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71 渐进
    尽管近江之前表示可以在三天内找到销毁白色克劳迪亚的方法,但因为这次行动带回来的样品和最初的样品有所差异,因此,取得成果的时间不得不进一步延长。对此,所有人都没有更好的建议,近江是耳语者中唯一的研究人员,即便用正常世界的标准来看,她和我们这些连硕士学位都没拿到的家伙也是截然不同的。就算可以向欧美方面的神秘组织寻求研究方面的合作,也同样需要时间,更何况,我一点都不觉得那些人能够给近江带来多大的帮助。以“神秘”的标准来看,近江注定有其非凡的特殊性。而且,自从统治局归来后,尽管有联络那些神秘组织的方法,但我们并没有主动和他们进行联络。

    我们当然知道双方合作可以带来什么好处,不过,在时机的选择上,八景选择了以被动换主动的方式。

    “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耐心,谁先开口,谁就先输了。”八景是这么说的,“在这个合作中,他们应该比我们更加急切。”

    “最近在看政治小说吗?八景。”

    “我最讨厌政治小说了。不过,讨价还价不就是女人的本能吗?”

    咲夜笑而不语。

    吃过午饭后,森野和白井提着装满零食的塑料袋回到总部。白井打开冰箱,取出冰镇的啤酒扔给我一瓶,森野已经扑到沙发上,热衷地询问昨天晚上的行动。抛开三个女生们的嬉闹。我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跟白井谈起“乐园”的问题。昨天晚上从那些服用者身上采集到数据令人担忧,一旦服用“乐园”,并不是上瘾那么简单的事情,它所产生的后遗症在目前来说,并没有根治,甚至是减缓的方法。在用身体的“腐烂”换取力量的过程中,并不会让人感到痛苦,或者说,并不会因为这种痛苦而痛苦,这才是最危险的情况。一旦服用了“乐园”。精神和思维都会受到干扰,这是解析相关数据后得到的结论。

    以白井为例子,一旦他为了保护某些珍爱的东西使用了“乐园”,最初也许能达成目的。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可能会渐渐忘却自己服用乐园的初衷,从而做出自己原本不会做的事情。那个时候,他是不会后悔的。更可怕的情况是,他也许不会忘记初衷,但同样会做出违背初衷的事情,并从这种“痛苦”中汲取到快乐。在心理学中,这种因为痛苦而快乐的情况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就像是毒品一样令患者欲罢不能,通常。这种情况仅仅是经历所产生的心理问题,但“乐园”却可能单纯以为渠道,硬生生将人的心理和精神彻底改造。

    “乐园”服用者会变成有理智的野兽,为了汲取痛苦而制造痛苦,并从痛苦中得到快乐的怪物,就像是神话传说中,那些生存在地狱中的恶魔。换句话来说,在某种意义上,用恶魔力量制造的“乐园”,就是用来制造新恶魔的道具——一个不以“神秘”的方式存在。活生生行走在人类社会中的恶魔。

    就算是近江,也没有办法在近期内取得消除这些所谓的副作用的方法,因为,换个角度来看,这种情况并不是副用作。而是这种药物的根本目的,“乐园”并不是等价交换的神秘力量强化剂。获得力量才是这种迷幻药的副作用,用来掩饰其真正效用的伪装。…,

    “所以,我希望你把乐园交出来。”我用最诚挚的眼神看着白井说到,“这是请求,也是副社长的命令。我不希望你会因为留下那瓶乐园而后悔,因为,你将没有后悔的机会。”

    白井低下头,慎重地沉默了半晌,从上衣口袋掏出那瓶蓝色药剂,缓缓放到茶几上,又过了一会,才松开手掌。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他打破沉默问道,“虽然森野在那次绑架之后再也没有遇到麻烦,但我从来没有一天有安全的感觉。我曾经怀疑是自己过于敏感,不过,八景……”他顿了顿,脸上第一次露出刻骨的焦虑,“八景的预言从来没有出错,不是吗?”

    听到他这么说,我也不由得沉默下来,白井的确十分敏感,但这是由准确的直觉产生的,并不是心理错觉。耳语者一直都在收集情报,无论是哪个成员,只要有心,都能从这些情报中嗅出不安的迹象,世界的轨迹正向着八景的预言靠拢。我们从来都没能阻止预言的实现,那么,在八景预言了世界末日的到来之后,耳语者能够做的事情又有多少呢?又有多少几率能够成功呢?

    无法抗拒的灾难步步逼近,越是敏锐,越是相信直觉,越是身临“神秘”的人,就越能感受到那种让人无处可躲的恐惧。白井的焦虑可以理解,他一直尽量做出平和的样子,但是,我总是能从他的眼底看到那层深沉而绝望的黑色。我知道,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也不担心世界末日,但是,没有人能够在世界末日的脚步下逃脱,否则就谈不上“世界末日”了。他很担心森野,这种担忧让他感到自己必须做点事情,尝试一下最后的挣扎。

    他从来没有向耳语者的其他人剖明自己的心理,但是,我相信自己根据心理学作出的判断,他的心理情绪已经压抑到了极点。

    “就算喝下这种药剂,也不能改变什么。”我将“乐园”拿起来,在他的注视中塞进口袋里,“而且,如果世界末日就是恶魔降临的话,将自己变成恶魔又算个什么事儿呢?这一点,我相信你一定比我更加明白。”

    白井的脸色有些惨白,他自嘲一笑,转开视线。发出呻吟的声音:“啊。我明白的。只是,我无法摆脱想做点什么的想法,然而,事实是,我根本无法像你们这样做更多的事情。我不会离开森野身边,也不想让她像咲夜同学那样,涉及危险的事情。但是,如果就这样呆在她身边的话,一定会什么都没做到,就那么不甘地结束吧。我一想到那样的未来。就感到无比的痛苦和绝望。”

    “不付出的话,就无法有所收获。”我顿了顿,说:“但是,付出自己不像付出的东西。收获自己不像收获的东西,还不如一开始就不付出。白井,就这样继续呆在森野身边吧,我无法向你保证太多的东西,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终将毁灭,人类全部死亡,那么,耳语者的大家也会是最后死去的那几个。”

    我说着这样的话,没有避开白井低沉的目光。直到他主动挪开视线,发泄般灌了一气的啤酒,将铝罐捏扁了扔进垃圾桶中。

    “高川,你一定要做到。”他用沙哑的声音轻轻说着。

    “我一定会做到。”我说。

    白井没再跟我交谈,挂起一如既往的平和笑容去了阳台。我点燃香烟,专注地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新闻:日本特区的驻岛部队已经镇压了数起暴乱,特区政府最高行政长官被撤换,新到任的内地官员表示,在其就职的时间里,会继续深化一国两制方针。致力于打击非法党派和邪教组织,改善人民的生活秩序,让十一区的社会环境更加安定。这个新就任的官员,在内地以丰富外交经验和行政工作经验闻名,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他擅长五国语言,有过两个国家的外交大使经验。在两个自治省当作省长和副省长,获选过韩朝特区,亦是中央公国十二区的参议员。此次就任十一区的最高长官,中央政府对其报以厚望,大概是希望他能继续那种“以稳定为首要目标”的行政理念。…,

    而新长官就任和驻岛部队行动之前,中央公国的特派舰队已经和远到而来的美利坚太平洋舰队小小干了一架,虽然没有船舰被击毁,也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但国际维和组织仍旧为此忙得上火。中央公国和美利坚的交火是当前世界上最吸引焦点的事情,关于双边谈判的报道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循环播放,所有的国家都表示希望两国能够在谈判桌上解决这起争端,而国内外各个电视台请来的军事专家则在一个劲地鼓吹,一旦谈判破裂,将很大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也几乎每个人都相信,事情的演变就是这样,这一段时间,仿佛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弥漫在头顶上方的战争阴云。

    八景最喜欢这种热闹的事情了,不过,似乎除了咲夜之外,没有人为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战争感到担忧。尤其对我来说,世界会产生这样的变化,才是最正常的情况。

    “八景,真的要打仗了吗?”咲夜一边听着电视台军事专家的评论,一边如胆怯的松鼠般,紧张迅速地咀嚼口中的零食。

    “都预言到世界末日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会发生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吧。”八景一脸无所谓,“反正就算核弹掉下来,也干不掉我们,安心啦。”

    “可是,会死很多人吧。”咲夜担忧地说。

    “是啊,会死很多人,说不定世界末日就这么到来了。”八景仍旧是那副看热闹的表情,顿了顿,慵懒地说:“不过,总觉得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嗯,嗯,说的也是。”咲夜拼命点头,转头问森野,“森野,你呢?”

    “啊?什么?”森野正在和零食的包装袋做斗争,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嗯……怎么说呢,其实怎样都没关系啦,就算要完蛋,也是大家一起,不是吗?不过,就算核弹掉下来,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吧……啊!到时候就没好玩的,没好吃的了,真是郁闷。”

    女生们叽叽喳喳说着以正常人的观点来看,毫不靠谱,也没半点责任感和紧张感的话。我在旁边听了一会,平静地走进监控室中,就在刚才,已经一个月没有联系的锉刀发来了电子邮件。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已经重新拉起一支队伍。关于她所隶属的组织。我并没有多少了解。不过席森神父曾经为我解说当前欧美地区各个神秘组织的生存状态,以此为参照,她能够在这么断的时间内重新聚集人手,即便她口中“组织”只是虚构,但也至少证明她拥有一定的后援能量。

    锉刀在邮件中提到会在今晚的航班抵达这座城市,履行雇佣合约,她的到来多少让耳语者解除了后顾之忧。即便耳语者隐藏得很好,又有近江的研究所作为后盾,不过,封印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恶魔仍旧让人感到不安。我在看完邮件后。已经作出决定,带上锉刀前往支援席森神父。既然是席森神父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那么事态一定相当严重。将她的人马留在这个城市和耳语者剩下的成员相互呼应,足以为大家的安全打上一层保险。我并不担心锉刀的人会在这里乱来。这里不是欧美,我们耳语者才是地头蛇,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城市受到山羊公会的冲击会越来越大,在这种压迫下,为首的锉刀不在本地,身为地头蛇的耳语者将会取得主动权。…,

    近江可不是单纯的研究人员,没有临界兵器的话,就算是二级魔纹使者也不够瞧。

    我调出监控数据。查找山羊公会在这个城市的调动,已经列入黑名单的据点并没有太多变化,但是监视目标的活跃度明显降低,有不少人离开了这座城市,在过去一个月,我们一度发现巫师活动的痕迹,不过,这些迹象在今天早晨大部分已经消失。这些情况证明末日真理教的人马暂时重新潜伏下来,我们昨晚的行动卓有成效,至少。在弄明白发生具体情况之前,这个威胁足以让他们心怀顾及。末日真理教对亚洲的侵蚀才刚刚开始,就连选为桥头堡的日本特区也还没有拿下,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加大对内地的动作。

    如果末日真理教入侵亚洲的钥匙真的是那种能够长出白色克劳迪亚的特殊恶魔的话,不难猜测。整个计划的关键就是已经成功召唤出这种恶魔的日本特区和这座城市。如果要彻底修改计划,花费将更加巨大。他们不可能放弃已经取得的成果,但也一定会更加慎重,围绕这两个地方的战火已经步步逼近。

    我不知道战争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又会以怎样的形态进行,不过,时间拖得越久,对近江的研究就越有利。就算是末日真理教,要跨越重重大洋,进入一个种族和意识形态都截然不同的国度,一定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办到。我有信心能够保卫这座城市,尤其在和其他神秘组织达成合作默契之后,但是,日本特区的事情就相当麻烦了。几乎可以肯定,日本特区将会在这场战争中第一个陷落。

    想到这里,我不再继续思考这些事情了。战略并不是我擅长的东西,而且,我也没必要去顾全大局。如何拖延时间,苟延残喘,有更多的人比我,比我们耳语者更紧张,对于这些事情,那些人也比我们这些刚从普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更加擅长。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手,我只需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隐藏在所有人的计划中,执行自己的计划就足够了。

    我走出监控室,对咲夜说:“跟我出去一下,我有点东西要给你。”我决定了,将第一份人格保存装置用在咲夜身上,而这个过程,需要近江来主持,我自己是不明白该如何使用它的。我期望近江能够获取足够的数据,制造更多的人格保存装置,不过,应该相当困难吧。近江要做的研究已经太多了,难免会拖慢“命运石之门”计划的脚步。这一点尤为值得警惕。

    我和咲夜出了门,她问我:“要去哪里呢?阿川。”她并不了解人格保存装置的事情,无论命运石之门计划的真相,还是人格保存装置与精神统合装置的事情,除了近江以研究者的身份获知了一些信息,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到研究所去。”我顿了顿,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你要配合近江做一个实验,如果这个实验成功了,你就一定可以康复。”是的,我对此满怀希望,希望这是真的。但是,目前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定能行得通。就连超级系色,也从来没见过人格保存装置到底是怎样的东西,她只是知道这个世界会产生这么一种道具,而这个谁也不了解的道具,却寄托着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我无法想象,如果一切并非以最初所想的那般发展的话,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计划在启动的时候,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康复?”咲夜笑起来:“阿川怪怪的,我又没有生病。”

    我无法像她那样露出笑容,只听到她说:“不过,既然是阿川说的,就一定是那样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