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34 安全网络终端
    334安全网络终端

    大家很快就将店里所有位置明显的机械设备都被找了出来。席森神父凭借经验,很快就锁定了一只似乎被店员遗留在抽屉里的平板电脑般的装置。这个平板装置落满了灰尘,显得陈旧,虽然十分轻薄,但是样式和质地都给人一种强烈的颓废感。席森神父在众目睽睽中熟练地打开界面,软件界面十分简单,背景是黑色,无法识别的统治局语言是绿色,哪些是文字,哪些是数字,我们完全分辨不出来。尽管如此,大家仍旧挤在一起,将头尽可能伸向屏幕,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真的很有感觉呀,触屏的,外表虽然老旧,界面也很简陋,但就是让人觉得功能强劲,就像是在游戏里看到的那样。”发福的男生兴奋地想要伸手去摸,却被其他人推开,被斥责道:“不要随便乱动。”因为大家都看到随着席森神父用指头在屏幕上的点击,好几个不明所以的选项蹦了出来。

    “游戏里有这玩意?”崔蒂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我想她大概不怎么玩《废土》之类的游戏吧。

    “当然。”发福的男生微微露出得意的神色,说:“虽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但只要给我一点时间琢磨,就一定能弄清楚。我玩过的外国语游戏可多了,例如日本的……呃。”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汕汕的表情。

    我虽然也不怎么玩游戏,但是时下热门的游戏还是接触过的,毕竟其他人都有在玩,如果自己不了解的话,和这些人进行沟通的时候就会有生份和沟壑,但如果能和他们谈起感兴趣的话题,让他们觉得是自己人,那么许多问题都能轻易解决。所以,一看到发福男生的表情,立刻就让我习惯性联想到一些不怎么正经的日本游戏来。我可是在这类游戏的玩家中看到太多这样的表情了,他们大多数都把玩这类游戏当作私隐,虽然会在网上讨论,但很少会在现实里提起,然而当他们兴奋的时候又会自爆出来,接下来就会露出这种尴尬和窘迫的神情,在同性面前都是如此,更别提当着女性的面了。

    不过,我觉得发福男生没必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因为女保安崔蒂根本就不明白。她用疑惑的视线在发福男生脸上扫了几下,就重新转回安全网络终端的屏幕上了。这时,其他两位男生却转过头来,背着女生们,对发福男生露出一副深以为然的笑容。

    “你看得懂这些?”崔蒂对席森神父问到:“如果知道的话,给我们说说如何?”

    “啊,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席森神父说:“我只是有经验而已,知道哪些选项比较安全和有用,但根本就无法翻译上面的文字。毕竟这个终端连接的是遗迹的安全系统,如果单靠一知半解就做出选择的话,很可能会事。”

    席森神父之前对我和近江说过,末日真理教有专门的语言学家在研究统治局语言,明明自己也通过调用安全终端获得统治局开放区的情报,获得了魔纹相对应的安全网络权限,所以他说自己完全不明白这些文字显然没什么可信度。不过,他似乎并不打算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供出来,我和他正处于合作的蜜月期,也不可能为了这个问题翻脸,所以也就姑且听着了。

    崔蒂虽然并不了解这些事情,但从她不以为然的表情上看,大概也觉得席森神父的回答是一种推脱吧。她撇了撇嘴,但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发言。…,

    “还没行吗?”身材娇小的女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当然,都说是很麻烦的事情。”席森神父煞有介事地在屏幕上点击文字,就像是平时我们使用电脑时键入字母命令一样,“它们的系统有些问题,实在很难使用,有许多命令陷阱,一旦被触发就会引来敌人。”

    “可是,这种东西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型号,似乎是给一般人用的,怎么会那么麻烦?”身材娇小的女生十分敏感地追问到。

    “因为无论是哪种型号的终端都是接入同一个安全网络。”席森神父自然也察觉到这位女生的小心翼翼,但仍旧挂着和善的表情,向她解释道,“这个遗迹显然是在战争中被摧毁的,当时敌人已经入侵到内部,所以,它们可能在安全网络中设下陷阱,以免防御体系被侵入和遭受攻击时能够及时反应过来。说到底,这也是一种处于下风后不得不使用的手段,如果在和平的时候,又有谁会在大家都使用的网络里设下安全陷阱呢?”

    他这么解释也能说得通,于是娇小的女生也不再纠缠了。虽然不知道席森神父的这番解释有多少是真相,但是我从中捕捉到一直被忽略的重要事情——如果说统治局在对抗恶魔的最终战争中被摧毁,那么,它们如此小心翼翼地在安全网络中布下重重陷阱,甚至不惜产生安全权限产生冲突,导致统治局居民也会深受其害的代价,那么,这般森严防范的对象“恶魔”,如果真的存在会对网络系统产生威胁的力量,是否证明恶魔之中存在高智慧的类型?

    我回想自己唯一见过的恶魔“地狱犬”,虽然它表现出一定的战斗智慧,但并没有让我觉得,它的智慧已经到达人类的等级。

    恶魔是由灰雾形成,灰雾是同时具备物质性和非物质性的存在,它们很可能拥有高级智慧的种类,这些可能性都让我产生一种可怕的联想——它们是否能够通过形态转换的方式自由出入于物质世界和网络世界之中?说到底,末日真理教的研究者已经假设灰雾是通过“数据对冲”的方式形成的特殊产物,这也是他们构造降临回路的核心理论之一。

    所谓“数据对冲”,也就是将物质世界和非物质世界量化后,所观测到的世界构成信息的相互冲击。将物质世界的范围缩小为我们所存在的现实世界,再将非物质世界缩小为互联网所营造的数据信息世界,一旦在这两个世界的量化数据的对冲中观测到灰雾的诞生,那么灰雾所创造的恶魔,说不定真的具备同时拥有在两个世界之间进行形态转换的能力。

    虽然这个假设的基础对比起统治局技术,格局显得狭小,但这是我的能力所能企及的想像的尽头。它并不一定是真相,也许是如古时候的人创造出的地心说一样,是一种受限于眼界,偏离真相的谬论,但至少让我能够逐渐接受这些奇妙的事物和理论。为此,我还专门给这种想像之中的拥有物质态和数据态的特种恶魔起了个名字——数据恶魔。

    “完成了。”席森神父的声音打断我的猜想,他将手从屏幕上抬起来的时候,终端里传出一种类似女性合成音的声音。

    “……”完全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大概是某种系统内置的提示吧。

    “让我看看……开放区域是……”席森神父一副不理会提示的样子,直接用视线在流水一般刷屏的数据上搜索,“看到了,三十三区、六十二区……”他连续报了六个数字,然后对我们说:“我就看得懂这几个数字,不过,并不是每个开放区域都能直达,距离我们最近的开放区是三十三区。”…,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众目睽睽中又在屏幕上点击了几个选项,一条绿色的线条迅速沿着某个轨迹延伸,并在线段上浮现好几个圆形图案,原本显得简陋的系统画面开始旋转,并开始呈现出3d效果。这下大家很快就猜到了,这些圆形图案分别代表不同的地点,有看似注绎的文字指向这些圆形的图案。这显然是一张地图。

    席森神父对我们解释道:“这是从我们这里通向三十三区的地铁路线,我们先要到达这个地方。”他用食指虚点了一下表示的圆点,“然后在这里搭乘地铁深入地下,三十三区虽然是开放区中数字最靠前的一个,但它的深度至少在五千米以下。”

    席森神父用力踩了踩地面,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他的话让大家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地下五千米!?”酒红色头发的女生尖叫起来,随机又在其他人谴责的视线中压低呼吸。虽然酒吧里一直都很安全,可是之前的遭遇让他们仍旧心中惶惶,生怕太大的声音会引来怪物。学生和女保安都带着几分紧张的表情看向窗外和门外,外面的浓雾让他们根本看不清五米外的事物,但一时间变得凝滞的气氛仍旧在没有任何发现的情况下再度松弛下来。

    “地下五千米!”崔蒂接过酒红色头发女生的话头,压低声音向席森神父质问道:“你说过要带我们去找节点,而不是跑到几千米的地窖里捉迷藏!”

    “我的雇主是高川先生和近江女士,你们为什么不听听他们的意见?”席森神父这么对他们说。

    于是,大学生和女保安的视线转移到我和近江身上。

    “我想快点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崔蒂说:“我想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

    “不,我要下去。”近江旁若无人地说,她的语气冰冷又固执,丝毫不给人回旋的余地,“在地面上找到节点的几率不一定会比在地下更大。而且,地面上的雾气正在变浓,这是个不好的预兆,地面会越来越危险。相反,地下的开放区本来就是统治局为了接应和保护自己的居民才建立的防御工事,只要我们到了那里,才能得到安全。”

    她的话让其他人陷入思考。这里没有真正愚蠢且冲动的角色,这些人不是大学生,就是拥有丰富经历的保安,自然会权衡他人的话是否正确。即便他们不理解统治局的异常,但自身所面临的危机都在证明近江所言的正确性。于是,他们不再争论,默认了近江的选择。

    “我们距离地铁站有多远?”我向席森神父问到。

    席森神父正在将这台便携的安全网络终端揣进怀中。

    “一公里。”他扼要地回答到。

    “要在这种大雾天气走一公里吗?”崔蒂有些担忧地看着店外,建筑的轮廓在雾气中若隐若现,阴森得就像是怪物随时会跑出来一样。

    “要不……留下来等雾气散去?”酒红色头发的女生怯懦地提议到。

    “不行,呆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健壮的男生一脸发狠的表情,说:“这里完全没有可以保护自己的武器和防御,怪物随时都会冲进来。如果注定要和它们面对面,我更希望主动出击。”

    “电影里都是这么描述,在原地留着不动,自以为安全的角色都会死掉。”瘦弱的男生也说到。…,

    “我希望能够看看建设在五千米地下的史前科技防御工事到底是什么样子!”发福的男生激动地说。

    “我也觉得留下来不是办法……”娇小的女生犹豫了几下,也表态了。

    “那么大家就一起走吧,相互照应一下。”崔蒂做下最终决定,然后用深刻的眼神扫了这些大学生一眼,意味深长地警告道:“跑散的话只会更危险。”

    “我绝对不会在关键时候退缩!”健壮的男生一副忿忿的表情回答她。其他人也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显然在他们这只队伍中曾经发生了一些令人不快的事情。无论我、近江还是席森神父,用臀部思考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每个人心不齐的临时队伍里都会发生一种叫做“比谁跑在最后一个”的致命娱乐节目。

    对方六人终于将意见统一起来,我、近江和席森神父也提议让他们用店里的废料制作一些临时用的防身武器。于是大家动手将椅子材开,往瓶子里灌入近江从大型行李箱里取出来的燃烧溶剂,制作出一枚枚燃烧瓶。这些废弃物的质地和现实世界里常见的金属玻璃等物质十分相似,近江确定它们拥有类似的特性。这些东西都让我们觉得统治局的居民不仅在生活方式上,就连科技也和我们的世界存在一定的共性。

    “也许我们的文化就是从统治局的废墟中延续下来的。”发福的男生臆想着,“至今人类的起源还没有一个完整的共识,虽然经常说人类是猿类的进化,但我现在觉得,说不定是史前文明的延续。你们不觉得吗?一个能够发展出高度文明的社会,本来就不应该这么容易就彻底衰亡。”

    大家对他的兴奋不置可否,女生们专心致志地制作保护自己的武器,其他两位男生也在忙着帮忙在地图上寻找看似安全的落脚点,以防被怪物攻击后,能够拥有一处撤退的目标,也只有这个身材发福的男生会分心遐想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近江没有动用那把噪声和体积一样庞大的电锯,她就像变魔术一样,从行李箱里翻出了许多工具。我们都想趁她打开行李箱的时候看看里面到底都装有些什么,可是她却极具保密意识地走进吧台后进行这项工作,没有人敢冒着触怒她的危险去偷窥。

    席森神父控制安全网络终端,不断在绿色的直达路线上进行修改。我们不可能沿着这条绿线前进,因为席森神父告诉我们,终端正通过安全网络获取这部分范围的即时路况,而其中有几处被标识为无法通过的状态。原因可能是聚集有大量的怪物,也可能是因为建筑倒塌或路面断裂。总之,我们要抵达最近的地铁,就必须绕开被标识的地点,好在通向地铁的道路并没有被完全封死,即便如此,在前进的时候,也要随时关注环境的变化。

    也不能完全依赖终端信息,因为有许多看似安全的地方,因为灰雾的缘故,也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但在遍布整个统治局的安全网络系统面前,网络终端能够让人获得权限内所有的信息。这也是为什么席森神父在我们抵达统治局后,将之列为最优先目标的原因。

    “如果是更高级的终端,我们甚至可以临时申请越权。”席森神父叹息道:“不过,在地面上能够找到这种便携终端也不容易。”

    “我还是觉得神父你对这里很熟悉,你来过多少次了?”娇小的女生突然插口,说:“既然这里是史前文明遗迹,想必神父你一定在这里拿到了不少好处吧?”顿了顿,又说:“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神父。神父不应该都是应该在教堂里布道吗?你看上去更像是冒险家。”

    “我是神父,也是冒险家。”席森神父一点也不着恼,微笑着对女生说:“我以神的名义探索各种险峻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同样有身处险境和危难的人们,我不进行布道,但希望能让这些人感受到神一直在注视他们。”

    “就像我们一样?”女生说。

    “是的,就像你们一样,神的羔羊们。”席森神父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

    ----u----c----t----x----t------[uc電子书]正文结束[uc电子書]----u----c----t----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