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68 记忆回廊(三)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力图让自己别去想那些一团乱麻的事情,然后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面颊。阮黎医生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打量了我半晌。

    “你还记得多少?”她问。

    “什么?”我不太明白。

    “你的上一次病发十分突然,我们不得不采用临时方案,从各方面来说,我们的准备都不够充分,仅仅是为了保住你的性命而已。实际上,我们对是否成功并不抱太大的期望……”阮黎医生说:“我以为你会忘记更多的事情,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我不觉得,有许多事情都忘记了。例如……”我板着脸左右张望一下,问到:“这是什么地方?”因为她之前的问题透露出一些令人警惕的信息,我没敢向她直接询问关于系色和桃乐丝,以及其他女孩的事情。我不觉得自己能够隐瞒记忆恢复的问题,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在上一次治疗前,自己的表现究竟怎样,但是我可以尽量少说一点话。

    尽量保持沉默,听听他们怎么说,我只能暂时这么打算。

    “秘密。”阮黎医生毫不客气地说。

    “连病人都不允许知道?”我有些差异,“这里是医院吗?”

    “当然,在医院中,不过是有严格保密制度的设施里。”阮黎医生说:“为了研究出更合理的治疗方法,你作为特例参与到实验中,所以才会在这个地方。当然,我希望你没有忘记,参与这项研究事先已经得到你的许可。”

    我对这话不以为然。也许的确是我自愿的,但也可能不是,但深究这件事情没有意义,终究我已经参与进来了,而且还将继续下去。我或许能够在这里完成真江的遗愿,制作出能够拯救系色她们的血清,但就目前来说。他们研究了我很久,似乎并没有找到制造特效血清的方法——他们甚至连我身体里的病毒类型都没有研究清楚。虽然一般来说,制造血清有相对简单的方法。但是我并不拥有专业的医学知识,也没有相关的实验器具,因此,在认为“他们根本不想制造血清”之前。我得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体已经具备制造血清的因素了吗?

    无论如何,医院的研究一定有相关的报告,我想得到它。

    “我到底患上了什么病?”我问。

    “末日症候群。”阮黎医生说:“一种过去从未见过的特殊病毒引起的症候群。”

    “好吧,我就不问这种特殊病毒到底是什么了。我不是研究人员。但是,我听说感染病毒后没有死去的话,身体会渐渐产生抗性,能够制造出血清。”我说:“我似乎已经患上这种病很久了,你们既然能够屡次让我活下来,为什么还没有制造出血清?”

    “确切来说,你的身体并没有产生抗性。”阮黎医生说:“你之所以还或者,并不是因为你的身体能够对抗这种病毒。而是你身体里病毒的活性不像其他人身体里那么剧烈。除了你以外。感染这种病毒的人没有能够挺那么久的,从数据来看……”她眯起眼睛,“就像是你身体里的病毒并不打算那么快就干掉你。”

    “所以,你们一直在找让病毒产生这种特殊反应的原因?”

    “是的,你是特例。在你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阮黎医生平静地说。“可惜,我们仍旧没有找到……好消息是。你上一次不算成功的治疗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让我们验证了一个猜想。”…,

    “能告诉我吗?”我凝视着她的眼睛。

    阮黎医生似乎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这件事。

    “我们怀疑你感染的病毒本身和其他患者有本质上的区别。”阮黎医生解释道。“一个类型的病毒很可能产生多种变异体,这是十分常见的事情,就像流感也因为病毒株的不同而产生许多分支。”

    “你们怀疑我感染的病毒是一种变异病毒?”

    “没错,并不是说,你的身体里没有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感染的那种常规性病毒。但是,拥有一种活性更低,但对其他分支病毒,以及感染病毒后造成的细胞和基因层面上的活动拥有更强影响力,毋宁说是控制力的变异病毒。”阮黎医生说:“这种病毒暂时被我们称为异性病毒因子。”

    “异性?”我对这个前缀有些不解。

    “没错。”阮黎医生脸上挂起调侃的笑容,“它呈阴性反应……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个女孩。”这么说了之后,她的表情再次严肃起来,说:“我们还怀疑它其实是其它病毒的母体,不过,暂时无法肯定,因为我们并没有找到它,只是证明了它的存在。听我说,高川,我们必须找到这个异性病毒因子,它对末日症候群患者,乃至于普通人都有巨大的意义。它能够控制其它分支病毒以及病征反应,而且活性并不强烈,是人体最可能适应的病毒,也是最好的血清材料……感染了,嗯,暂且称为“末日病毒”吧,感染末日病毒后,人体会产生许多奇妙的变化,虽然最终会导致基因崩溃,但是在崩溃之前,的确产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现象。我们如果能够掌握异性病毒因子,就可以控制这些变化,让每个人都获得成为超人的机会。”

    虽然她这么说,但我并不在意是否有人能成为超人。我猜想这种异性病毒因子来自于自己所喝下的真江的血,当时的真江知道自己的血里所存在的病毒因子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吗?如今,关于她的想法,已经无法考究了。

    “告诉我这些事情没关系吗?”我试探着问到。

    “不算是很重要的东西,保密机制里也没说过不能告诉你,不过,你还是别到处宣扬比较好。”阮黎医生十分直白地说。

    “我会的。”我可以用各种恶意去猜测这些医院人员的行动,但我仍旧对阮黎医生报以谢意,她为我透露了许多重要的信息,虽然她说没关系,但被其他人知道的话,大概还是会让同事对她的印象产生一些负面影响。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抱着怎样的目的告诉我这些事情,也许她是个善良的好心人。也许单纯是为了让“失忆”的我在今后更加主动地配合医院的实验,但我却无法这么肯定。

    “现在能站起来了吗?”阮黎医生说,她的视线落在我的右脚上。

    我才发觉。和她对话的时候,右脚已经不再焦躁地抖动了。

    “来吧,我带你去见安德医生。”阮黎医生说着,转身离开房间。我连忙跟上去。

    我们所经过的走廊十分狭窄,并没有直道,都是弯曲着,像是环绕在一个圆形中心边缘,而且没有窗户。左右两边都是厚实的金属墙壁,根本不可能看到外面的景物。墙壁光滑而单调,清一色的银白色,在有些发黄的柔和灯光下,仍旧会让人觉得刺眼。我从阮黎医生那里得知,在这栋高机密设施中的人,不仅是病人,连带工作人员一起。都很少能够获得外出的机会。…,

    “这栋建筑就像安置在南极洲的大型观测站一样。拥有自给自足的能力。我们有温室,有水和空气的洁净循环系统,虽然收不到外面的大部分信号,但电脑和服务器里存储有大量的资源,也能收看院内频道。院方买下了外界大量节目的转播权,我们甚至还有独立的新闻小组。”

    “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到外面去。不是吗?就算是我,也知道在这种封闭单调的空间里呆久了会对人的精神产生不好的影响。工作效率会大为降低。”我并没有被她的话迷糊住,问到:“阮黎医生。你多久才会出去一次?”

    阮黎医生瞥了我一言,貌似无奈自嘲地笑了笑。

    “一个月。”她回答到,“你想出去?”

    “我很讨厌这个地方。”我直言不讳。

    “我能给你出一份证明,如果你表现好的话。”阮黎医生说:“但是,另一份证明需要安德医生开。如果你想出去,就不要故意找他的麻烦。”

    “我为什么要找他的麻烦呢?”我诧异地说。

    “因为他会也许告诉你一些你不愿意听到的事情。”阮黎医生神秘地说,“也许不会。这得看你自己的表现,安德医生有自己的一套判断方法,他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能让病人的行为符合自己的期待。”

    我有些不好的预感,不过,这种预感自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存在。我大概知道和什么有关,但同样不愿意去深入思考。

    我一直都十分害怕知道答案,尤其是这里的医生给出的答案。

    “你这么说会让我觉得你和他有矛盾。”我的说话方式变得有些尖锐,“你和他看不对眼?”

    “我个人对他十分尊敬。”阮黎医生没有生气,仍旧是之前那副平静的样子,“不过,我们的研究理念不一致。”

    “啊,我有些感觉到了。”我体味着因为这句话而引起的某种记忆上的共鸣,“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但是,阮黎医生你并不认可安德医生在末日症候群治疗方式上的理论?”

    “没错,我不喜欢他的方法。”阮黎医生朝我眨眨眼睛,“不过,他最先取得成果上的突破。”

    阮黎医生的表现让我觉得,她似乎在向我暗示什么,是要我帮忙对抗安德医生吗?我模糊觉得,阮黎医生想要取代安德医生,成为“末日症候群”研究工作的主导。但是,这个想法也许只是一个错觉。虽然她的话多少让人浮想联翩,但我仍旧察觉到,正是因为这样暧昧的态度,自己更不应该主动涉足进去。

    阮黎医生虽然是我的主治医生,而且在私人感觉中,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然而,这种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亲密感情纽带,仍旧无法让我否认她是个充满神秘感的女人。

    我甚至下意识去怀疑,她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和安德医生的竞争感,其实别有目的。

    安德医生才是我的心理医生,但是,可能是受到尚未彻底回想起来的记忆的影响,我觉得阮黎医生同样是个水平上不逊色于安德医生的心理学专家。我在“末日幻境”中系统学习过心理学,正因为如此,才让我觉得这两人的造诣之高是现在的自己无法企及的。

    他们就像是在末日幻境里传授我心理学的教授,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能够对旁人施加他们想要的影响。普通人察觉不出来。反而是像我这样的半桶水比较敏锐。值得警惕的是,教授曾经用实际行动警告过我,对一个心理学高手来说,影响一个初出茅庐的心理学专业学生。并不比影响普通人更难,甚至更容易——因为初学者总是太过神经质,又相当死脑筋,总是自以为是,不管准备是否充足。总会在第一时间就去假设他人的思维模式。…,

    假设他人的思维模式并不总是研究人类心理的最好方法,也并不是每次都能奏效,而且十分危险。一个准备充分,思维慎密的人,可以用许多方法改变思维模式的外在表象——而在没有足够充分的时间去收集足够充分的资料前,自以为精通心理学的人,总是会第一时间获取这种外在表象,作为建立思维模型的根据。

    正因为他们熟悉一些心理学知识。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成功了。这反而加深了这种危险的习惯,而习惯总是最难改变,也是最紧迫的时候最先出现的东西。

    具有这种危险习惯的心理学研究者总是会倒在被人刻意营造出来的紧迫感中。

    我回想着教授的话:“在你建立某个人的思维模型的时候,你得问问自己,你是不是真的了解他呢?建立模型,然后根据模型去分析对方。这是最错误的方法。在把目标分析到一定程度之前,我们根本就无法做出正确的模型。”

    于是。我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了解安德医生和阮黎医生呢?

    答案当然是“否”。于是,我极力压制那种想要凭借直觉和记忆为这两人建立思维模型,借此去解析他们的冲动。在末日幻境中,我同样喜欢这种直接建立模型的方式,尽管明知它充满漏洞和危险,但它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十分好用,所以,用教授的话来说,我已经养成了不好的习惯。然而,我不敢在这里放任这种习惯。

    我明白,面对这些心理学高手,自己没有第二次机会。

    必须谨慎,再谨慎。

    阮黎医生,和安德医生的轮廓,开始在我的心中变得模糊起来。我决定抛弃过往的记忆、直觉和成见,更加客观地解读他们的样子。

    “你看上去很慎重。”阮黎医生突然说:“你现在很紧张吗?”

    “不。”

    “让我猜猜……”阮黎医生歪了歪头,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你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她是不是别有图谋?”

    “不,我并没有想这些。”我否认到。

    “你还是太嫩了。”阮黎医生摇摇头,说:“你在怀疑我。我并不介意,但劝告你,还是别做这种多余的事情。整天疑神疑鬼的话,在这个设施里可有得受。而且,安德医生最喜欢你胡思乱想了。”

    我不想再跟她多说,我有一种感觉,无论自己说什么,哪怕是谎言,说得越多,就越会暴露自己的真实态度。他们之所以和我说话,就是因为我处于“失忆”的状态,认为需要更新之前建立的关于我的思维模型。他们想要从我的身上找出真相——如果我知道真相的话,他们不会放弃这种可能性,哪怕是极小的可能性。

    过去的我似乎没有给他们提供太多的信息,而现在我,却觉得自己已经恢复和尚未恢复的记忆里掌握着至关重要的真相,例如真江的事情,例如系色和桃乐丝正要谋划的事情……这些事情都将是决定我们未来处境的关键,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甚至觉得,自己之所以失去太多的记忆,正是因为“有这个需要”。系色和桃乐丝的奇怪举动,只是在逐步完成过去的我和她们所制定的计划——一个只能在暗中进行的庞大而精密的计划,而我的状态,无论是失去记忆,获得记忆,乃至于成为特殊实验体的处境,都是这项计划中的必要部分。

    ——计划顺利进行中。

    这样的想法,让我多少获得安心和冷静。

    少说多想,尽量保持沉默,我再一次这么警告自己。

    一路上,气氛变得沉默而压抑。虽然我对阮黎医生并不反感,但是警惕感却十分明显,我想,阮黎医生也一定看得出来。但她并没有表现出尴尬的样子,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如既往地平静,步伐和呼吸的节奏就像是精密测量过一样,最后,在一处拐角前停下,对我说:

    “到了,安德医生也并不喜欢看到我。你自己进去好了。”阮黎医生朝转角那边扫了一眼,没等我的回答就转身离开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