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二九八章 陨星天降
    碎星号位于舰首部位的观星台,当黑杀谷的神师圣灵们,都纷纷退去之后,芮晨就有些忧心的,看着身后的张信。

    “他没事吧?”

    “我不知!”

    司马皓也同样眉头紧皱着转头回望。虽说宗法相提前准备了紫虚定神符。

    可刚才的‘魔眼天照’,毕竟是昔年黑杀谷某位天域圣灵横扫北方,令日月玄宗都忌惮至深的无上绝学!

    在那个时代,几乎无人敢与黑杀谷的那位正眼相对,

    “我当然没事!”

    此时张信,竟然睁开了眼,眼神不满:“二位师叔,可未免太小看了本座。”

    “你能说话?”

    芮晨不禁吃了一惊,他还以为张信,已经无瑕旁顾了。

    随后他又不放心的问着:“不是我小看了摘星使,而是摘星使大人,毕竟才只是三级灵师,真的没事?”

    “从昨日开始,就已经是四级了!我也当然能说话,说到底这摘星之术,也不是必须入定不可。”

    张信先是纠正了一番芮晨的误会,然后‘嘿’的冷笑,满眼不屑的看着对面:“本座早有准备,区区邪术,岂能动我狂刀心神?”

    旁边众人闻言,不由一阵无语。这一刻倒是恨不得那‘魔眼天照’,能够持续的更久一些,看看这家伙,还能否说出这么嚣张的话出来?

    刚才一张脸痛苦扭曲到变形的家伙,又到底是谁?

    便是知晓一些张信真面目的紫玉天,也不禁一阵摇头。

    张信则是唇角微撇,他一看就知这些人,没一个信他的。可其实他这次并没说假话,也的确是有着准备。

    此时他的耳朵里面,正有着两个由叶若设计,自己炼造出来的微型仪器,可以保护他的脑电波,不受干扰。

    刚才这两个东西,也确实起到了效果,在‘魔眼天照’的关照之下,他未生出任何的幻觉。

    而之所以他会感觉痛苦,是因这对仪器发出很尖锐的异声,刺激他的耳膜,让他难以适应。

    有这东西在,保护他半刻时间不受干扰,是定能办到的。半刻时间之后,这东西估计就要过载损毁。

    不过到这个阶段,张信其实已将所有的坐标与轨道,都计算的差不多了。

    所以他方才语中,并没半点吹嘘的成分。可这些人既然不信,那他也没打算一定要让他们相信不可,

    诸人中,也就司空皓倒是神色淡淡,直接问最紧要的问题:“不知摘星使,准备的如何了?”

    “已准备周全,现在就可开始。”

    张信心不在焉的回应,看向了上方天穹。

    可见眼前这被‘拉低’到他头顶不到百丈的星空内,又显出了一组数字。

    八,十二,十八,二十七

    后面还有同样的问题,试问后二位数为何?

    这问题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也是简单之至。

    张信没怎么犹豫,就直接填上了四十与五十八的数值,

    他眼前的这片虚空世界,就又坍塌散化。然后这座阵盘,也一如他在藏灵山下,开始疯狂的运转,并且爆发出了一团强光,映耀夜空。

    “开始了”

    张信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夜空。

    而周围的司空皓与芮晨等人,亦纷纷眺目上望,仅仅片刻,就可见上空那条‘天河’之内,赫然正有无数点‘星辰’坠落。

    “这就是,陨星天降?”

    林厉海还是头一次望见此景,语气与神色,都含着几分无法置信。

    难以相信,这真是出自自己身边,这位少年之手!

    紫玉天的目中,则是闪着异光。她看了天空片刻,就又俯望张信,那双紫色的眼眸之内,先是充斥着忌惮与杀意,可随后又转为心灰意冷与无奈。

    云浩却仅看了眼,就也把注意力,转回到张信身上。

    可他的目的,却与紫玉天完全不同,后者只是惊悸于张信之能,可云浩却只是以为,在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流星吸引之际,反是张信最危险的时刻。

    而此时在观望台上,宗法相与甄九城二人亦是神色微松,

    “看来是成了!”

    甄九城长吁了口气,随后赞道:“这个张信,狂是狂了点,可临战之时能镇静至此,倒也还不错,有些大将气魄。”

    “现在还无法确定。”

    宗法相依旧未放松,双目又紧紧看向双门山的方向:“我现在只能判断,这些流星的落点,就在双门山附近,能不能击中,仍是未知。还有这次陨星天降的具体威力,也难判断。”

    “很难判断?”

    甄九城有些不解:“不是说,威力是之前的七倍以上么?”

    “那是我拜托施洛神几位阵法大家,对外这么说而已。”

    宗法相神色坦然的答着:“其实只是这些阵盘中记录的坐标,是之前那座阵的七倍以上。可其实这也不算错,以常理来看,祖师留下这些阵盘,总不会是让我们这些后辈用来戏耍。”

    甄九城却一阵面色怪异,心想见鬼的常理!

    道理是这样没错,可如那位祖师,还真是有跟后辈开玩笑的意思,那该如何是好?这场关系日月玄宗生死存亡的大战,就如此轻率?

    宗法相却在此刻冷笑:“砸不断这双门山,那无非就是全军回返。你说那东天四院,是与我日月本山和衷共济,共抗北地仙盟,还是就此反叛自立,与白帝子他们联手?”

    甄九城的瞳孔微缩,神色凝然的注目宗法相。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小瞧了这位身任第一天柱的师弟。

    而下一须臾,二人都心有异感,都同时仰目上望。

    片刻之后,当他们的瞳孔内,映照出二十万丈高空,三颗正急坠而下的陨石之后,便是甄九城,也眼现出几分喜意。

    “看来今日,我日月玄宗终可除这心腹大患!”

    宗法相则是意外,天空降下的这些陨石,实在强到出乎他的预料。

    ※※※※

    同一时间,八百里外,双门山的左门峰顶。一位白发老者,正负手立于峭壁之旁,神色自若的侃侃而言:“临来之前,我也曾查过我无上玄宗,关于陨星天降的记载。虽有些史料确证过此事,可却是用词隐晦,让人云山雾罩。那位日月老祖召下的火雨天灾,到底是否真有传言中的威力,依然是个疑问。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证,神威王朝之衰亡,是自其第十三代魔皇身死东海之后开始。是亡于内争,而非外患!”

    说到此处,这老者是满眼的讥笑:“说什么近万陨石从天降将,将神威皇朝轰垮,我是绝不肯信的。即便是真有其事,料想也是那位日月祖师贪天之功!这岂是人力所能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