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52 回归3
    中央公国日本特区在野党首领鹰野三男反对日本一国两制,要求独立,其自费出版的漫画全球销量一万三千册,连载网站总点击四万次。

    小卖部的黑白电视里正在播报新闻,在我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阵激烈的喧闹声从电视中传出来。我仰头朝屏幕望去,只看到一片集会游行的人群挤满了镜头。应该是大规模的游行,负责维持秩序的防暴警察承受着人群的拥挤,不断出现民众试图攻击他们的镜头,这些人用日本语大声叫嚷,举着写满日文的牌子,我不太精通日本语,只能从牌子上的类似汉字的假名中看出“反对侵略者”,“一国两制就是毁灭民族”之类的标语。一名女记者正满头大汗地躲过从那些游行者中掷来的火机和易拉罐,大声对着镜头和话筒讲话:

    “这里是中央公国国际新闻频道,我是特驻记者xxx,现在我们正位于中央公国十一区,也就是日本特区的京都。在今天早上九点整,京都爆发了,日本特区在野党领袖鹰野三男正在进行针对本国‘一国两制’方针的演讲……”

    镜头转移到一个简陋的演讲台上,这个演讲台位于一家咖啡馆的前方,咖啡馆正门旁的漫画女仆人偶被匆匆跑过的人撞到在地上,随后就被另外一个人抱走了。现场一片混乱,没人理会这种小事,镜头一闪而过。落在演讲台上的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身上。尽管听那位记者所言。这位中年男子算是个大人物,但我对他没有丝毫了解,在过去也未曾见过他的样子。

    中年男子的五官轮廓并不像是纯种的亚洲人,鹰狗鼻和深深的眼窝看上去像是混血儿,同时给人一种深沉桀傲的感觉。他正大声宣扬自己的理论,并引起聚集在演讲台下方的民众的欢呼。电视并将他的声音进行了模糊化处理,听得不太清楚。

    看起来参加游行的人很多,但镜头开始拉伸,我发现实际上聚集在那条街上的人并没有超过一一万人。除了游行队伍的局部混乱和拥挤之外,在防暴警察的防线外。仍旧保持着完好的秩序,不少看热闹的人站在角落,或者躲在店里。

    “……鹰野三男正在进行演讲,演讲的内容涉及日中关系。以及一国两制方针。在这次游行中他正式提出政治述求,要求重组日本特区政府议会。这次游行集会事属非法,中央公国全体议会已经向日本特区政府进行严重警告,重申‘一国两制’制度的必要性和必然性,以及日本特区是中国领土这一无可争议的事实,强烈谴责鹰野三男分裂国家的言行,以及日本特区政府的不作为,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得到日本特区政府首席执政官桂博一的回应。鹰野三男所属党派为日本特区当地的非法在野党。此前,他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宣扬分裂日本独立的言论,并自费出版有《日本,站起来》和《日本沉默》两个系列的政治丛书和连载漫画。至今为止,政治漫画《日本沉默》在全球销量为十一万三千本,《日本,站起来》丛书总销量为十六万八千本,连载网站‘tokyo-hot’的总点击量为八千六百万人次,此网站目前已经无法登录……”在镜头外的女记者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刚收到新的消息,美利坚共和国的太平洋舰队已经离开菲律宾。中央公国全体议会也已经作出决定,将在二十四小时内派遣特别维和治安部队等岛维持秩序。联合国理事长菲利普斯呼吁两国保持冷静,以和平谈话的方式解决争端,并要求日本特区其他在野党成员保持克制。不要进行任何不理智的行动。”…,

    我对鹰野三男不了解,也不感兴趣。认为他只是一个野心家,三流的政治家而已。不过,他的突然强势和美利坚共和国出动太平洋舰队的行为让人不得不浮想连篇。演讲、游行、武装和进军,一系列突如其来的变动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一直在表面上对美利坚共和国保持友好的中央公国似乎也撕破了脸面。在知道末日真理教存在的情况下,我不由得将末日真理教的行动和当前局势突变的情况结合在一起。

    不过,就算意识到一些在海面下汹涌的潜流,事态也已经超出了个人所能处理的范围。世界的车轮已经开始新的转动,它将会以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的方式开往末日。而如今电视台里所直播的这起发生在海洋对面的岛国上所发生的事情,看上去就是一个已经点燃的火药引信。我必须相信,从今天开始,整个世界也许不会第一时间陷入新的全球战争中,也会变得不再如过往那般安宁。

    这个世界也许一直没有过真正的平静,但是,在这一刻,我嗅到了更为浓烈的气息。

    如果这次事件的背后真的有末日真理教的影子,那么,这意味着在其他三大洲的神秘组织迁移亚洲之前,末日真理教已经先一步真正尝试在亚洲打下一个桥头堡了。

    在这个末日幻境里,经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失败后,日本成为中央公国的第十一个自治区,因为实行“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方针,因此也称为日本特区。如今,五十年的期限即将结束,在上一个高川知道末日真理教和统治局的存在前,关于制度、国家和民族问题,日本特区内已经暗流汹涌。不过,从这次事件的直播报道中所展示的景象,以及记者所罗列的数据中多少可以看出,至少在表面上,日本大部分民众并不支持鹰野三男的政治主张。

    没有平民喜欢战争。尤其是在平稳生活了五十年之后。虽然。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就算获得美利坚共和国的支持,结果也无非是将本岛变成一个惨烈的战场,除了政治家和野心家,没人能在这场战争中获得好处。不过,有时候,事情的走向总不会以多数人的意志为转移。

    我将目光从电视上收回来,这个新闻很有趣,但暂时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无论末日真理教打算利用战争做些什么,也都暂时无法去理会。以我们目前的力量而言也很难进行抵抗。相比之下,八景的预言却和我们自己有着切身的利益关系。如果末日真理教直接参与在这场很可能会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导火索的日岛战争中,毫无疑问,末日真理教会取得胜利。不过,如果他们想要进行双线作战,或者以日岛行动掩盖对这个城市的侵蚀,还得问问我们耳语者。

    “世道变了,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老板盯着电视,瞠目结舌地说,对于在日本京都正在发生的事情,对于全世界的民众来说,无疑都是十分震撼的消息。

    “走吧。阿江。”我扭头对近江说,不再理会呆滞的小卖部老板,朝放在一旁的小轿车走去。

    我不清楚摩托车的主人是谁,也不在意他是否在这里。近江从行李箱中取出一个吸附式设备沾在车顶上,我走到车尾,轻轻用力就将车后箱的盖子拔起来,将两具武器柜放进去。然后以同样暴力的方式拉开车门,和近江一起坐了进去。…,

    “送我到江南地铁站,然后你直接返回总部,八景会为你安排好一切。你要的研究设备应该已经准备好了。”我对当仁不让坐在驾驶位上的近江转述了八景的预言后,这么对她说。

    “不需要我帮忙吗?”近江说,“听起来有些危险。”

    “除了艾鲁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危险的东西。”我回答到。

    近江耸耸肩,踩下油门沿着驶出马路。

    尽管身上的防护服有些吸引眼球。不过,一想到接下来会碰到末日真理教的那些人。就没有半点想要该换装束的念头了。虽然义体化的身躯足够坚硬,但是能够多加一层保护膜也挺好。从出发点抵达江南地铁站入口时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虽然没有手机进一步和白井联系,但是当我下车后,连锁判定视野和脑硬体的联合运作立刻将白井的身影从茫茫人海中勾勒出来,他似乎并没有进入地铁站里面的打算,抱着手臂站在树下的长椅旁摆弄手机。我能清晰感觉到不少目光朝自己身上的防护服投以注目礼,但和在小广场上一样,这些视线并没有多做停留。

    白井看起来和二十三天前没什么区别,当我朝他走去时,他正好抬起头来,并立刻和我的目光对上了。他拿着手机朝我扬了扬。

    “好久不见了,白井。”我来到他身边打招呼道。

    白井带着轻松的笑容,将手机抛到我怀中。

    “也不是太久,二十三天,我记得你有超过一个月看不到人影的时候。”

    “情况怎样?”我不打算继续寒暄下去,开门见山地问道。

    “不清楚,我刚到一会,虽然八景预言会在这里发生一些事情,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发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白井也收敛起笑容,有些严肃地往了一眼地铁站的入口,“大概要到下面去,我正准备下去的时候,八景打电话通知我,你要来接我的班。你打算下去吗?”

    “当然。”我一边将手机收好,一边将香烟递给他,“看到那辆车了吗?近江在里面,你和她马上回总部,下面的事情由我来处理。”

    白井接过香烟,没有点火,只是挂在耳朵上。听到我这么说,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着“那就交给你了”,调头朝车子走去。

    我目送两人开车离开这里,这才随着人流进入地下铁站口。虽然站外的人流相当密集,但是进入地下之后,人群很快就分流到两旁的商场中,直接进入候车站台的人并不是很多。视网膜屏幕中,不断有人的轮廓被点亮,然后浮现数据。如此循环往复地进行分析和过滤。尝试找出任何可疑的细节,不过直到我进入站台之后,并没有得到明确的结果。视野范围内的每个人都没有表现出要进行某种恶意活动,或是带着恶意的样子,也没有人的装束看上去像是末日真理教的人。八景的预言十分模糊,不过,既然要在这种人流密集的车站搞出事情,那必然等同于恐怖袭击,然而,即便通过脑硬体分析。也没有看出半点会形成恐怖活动的痕迹。

    人流的轨迹十分正常,空气的成分也没有太大的出入,人们的行为和心理,无论是躁动还是平静。都没有超出日常的范畴。

    我找了一处偏僻,但距离登车处不太远,视野也相当开阔的地方,背靠着承重柱站着,点燃了香烟。…,

    也许,并非是在地铁站发生一些事情,而是在即将抵达的某趟列车里会发生一些事情。这样的话,很难判断到底是哪趟列车。而且,也无法明确究竟是在何时会发生事情,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一分钟之后,也许已经在即将抵达这里的列车上发生了。这种模糊的预言很难把握住关键,这种情况在过去并非不存在,经验告诉我,想要第一时间抓住关键时机,除了专注之外还需要一些运气。过去,我的运气,不,应该说。是上一个高川的运气并不总是很好,八景的预言有时会在事后才从打听到的信息中验证。不过,这个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围绕“高川”转动的,无论是超级系色还是安德医生的剧本。都是为了促使“高川”以及“高川”体内的“江”发生某些可以测定的变化,以此来获取足够的数据。完成既定的目标。

    没有人关心这个世界的未来和运转模式,只是,激烈而快节奏的过程,能够让“高川”产生更大的反应,进而促使“江”产生更大的反应——严格来说,这才是“剧本”存在的原因。

    那么,如果在这个地铁站中发生的事情属于剧本的一环,那么我一定能够碰上。就这个方面而言,八景让我替代白井的做法也是十分正确的。而且,和上一个高川不同的地方在于,围绕我这个“高川”而产生的事件将会更加激烈和危险,根据安德医生在现实的处境来判断,他需要更多的数据来取得信任,推进自己的研究,如此一来,即便没有艾鲁卡的乱入,剧本的危险等级也很可能一开是就设定在极度危险的警戒线上……不过,那是在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没有对我进行义体化改造的情况下。

    义体化之后,我相信自己在不碰到“江”的力量的情况下,能够解决大部分危机。出于环境因素,末日真理教暂时不可能在中央公国的城市里制造大规模的恐慌,八景所预言的这次事件的重要性,大概不在于事件本身,而在于它的后继影响。这么想的话,我觉得这次事件不会如同统治局地下三十三区那样,超出自己的能力极限,艾鲁卡带来的影响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扩散开来,主导这次事件的因素,大概是在艾鲁卡抵达之前就已经埋下了。

    例如在不久前,上一个高川所接触过的“降临回路”的研制和测试。这一次,很可能是那次事件的后继发展。尽管上一次,“高川”捣毁了巫师的一个据点,但是,也许有更多巫师潜伏在这个城市中。在我、近江和席森神父进入统治局的这段时间里,巫师们在猎取和消耗了大量的祭品之后,在技术上获得了进一步的突破。即便如此,没有艾鲁卡的帮助,他们的研究进度应该无法取得跨越性的突破,也就是说,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降临回路”的研究仍旧处于实验品的状态。

    八景所预言的这一次事件,很可能就是导致未来降临回路扩散化和实用化的一个关键点。也许是在这次事件中,末日真理教获得了将降临回路完善的契机,又或者是,验证了降临回路已经抵达实用化的程度。

    这意味着,有百分六十的可能性,这次事件又是一次“实战测试”。

    关于降临回路的检测。

    如果真的是关于降临回路的制造和实验,选取这个地铁站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选取地铁站作为实战地点,除了能够获得更多的“祭品”,也势必会造成严重的伤亡和混乱。不过,这些巫师在这个城市,乃至于整个中央公国就像是臭水沟里的老鼠,他们暂时可上不了台面,末日真理教也不会鲁莽地,毫无目的地暴露自己……有没有可能是为了迎合在日本发生的事件呢?

    我一边抽烟,一边如此思考着,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仅仅是等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