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72 意识隙间
    如果我再一次进入末日幻境……

    “不得不说,你会忘记自己在现实的情况。”安德医生用一种充满信任感和压迫感的眼神凝视着我,“让人忘记一些事情,对现在的科技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请你务必信任我们,我们并不是在舀你的身体和记忆开玩笑。你是我们最宝贵的特例,你的价值远远超出你的预计。我已经大约找到你之所以成为特例的关键,现在我们就要揪出那个关键来,然后,你会以一个健康……不,以一个超人的身体走出这家医院。而且作为报酬,你今后的生活将会得到最完善的保障。”他露出充满诱惑的笑容,“想想看,因为你的有回报的付出,将会让成千上万的人得救,人类不会因为这种病毒陷入灭亡。至今为止,除了我们,有谁可能治疗这种基因层面上的感染和异变呢?”

    我盯着他,扔下一句话后扭头离开

    我告诉他:“我不是救世主。”

    “但你必须成为救世主。”安德医生的声音从正在掩上的门口传来,“你也必须承认,你想成为救世主。”

    ……你能够拯救这个世界。

    他最后的一丝声音,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进入我的耳畔,最终埋葬在脑海的最深处。

    脱离了安德医生的视线,我的身体渀佛一下子失去气力。我扶着冰冷的墙壁。缓缓坐在地上。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孤独无助的孩子——就像这个身体刚刚抵达的年龄一样——我抱着膝盖在冰冷的地上坐了一会。大概两三秒,这是我允许放纵自己心中软弱的时限。之后,我再一次使尽全身的力量站起来。

    我无法拯救世界。

    但是,我,必须要成为,英雄。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人,蜿蜒的走廊没有楼梯,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但是回去时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墙上有“门”的缝隙。每隔五米就有一扇“门”,和安德医生的办公室一样,拥有严格的进出权限,也许我的房间也一样。即便如此。我仍旧没有看到其他人。

    我不知道这个封闭的设施里到底有多少工作人员和患者,这里和我记忆中的“重病室”不太一样。

    过去的我和安德医生在“重病室”中进行实验的时候,那里的空间同样巨大,外表看上去仅仅是一栋三层的砖楼,但却拥有至少五层的地下室,地下室的边缘远远超出地表建筑的面积。可是,很多时候,“重病室”仍旧像是一个普通的病疫研究所,甚至让人觉得只是一个现代化的高级设施。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存在于记忆中的“重病室”充满着压抑。已经显得陈旧,就像是一座老古董建筑。

    而如今我所呆的地方,表面上已经失去了那种压抑而狂热的气氛,反而充斥着金属般的冷漠和效率。更令人害怕的是,它根本就不像是一座“现代化医疗研究设施”,反而像是用一种超越时代的科技建造出来的监狱。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和记忆里不一样了。

    系色、桃乐丝、咲夜、八景和玛索都已经不在我的身边——当我为她们注射了k3之后,她们如同其他接受k系列药剂的患者一样,不久之后就发生了剧烈的排斥反应,但是。就在我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安德医生告诉我,他们的另一个研究小组取得了一些额外的进展,也许能够让她们活下去。他没有告诉我,他们将会采用怎样的方法来保住她们的性命。但我不得不同意他们带走她们。…,

    在她们一如其他患者那般变成黄色的lcl前,院方就将她们带走了。之后……我再次见过她们了吗?

    我用力敲着脑袋。想要让记忆回流得快一些,但是,信息在此中断。

    ——资讯载入进度30%……

    ——被动载入将在60%后中止;

    ——是否开启主动载入?

    ——是否确认主动载入:[y/n](你做好准备了吗?高川)

    光标在闪烁。

    我开始犹豫,但最终仍旧没有确认。

    当我从脑内资讯中抽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下意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前。没有钥匙,我将手放在“门”上,它果然如预料般打开了。我坐在床边,听着大门重新关闭的声音,呆呆出神。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渀佛除了回到末日幻境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这并不好受,就像是被世界抛弃,除非回到末日幻境,现实的自己已经变得毫无价值。

    我似乎只能等待,这真是令人发疯。安德医生的确不需要焦急,他知道,无论如何,我都只有回到

    末日幻境这一条路可以走。

    我开始感到疲惫,虽然才刚刚醒来不久,除了和阮黎医生与安德医生交谈,什么事情都没做,但是,我仍旧打心底感到一种深入灵魂的虚弱。我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舒服,这里的研究人员通过非常规的方法让我活了下来,但仅仅活下来并不值得喜悦,我完全想象不出,自己何时才能像过去一样,以一个健康的,毫无病痛,不用担心随时会崩溃的身体走在阳光大道上。

    我开始昏睡,其实这个时候,我挺害怕睡着,因为不知道在没有知觉的这段时间里,身体里是否又产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恶化。每一次睡眠,似乎都在挥霍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

    然而,我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呢?

    ——为什么不运动呢?

    在我陷入一片黑暗又宁静的世界,感知变得浑浑噩噩的时候。有不太清晰的声音呓语般。在这个安宁的世界中响起。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叶子,被高山上的溪流托着,正飘向不知道有多遥远的前方。这个声音让我“舒展”了一下。

    没错,舒展了一下,没有身体,只是蜷缩在一起的意识,好似被这个声音触碰到,反射般铺开了。

    我渐渐苏醒过来,寻找着声音的来处,想要确认这是不是自己的幻听。因为眼前一片黑暗。我下意识想要“睁开眼睛”,因为我觉得,黑暗只是因为我将眼睛闭上了。

    但并不是那样。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确明亮起来。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条螺旋向上的阶梯中。向上看不到顶端,向下也看不到地面,脚底传来粘稠的感觉。我抬了抬脚,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踩在一滩红色如血的浓稠液体中。我的目光顺着台阶向上和向下移动,赫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阶梯中间的位置都铺上了一层血色的液体,看上去就像是一张迎宾的红色地毯。

    这让我意识到,自己在梦中。

    我听到钢琴声。紧接着又响起女人的歌声,她哼唱出模糊的声音,让人觉得像是在讲述某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但是无论如何都听不清楚。我觉得这个音乐,这个声音,这个故事,都充满了熟悉的既视感,却想不起来历。我没有看到女人的样子,似乎永无止境的螺旋阶梯上,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我不知道该向上走。还是向下走,但是,站在中间一定不对吧。怀着这样的想法,我抬起脚。当我决定向上走时,螺旋阶梯外侧原本空荡荡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晶莹水滴,自上而下洒落。就像是下起了一场小雨,然而,它们并没有落在台阶上。台阶的两边仍旧是干燥的,而中间如红色地毯一样的血色液体,则以一种沉重迟缓的礀态流动起来。每当我走上一部,这些液体都拍打着我的脚,很快,原本只有鞋底高的液面已经漫过鞋面。

    我一直向上走,景物一直没有变化,枯燥而单调,只是血一样的红色液体已经涨到了我的膝盖——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觉得这些是血,大概是因为它散发着淡淡的香甜味吧。可是,这些红色液体是如此粘稠,让我的步伐开始沉重起来。

    声音、雨水和血色液体的源头似乎都来自上方,这让我十分想要走到尽头,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为自己鼓劲,这起了作用,不一会,螺旋阶梯上方出现了一个多余的东西——多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仅仅是因为在长时间一成不变的景色中,它的意外出现让其存在变得突兀。

    我加快步伐,趟着血色液体向那东西冲去。当我来到它跟前时,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悬浮在阶梯中间的画框。这是一副我的肖像画,并不是照片,而是一种用厚涂的技法上色的油画般的画像,该说是栩栩如生,还是有些怪异呢?我觉得,它既像我,又不像我。这幅画里的我虽然带着笑容,但是大片的阴影让它处于一种阴森的气氛中,尤其是背景处,初看上去像是涂上了深黑的颜色,但仔细一看,又会觉得这是一种极为深沉,几近于黑的红色。

    色泽深沉的背景中,似乎存在依稀的纹路,看得不太清楚,像是一个女性相貌的轮廓。

    这幅肖像画显得陈旧,似乎已经有了一些年头,甚至脸上的几处涂层出现剥离的迹象,似乎正变成深沉背景的一部分。这大概是我觉得这幅画显得阴森的原因之一吧。

    出于心理学学生的自觉,我觉得这幅肖像画突然出现在这里,代表着某种意义,似乎想要告诉我什么,而这片螺旋阶梯、落下的雨和流淌的红色液态地毯,也同样具备着复杂又深沉的含义。不过,我不太明白,它们究竟都代表些什么。

    我继续向上走,悬浮在半空中的肖像画也越来越多,不仅有我的,也有其他不认识的人的。我的肖像画似乎正变得好起来,色泽?p>

    辉偃绲谝环前愠戮桑跃上缘靡跎钜臁f渌蝗鲜兜娜说男は窕蛎挥姓饷春谩k堑难樟纤坪跽谌芙狻q刈呕媪飨禄粕囊禾濉拖袷莑cl液。这让我生出惊悚感,觉得他们似乎都是活生生的,正发出一种无言而痛苦的哀嚎。这么想的时候,肖像画的表情也开始变得扭曲而痛苦起来。

    它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我不由得这么想到。

    ——因为,它们就在你的身体里。

    似乎有声音这么对我述说。我转头四顾,完全发现不了声音的来处。但很快,我的眼前在一瞬间闪过一副画面,虽然它一闪就消失了,但我仍旧看到了,那是我被浸泡在容器。被黄色lcl液包裹的画面,lcl液正不断从我的五官和毛孔中渗入自己的身体中。…,

    渀佛这就是解答——这些肖像画都是末日症候群的患者,它们以lcl的状态活着,被吸纳进我的身体中——这个解答又像是在告诉我。原本我应该因此死去,但是,结果我却因此活了下来。

    从众多的陌生人的肖像中找出自己的肖像渐渐变得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当我走过肖像最为繁杂的一段道路,之后的道路上,除了我自己的肖像,其他人的肖像似乎只剩下了一个画框。构成他们肖像的涂料彻底溶解得不成形状了,随后,连溶解后生成的黄色液体也像是正在蒸发一般。渐渐消失。

    最后,只剩下我的肖像画,那是最后一副半身的肖像画,画中的我戴上了深红色的礼帽,上半身穿着的是一件同样深红色的礼服般的大衣。他的笑容不能说阴森,但却充满了神秘,轮廓消瘦,线条有力。栩栩如生的眼神,似乎在和我凝望。

    我几乎不敢确认,他就是我自己。

    ——为什么……不敢确认呢?

    声音似乎是由这幅画说出来的。我几疑是自己的幻听。

    但我仍旧自言自语般问到:“你是谁?”

    ——我是……卡门……

    我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回答。

    这幅画上的“我”说,自己叫做卡门。

    “你是什么人?”我问。

    ——我是……末日代理人……

    他这么回答到。

    “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问。

    他如此回答到:

    ——为了取得沉睡因子的最终胜利。

    “原本如此,可是,他被困住了。”突然,有一个清晰的声音插口到我和卡门肖像的对话中。

    我沿着声音看向身侧。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我”。

    是我在过去的螺旋阶梯之梦中看到的“高川”。这个时候看到他,在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名为喜悦的情绪。

    “好久不见。”我对他说。

    “嗯。好久不见。”他对我微笑着,“原本,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你去了哪里?”我问。

    “哪里也没去,只是一直在卧室里睡觉而已。”他说:“我以为她不会再让我出来了。”

    “她是谁?”我又问。

    “她是……”他说了那个名字,可我完全听不到后面的声音,随后,他的声音重新清晰起来时,只听到他这么说着:“你不应该再向上走了,那是她的地盘,你会被吃掉的,那可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怪物呀。”

    我还想问清楚一些,可是,从上方落下的雨,原本一直落在阶梯外的雨,突然间落到了阶梯里。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无法躲闪,我、另一个“高川”和名为“卡门”的肖像画,全都被淋了个通透。当肌肤传来一种被包裹的感觉时,我才发觉,原本只居于中间的红色液体不仅覆盖了整条阶梯,而且已经弥漫到我的腰部。上下张望,这渀佛就是一条从遥远的上方流淌下来的血河。

    河水奔涌的速度和力量越来越大,一直在涨,如果不停止下来,一定会将我完全吞没,但是,在那之前,说不定我已经被潮水冲走了。

    “看,她又开始了。”另一个“高川”抬头仰望。

    末日代理人“卡门”也是如此,他发出阴沉又孤傲的笑声,肖像的脸渀佛整个都笼罩进深沉的背景中,只剩下弧形的嘴线和从眼睛部位发出的光。

    “哦,哦,真是凶暴,真是可怕呀。”他发出啧啧声感叹着。…,

    “你们到底是……”我努力在奔涌的血色浪潮中站稳脚跟,因为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问他们,“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情?你们知道些什么?这个身体……”

    ——当你漂浮在海面,你永远无法理解海底发生了什么。我曾经也漂浮在海面上,可我终究沉没,回归一切的源泉,最终的归宿……

    另一个“高川”的声音越来越遥远,他后来说了些什么,我再也听不清楚了。我感觉自己浸泡在血色奔流中身体好似在融化,另一个“高川”用力推了我一下,我再也站不稳,一下子跌出螺旋阶梯,朝着无尽的下方坠落。

    在无尽的螺旋阶梯上方,不知道多遥远的地方,一双将整个阶梯都覆盖在其阴影下的,无比巨大的血红色眼睛猛然睁开。

    它似乎在注视着我!

    我再一次睁开眼睛。

    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出现在眼帘中。

    ——资讯载入进度35%……

    ——被动载入将在60%后中止;

    ——是否开启主动载入?

    ——是否确认主动载入:[y/n](你做好准备了吗?高川)

    光标在闪烁。

    一个声音在近旁响起。

    “滴——你有一份邮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