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零零章 赤月剑仙
    张信闻言,不禁心中一紧:“死伤多少?”

    灵压术这种灵术,自然是灵师等级越高越强,此外似皇泉与泰源这种,拥有灵属性,并且修行灵系功法之人,却可将之推升到更高境界。

    而六十三级的灵压术,哪怕是神师境的灵修,也会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巩天来因身拥天元霸体,而号称能以一人之力,抗衡一宗。

    可这灵压术修到顶级,也能拥有独当万军之能。不逊色于‘天元霸体’与‘雷天神寂’这种顶级神通。

    至于振金,是一种奇异的金属,在灵术的作用下,可以无限制的震荡,近百块振金瞬间共震,可以使周围一切物质,都化为齑粉。

    “宗法相不愧为你们日月玄宗的第一天柱,并没上当。在进入仿山城之前,就已将振金引爆。随后泰源上师出手的时候,你们日月玄宗的皇极上师也现身出手,不但以剑气爆发,破去泰源的灵压术,还斩了那位一记。泰源虽未受伤,可应对之时,也颇显狼狈。”

    “皇极?”

    张信知道林厉海语中的‘皇极’上师,正是出自苍天皇氏的天域圣灵。

    而所谓的苍天皇氏,乃是一万七千年前‘赤月剑仙’留下的一脉后人,也就是那位御剑术达到九十几级,在入寂前以剑击月的那位绝代剑仙。

    所以这皇氏一脉,专攻剑术,历代都有人在剑法上登峰造极。

    也是张信前身颇为艳羡的,这家嫡脉子弟,只要稍有些资质,就能拥有一口顶级的本命神兵。

    “那么无上玄宗,可是打算对日月玄宗开战?”

    “详情属下不太清楚。”

    林厉海一副很无奈的模样,心想他这主上,是把他当成了包打听万事知么?

    “不过应该不是,那位泰源上师出手时,遮遮掩掩,应该是不愿暴露身份。这位毕竟也是一位天域圣灵,不可能第一击就被皇极逼到那般狼狈的地步。”

    “我猜也是。”

    张信放下心来,可随后微微一叹。心想接下来,宗法相的日子,可能会很艰难。

    有天域强者驻守的灵山,与没有天域,那可完全不一样。

    之前的黑杀谷,只怕连两座灵山法域能力的三分之一都没发挥出来,一天时间,最多只能开启个四五个时辰。可在泰源之手,效果却可能完全不同。

    而事实是从这日之后,战局形势都直转而下。

    首先是前方伤亡,自从泰源现身之后,日月玄宗一方的死伤开始剧增。这位无上玄宗的天域圣灵,此时已是近乎半公开的介入此战。不但帮助黑杀谷,十二个时辰连续不断的,开启黑神山的天级法域。更有数次与皇极隔空交手。

    可能不愿日月玄宗捉住实质的把柄证据,这位天域一直都未拿出真正的本领。几次交手,都处于下风,可也令皇极对战局的干涉,效果接近于无。

    对此事林厉海亦觉奇怪,认为皇极在天域圣灵中,实力亦是极其出众的一位。哪怕对方有三大天域压制,要胜过只能施展三四分实力的泰源,还是很容易的。于是他偷空,特意往前方战线跑了一趟。回来之后才告诉张信,这不是皇极不努力,而是此处附近,很可能另有一位天域潜伏。

    按照林厉海的说法是皇极能以一敌二,压制到泰源没法出手,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不愧是这一代的赤月剑仙。

    可双方僵持的结果,是几乎每日都有上百人战死,伤者数百。而这还仅仅只是日月玄宗部分,加上其余附庸宗派,每日死伤几达千人!

    战果则乏善可陈,位于黑神山与唐央山下的两条战线,每日推进不到五十丈,此时都还不到山腰。

    唯一使人欣慰的是,黑杀谷的伤亡,比之日月玄宗更为惨重。

    可随着时间推移,有人已开始注意到黑杀谷的灵师数量,绝不仅仅只是情报中的三万,而是六到八万左右。且在后期参与这场血战的部分灵修,使用的也非是黑杀谷的功法。

    “这些人的根本功诀很杂,大多是出自北地一脉。显而易见,北地仙盟早在你们对黑杀谷开战之前,就已瞒过你们的耳目,将至少三万精锐灵师,送入黑杀谷内。”

    林厉海说起此事的时候,一边摇头一边谩骂:“你们日月玄宗的外情与内情二司,都是吃屎的吗?他们把至少三万人送到黑杀谷,这么大的动静,都没人察觉?”

    张信倒是不觉稀奇,当年他可是面临数百万妖邪魔灵,在一夜间将广林山,围到水泄不通的绝境!

    且内情司与外情司布置在东面的人手,早就被天东四院渗透,对日月玄宗能有多少忠诚,实在难说。

    昔年‘雷神’简无敌,因恼怒于北地诸宗暗助北神宗,举全宗之力东征,灭去三百宗门,吞并一百二十座灵山,夺取大小城池近千,生民近亿,却没法征服人心。

    那些灭亡宗门的子民彼此抱团,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在宗门之内形成了不小势力。到此时更是尾大不掉,隐隐有与日月总山分庭抗礼之势。

    虽由于一些特殊的缘故,这天东四院与北地仙盟难以联手,可在此战中暗助后者,却是很有可能的,

    此时最使张信揪心的,还是他们的伤亡。尽管早在他决定暗助宗法相的那一日开始,就对如今的这一幕早有预料,却仍觉心烦意乱,难受消沉。使他每日修行的效率,都不到之前的八成。

    若儿也对张信的状态,颇为担忧:“主人你这么难受的话,不如终止计划?至今为止,若儿已经准备好了三十二枚金属杖,随时都可发射”

    她是知道张信,有终结这场大战的能力的,

    三十二枚上帝之杖,尽管没可能有之前那陨石天降的威能,可却足以对黑杀谷的灵修,造成巨大的杀伤。

    这恰是日月玄宗所需的,不用毁去两座天域灵山,却可扭转战局,

    可张信闻言,却不禁摇头:“终止?开什么玩笑?所谓慈不掌兵!我会为同门的死伤难受,却不会连这点伤亡都承受不了。善于用兵之人,可以很爱惜手下人的性命,可如事事都想着避免伤亡,那就什么事都没法办成。”

    “可主人不觉愧疚么?这些人,明明都不用死的。”若儿神色古怪的问,她确实没从张信的心绪中,检测到愧疚与后悔这种情绪。

    “我为何要愧疚?”

    张信却觉奇怪的反问:“玄宗庇佑群山亿万生灵,为我等遮风挡雨,使万民安居乐业。我等以性命回报玄宗,不是理所应当?宗门为我等提供各种修行资源,可不只是为让我等长生逍遥。且人都难免一死,亡魂终究要回归群山之下。便是我上官玄昊,为玄宗的兴衰存续,也是不惜性命的。”

    叶若听闻之后,就再无言以对。不过这接下来的几日,她看张信的眼神,却颇是怪异。

    然后到第十二天,灵儿与墨婷三女,都返回了碎星号。脸色无不苍白疲惫,且受伤不轻。

    这次三女,几乎就在一次绞杀战中身陨。如非是当时林厉海,恰好奉张信之命,前往黑神山的山腰,代他观察战局,打探消息;又有护卫队中数位神师,上百位灵师的拼死救护,谢灵儿与墨婷,差点就陨于敌手。

    这次回归之后,谢灵儿三女就再未主动提到前方参战之事,即便是在灵药帮助下伤势全复时,也未有返回战场之意。都与张信一样,全身心的投入修炼。

    这非是怯战,而是不愿连累旁人。

    这一是三女修为低弱,自日月玄宗的大军推进到山腰之后,所有五级以下的灵师在战场上,基本已无立足之力,只能成为同门的累赘。

    即便她们,都有着道种天柱级的天赋,也一样是在战场上险象环生。

    二则是敌人的针对,这次对三女出手的,共有六位高级神师,其中一人的实力,甚至不在司空皓之下。

    也亏得是三女身上,都有护身之宝。且除了张信的护卫队之外,还有宗法相的特意关照,以及恰好身在附近的林厉海,才能幸免于难。

    可她们虽是侥幸活命,可却连累数位战友身死。故而三女回归之后,也都是心绪消沉。

    张信却觉欣慰,感觉灵儿与小雪墨婷她们回归之后,成熟了许多。且无论是功法还是灵术,都有着长足的进步,远远不似从千页峡出来时的青涩,无论是气质还是实力,都接近于那些真正的斗部精英。

    果然这战场,才是最磨砺人的地方。

    而除此之外,张信又暗觉无奈。如非与自己的关系,三女本可以正常的方式成长,参与猎团积累功勋,甚至加入‘血猎’;之后当拥有一定实力后,她们还可入选斗部八殿,以及边境上院的巡山堂,一步步的在道种名单之上爬升,提升排位。

    然而现在,她们却只能依附在他的身边,稍一远离,就可能有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