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489 兔子
    战斗声在一分钟内彻底停息下来,还能移动的人们呼吸,走动,踢开挡路的东西,呼唤还活着的同伴,伴随着啜泣、痛苦的呻吟和抽气般的微弱话语。我知道,有普通人死了,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死去是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即便才结识不久,但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还要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就不免会兔死狐悲吧。我能想像活下来的普通人们的心情,也能理解这种心情,但是——我也没有任何感伤和后退的余地。

    这个时候,只要想想,这里只是末日幻境,就算有人死了,也不会是完全意义上的死亡,最多只是人格破碎而已。我这么告诉自己,对于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人格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想要多少都有,破碎了一个,再形成新的一个就好了。

    是的,虽然这么想着,但我的心情却无法就这么轻松下来。

    真正代表某个人的存在的,究竟是他的,还是他的人格?这是我从来不敢去思考的问题。

    在确认队伍的战斗彻底结束后,我重新退入更保险的距离,启动连锁判定能力对结果进行确认。闯入房间里的复刻生命除了双胞胎女军人形象的两个被捕捉,其余已经全被歼灭,灰雾正不断从尸体身上散逸。受伤的普通人大部分都没救了,这里缺少药物和手术环境,就算仅仅是断肢也很要命。龙傲天似乎并不打算带这些伤员上路。除了口头安慰之外没有做更多的事情。当然,也无法否定,以当前他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为基准,的确无法做到太多的事情。

    真正能够继续前进的,就只剩下龙傲天和他的女属下,三名高中女生,一个黑人保安和面相有些颓废的中年男性。黑人保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枪,里面只剩下一发弹药了,这让他不禁朝一旁吐了一口唾沫。中年男性的行为和干劲与他的面相相反,十分积极地在还未彻底死掉的伤员间跑来跑去。为他们进行包扎,找出水和食物,如同牧师一样聆听他们临终前的告解,以及用最坚定的态度劝慰他们。不过。他所做的一切并没有为这些临时同伴解除痛苦,还是有人满怀不甘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三名女高中生也想做些什么,但最终只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能为现在的状况该做些什么。

    在为最后还活着的两名普通人固定了断肢后,中年男人有些丧气地坐在碎石砾中,脸上颓废的神色更加浓郁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喃喃自语,又像是向其他人寻求答案,“为什么那些人会攻击我们?为什么他们……这么像。”

    “这个问题应该问她们。”龙傲天说着,将自己等人捕获的双胞胎复刻生命扔到众人面前。

    “这两人是——”黑人保安盯着龙傲天身边的双胞胎,又瞧了瞧脚边被捆绑起来的双胞胎复刻生命。再次啐了口带血的唾沫,“就是这两个臭婊子!”他似乎已经无法再用语言表达自己心中的憎恶和恐惧了,哪怕是骂人的话,也已经词穷,只能举起只剩下一发子弹的左轮对准了其中一者的脑袋。

    “等一下。”中年男人第一个制止了他,按住枪轮说:“现在杀了她们也无济于事,你觉得那些家伙真的都死了吗?”他的目光落在最后剩下的一具复刻生命的尸体上,黑人保安一脸恼怒转过头去,凝视着那具胸腔以下部位都已经化为灰雾的诡异尸体。…,

    “那你要怎么办?放走她们吗?”黑人保安焦躁地咆哮起来,“就算真的杀不死她们。我也要让她们在我眼前消失!而且,你真的以为这些家伙是不死之身吗?看清楚了,这个身体的确有点奇怪,但他们也有大脑,有心脏。有肠子和胃袋,还有那臭哄哄让人恨不得打上木桩的屁眼。这些家伙仍旧是人类!”

    “人类的尸体是不会变成雾气消失的。”中年男人争辩道。

    两人争执不下,差一点就大打出手,反而将审讯俘虏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不过,以他们此时的心情和心理状态,会出现这种不理智的行为也情有可原。我一点都不想嘲笑他们的愚蠢,因为,这种如同电影情节一样的愚蠢在我看来,反而是正常的证明。反而,能够冷静对待这一切的我,三名女高中生,龙傲天和他的女下属,更显得和正常格格不入。

    “是魔女。”三名女高中生中,那个被称为“小圆”的女孩怯生生地打断了两个正常成年人的争执。最开始,那两人都没反应过来,不过,龙傲天和他的女下属们倒是听清了,眼神中掠过微妙的表情,似乎对女孩的异军突起感到讶异。

    “杀死这些人的这些东西……是魔女。”小圆再一次重复道。

    “魔女?”中年男人一脸茫然地反问,他看了看身旁的黑人保安,对方也是一头雾水,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这个世界,是受到了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力量的影响而诞生的扭曲之地。”小圆解释道:“这些看起来像是人的东西……虽然称为怪物也没错,但是,他们实际上是我们的负面存在,就像是水中的倒影,镜子里的另一面,只是,构成他们的全部都是本体的负面因素。”

    “等,等等。小女孩。”黑人保安为难地叫停,“你说得太快了,我根本听不懂。什么是瓦尔普吉斯之夜?负面因素?你们对这种东西很熟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嘿,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对“小圆”露出狰狞的表情,“你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对不对?别以为我很蠢。当你开口的时候就露馅了!”

    “别吓唬她!”中年男人突然按住黑人保安的肩膀。不悦地呵斥道:“你觉得一个小女孩能做什么?难道你真的认为她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吗?”

    “嘿,哥们。”黑人保安的脸色松弛下来,耸耸肩说:“在我老家,六岁的女孩就知道怎样用枪打爆敌人的脑袋了。”

    “这里可不是你的老家。”中年男人说。

    “够了。”龙傲天先生插入两人中间,将彼此分开,说到:“无论如何,先听听她们是怎么说的吧,虽然让人觉得是在说梦话,不过,要说做梦的话。现在的情况可比做梦更糟糕啊。”他那中肯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自己和那三个高中女生之间划了一条线。到现在还想隐瞒自己的特殊吗?这个男人。不过,他的那些女下属听到这番话,表情倒是挺自然的。如果不是两个普通人的精神状态不佳。否则早就从这种自然与轻松中察觉到异常了吧。那名叫做“晓美”的女生,似乎已经察觉到这股隐藏在自然下的不自然了,她的表情和以往一样不动声色,给人一种冷静,甚至冷酷的感觉,不过,我当然不会放过她眨眼的片刻,浮现在那双瞳孔中的异样倒影。…,

    “真他妈的……”黑人保安心浮气躁,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和龙傲天先生平静又充满信心的笑容对上后。也开始安静下来。虽然手指还在左轮的保险上拨弄,但却自觉地走到一旁坐下,头部低垂着,脸上浮现对一地死尸和重伤者的伤感。

    “抱歉,不过我想他不是什么坏人。”中年男人带着歉意看向“小圆”,说:“那么,我的问题也是他说过的那些。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情?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小圆”收起惊吓表情,慎重地看了一眼身后的两名同伴,随后对大家点点头:“嗯,都是真的哟。这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现象。在这个异常的世界里,所在呆在这里的人都会相应产生那种怪物。基本上,无论能力还是身体,都和原体一模一样,也有可能会增强。但最大的不同是——人类有好有坏,但是那些怪物。只复制了负面的东西。”

    “负面的东西,你是指,邪恶的不好的思想、情绪和性格?”中年男人试图用自己能理解的说法分析到。

    “嗯,邪恶的,不好的,但并不只是思维、情绪和性格,总之,只要不影响攻击性和战斗力的负面因素都会集中在那些怪物之中。不……”小圆在这里犹豫了一下,“虽然我们一直在和这些家伙战斗,但是,对他们的实际情况也不是很明白,总之,就是把人类所拥有的被认为是不好的充满攻击性的东西,都会转化为一种强大的力量,它们是‘坏东西’,但是,同样拥有合作意识。”

    “啊……听起来真的是……很麻烦的东西。”龙傲天先生笑了笑,看向已经化为灰雾消失的尸体原本所在的地方,“那么,这些东西拥有和人类一样的致命点,杀了它们的话……它们也不会消失吗?”

    “嗯,因为是负面因素的集合,所以,看起来和人类一样,但其实是不一样的东西,只要还有人活着,它们就不会消失哟。”小圆点点头,“这里的情况和我们之前遇到的情况有些细微的区别,它们没有一次性地大量出现,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它们的数量会越来越多吧。用一般的攻击人类致命点的方法,是消灭不了它们的,只会让我们的力量越来越弱。”

    “全部的人吗?可是,目前出现的,似乎都是队伍里的人。”中年男人咬了咬嘴唇,“那些呆在下面的人到底变得怎样了呢?”

    “没办法,这个时候也管不了他们了,我们都已经自顾不暇了呢。”龙傲天先生谨慎地说:“闯进这里后,被我们消灭的怪物数量和队伍的人数对不上。而且,它们突破得太迅速了,我们呆在走廊上的人一声不响地就让它们进来了呢。”

    “你,你的意思是……”黑人保安如梦初醒般,拔腿从破洞处跑出房间,在走廊上眺望,后知后觉地喃喃说到:“不。不见了。没有打斗的迹象。悄无声息地就被歼灭了吗?那些呆在走廊上的家伙。而且,连尸体和血迹都没有留下,太干净了。”

    中年男人跟在他后面走出来,见状也是一脸沉重:“太异常了,我们还要继续吗?那些家伙是镜像一样的东西吧?杀死本体后,会变得怎样?自己会消失吗?”

    “不会哟。”被称为“学姐”的高中女生第一次开口了,“它们会进化,获得真正的。”…,

    “真正的?”龙傲天先生愣了一下。

    “是的,相当于取代了本体,获得了行走在这个世间的资格。”学姐说:“它们本来都是只能生存在这个异常空间里的怪物。但是,只要获得的话,在某种程度上,和人类就没什么区别了。但是仍旧携带着黑暗负面的力量。能够像人一样被杀死,但是……”

    “进入人类社会后,也会增加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如果都是负面的情绪和心理的话,会变成穷凶极恶的罪犯,是这样吗?”中年男人插口道。

    “嗯,这还是最理想的情况。”学姐这么回答,但是,究竟怎样才是最坏的情况呢?她没有说出来,但其他人看上去也不想知道。最后。学姐说:“让人担心的是,明明已经有不少怪物获得真正的了,但我们还没有发现这些怪物在人类世界活动的迹象。”

    “这,这不是很好吧?”黑人保安的脑袋似乎有些迟钝,他该不会只会用肌肉和暴力思考吧,“啊,对了,你之前说,你们经历了很多这样的情况……还和这些鬼东西战斗过?”

    他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我也十分关注接下来那些高中女生们的回答。谈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们该不会虚晃一枪,继续模糊自己的来历吧?

    “嗯,我们是……”学姐正准备说出来,不过。却被另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打断了。

    “是魔法少女哟。”清脆而中性的声音从房间门口处响起来,但听声音。就像是玻璃碰撞一样通透,让人无法分辨出说话者的性别,但是,不得不说,十分悦耳。不过,说话者的真实面貌,的确和它的声音出现一样让人吃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房间门口的下方,说话者不是人,只能称为“某个东西”,或是“某个不明生物”,总之,无论觉得它像是什么,第一时间都只会用“东西”和“不明”来描述它。它蹲坐在地上,有女孩的小腿那么高,眼睛如同整块红宝石制成,散发着宛若实质的光华,耳朵很长,垂下过颈,若拿一个熟悉的动物来比较,那一定是“兔子”吧。不过,它虽然像是一只兔子,但更像是刻意异化,动画化,变得更加富有人性,外形也更加扭曲的异常生物。只要看到它,都能直接忽略它的外型,而从那只要目视到就能感受到其满满张力的存在感中,切身体会到它的“异常”,就连普通人都不例外。

    “这,这是……”中年人的声音有些颤抖,指着那个怪异兔子说着。

    黑人保安甚至下意识拔出左轮,将最后一发子弹射在它身上,枪声顿时惊醒了注意力一直被吸引过去的其他人,但是,似乎无法改变什么了。怪异兔子的脑袋就像是破水袋一样缺了一大片,看起来和正常动物没什么不同的鲜血喷了一地。

    不过,没有人尖叫,无论是三个高中女生,还是龙傲天先生和他的女下属们,都没有因为这种常识来说致死性的伤势更动容,中年男人倒是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黑人保安也是一脸不可自信地盯着那只应该被自己打死的怪异兔子。

    因为,对方没有死。

    却了三分之一脑袋的怪异兔子,就这么俏生生地呆在原地,眼睛转了转,看不出有任何不满,只是人性化地叹了一口气。

    “哎呀呀,就知道这个大块头会做出这种不经脑袋的举动呢。幸好,我根本就没有痛觉。”

    “你,你是什么东西?”黑人保安一脸呆滞的表情问到。

    “我没有名字,不过,对人类来说,还是需要一个名字才行吧,真是麻烦呢,人类这种生物。”如同幻觉一般,怪异兔子在眨眼之后变回了原来那种没有任何缺陷的样子,“人类,你们可以叫我丘比。”

    而观测到这一幕的我同样生出震惊的情绪,尽管这种情绪一下子就被脑硬体删除了,但我的确曾经大吃一惊。因为,视网膜屏幕再一次弹出了巨大的提示字样——检测到巨大异常变量,疑似精神统合装置。而这个“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字眼,正指向这只无比怪异的兔子“丘比”。

    到底是兔子的来历让人吃惊,还是对它被判定为“疑似精神统合装置”感到震惊,亦或是同一时间出现了两个“疑似精神统合装置”的存在而大吃一惊呢?我无法分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