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388 高川高川(二)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从黑暗虚空的另一端传来,一群人在慌张地奔跑和大叫,似乎又有拍打声,这些声音就像是穿透障碍后才钻入我的耳中,又或是在水中传播,显得沉闷而模糊。我还感到有液体源源不绝地涌入我的身体,滋润着残破的身躯和新生的力量。这些感觉十分微妙,它像是来自我那浸在lcl中的**。虽然在理论上,此时的我的**经过安德医生等人的调制,可能还注入了大量的神经阻断剂k19,以彻底切断大脑和身体其它部分的联系,但是,或许是脑硬体绕开了阻断,将这些感觉以微量的信号传达出来。

    正因为我还没有彻底进入末日幻境,反而置身于接入通道中,处于一种暧昧的上升的超限的状态,所以,才能继续通过脑硬体感受到来自于现实的微弱信息。

    但是,这种状态是无法持久的,脑硬体的红色警告字样一遍又一遍地闪烁——抵达临界点,资讯溢出,错误!错误!错误!

    伴随着身旁那件轮廓模糊的长方体逐渐成型,无数的画面好似洪流一般涌入我的脑海中,身体里,然后从破损的缝隙处满溢出来,流淌在黑暗虚空之中,让我似乎置身于一片完全由看不清的快速变动的显示屏画面所构成的长河洪流中。

    我觉得这是幻觉,即便这片黑暗虚空中还存在她们,但这片资讯的河流却是只有我一个人才能看到的幻觉。

    尽管看不清画面的内容。可是我却知道,那就是深层资讯,是过去诞生的高川们所看到、想到和经历过的一切。被这样的幻觉包围着,意味着我正在承载这无比庞大的记忆和人格意识资讯。

    在末日幻境中到底诞生过多少高川?到底诞生过多少关于“高川”的故事?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片资讯的洪流正是因为无法完全被这具残缺的身体容纳才会流淌在暗黑的虚空中。经受着惊涛骇浪般的冲刷,身体刚刚被弥补的缺损又一次扩大,但是,新生的力量却以更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破坏和强化同时进行着,这意味着即便是在最特殊的状态下,获得临时调动过去所有“高川”的力量的权限,也将会迎来一个临界点——在那一刻。就必须将力量释放出去,否则自己就会完全崩溃。这或许就是我的极限,因为我无法想象,自己到底要变成怎样。才能够完全容纳这股可怕的资讯洪流,哪怕是自己处于历史上的最佳状态,也不可能接纳更多的资讯。

    太可怕了,相比起溢出的资讯洪流,被吸纳入体内。成为新力量养分的那部分资讯,简直就是沧海一粟。

    仅仅凭借这个意志,这副躯体,即便没有因为剥离艾鲁卡而受损。也无法在吸纳更多了。

    我的心脏在跳动,但是。它很快就变成了复数的跳动。我的思维在转动,但是。它很快就变成了复数的转动。就像是,无数的“我”,其心跳、血液、思想和记忆,在这一刻重叠在一起,发生共鸣。单纯属于我的东西,不再是这片复数的共鸣中的主导。

    如今,我的眼睛,成为我们的眼睛。我的嘴巴,成为我们的嘴巴。我的思考,成为我们的思考。

    站在这里的,已经不再是“我”,而是“高川”,一种有史以来最接近“超级高川”的共鸣模式聚合体。…,

    这只是一种强制的,生硬的,充满漏洞和破绽,充满了副作用的合同共鸣。尽管如此,这一刻的“高川”,也许是曾经诞生的所有高川中,最接近“超级高川”的一个,因为,这并不仅仅是一个高川的力量,而是这数不清的高川,有最初高川,有一周目失败死亡的高川,有从一周目脱离的高川,有二周目的高川,也有如今的我,初始化的高川。

    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力量集合。

    哪怕,站在这里的“高川”,只能支撑到获取这份力量集合的千分之几,万分之几。

    我张开嘴巴,这并不是我的意志,而是我们的意志。这份意志所传达的声音,在黑暗虚空中震荡。

    ——倒计时9秒,ky3000超弦重组

    身边的那个轮廓模糊的长方体的表面,开始流淌着灰色的如同水银般质感的光,当这些光淌过之后,一片灰色的,纹理精巧,但却充满重量感的金属外壳就暴露在这片黑暗的虚空中。它并不大,像是一个行李箱,造型十分眼熟,但和记忆中的任何行李箱都不同,它是独特的,只是带着过去的影子。在箱体的侧面,有一只展翅飞翔的乌鸦。

    ——倒计时8秒,

    前方巨大的眼球身上,从下至上浮现众多光环,这些光环飞速上升,凝聚到深红色的瞳孔中,一片更加巨大的魔法阵在眼瞳前方极近的距离处展开。

    正对眼球的另一边,“超弦幻想——泛维度超弦歼星炮!”超级桃乐丝冷酷的声音在黑暗虚空中如此宣言道,“扣下扳机!”

    超级巨大的炮体自后方开始,无数的小型炮管组合开始发射,每一根炮管发射之后,自身也完全崩溃,好似萤火一般飞舞着,而由它们发射出来的能量,如同击锤般击打前方的炮管。就这么一层层地递进着,融合着,崩溃着,宏大的力量凝聚起来,快速朝炮口推进。

    与此同时,“高川”抓住身边行李箱的把手,用力向上一拉。随着把手的拉起,箱体开始翻转变形。

    ——倒计时7秒,

    “超弦幻想——ky30,000,000魔方系统启动”——“高川”以我之口如此宣告。

    箱体展开,支架落地。结构拼接,看似一人大小的行李箱,正在啃食着黑暗的虚空,以无法理解的方式构建出无数的蜂巢状发射井。乃至于口径大小不一的转轮式炮管。一个完全由发射管构成的,种类、外观、规模和体积极其凌乱的平台正在“高川”的脚下蔓延。

    这个平台的规模、体积和质量已经完全超出行李箱状态时的本体。灰色的金属开始攀上“高川”的脚面,清晰却极为快速地,如同一片片鳞片嵌合般向上蔓延。

    ——倒计时6秒

    超级桃乐丝的超级巨炮已经从后部开始瓦解到只剩下最前方仅有千米大小的炮口,爆裂着向前涌出的巨大能量在炮口被挡住,不断积压成一个太阳般的凝聚物,而这颗小型的太阳也在眨眼之后释放出来。整个黑暗虚空霎时间变得明亮起来,能够目视的距离内产生了高强度的扭曲。甚至连超级桃乐丝和巨大炮口的身形也仿佛折叠了,扭曲了,分割了,时隐时现。

    从炮口喷出的太阳般耀眼的能量团向下坠落。它所形成的抛物线让其在视觉上充满了重量感,实际上,光是山峦大的炮身解体后才凝聚成这团仅有千米大小的体积,就足以让人深刻感受到其中凝聚的力量,而这种沉重的观感更加深了这股力量的强大。…,

    面对这个可怕的能量团。眼球前方的魔法阵也开始徐徐转动,和桃乐丝的攻击比起来,它所造成的现象在视觉感官上并没有那么强烈和震撼,而且。镂空的魔法阵虽然宽敞,但却让人觉得比纸张更薄。仿佛就是一层糖纸,片刻之后就会在太阳般的能量团的压力下迅速消融。然而。魔法阵并没有它表面上看来的这么脆弱,直到能量团和魔法阵接触的一刻,眼球仍旧没有更多的动作,仿佛仅仅是凝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倒计时5秒

    强烈的震感和冲击从能量团和魔法阵接触的表面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黑暗的虚空中似乎什么都没有,可是频率剧烈的振动以一种让人无法做出反应的速度,一瞬间就扩散到目视可及的距离之外。对撞中所产生的振动看似密集而规则,然而,“高川”能够感受到,它的本质其实混乱无比。无数细小的振动拥有各自不同,乃至于截然相反的频率,这些频率相互干扰,彼此共鸣,在刹那之间又会进行数千乃至数万次改变。

    预期中的爆炸声没有传来,黑暗的虚空就在第一波振动过去之后,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裂缝,紧接着,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中,在几乎和第一波无法区分开来的第二波振动冲击中,整个黑暗开始瓦解。

    黑暗的虚空大面积解体,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纹,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里面狠狠地锤了一下,无数的碎片向外弹开,然后在振动和冲击中,如雪花一样瓦解成更小的屑沫,直至完全消失。

    这是在倒计时4秒时所发生的事情,而在第一波冲击到来的时候,“高川”的身体正经受着难以想象的洗礼。

    在这之前,将他包裹起来的灰色金属最初构成了铠甲,之后又在铠甲外形成不规则的隔离层,隔离层完全和武器平台嵌合,并在迅速殖生的金属构造物中,成为了武器平台的内部。在超级桃乐丝和江的对冲攻击制造出的冲击辐射到来之前,他已经置身于武器平台的“控制室”中。

    即便如此,当冲击到来之时,无序的可怕振动仍旧穿透了平台,穿透了控制室,穿透了隔离层和铠甲,扑上“高川”的身体。在这一瞬间,我和其他以资讯洪流存在的高川都在分担着撕扯的痛苦,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大家都传来痛苦的情绪,从而造成整个“高川”处于一种痛苦的状态,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就此放弃,也没有一个就此崩溃。

    ——啊,好久都没有感受到了,这种彻骨的深入灵魂的痛苦。

    这样的资讯在组成“高川”的每一个高川体内传递着,我同样接受到了。我是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在其他高川的身上,曾经也经历过这样的考验,他们或许在不同程度的考验中挣扎着死去。但是,那股挣扎到最后的意志却是如此清晰。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在经受磨难的时候,在面对压力和绝望的时候。能够挣扎到最后一刻呢?

    也许,大部分人都会在去做之前,或者在行动的过程中,就觉得“这是超过自己能力的事情”,或者“这是无能为力的事情”,从而束手就擒,或者绕道而行,亦或者拜托其他的人——他们认为这就是自己的极限。并承认这是自己的极限。…,

    这种事情,在过去的每一个高川的身上都从未出现过。每一个人,都在挣扎中看到了自己的极限,但是。在真正抵达名为“死亡”的极限前,从没有向残酷的现实低下头颅。

    在这一刻,我是如此清晰地了解到,之前所谓的“选择权在自己手上,如果觉得自己不行。那么随时可以自我格式,诞生出超级高川”的想法是那么愚蠢而懦弱。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那么,“超级高川”大概也不会在下一个高川的身上产生吧。没有认真去思考。没有认真去对待自己的责任,没有挣扎到最后一刻。仅仅因为觉得自己“不适合”和“做不到”而想要将接力棒传递给下一个,那么。这样的“高川”会被“超级高川”需要吗?适合成为“超级高川”的养分吗?

    在真正的“高川”眼中,这又是何等令人羞愧的选择。

    “选择权”本身就是一场考验,或许这不是系色和桃乐丝的本意,但是一定在“最初高川”的考虑当中。

    “真丢脸啊。”我对自己说着。

    ——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挣扎到死为止吧。许多高川的声音在回荡。

    ——坚持到最后一刻。

    ——不到真正的死亡,绝对不要放弃。

    ——即便前方一片黑暗,即便看到自己的极限,也不要停止脚步。

    ——燃烧自己的身体,燃烧自己的灵魂,不要后悔,也不要恐惧。

    ——如果无法成为绽放的花朵,那么,至少要成为一片合格的绿叶。

    ——如果命中注定自己必将失败,那么,就让自己化身为钢铁般的坟墓!

    ——咆哮吧,咆哮起来!

    “高川”感受着彻骨的痛苦,可是心情是如此愉悦,沉睡已久,独自咀嚼着属于自己的失败、痛苦和不甘,至少在这一次,让这份在时间长河中,沉淀在基因中的期盼和愤怒燃烧起来。在这一刻,所有聚集成“高川”的高川都在咆哮,都在挣扎,都在呐喊。

    倒计时3秒,武器平台在“高川”的意志中不断压缩,不断在振动冲击中瓦解,最终,只剩下核心的一个比黑暗的虚空更加深沉的黑色骑士。全身披挂的铠甲上,无数形如武器平台,只是缩小了许多倍的发射口顽强地钻了出来,而背后蠕动的如同融化状态的金属块扭曲着,变形着,两条支架猛然从中弹出来,支撑着黑色骑士的脊背,两根长长的炮管向上耸起,然后落架在骑士的双肩上。

    “超弦幻想——ky30,000,000,魔方转换,第二次高川歼灭炮准备完毕。”

    冲击的余波,已经无法再对这名黑色的骑士构成威胁。

    倒计时2秒,“高川”体内,众多的高川意志如潮水般退去,而我再度掌管了一切。我伸出手,扣住肩炮的扳机。炮管移动着,脑硬体显示出不断晃动的准星。

    而太阳般的能量团仍在和魔法阵对峙着,并且,一步步突破魔法阵的中心。被巨大眼球充当盾牌的魔法阵似乎快要被穿透了,可就在能量团钻入体积的一半时,巨大眼球的深红色瞳孔猛然一道光线。这道光线似乎并没有对能量团造成影响,却让整个魔法阵绽放出更加深沉的红色光芒,仿佛构成魔法阵的再不是“光线”,而是实实在在的液体——深红色的浓稠的液体。

    倒计时1秒,“超弦幻想——高川歼灭炮”在意志的作用下上膛。

    “高川歼灭炮”并不是单纯的一门炮,而是包括两门肩炮在内,全身上下的所有发射口的总称。不同类型,不同口径的发射口中,陆续传来密密麻麻的上膛声——破甲弹、燃烧弹、冰冻弹、生化弹、瞬爆弹、导弹、火箭弹、燃烧弹、普通弹、子母弹、核弹、氢弹、中子弹、云爆弹、重粒子弹、超质量弹……数不清的弹药,甚至无法理解的弹药,从没听说过的弹药,幻想中的弹药,在“高川”的聚合意志下统统产生出来。

    前方,深红色液体从魔法阵的回路中溢出,一点点浸染了虚空中的黑暗。这片黑暗的虚空,即便破碎了,显露出来的仍旧是黑暗的虚空,但是此时此刻,这些黑暗又空虚的颜色,渐渐散发出淡红的色泽。眼球所在的空间,正以一种安静又急促的速度被染红,仿佛那一片的区域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