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22 网络重启
    “卡西斯去哪了?他不是跟你和畀一起回到基地的吗?”我问近江。

    听到我们两人的问答,其他人也不由得露出凝重和惊疑的表情站起来。

    近江的脸朝我这儿瞥了瞥,但手里的工作并没有停下。

    “我不记得了,他的确进入了这个基地,但进入基地之后就没有再见到他。”近江说:“大概在什么地方迷路了吧。”

    “不,应该不是。”我想了想,说:“除了我和你之外,其他人都不记得卡西斯这个人了。”

    不过近江并没有对这件事表现出半点兴趣和重视,一边用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处理光屏上的数据,一边回答到:“这很重要吗?虽然听起来有点可怜,但这个卡西斯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吧?”

    尽管近江的话略显得刻薄,不过大概是彻底失去了关于卡西斯的记忆的缘故,其他人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激动的情绪,只是对“记忆消失”本身感到疑虑。没错,卡西斯本身并没有特殊的地方,但是,他的消失毫无疑问是一种异常。

    记忆被篡改了吗?我环视走火、荣格、席森神父、锉刀和洛克等人,无论是手术还是治疗,他们都接受过莎的技术,也许是莎通过对他们的大脑资讯的调整,抹消或屏蔽了关于卡西斯的记忆,我和近江之所以能够记起来,是因为我的脑硬体和近江本身的特殊拥有足够的抗性。这是一个几率极高的解释。问题在于我们其实并不了解莎的技术能够抵达何种水平?

    似乎其他人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不由得表情变得阴沉。因为最初,大家都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

    我没有将这种可能性说出来,因为这种可能性有些低。

    那就是,卡西斯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间和地点,被“江”的力量吃掉了。

    “江”的正体被封印在我的体内,目前在这个世界里,只有艾鲁卡才拥有“江”的力量。那么,这种力量究竟是何时作用在卡西斯身上的?这种可能性会为这个基地的存在带来不测的影响吗?

    阴影再一次笼罩在我们的头顶上方。

    比起被“江”吃掉,我更希望卡西斯的消失是因为被莎做了手脚。无论是遭遇了何种危险,或是卡西斯身上发生了某些意想不到的异常,都要比被“江”吃掉好上无数倍。

    尽管卡西斯似乎已经遭遇不测,但是对剩下的冒险者来说。心中的紧张大概只是因为“自己没有这个记忆”这种现象吧。不存在于记忆中的人,就相当于陌生人一样,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又有多少会关心陌生人的生死呢?即便消失的人被确认是自己曾经认识的人,甚至是对自己而言十分亲密的人,第一时间会关心并不是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只是,在我的心中却升出淡淡的忧伤。

    这忧伤很快就变成了冰冷的数据,这种转变对于“人”来说。不也是一种悲伤吗?

    我反复播放着这忧伤的数据,尽管明白它已经变成“虚幻”,可是,哪怕是“虚幻”也好,我也想要将它永远保存下来。直到我死去,将它继承给下一个“高川”。我突然觉得,之所以那些已经死亡的“高川”将自己的资讯保存下来,也并非是为了执行超级高川计划这种冰冷的想法,他们一定在某个时候,抱持着和我此时相同的想法和情绪吧。…,

    没有证据。但我却固执认为一定是这个样子,因为,这让我的心灵得以慰藉。渀佛,在这个没有希望的世界里,通过这种近乎灵魂传承的方式。埋种着一颗希望的种子。

    只要“高川”没有死亡去,他所经历过的一切。所结识的人们,也会伴随这些记忆、喜悦和忧伤的传承而永远活下去。在这个末日的幻境里,爱和恨本身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因为,这都是“活着”的证明。尽管,连“爱”和“恨”都变得如此渺小,又是何等的悲哀。

    我不知道卡西斯到底如何了。也许他已经死去,也许不再是原来的卡西斯,但是,就算所有人都忘记了曾经的卡西斯,他的存在也会伴随着记录着记忆和忧伤的数据,永远保存在我的大脑中。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驾驶着车辆,和我们欢声笑语地冲向危险的世界。

    大概,这段记忆以及它所激起的情绪,对于已经不记得他的其他人,对于近江,甚至,在卡西斯本人看来,都是一种无聊的东西,但对我来说,却弥足珍贵,更提醒着我,“高川”和这个世界里的人是不一样的。

    我没再提关于卡西斯的事情,将这个记忆埋藏在脑硬体的深处,其他人带着思索的表情重新安静下来,等待着安全网络的修复和重启。很快,他们似乎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埋首于对自己来说更重要的事情。例如终端直连,例如睡觉和冥思。我不想和他们呆在一起,这并不是由脑硬体的数据决定的,有些像是被情绪驱使,我不太确定,因为,当我试图再一次进入静默状态时,“到外面去”这样的想法出现得毫无征兆,而我也毫不犹豫地遵照了这个想法去行动。

    我没和任何人打招呼,朝我唯一知道的通向基地外的道路走去。我进入车库,残旧的装甲车上落满了灰蒙蒙的尘埃,从这些尘埃的厚度可以分析出气流的走向,席森神父的超能暴走所产生的力量也将此处波及了。我伸手在装甲车的外壳上划了一下。盯着手指头的灰黑色看了半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么做了之后,脑海里也没有任何想法。

    一片空白。

    在脑硬体看来,我做了一件无聊的事情。

    然后,我进入足以容纳装甲车的升降梯,还没等我寻找启动它的方法,渀佛知道我想做什么一般,升降梯自动启动了。我突然觉得,近江一直在看着我,是她为我启动了这台升降梯。我不知道她是否理解在我心中曾经产生的情绪。以及我当前的行为,至少,我并不完全明白自己,但是。我告诉自己,她是明白的。

    一个心理学的优等生竟然不理解自己?似乎有点可笑,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以为自己足够了解自己,其实不然,也许,我是不想用自己那冰冷、片面又幼稚的理论来剖析自己吧。

    这么淡淡地想着,升降梯把我送回街道上。足以通过装甲车的道路仅此一条,在前方不到一百米处就变成了仅容一人攀登的阶梯。无论在视野里。还是在视网膜屏幕的地图上,那些仅容一两人行走攀登的街道和阶梯才是这片区域的主体。脑硬体没有给出具体的目的地,我的心中也没有目的地,只是想出来走走而已。

    我沿着向上的阶梯不断攀爬,当出现新的岔道时,仍旧选择向上的阶梯,就这样不知道踏过多少台阶,渐渐地,岔道的数量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一条。它就像是开焀在山壁上的唯一一条险道。通往悬崖尽头的一栋建筑,这栋建筑其实并不是最高处,如果当初选择其它的话,也许能够走得更远,但我的选择仅仅将我带到这里。而我也不想再回头选择其它道路了。…,

    建筑是一个塌了一面墙壁的房间,内部是两层楼构造。而倒塌的墙壁正好处于悬崖的最边上,让我能够站在房间里,从那个方向眺望更远的地方。

    我抱着放射性灰粒子共鸣装置坐在二楼上,静静地注视着下方如迷宫般的城区,在那里,街道和阶梯就像是绵延不绝的线段一样,将地理切割出的一块块不规整的小格子。五台身躯庞大的建设机器在视野中沉重移动,它们的体积无不占据了好几块格子,而在一些格子中,偶尔会有一些如同错觉般的黑点一闪而过。

    只有在仔细观察的时候,才会觉得,这个城区并不是死亡了,而是一直沉睡着。

    我没有将那边的景物拉近,我知道,但安全网络恢复的那一刻起,这个庞然大物就会重新苏醒,然后,就是新的战争。

    我等待着使命的召唤。

    计时器走过四十三小时,近江的头像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她戴着观星者头盔,就像是来自未来的科技工作者。

    通讯请求窗口弹出来。

    我接通后,她对我说:“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顿了顿,又说:“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是这样吗?我感觉不到。”我说:“我觉得自己并没有任何情绪和想法。”

    近江沉默了一下。

    “是卡西斯吗?”她问。

    “也许。”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古怪的行为,除了“卡西斯的消失”之外,似乎没有其它原因。

    “需要我开解吗?”近江说:“其实我并不认为你需要,不过,安慰丈夫也是妻子该做的事情吧?”

    她的话让我不由得笑起来,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笑意,只是,她的犹豫、解释和反问的口吻却让我那机械化般冰冷的内心升起温暖。

    我没有说话,但我觉得,她一定能够看到我的笑容。

    “无论卡西斯身上发生了什么,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只要我们完成命运石之门,就能让一切重新来过。”近江这么安慰我。

    真是有够笨拙的,不是吗?我不由得笑出声来。近江也许是不知道的吧?即便我们完成了命运石之门,也无法让一切变回当前剧本最初的样子,因为,我需要用它回到一周目的世界,去拯救那里的咲夜、八景和玛索。我们在当前世界里所认识的那些人,即便在一周目存在,也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在各种意义上。当我们启动命运石之门的时候。这个周目的世界就已经彻底结束,生存在这里的人也好,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也好,一切都将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之中。

    无法保存人格记忆的话,即便拥有相同的身体和类似的经历,也不再是同一个人。

    只有高川永远是高川。

    所以,事实其实很残酷,就算不被“江”吃掉,命运石之门计划成功实施,一切都如预想中那般运转。会“复活”的也不会是这个周目世界的人们。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避免在这个周目世界中的咲夜、八景和玛索因为周目扭转而不复存在,才需要“人格保存装置”和“精神统合装置”。

    然而,这两种目前仅存在于传闻中的特殊物品。数量实在太少了。

    说什么“拯救”,说什么“复活”,都是彻头彻尾的自我安慰的大谎言。

    这个周目是真正意义上的绝望世界。…,

    让这个世界绝望的,不是剧本,不是近江,而是我。我要确保命运石之门的诞生,确保在命运石之门诞生之后世界灭亡,确保借助世界灭亡之力推动命运石之门运转后,回到的不是这个周目的过去,而是回到一周目的世界。

    如果。近江、咲夜、八景和玛索也爱着这个世界的话,一定会很悲伤吧。

    所以,我不会将这一切告诉任何人。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而我,高川,就是执行计划的唯一人选。

    “我很好。不要担心,阿江,一切都会过去的。”我对近江说,“我们一定能够制造出时间机器。这是你的梦想,也是我的希望。”

    近江点点头,头像从视网膜屏幕中消失了。五分钟后。莎的头像出现在视网膜屏幕中。

    “一切准备就绪。我要启动安全网络了。”莎说:“很可能会大范围的资讯冲击,你最好暂时关闭自己的终端系统。”

    说罢,没有等我回复,她的头像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倒计时数据。

    五。四,三。二,一……

    我并没有关闭脑硬体,我相信自己的脑硬体足以抵抗这次资讯冲击,而且,我需要对这段资讯冲击进行观测,来确定畀之前对我说的事情:

    莎究竟是想要恢复原安全系统的连接,还是试图在三十三区中建立一个独立的新安全系统。

    在脑硬体给出的数据中,后者会让我们获得更大的利益。不过,我的感性却倾向前者,因为,那不需要畀成为安全系统的“核心”,我不太清楚“核心”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应该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终究,莎的选择,就是畀的选择。而我无法改变畀的选择,所以只能坐在这里,静静地观测命运的走向。

    倒计时走到零。

    一种无可名状的力量开始以基地为中心向四周膨胀,辐射,信号的干扰让我的视网膜屏幕出现雪花现象,并不住闪烁,似乎随时会关闭的样子。紧接着,大量的数据导致屏幕中的窗口不断激增,层层叠叠地堆满了视野。

    大约坚持了十秒,嚓的一下,右眼的视网膜屏幕关闭了。当我眨眼之后,肉眼中只剩下正常的视野。安全网络的重启并没有停下来,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以基地为中心,街道、阶梯和建筑中不断有部分物体开始挪动、翻转、旋转、重新组成成新的结构,这让城区看上去就像是掀起了一股灰白色的浪潮,而这股浪潮不断向远方扩散,每一处发生转变的地方都会亮起星星点点的光芒。

    那是一种充满了活力的光,就如同某个沉睡的生命张开了明亮的眼睛。

    在变化中散发出来的轰鸣声,就像是心脏在跳动。

    城区在苏醒。

    复苏的力量很快就抵达我所在的建筑,房间的大部分结构没有变化,但是角落的构造体物质却开始发生变化,表面浮现回路的光芒,紧接着被回路分割的部分,如同魔方一样扭转,发出嚓嚓的声音,几个呼吸中就变成了一台终端。

    终端的灯亮起来,不停闪烁,它开始运作了,看似摄像头的东西转向我,随后,发出认证和引导登录的统治局语音提示,并在终端屏幕上弹出最初的操作界面。

    ——欢迎使用公共终端,编号331733,十分高兴为您服务。

    ——无法从数据库中识别您的身体数据资料。

    ——如果您确认自己在安全名单中,请手动输入您的姓名或编号,或者进行终端直连。

    ——警告,本终端将自动存档本次登录,如果无法确认您的安全性,将交由安全系统进一步处理。

    ——祝您使用愉快。

    我重新将目光转回下方和更远处的城区,新终端形成时所造成的浪潮现象正快速朝城区中心的方向扩散,直到我的视野中,全部充斥着星光般闪烁的指示灯。虽然在这里看不到,但我觉得,安全网络的重启并不仅仅是生成了终端,因为,原本一直在工作的建设机器,在此刻也停止了动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