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12章 有故事的人
    弗兰克帕格尔斯多夫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别看他才四十九岁,但他却曾经是德国足坛赫赫有名的一号人物。

    他的职业生涯并不辉煌,出道于比勒菲尔德,在多特蒙德达到了顶峰,之后去了汉诺威九六,在三十一岁那年就早早退役。

    但他并没有离开职业足球。

    九二年,三十四岁的他出任柏林联盟的主教练,带队两年,成绩不错。

    在柏林墙倒塌,东西德合并之后,东德球队在西德球队面前几乎可以说是一败涂地,拿到了民主德国最后一个联赛冠军的罗斯托克,在合并后参加德国甲级联赛的第一个赛季就以垫底的成绩降级。

    九四年,这支已经在德乙联赛沉沦了两个赛季的东德球队找到了帕格尔斯多夫,而后者也没令人失望,带队第一个赛季就拿下了德乙联赛冠军,率领球队杀回了德甲,而德甲的处子赛季更是一口气拿下了联赛第六,堪称是当赛季的最佳黑马。

    那一年,帕格尔斯多夫第一次出现在了德国球迷的视线范围之内。

    虽说执教罗斯托克的第三个赛季,球队成绩有所下滑,但帕格尔斯多夫依旧率领球队保级成功,并且在九七年夏季跳槽去了当时德甲联赛的豪门球队,北大王汉堡。

    那时候的汉堡刚刚经历了低迷,连续多年成绩不振,俱乐部邀请传奇巨星乌维席勒出任主席,而后者盛意拳拳地邀请帕格尔斯多夫执掌汉堡。

    帕格尔斯多夫无法拒绝来自童年偶像的邀请,不仅执教了汉堡,甚至还跟俱乐部签署了一则堪称奇葩的条款,那就是一旦乌维席勒卸任主席一职,他将自由离开球队。

    这在当时的德国国内也是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可没想到的是,他刚刚带队没多久,乌维席勒就因为财政问题被迫辞职,虽说事后证明这跟席勒没关系,可他也很难再重返球队。

    不过帕格尔斯多夫也并没有因此离开球队,反倒是带领球队成绩逐年提升,在先后经历了第九和第七的两个赛季的积累后,在九九到零零赛季,他达到了执教生涯的最顶峰,联赛第三。

    那也是过去这些年汉堡最好的联赛成绩。

    好景不长,一年后,汉堡成绩再度下滑,帕格尔斯多夫被迫离队,之后有先后执教了奥斯纳布吕和迪拜的瓦斯尔等球队,但成绩都不是特别理想。

    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夏季,罗斯托克再度从德甲降级,但在德乙联赛的开局却遭遇到两连败,其中有一场甚至是客场一比四惨败给了慕尼黑一八六零,管理层重新邀请帕格尔斯多夫。

    这一次,帕格尔斯多夫用了两个赛季的时间,终于将罗斯托克重新带回了德甲。

    四十九岁的年纪,十几年的执教经验,帕格尔斯多夫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正处在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如果他能够率领罗斯托克重现当年的黑马之旅,那他将迎来执教生涯的第二春,反过来,如果罗斯托克没能保级,那他在德甲的执教生涯将就此终结。

    想要再度扮演黑马,那联赛首轮对阵拜仁慕尼黑的比赛就至关重要。

    他依旧还清楚地记得,一九九九年的八月份,也是在拜仁慕尼黑主场,当时德甲巨人还在奥林匹克球场,主教练还是希斯菲尔德,帕格尔斯多夫就率领着他的汉堡在死敌的南大王的主场,差点掀翻了拜仁慕尼黑这艘巨舰。

    那是他执教生涯里最值得回味,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比赛。

    他的球队虽说是客场,却给主队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尤其是反客为主的抢攻,让拜仁慕尼黑很不适应,一直到上半场第三十三分钟,马库斯巴贝尔才为拜仁慕尼黑首开纪录。

    可仅仅两分钟之后,科瓦茨就为汉堡队扳平比分。

    之后双方踢得十分胶着,在汉堡队顽强防守和犀利的进攻下,拜仁慕尼黑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反倒是在下半场第八十二分钟,再一次出现了失误,被汉堡队抓住并攻入一球。

    二比一的比分一直保持到了补时阶段,甚至所有人都以为汉堡队将客场拿下拜仁慕尼黑,可结果,在最后时刻,埃尔伯的关键进球,帮助南大王逃过一劫。

    最终,两队二比二握手言和。

    但对于客场作战的汉堡来说,这样的开门红无疑就是一场胜利。

    也是受到了这一场比赛的影响,汉堡队士气大振,之后三场分别以三比零大破斯图加特,三比一客场拿下沙尔克零四,主场五比一大胜柏林赫塔,以三连胜和四轮不败,取得了令人惊艳的开门红。

    时过境迁,帕格尔斯多夫依旧还在怀念着自己当年的那一场杰作。

    成熟稳重的希斯菲尔德变成了更具冒险精神的高寒,帕格尔斯多夫却依旧对胜利充满了渴望与期待,因为他料准了高寒会怎么打,就好像他当年判定希斯菲尔德会怎么打一样。

    而对于高寒在比赛前一天,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的,拜仁慕尼黑要扮演德国在欧洲赛场上的旗帜,成为德国足球改革的先行者,他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也不关心这是否能够实现。

    因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从安联球场全身而退。

    为此,他甚至不惜排出了六名后卫的首发阵容。

    他要用这一场比赛,让整个德国足坛都回忆起他的名字。

    弗兰克帕格尔斯多夫。

    …………

    …………

    “安联球场的气氛真不错!”

    虽说之前已经多次走进过安联球场,但今晚却是高寒第一次以拜仁慕尼黑主教练的身份出现在这里,那种刚一亮相就受到全场球迷齐声呼喊的待遇,让他感受到震撼。

    球场的容量不算太多,六万多人,并不比巴塞罗那的诺坎普,皇家马德里的伯纳乌,曼联的老特拉福德和国际米兰的梅阿查多,但气氛却明显比这些豪门球队要更好一些。

    狂热的主场球迷,将整座球场四周的看台都染成了象征着拜仁慕尼黑的红白两种颜色,而两个半圆弧看台区更是被球迷布置成了巨大的拜仁慕尼黑队徽。

    唯一跟平时不同的是,在象征着拜仁慕尼黑死忠的南看台球迷区,一副巨大的高寒画像被球迷们拉起,覆盖了几乎整个南看台,配合着现场所有人都在齐声呼喊着高寒,现场球迷的热情直接就让高寒深受感染。

    尤其是站在场边,身后就是紧挨着草皮的斜看台,上面人头涌涌,座无虚席,形成了一股无比震撼的视觉效果,甚至让高寒一想到自己等一下要背对着这群球迷指挥比赛,他都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当然,换个角度想,这些人都是支持自己,那他就感受到了动力。

    “据说,当初兴建安联球场的时候,设计师们就有意将看台设计成一个斜面,再配合顶棚,一方面有益于让看台上的声势汹涌而下,席卷整座球场,另一方面也能够形成无比震撼的视觉效果。”图赫尔笑着解释。

    他也是第一次以教练员的身份出现在安联球场,也同样满心震撼。

    那种感觉实在是棒极了。

    “现在才只是开始,慕尼黑一八六零已经把他们在安联球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卖给了我们,而且放弃了购回的权力,甚至有听说,他们在这里的上座率很低,入不敷出,有意离开安联球场,所以,不久的将来,这里肯定会再进一步扩建,气氛会更为浓烈。”

    高寒点头,站在场边回头看,坐满球迷的看台整个斜面居高临下,非常有气势。

    “什么时候,等我也准备新建球场,一定也请人这么设计。”高寒羡慕地喃喃自语道。

    这可是当下欧洲最梦幻的足球场。

    但托马斯图赫尔等人都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开始忙碌着进行赛前的准备。

    坎塔雷罗从远处走了过来,随手递过来了一张纸。

    “这是罗斯托克本场比赛的首发阵容,上了六名后卫。”

    高寒接过来一看,名字都很陌生,整支罗斯托克甚至没有一线球星,但这样的球队往往越危险,越不能小觑,因为他们通常都会打得更有整体性。

    能够进入到德甲联赛,职业球员的实力,以及职业球队的整体实力之间,往往并没有不可逾越的差距,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弱旅有机会爆冷击败豪门的原因。

    “奥雷斯特斯、巴尔特斯、维斯特尔和芒加等新援都进入了首发阵容。”

    今年夏季,罗斯托克引援花了五十万欧元,从葡超引进了奥雷斯特斯,从奥斯纳布吕引进前锋芒加,两名球员各花二十五万欧元,却出售了中场球员穆勒,收入一百万欧元。

    但队内最大的一笔引援,却是从汉堡引进门将维斯特尔,这名球员是自由转会,完全是主教练帕格尔斯多夫靠着个人关系去敲定的。

    不管是从球队整体实力,还是从引援等方面来看,罗斯托克都很难跟拜仁慕尼黑抗衡,但是这一场比赛帕格尔斯多夫却出动了六名后卫,两名中场和两名前锋。

    “他这是想要死守吗?”图赫尔皱着眉头问。

    六名后卫,如果要严防死守的话,那可就真是铁桶阵了。

    高寒却看了一眼远处客队教练席前那个胖乎乎的身影,这位四十九岁的主教练在退役之后,体型已经彻底变得宽大了,可整个人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那种比赛没打就死守的主。

    “防守不是靠人多就行的。”

    “你的意思是……”

    “他应该还是踢四四二,只是球员变了而已。”

    同样一套阵型,不同类型的球员首发,完全能够打出不同的战术打法。

    不仅高寒心里头清楚,很多主教练也都清楚,面对高寒,死守等同于慢性自杀。

    当然,有的主教练有勇气杀出来,可有的主教练选择被动防守,静待高寒的球队犯错。

    很难说到底哪一种比较好,但高寒觉得,以帕格尔斯多夫的执教风格和特点,他应该是选择前者。

    “没想到,德国足坛有血性的硬汉子不少,第一场比赛就遇到了一个。”

    高寒满脸微笑地呵呵赞赏,但眼神里却充满了凛冽的杀机。

    “通知球员,开局给我抢攻,我要从第一分钟开始就把他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