关系吗?很重要吗?”女孩有些紧张地问。

    果然上钩了,这种小伎俩总是很有用。

    “嗯,这样吧,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我们约个时间,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我到时会带咲夜,也就是我的女朋友过去。”

    “这样啊……”对方犹豫了一下,但从听筒中传来的呼吸声变得轻松许多,“没问题,下午三点,在东校门的冷饮店碰面吧。”

    我朝咲夜竖起大拇指,她同样朝我竖起大拇指,下午的行程就这样定下来了。

    准时在约好的时间抵达目的地时,远远就看到系色坐在冷饮店靠窗的位置上,她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似乎等了有一阵子。我和咲夜连忙走过去,系色回过神来看到我们,连忙站起来要说点什么,不过我挥挥手让她坐下谈。

    “等了很久吗?”我问道。

    “没,我也是刚到。”系色这么说,也听不出是不是真话。

    “先喝点东西吧。”我示意咲夜去柜台点餐,系色想要代劳,不过被咲夜制止了,她对系色露出和善的微笑,说:“你和阿川先谈,我是打酱油的。”

    系色再次坐下来后,看了我几眼,显得有些局促。

    “是就业的事情吗?高川同学,你是学生会的……”她停下来,似乎没想起我的职务。不过我们要说的事情本来就和我的学生会职务没什么关系。

    “嗯,关于就业的事情。”我想了想,“耳语者”如今出了校园,勉强也算是社会组织吧?一个没有挂牌,也没在招商局登记的非法公司?“直说好了,经过内部商谈后,决定让你加入我们,所以我特来跟你说明一下情况,当然,你有拒绝的权利。”

    “内部商谈?”系色摆弄着小勺子,疑惑又好气地看着我,“高川同学已经供职了吗?是什么公司?”

    “我、咲夜、森野以及她的男朋友白井在大学时都参加了一个叫做‘耳语者’的非正式社团,社长是一个叫做八景的女生,我是副社长。现在大学毕业了,八景决定将社团持续下去,在社会上经营。”我用了一个比较缓和的说法解释道。

    “耳语者?学校里有这个社团吗?”系色皱着眉头想了想,她当然不可能有印象。

    “所以说,是不正式的社团,没有在学校登记,经费也是成员们自己凑的。”

    系色了然地点点头。

    “那么,你们是打算将社团改造成运营公司吗?这算是自己创业吧?真了不起,你们想要我加入公司?”

    “是的,我想让你加入我们。”

    “那么,请问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我们并不进行普通的营生,甚至活动本身并不直接涉及利润。”

    系色思考了一会,这时咲夜走到我身边坐下,不一会就有服务员将我们的冷饮端上来。这时系色才猜测般说:“是非营利性公司吗?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说公司或许并不恰当,说是非营利性组织或许更合适一点吧。”我十分认真地对她说:“性质上和绿色和平组织类似,组织的目标是拯救世界。”

    系色刚吸了一口饮料,结果听了我的话,猛然喷出来,还剧烈咳嗽了几下。咲夜连忙递上手绢,系色好不容易缓过来,尴尬地接过手绢擦了擦嘴巴,用一种没听清楚的眼神看着我。…,

    “抱歉,我没听清楚,你说的是拯救世界?”

    “是的,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们在过去四年里一直为了这个目标而奔忙,即便离开大学也打算继续活动,并打算将影响力扩大到整个社会。我们拥有高中分社和大学分社,发展前景良好……”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有点心虚,尽管所说的这些并非谎言,“虽然我们并非营利性组织,但是如果你将这份工作当作全职的话,我们也拥有足够的经费支付你的工资。啊,当然,如果有自己的工作,不需要工资的话,那也不错。例如我,实际上是在外面另有工作,每个月都会将工资的一部分充当组织的经费。”

    “抱歉,抱歉,让我想一想……”系色揉了揉太阳穴,“你们是打算招聘我,还是希望我入会?虽然拯救世界这种说法有些空虚,但是你们不是什么非法传销组织,而是更趋向绿色和平组织这类性质的机构吧?”

    “老实说,现在我要说的话,你会感到不可置信,觉得我在做白日梦,不过,我仍旧要在这里告诉你。组织的目标的确是拯救世界,因为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而我们将在一名先知的帮助下展开活动,这些活动将会相当刺激,也十分危险……如果运气不好,丢掉性命也无法抱怨。”我慎重地说出普通人绝对会将之当作精神病人呓语的话,然后一口气喝光所有饮料,“那么,请你务必认真考虑,将我说的话当作真实来考虑。也许你不太清楚我的为人,你可以询问一下学生会的同学,也可以详细咨询森野,她也是我们的成员。不过,在你做出选择之前,请不要涉及我们的任何活动,嗯,对你来说,就是不要参与森野的活动。强调一下,最近这些活动将会有切身的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