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三二零章 天灾再现
    对于八臂神魔薛智,林厉海他不担忧,这位更擅长的还是近战,可那千眼神魔的诸般天赋神通,泰源的术法,对于皇极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而此时被张信带入进来的谢灵儿,则是目中闪闪发光的,看那上方的陨石。

    以她目测,此时距离地面最近的陨石,已不到六万丈。用不到一百多个呼吸时间,就可落地。

    也就在这刻,她心中微惊,只见一道死灰色的光束,从南面横空而至。

    那道死灰光华,正是从那千眼神魔的方向发出,直击碎星,目标正是观星台上的皇极,

    而此时天际,更有一道浩大的赤焰火龙,同时从空中垂落而下,沿途吞没了皇极近百剑气,威势浩瀚磅礴。

    “幽冥神光!”

    墨婷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眼中现出骇然之意。

    她未见过此术,却知道这种顶级神通的特征。正是更凌驾于枯冥玄光的无上极招,传说哪怕‘神域’被其击中,也要丢掉大半条性命。且号称世间,并无善法抵御。

    除了‘灵盾术’等寥寥几种最基础的灵系防御术法,其余的守御之术,以及法宝法器符等等,都很难对这种死系的无上极招起到作用。

    林厉海则面色苍白的看着上方,这幽冥神光是无上极招,这上方的‘赤焰炎龙’,同样也是。

    一旦无法应对,他们现在乘坐的这艘碎星,也会遭遇重创。

    只是下一刻,他就见那宗法相的身前,赫然有一面凸形的冰镜生成。将皇极与宗法相二人,都护卫在内。

    “冰系极招,冰境返无!”

    林厉海不禁骇然出声:“这个宗法相,他哪来这么多灵能量?”

    冰境返无,只是秘传极的极招,却正可用来应付‘幽冥神光’。可此术所需的灵能量,却真是非同小可,

    尤其是在宗法相,还维持着一株建木神树的情形下,就更使人吃惊。

    这个家伙,总不会又牺牲了一枚神脉石?

    “刚才他似捏碎了一枚冰魄神晶?”

    云浩亦神色复杂:“这位第一天柱的财力,真可谓惊人。”

    这就是使人无奈的地方,他云浩自问灵术造诣与功法修为,都不逊色于同级的大宗修士,甚至还有超越。

    可他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会对后者避而远之。

    只因这些大派修士的家底,真不是他能抗衡。

    眼前这位第一天柱,本身供养着足达十五位的顶级神师。可除此之外,还能轻而易举的,在此战中拿出二十余滴日月神露,以及一枚冰魄神晶,真是使人无语。

    论及实力,司空绝无疑远胜于宗法相。

    可云浩怀疑,一旦双方不顾一切的全力搏杀斗法,输的很可能会是身为魔主的司空绝。

    这位虽在南方荒原之中横行,是十七位天域神魔之一,可论到家底与财力,却是远不如人族大宗的天域。

    张信也不禁暗暗咋舌,心想那个关于宗法相的传闻,多半是真的。

    传说这位,曾得到几位古代神师的所有遗珍。那个时候,天地间的各种天材地宝,数量远超今日。

    即便是在他们人族艰难挣扎,举步维艰的时代,亦能拥有诸多资源。

    区区一个不到顶级的神师,手中的各种材料,就可抵得现在的一位顶级的法域圣灵。

    当那黑灰色的光束,穿越过冰镜之时,声势就已大不如前。而在皇极的身前,亦出现了大片的绿色荧光,与那幽冥神光对耗。

    而此刻那空中的‘赤焰炎龙’,亦已下坠,轻而易举,就将那冰镜击破融化,又迅速将皇极的身影吞没。

    可后者周身再次剑气勃发,一道道庚金气芒,将这条火龙撕成了粉碎。当剩余的火焰,也被舰内的灵天上师,以水系术法强行扑灭。身处在火焰之内的皇极,再次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诸人眼前,

    不过这刻,督战室内的众人,都在看着数百里外。

    那边黑杀谷的战舰周围,正有大片的赤色火焰蔓延燃烧,将那荆棘大海燃成灰烬。

    八臂神魔薛智也再次爆发,周身血光缠绕,磅礴的雷电,狂烈的枪劲,在顷刻之内,将周围数十里的荆棘巨人,都尽数摧毁,几乎夷平了数十里方圆地域。将天域神魔的神威,在众人面前展露无遗。

    可这一刻,督战室内的所有人,都已预见到了结局。当司空绝与泰源联手,都未能阻止皇极继续施展‘苍天斩月’之式的这一刻开始,就已注定了此间的魔灵大军,以及黑杀谷舰队,近乎全灭的结局。

    能逃出这一片地域的法域,绝不会超过七位!而顶级神将的数量,只会更少。

    “来了!”

    林厉海的眼眸之内,闪现亮泽。在他的视野之中,第一枚陨星距离地面,已不到千丈。

    可无论是司空绝薛智,还是那黑杀谷的诸多法域,都远未能离开陨星群坠落的范围。

    而此时即便是他,也能计算出这一千二百三十七颗陨星的大致落点。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张信故意为之,那几十颗大型陨星坠落的方位,恰好都在那两大魔主附近。

    云浩又不禁诧异的,斜目扫了张信一眼,他猜测是后者居多。

    张信也注意到诸人的视线,却不禁一声哂笑:“是他们运气不好,”

    他语气中,也含着几分幸灾乐祸。这群星落点,真是与他无关,这些祖师遗下的陨石,都只是参照他的预定坐标,自动修正轨迹。

    最后会出现这样的巧合,是张信绝没想到的。

    周围之人闻言,也是释然。心想张信连这都能预测操纵的话,那这位年轻的摘星使,未免也太过可怕。

    可此时的张信,却在望着更上方,那些混杂在诸多陨石中的金属棒。

    他确实没法操控这些陨石的落点,可若儿的这些上帝之杖,他却能准确控制。

    这些高密度金属棒,在那些体积硕大的陨石群中,显得毫不起眼,可却被他寄予厚望。

    随着第一枚陨石落地,瞬时掀起了一片刺目光焰。而那雷震之声,则足足隔了数息之后,才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然后是接二连三,一波接一波的轰鸣。

    这室中的三个女孩,虽已是做足了各种准备,可却依旧被这连绵不绝的声响,轰到耳鸣溢血。五脏六腑,亦因整片虚空的巨震,而难受之至。

    不过谢灵儿她们,此时都无瑕顾及自己的伤势,无不是以目光紧紧注目眼前,不肯错漏半点。

    随着那一团团的赤红光焰闪耀,周围的妖邪。要么是被高温气化,要么是被那罡力碾压为齑粉血沫。

    而就在那边一整片空间,都快被灰尘遮蔽之际,忽然有一道红光,从下方冲霄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