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81 魔王
    这个晚上,不,也许不是晚上,在这个封闭的建筑里,根本无法确定时间的流逝,不过我仍旧觉得渡过了一个晚上。*..*!书。吧*我睡得如此深沉,心中充满了力量。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我的体内,流着过去的血和觉悟,在我的身边,有着无比冷酷又对我充满着期待的女孩们。我们曾经做了一个疯狂程度不亚于任何势力的计划,并且正在以一种不亚于任何人的态度执行着这项计划——尽管,我已经丧失了这方面的记忆。

    但是,我仍旧相信着过去的我,相信现在的女孩们,相信即便身处不同的空间,即便形态已经截然不同,我们仍旧拥有超越这一切的感情。我相信,信任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意志,是能够实现奇迹的力量。我相信着这一切,这让我不再因为身体的痛苦而感到痛苦。

    我没有做梦,当意识渐渐复苏的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游荡在一片安静的夜空中。我从这片黑色的夜空中脱离,睁开眼睛,眼前的景物和睡着之前没有任何不同,可是却让我有一种截然一新的感觉。这些冰冷的金属,仍旧在耳边呼唤或呐喊的幻听,仿佛有幽灵从视野的角落晃过的幻觉,以及那自行转动的左眼,统统都没有再让我害怕。

    我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这一切,即便它可能预兆着死亡的脚步正向自己靠近,可是,在我的心中回荡着一首听不到旋律。但却让热血流转的歌曲。那是由过去的“高川”谱写的。仅仅属于“高川”的歌曲。

    我是高川,无论是哪一个高川,都仍然是高川。

    过去的我,传承给现在的我的东西,我想把它们延续下去,如果自己仍旧失败,仍旧死亡,终究无法避免自我失格,那么我希望,至少这首旋律能在新的高川心中继续传唱下去。

    ——不要害怕。

    旋律在我耳边如此轻轻述说着。

    “不要害怕。”

    我对自己如此轻轻述说着。

    即便死亡。也无法停止自己的脚步,因为,我们是高川,我们也许不同。但仍旧是“高川”。既然继承了“高川”的名字,就要拥有承载这个命运的觉悟。我想,身为“高川”,其实是不幸的,但同样是幸福的,因为所有的“高川”拥有着同一个梦想,一个高于生死和自我的愿望。

    我打开电脑,向新潜伏者联盟的电子邮箱发送了关于自己意向的电子邮件,内容很简单,是传达我愿意同他们合作的答复。

    无论超级桃乐丝在《超级高川计划》中充当怎样的角色。但她至少在目前来说,是属于新潜伏者联盟的人员。既然她没有向我发送暗示性的信息,就可以当作她是希望我加入这个联盟的吧。我毫不怀疑,在这一点上,实际上能够进行联系,并且一直合作默契的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一定达成了共识。

    在超级高川诞生之前,只靠自己三人的话,无法做到更多的事情,即便超级高川诞生之后,其是否拥有以一己之力左右局势的力量。仍旧无法确定。但是,如果新潜伏者联盟继续在立场上反对安德医生及其代表的势力,没有被敌对力量连根拔起,就一定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营造出混乱的局势,让超级高川获得足够的行动空间。

    混乱、抗争和战斗。将会让这座岛屿支离破碎吧,关于“病毒”和“末日症候群”的研究也无法再进行下去。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支持着当初的我自愿成为实验白老鼠的力量,是期盼这里的研究人员能够制造出血清。他们从我的身上,从其他患者的身上,用各种合法与不合法的手段获得了成果,这一点本来可以忍受,只要能够制造出血清,付出多少都无所谓,但令人无法忍受的是,他们的目标已经在某个时候就发生了改变。我甚至不知道,设计出《人类补完计划》后,能让患者痊愈的血清是否还被他们需要。

    他们沉迷于“病毒”、“末日症候群”和“末日幻境”所带来的力量,也许这种力量真的能够让人类变成超人,但这不是我需要的,不是系色和桃乐丝她们需要的,不是患者们所需要的。我们的希望很简单,只是想变回正常人,能够重新走在阳光之下,享受亲情和爱情的温暖。而不是被迫忍受无止境的痛苦,目睹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身体和人格崩溃,变成一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黄色液体。

    我们不想变成超人,至少,不希望变成超人的希望架设在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的痛苦上。大概,这是很自私的想法,但也正因为这样的想法,让我们在彼此结合的同时,仍旧是我们自己,而不是一滩随便能够互融,再也搞不清哪一些才是自己的黄色液体。

    在我们的认知中,人类从来不单纯是一个社会性的生物。

    这无关于正义和公平,仅仅出于我们的生命形态本身。

    如果,他们不再研究血清,那么,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现在,该是拿回我们曾经付出的东西的时候了,也许失去这些研究人员的力量,我们自己无法制造出血清,但是,至少我们会为完成它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爱的人经受痛苦,而自己却不得不充当凶手。

    曾经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高川”,已经失格了,再也不会回来。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似乎有些明白了最初高川的想法——这是为了确保《超级高川计划》的实施,但又何尝不是一种忏悔呢?

    做错了事情。就必须接受惩罚。这样的想法,即便没有融合过去的资讯,也仍旧在我的心中根深蒂固,而这样的想法也一定在过去的各个高川心中存在着吧。

    当最初高川意识到安德医生的计划意味着什么时,当他看到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也许还有如今不知其踪的咲夜、八景和玛索时,心中一定充满了悔恨吧。但是,即便在如此强烈的情感的驱使下,他也仍旧冷静地进行了思考,冲动无法解决问题。但他必须解决这个由自己充当了助推剂角色的现状,所以,《超级高川计划》诞生了。

    怀抱着自我惩罚和对未来的自己的期盼,他毫不犹豫地就做出了自我失格的决定。这一切。都是为了诞生一个能够成为英雄的高川,为了不让新的高川被这种悔恨和自责的情绪绊住脚步,为了创造出一个在最糟糕的局面下,能够承载那些沉重的情感和压力,但又不会被那些负面情绪吞没的超级高川。

    一定是这样的吧。

    如今的自己,正是被这样如火山一样的情感拥抱着,期盼着才诞生的存在。

    所以,自己一定是幸福的吧。哪怕,自己也许只是这份情感和期盼的一个中途站。

    我这么静静地想着,无法停止从眼睛和鼻子处涌起的热气。视野一片模糊,充满了水汽。让我不得不将它当成是病情发作的状态,去咀嚼那些苦涩的药品。即便如此,那些镇定功能的药剂仍旧无法阻止我的心脏深深的悸动。…,

    这份激荡的情感促使我想要做点什么,让我想要高喊,想要去奔跑到世界的尽头。但是,我仍旧压抑着这样的冲动,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新邮件的到来。因为,我知道。这份冲动并不能让我做到任何东西,无论自觉身体如何充满活力,自己仍旧是一个濒临死亡的绝症患者,而自己所在的地方,也不是能够让自己朝地平线奔跑的一望无垠草原。或是夕阳西下的沙滩,而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地下监狱。

    一个属于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集中营。

    我好像立刻回到末日幻境。去执行我们的计划,我想要快点成为超级高川,哪怕是自己仍旧没有做好准备,拥有那样的觉悟,去按下自我失格的回车。但我仍旧想要尝试一下,自己能够做到哪个地步,我想成为超级高川,不是哪一个高川,不是过去的哪个高川,也不是未来的崭新高川,而是现在的高川,现在的自己。

    是否按下自我失格的回车,完全出于自己的意愿。无论是系色、桃乐丝还是一周目高川,都将选择权交到了我的手中。也许,失败的可能性会很大吧,也许,真的无法做到两全其美,也许,和至今所得到的暗示那样,前路将不是一片坦途,充满了致命的危险。

    但是我仍旧想要尝试一下。

    尝试一下,去成为最终的英雄。

    我不想再等待,这样脆弱的身体,这样脆弱的意志,即便继续呆在现实中又能如何呢?只有回到末日幻境,才能够让自己行动起来,才能够在行动中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即便,我仍旧不明白《超级高川计划》的纲要,不明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高川;也不清楚,回到末日幻境后,在末日注定到来的情况下,自己又能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甚至无法确定,身边的近江、咲夜和八景她们,到底是怎样意义的存在。

    如果末日必将到来,如果超级高川计划没有错漏,“命运石之门”将会扭转整个末日幻境和其中的人格意识,将一切重置回一周目的状态。

    如果,这就是我要去做的事情,那么,我是在杀死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里的人们吗?

    如今的我,在那个世界里所爱着的她们,或许在世界线改变之后,将不会再是现在的她们。这不是单纯的时空穿梭,当我再次遇到这些人时,他们和她们一定因为不同机遇而获得了不同的人生,甚至在性格和思想方面完全不同了吧。这一切就如同在我诞生之前的高川们的自我失格。

    即便如此,也要……

    我盯着自己的右手,左眼的跳动是如此的剧烈。似乎要扯出眼眶一般。

    即便如此。也要去做吗?我如此询问自己。自己是否拥有承受已经改变了的一切的勇气和觉悟?

    “没关系。”我用这只右手掩住自己的脸庞,用力地抓住这张脸,似乎这么做所产生的痛苦能够让自己的内心不会因为流下眼泪而变得脆弱,“如果,这么做能够让她们在现实中被拯救的话……”

    是的,末日幻境无论多么真实,仍旧不是真实。无论里面的人们自觉多么幸福,都不是真正的幸福,只是他们已经无法意识到这一点了。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觉得幸福。因为他们活在一个注定被毁灭的世界,而这个毁灭的未来不是他们自以为的神、上帝或恶魔所带来的未来,而是被某个和他们一样的人类设定的剧本,哪怕是重新来过。也不过是重复着这般悲剧性的剧本。…,

    这种仅仅是基于超级系色和lcl才能存在的脆弱的东西,它的存在,和这座封闭的监狱一样,只是一个意味着末日症候群患者无法得到解放的意识的集中营。

    “如果真的需要改变这一切,如果真的需要有人承担改变这一切的痛苦,如果真的需要有人为了解放这个世界而毁灭这个世界。那么,就由我来!”

    我松开手掌,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我从来没有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疯狂,又是如此冷静。我擦干泪水,大声对自己说。

    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我来做这个魔王。我来毁灭这一切,我来承载这一切,然后,我要成为超级高川,成为最终的英雄!

    新潜伏者联盟的邮件仍旧没有到来,它一直沉寂着,但是它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我要去做一个连自己都无比痛苦的事情,我要亲眼见证和推动末日的来临,借助末日的力量开启命运石之门!然后。改变世界,改变现实!

    现在!马上!

    这一切都是我的选择!也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影站在门外,我平静地回过头去。我知道,谁都能从这张脸上意识到。我刚刚哭了一场,就像一个孩子。可是。没关系,就让我以这样的脸去面对那个人。因为,我坚信,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哭泣。

    恶魔从不哭泣,所以,决定要成为魔王的自己也不会再哭泣。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看到门外的人之前,就认为对方是安德医生,但我看清他时,也的确如我认为的那样。

    安德医生双手插在研究员白衣的口袋里,就像是一个完全由影子构成的东西,站在门前凝视着我。

    “新的实验已经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他说:“这一次,我们重新调整了剧本细节,它将会以更加流畅的方式推动末日幻境的发展,你将会下潜得更深,不会再像上一次那样弹出来。”

    “更加流畅……你指的是更加剧烈,更加强势吗?”我冷静地问到。

    “是的,更加剧烈,更加强势,无论遇到什么,都会硬性执行下去,哪怕是制造bug也无所谓。”安德医生十分生硬地说:“这一次,绝对不会让异性病毒因子跑掉了。只要你下潜得足够深,剧本足够剧烈,它的反应也一定会更加活跃。你放心,只要捕捉到了异性病毒因子,对其进行研究,就算没有血清,所有的患者也都会得救。”

    “会得救吗?”我低声问着自己,笑了笑。

    如果答案是交给安德医生来说,那么,无论答案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即便他这么说了,用那平板的声线说着:“会得救。”然后,他又这么说了:“这一次,你可能会死。”

    “死?没关系。”我用平静的眼神和他对视。

    “没关系?”安德医生似乎有些不明白,他皱了皱眉头。

    我并没有说谎,我真的已经听到了死神的脚步靠近的声音,那是我的左眼跳动的声音。但是,我已经有了即便死亡也要去做的事情,也不认为死亡能够停止我的脚步。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停止“高川”的脚步。

    我对他说着,“也许,我曾经害怕死亡,但是……我不会再害怕了。因为我已经得到了比活着更重要的东西。”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不明白……”他这么回答,但没让我继续说下去,“不过没有关系,进入之前,我们会为你进行一次调整,确保你获得一个更好的接入状态。”他说:“你会失去一部分记忆,你必须做好准备。剧本已经开始预热,我们无法得知末日幻境里所发生的每一个细节,所以,你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也许你进入之后,不仅会忘记现实的一切,也会忘记上一次接入末日幻境时所发生的事情。”

    “不,我不会忘记的。”我只是这么微笑着,对安德医生说:“你以为我是谁?”

    安德医生没有和我继续交谈的意思,他侧开身体,让开外出的道路。

    我走出去,路过安德医生身边时,似乎在告诉他,又像是告诉自己。

    “我是高川!”这般坚定说着,“高川,总是时刻准备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