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58 信号灯
    它没有立刻朝我们发动攻击,发出一段和神秘信号类似的声音之后,停顿了一会,又发出一组频率明显有区别的信号。小说网首发更新和它的信号频率变动相比,在管道中回荡的神秘信号显得十分死板,仅仅在重复很长一段信号而已。这个情况让我觉得它其实是追踪这段神秘信号而来,并试图与之交流,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机械地不断呼唤。

    巨大的金属眼球在三次变动发信频率之后,好似放弃了一般。当它的眼睑再度开合,我产生了一种被凝视的感觉——之前这只眼睛也正对着我们,但并没有似乎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现在它切实地将主意力放在我们身上了。

    它并没有一开始就产生敌意,而是又一次发出嘀嘀嗒嗒的信号,似乎想要和我们进行交流。它的声音和以前遭遇到的安全警卫都不同,安全警卫的声音具有十分明显的“智慧语言”的感觉,就像人在说话,只是不同地区的人拥有不同形态的发音、语义和结构。而它的发音却让人不自觉联想到和“二进制代码”类似的机械语言,嘀和嗒充当0和1,再加上重复和频率,无数的0和1组成一串单调的内容。当然,这仅仅是我的想象,这种信号是否存在更复杂的规则,并不是我能够理解的。

    面对这种单调、机械却无法理解的信息,无论我还是近江都只能束手无策。

    交流的试探在一分钟内结束了,我绷紧了神经,无法进行交流在多数时候意味着“异类”,排除异类不正是安全网络系统的责任吗?这个大概是建设机器的大家伙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拥有独立行动的能力,也不存在主动攻击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完全不受到安全网络系统的管辖。实际上,在我对安全网络系统的理解中,这个系统一直试图解决权限问题,将统治局中的一切都纳入自己的掌控当中。

    在我充满敌意和戒备的注视中,金属眼球让人十分不解地收缩回上方的腹中。这个过程迟钝缓慢,若是近江执意要攻击,就能轻而易举将连接身体和眼球之间的复数导线切断。但无论我还是她都没有进一步的行动,我的心中存在一些迟疑,期待有缓和的余地,希望它能够就此离开,也许近江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就算能够切断眼球又有什么用呢?这个家伙的体积太大了,装甲也十分厚实,一旦发生战斗,我们有能力给予其知名性的攻击吗?别看它的行动迟缓,但是它的步履跨度足够让我们疲于奔命。

    充满运动节奏的震动感和金属撞击的声音再一次冲击着金属管道,我可以清晰看到,散落在脚下的金属渣一次次跳跃起来,管道内壁上的锈片也开始剥落。这个大家伙继续向前走了,和我们前进的方向一样。

    我不由得有些担心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前进下去,会否在某个时候和它产生冲突。

    当这个震动和声音远去的时候,席森神父也带着惊疑不定的格雷格娅和崔蒂从对面跑过来。汇合之后,我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担忧告诉他们。

    “也许那个神秘信号源就在前方。”格雷格娅的脸色发红,遭遇到这个大家伙的过程十分刺激,但没有危险,她显得有些兴奋,说:“说不定光源也在那边。我觉得这是求援信号,就像sos!某人,或者某种东西,但一定拥有智慧,它被困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不得不发出信号召唤帮手。之前的大家伙能够理解这种信号,这说明发信号的某个存在对这片区域以及存在于这片区域的机械系统十分了解。大家伙没有攻击我们,安全警卫显然也不需要以这种低劣的方式求援,不,它们甚至没有这样的需求,因为它们单纯只是自卫兵器而已!”格雷格娅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由得喘了口气,说出在我意料之中的结论:“我们也许可以和发出求援信号的存在进行沟通,它并没有预想中那么危险。而且,只要我们还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会更加接近它。”…,

    回荡在管道中的神秘信号就是我们最好的向导。

    “我们已经迷失在这片庞大的管道迷宫中了,如果不主动抓住这个机会,很可能永远都找不到出口和补给。”崔蒂也表示赞同:“我觉得有必要冒这个险。”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虽然之前觉得不应该冒险,但是现在的情况又不同,获得相当情报后再进行危险性判断,我同样也产生了相同的想法。比起和这个神秘存在接触可能会产生的危险系数,已经开始低于只凭借向下的感觉,在管道群中盲目前进的危险系数。

    如果发散在管道中的确实是求援信号,那么对方一定是拥有一定智慧,能够沟通的生命。它很可能并非隶属于安全网络系统,而是统治局的原住民。

    “我明白了,就这么做吧。”

    听到我如此回答,格雷格娅轻快地跳了一下,和崔蒂相互击掌,清脆的掌声令之前一直沉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寻找神秘信号的源头,有时候拐入某条岔道,发现神秘信号削弱之后就要返回头。但正因为神秘信号的强度比光源更弱,所以才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向导。当我们走了很远之后,偶然发觉红光似乎更浓郁了,这让我们更加相信,神秘信号和光源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发出来的。

    最终,在没有敌人干扰的情况下,我再一次感觉到熟悉的震动感沿着管道向后方蔓延。继续向前走了不到一百米,就连格雷格娅和崔蒂也察觉到了。

    “是那个大家伙,它就在前面。”格雷格娅惊叹道。

    她加快了前进的速度,前面说不定就是目的地,被这个想法蛊惑的女孩兴奋不已。说实在的,长时间的单调旅途也让我的精神十分疲倦,想要快一点抵达的情绪和格雷格娅是一样的,可是我却让队伍停在原地。

    “怎么回事?”崔蒂问。

    “震动感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节奏和之前它行走的时候不太一样,似乎密集了一点,每一个波动期间,还掺杂有微小的杂讯。

    “它在战斗。”席森神父凝神地聆听一会后,做下这个判断。

    “战斗?和谁?”格雷格娅的问题没人能够解答,但是我心中有一个想法,于是说:“这或许是个好消息。”

    “为什么?”格雷格娅露出不解的神色。

    我没有解释。我在想敌人或许是安全警卫,因为这里没有灰雾和网络,出现恶魔的可能性不高;同样,也没有发现任何冒险者的足迹,我们一直朝这个方向前进,速度不慢,如果有冒险者来到同一个地方,不被我们发觉的可能性同样很小。我们和发送神秘信号的存在拥有共同的敌人,这意味着我们从它那儿获得帮助的机会大大增加。然而,没有足够充足的证据来证明我的猜想。我不想让这种猜测导致她们放松警惕,这个时候保持紧张准没错。

    “保持警惕,准备战斗。”我对大家说,“我们上去看看。”

    身材庞大的机械体进行战斗所造成的动静理所当然会很大,但是传到此处的震动虽然已经变得清晰,但仍旧不太强烈,这证明战场距离我们的位置还相当长。好消息是,只要战斗没结束,神秘信号没有消失,我们就能找到它们,抓住和对方碰面交流的一丝机会。…,

    现在,不得不担心的反而是对方是否能够支持到我们抵达。建设机器并不是常规性的作战兵器,它的躯体太大,对人类来说充满威吓力,但如果对手是安全警卫,反而会显得累赘迟钝。这么庞大的体积其实并不方便在管道内部进行战斗。

    我们一路疾行,震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仅能够清晰辨认出交战的声音,而且冲击波卷起的强烈气流也开始向我们冲来。越是向前走,就越像是在一条河汌中逆流而上。空气开始变得灼热,管道内壁呈现出被锤打、灼烧、撞击和切割的迹象,有的地方明显凹凸不平,甚至是开启了缺口,能够眺望到管道外的风景。

    蔓延在管道中的红光再不像之前如湖水般平静,反而轻微地闪烁起来,让人觉得好像是灯管正在旋转。神秘信号仍旧不急不徐地重复,却无法消弥声音和景象带来的紧迫感。当噪声增强到足以掩盖其它声音时,近江启动了电锯。

    当我们远远看到交战区的时候,战斗正趋向白热化。那处的管壁被彻底破坏了,很长一段管道暴露在外部的空气中,我们轻易就发觉,战场后方有一个好几条管道的交汇处,一个巨大的宛如枢纽,又像是高塔的部位矗立在那里。而战斗的双方正如我之前猜想的一样,是一个高达百米的螃蟹状建设机器和一队四十多只普通型号的安全警卫。散落在管道上的安全警卫的残骸有十多具,但在我眺望的时候,有一部分恰好朝管道下方滑落,也许在我们抵达之前,已经有更多的安全警卫被破坏了。

    这些安全警卫残骸中存在一些强化火力的特殊型号,但明显已经被建设机器全部击毁,为此,建设机器也付出了相当沉重的代价。它的四条腿被打断了,移动更加缓慢,几乎长时间停留在原地,一旦站起来就会摇晃。身体上也呈现多条巨大的足以看清内部构造的裂缝,甚至已经看不清头部原本的样子。它每一次挥舞多功能前肢,就会击飞一大片安全警卫,但是除了被建筑工具正面击中之外,被击倒的安全警卫不一会就能重新站立起来,再度投入战斗。

    这些安全警卫的攻击呈现秩序性,一部分在充当诱饵,吸引建设机器的主意力,而另一部分则爬到建设机器的身上,努力不被它甩下来,紧接着从建设机器被剖开的伤口处倾泻火力。这部分安全警卫通常无法坚持太长的时间,但这样的攻击卓有成效,建设机器的内部结构不断闪烁火花,冒出黑烟。

    也许最终的胜利会属于这些安全警卫。它们让我想到了在《动物世界》里介绍过的群体猎食动物“鬣狗”。

    在它们取得最终的胜利前,我、近江和席森神父以各自的方式和风格向这些安全警卫发动攻击。

    这些安全警卫似乎将所有的主意力都放在建设机器身上,以至于我们三人轻而易举就靠近了它们的后背。建设机器的体积根本无法进入管道中,所以核心战场位于管道之上,当充当诱饵的安全警卫被建设机器用多功能前肢扫落到管道内时,我们的攻击立刻就落在它们的身上。

    这些七零八落躺在管道内部的安全警卫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当它们砸在地板上后,就不得不挣扎爬起来。就像是人被摔得晕乎乎的,无论是警惕心还是反击能力都处于最薄弱的状态若是更加不幸一些,就会失去手脚什么的,甚至连脖子都会被摔断。…,

    在最初的时候,我会进入连锁判定的状态,用点射的方式干掉这些束手待毙的家伙,但很快就发现弹药消耗得太快了。但是,除了追尾射击加上特殊子弹,我没有其它方法对付这些家伙的坚硬身躯。而手持电锯,在安全警卫之间奔驰的近江反而如鱼得水,没有任何枪口能够瞄准她。这不仅仅是因为安全警卫本身正处于恢复状态,还因为席森神父的超能力干扰。

    近江和席森神父配合得相当好,每个掉落下来的安全警卫,在它们恢复行动能力前,就已经变成了尸骸。虽然管道上的其它安全警卫很快就注意到两人的行动,但是它们的人手已经捉襟见肘,也许是犹豫该应付哪一边的敌人,充满组织性和秩序性的进攻明显迟钝了一会,立刻被建设机器抓住机会,用庞大的身躯压下去,那一段的金属管明显向内凹陷,当建设机器再度爬起来时,好几台没能及时逃出的安全警卫已经被压瘪了。

    我觉得只要安全警卫没有援兵,就不可能是近江、席森神父和建设机器的对手,于是放心地退回格雷格娅和崔蒂藏身的地方。无论如何,暴露在金属管外都是极为危险的行为,尤其是这么激烈的战斗,说不定更多的敌人会如同嗅到血腥味的鲨鱼般结群赶来。如果情况不对,身为最后一个攻击点的我就必须杀出一条血路来。

    建设机器并没有对近江和席森神父发动攻击,似乎已经对两人进行识别。而在双方的联手下,安全警卫以几个呼吸一台的速度迅速被消灭。战斗结束得比预期中更快,当安全警卫全部倒下时,建设机器的一只多功能前肢也彻底崩裂,差一点就砸中近江和席森神父两人。这只多功能前肢足有几十米长,就像是一堵又长又高的结实金属墙,砸在近在咫尺的身边,大概不会有什么人能面不改色吧。

    飞溅的碎物和卷动的气流一下子掩盖了近江和席森神父两人的身影,然后,我惊恐地发现,那一段金属管再也承受不住压力,整个儿断裂开来,朝下方坠落。

    格雷格娅和崔蒂似乎都呆住了。

    “阿江!席森神父!”我不由得大叫起来。

    一股风吹散烟尘,近江和席森神父的身影夹杂在断裂管道、安全警卫残骸和各种碎片中,时而遮掩,时而闪现。他们两人就像是落叶一样,以一种轻飘但无法遏制的速度向下坠去。支持他们的风显然是由席森神父驱动的,但即便是他这样的强者,也无法让自己飞起来。

    “我先走一步,在三十三区等你……”近江的声音被风吹得零落,我只能眼睁睁目睹她和席森神父一起掉入更深的管道间隙,迅速变小。之后,无数撞击的声音轰然传来,沉重的烟尘接连从遥远的下方冒起,形成一片看不清内部的尘霭。

    “完,wandan了?”好半晌,格雷格娅才开口说话。我们面面相觑,不免为近江和席森神父两人担心。如果是正常的降落,依靠席森神父的超能力,说不定能够安全着陆,但是伴随这么多沉重的杂物,很可能会被撞击时飞溅的碎片波及。

    “一定没事的。席森神父不是会超能力吗?只要制造一条龙卷风就没问题了。”格雷格娅说着,用力甩了甩头,仿佛要把所有的坏想法都抛出脑外。

    “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他们了。”崔蒂露出苦笑,“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觉得近江和席森神父两人配合比我们三人更有生存力。于是我收拾好心情,对两人说:“按照原定计划行动。”,一边朝同样差一点就坠落下去的建设机器走去。它及时用多功能前肢抓住了管壁的断口,现在正以一种可笑的姿势试图攀爬上来。

    仅剩下建设机器运作的声音后,一直没有中断的神秘信号更加清晰了。这个信号和红光的源头,似乎就是前方那座高塔一样的枢纽。不过,要抵达那边,我们先得跨越将近一百米长的管道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