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六五章 十万大军
    “还不给我松开?朱八八你难道是属狗的?”

    张信在自己居室之内,正一阵嗷嗷大叫。朱八八是七级灵修,肉身亦已超凡。此时虽是一身灵能都被限制,可这一口贝齿的咬合力却极其惊人,即便张信,也感觉有些受不了,感觉自己身上的肉,已经快被朱八八给撕下来。

    “才不是!”

    朱八八闷着声音回应,整个人则挂在了张信身上,任由后者怎么挥动手臂,也依旧锲而不舍。小嘴也一口咬定,死不放松。

    张信则无可奈何,一边带着这女孩走向云床,一边用另一只手,去解少女的衣襟。

    此举顿使朱八八震惊,蓦然退后到了三丈之外,眼神警惕:“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

    张信一声嗤笑:“当然是秉承宗主之意,与你上床。”

    他现在也明白过来了,能够出现这样的巧合,必定是有人特意的安排。

    再考虑到那位宗主大人,对此女的宠爱与关注,安排今日这一幕的幕后黑手,不言自明。

    朱八八却一阵气结,双手还身,破口大骂:“你这个色狼,混账王八蛋,卑鄙龌龊,人面兽心”

    张信神情淡然,抱臂于胸,直到朱八八骂够了,才冷笑着道:“骂够了?现在能好好说话了?”

    朱八八一声轻哼,脚步却在悄悄的往外挪。她发现再自己一身灵能都没法动的情况下,呆在这室内实在太危险。

    张信则只当不觉,神色自在的在云床上坐了下来。

    “你们凭什么认定上官玄昊是被人陷害?可有什么证据?”

    朱八八闻言一愣:“你问这些做什么?有什么企图?”

    “自然是为搜寻证据!”

    张信冷笑:“本座是恨不得生食上官玄昊之肉,可我那师尊却以为,以上官玄昊的性格,不太可能背叛宗门。广林山之战很可能是一场骗局,上官玄昊也多半是被人栽赃陷害了。”

    朱八八的眼眸顿时一亮,面现喜色:“离师叔祖他真是这么说的?太好了,我们玄宗的长辈,总算还有一位洞达事理的。”

    “那么在你眼里,相信上官玄昊是叛逆的,就是瞎了眼的糊涂蛋?”

    张兄‘嘿’的一哂,反问道:“你们说上官玄昊非是叛逆,那么总该有些证据来说服我吧?别告诉我你们玄昊党这三年来上蹿下跳,却是一事无成,一点证明上官玄昊清白的东西都没找的”

    “当然有!”

    朱八八一声怒哼:“比如我们可以确定,那个小苍山斗战司司主葛秋山,当初就很有问题。这个人在广林山大战之前,原为上官玄昊部属,却在广林山攻破的前夜,利用乾坤神符,从广林山内逃出。然后与其同行之人,尽皆战死,只有他与另一人逃生。说是什么发觉上官玄昊与妖邪勾结,所以主动逃离,可我怀疑他们,其实是被上官玄昊派出求援报信。”

    张信闻言,不禁微一扬眉:“可这都是你的猜测之辞,可有什么实质的证据?此外是否还有其他?你们玄昊党,不会只查出这一人有问题?”

    “嘁!有问题的可多着呢!”

    朱八八一声冷笑:“还有我们现在这艘船上的宗法相,就很有可能是主谋”

    ※※※※

    一个时辰过后,张信却有些无语的,看着朱八八。心想自己还真不该对这些家伙抱什么指望,自己的拥趸,难道一个个都是笨蛋吗?真正有用的没查出多少,能让人信服的证据也没找到几样,反而是将各种混淆视听的猜测当成事实。

    一声叹息,张信收住了心绪,转而询问:“那么你们玄昊党呢?是什么样的结构?现在又是什么人在管事?”

    “我们玄昊党现在一共是十二个分支,由包括我在内的十二地支使,分别管理~”

    朱八八惯性的答着,可语至一半就骤然警觉,然后双眸中怒火熊熊的瞪视张信。

    “你真正的目的,是问这个?”

    张信撇了撇唇:“让我猜猜,你多半是十二地支使中的亥猪对么?那么其他人的身份,你知道多少?”

    朱八八没答话,一声轻哼后,就匆匆跑了出去,然后又将那门重重的关上!发出轰然巨震。

    张信早有预料,毫不在意的起身来到窗栏旁,眺望着远方之景,以及环绕于‘碎星号’左右的诸多战舰,

    而叶若此时,则语声迟疑的问着:“主人,刚才这个朱八八说的话,难道主人一点收获都没有吗?”

    “没有。”

    张信微一摇头,双眸之内,赫然全是冷光:“恰恰相反的是,我这次受益良多。许多事情,看得更明白了”

    ※※※※

    日月玄宗的战舰,航速都是顶尖一级,一昼夜内,可飞行四千到五千里。

    宗法相的统合能力不弱,又手腕强硬。统合四百余艘舰船,仅仅只用了五日多一点,舰队就已到达藏灵山上院的势力范围。

    随后那小苍山,飞岩山,魄流山的舰队,也都纷纷赶至。

    魄流山管辖三十灵山,数量还超越于藏灵山之上,又是接近总山的繁华地域,故而这次的舰队规模最大,总计有各型战舰一百余艘,灵师一万三千。

    而飞岩山上院则是最小,只有战舰二十八,灵师三千六百人。

    小苍山上院稍强一线,有各型战舰三十六,灵师四千八百。

    无不都是这三大上院,各处分院的精华,十里挑一的灵师精英,

    加上斗部五殿,每一殿九千到九千五百人。以及两位天柱直属的力量,一共二十六镇,总共有战舰六百四十艘,灵师六万八千有奇。

    而接下来藏灵山上院,也将有两万三千灵师,近二百艘战舰出战。

    因地处边陲,需负责抵御南面妖邪,以及一众神威王朝的余孽,藏灵山上院驻守的灵师数量众多,密度是其他上院的两到三倍,战力异常强大,

    而除了身为天域圣灵的月灵上师之外,还另有四位圣灵上师,坐镇于藏灵上院的最前方战线。

    而此次这四位法域圣灵中,也有两位将随团出征。

    张信稍稍统计了一下,这次南征。日月玄宗只明面上的力量,就总计有宗门标配,能容纳一镇百人的月型战舰六百五十艘,二百人的日型战舰一百五十艘,以及作为主力的攻山舰八艘,还有一艘碎星号。

    灵师则共计九万二千人,其中神师三千,法域圣灵十人。此外是否有天域圣灵坐镇跟随,张信暂时不得而知。

    而这还仅仅只是日月玄宗一家的兵力,在南方还有数十宗派为玄宗附庸。

    待顿兵黑杀谷山下时,应当还能集结七到九万灵师,不过整体的战力,就难以指望了,与日月玄宗的精锐,是没法比的。南方各宗,没可能拿出真正精英,交给日月玄宗当炮灰。

    当各个船团会合之后,各大上院的首脑人物,都纷纷赶至‘碎星’舰上拜见两位天柱。

    那些随团出征的圣灵,自然不在此列,可其余几位斗战司主,巡山司主,对宗法相与高元德,却不能不敬。

    宗法相对这繁文缛节与虚礼明显不甚耐烦,一直拒而不见,一直到所有八百余艘战舰,全数到齐之后。才将所有‘镇主’以上的骨干,全数召集到碎星之上,召开军议。

    而这一夜,碎星号的议事厅内,一千二百余位紫衣神师济济一堂,

    张信则是有资格参与这场军议的四十余位灵师之一,身为摘星使,攻伐黑杀谷的关键,这场军议他自是必须与会的,

    而这夜他一入场,就被数百道目光注视着。一道道视线,似要将他整个人穿透。

    绝大多数,都是审视中带着好奇。可也有一部分人与众不同,除了审视好奇之外,还有着些许的警惕与敌意。

    而这些稍含敌意的目光,又大多都来自于在场的那些灵师。

    张信对此,自是心知肚明。能以灵师的修为,而跻身此间之人,都是门中的佼佼之辈。他们要么是备选道种之一,要么本身就是已跻身七十二位道种之林。

    而对于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竞争者,这些人自是以警惕戒备居多。

    门中的四骄六圣,虽还无一人跻身于七十二道种之列,却已被公认为未来十天柱,最有力的人选。

    可如今这十位的风头,都被他一人盖压!这些备选道种们对他怀有敌意,自也是理所当然。

    其实说是敌意也不太贴切,按照若儿的说法,是强烈的竞争意识。

    “对了,芮师叔,我现在在千人总榜上的排位,到多少了?”

    就在众人议论战局之时,张信偷偷向芮晨询问:“怎么这么多人看我不爽?”

    “六百六十七位!”

    芮晨不假思索的答着,这位对于千人备选的排位名单,似是了如指掌::“你入门试的各项榜单第一,总成绩可直接进入到前九百位。之后擒拿白振侠,揭发司马信德,进位到七百二十四。接着又是继承观星术,两次召唤群星,斩杀空剑宗王恨,现在是六百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